过气影后离婚攻略(gl)_第45章

三月图腾Ctrl+D 收藏本站

  季晨离顺着明烺的目光向下,发现自己脚上穿得起毛的人字拖,有一瞬间的不自在,悄悄把脚往椅子底下藏了藏,明烺这才收回了视线。

  明烺有点意犹未尽,又深深地皱起眉来。

  季晨离发觉明烺的情绪不对,以为她是嫌弃自己穿着凉拖就出来丢人得很,殊不知明烺心里全是懊悔和心疼。

  原来这人什么地方都这么好看,上辈子那么长的时间,明烺却从未发现过。

  “你大半夜的在城西做什么?”季晨离问。

  “邻市有个项目开工,市长和我父亲是故交。”明烺言简意赅地给季晨离解释了一遍,季晨离想想,从高速收费站下车是得经过城西那条路的,于是哦了一声,不再说话。

  季晨离倒不是真的阴谋论明烺大半夜守在她家附近就为了堵她,毕竟孩子生病这事儿恐怕只有神仙才能未卜先知,明烺手段再高也不可能预测到季晨离半夜三更的会去拦车,季晨离这么问只不过是想找个话题可聊,不至于那么尴尬地坐一晚上,谁知明烺三言两语就把话题聊死了。

  从前是不这样的。

  季晨离说的从前,是比上辈子的那七年更早的从前。

  那时她和明烺相识的日子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季晨离一见明烺就觉得满心的欢喜满溢出来,全身上下释放不完的精力,和明烺在一块时总能找各种各样的话题聊起来,说是聊天,通常是季晨离说,明烺安静听着,阳光温暖的午后,季晨离鸟雀一样叽叽喳喳说个不停,她说一段怕明烺厌烦了,于是转头去看那人的脸色,谁知明烺的目光一直在季晨离身上,季晨离一转头便能撞进她深不见底的一双眼睛里。

  明烺那时的头发还稍长,差不多到肩膀的长度,柔软地散在肩头,微风轻拂,带起她的发梢微微地扬起,一下一下撩在季晨离的心上,明烺整个人在夕阳下仿佛被染成了一层金色,向来冷淡的眼神也因为暖阳化成了一汪水,眉目柔和,连带着季晨离也融化了进去。

  “怎么不说了?”明烺嘴边漾起一层极浅淡的笑,问道。

  季晨离沉溺于明烺难得的温暖,呆楞了半晌才回神,就看明烺嘴角若有若无的笑,还掺杂了些许调侃,季晨离的脸很快浮起一片红晕,衬着肤白,竟比天边的晚霞还好看。

  那时的季晨离,总乐于寻找各种各样的趣事说给明烺听,她总想着,明烺不爱说话,没人陪她时她一定很寂寞,于是季晨离乐于说话给明烺听,她为了有话题聊,特意看很多古今中外的奇闻逸事,不管真的假的全记在脑子里,只为了下次再见着明烺的时候能有话说。

  现在想来,季晨离只觉得蠢得很。

  明烺和自己在一起的时候,八成心里想的都是快点把这个聒噪的女人甩了,好多腾出点时间来去找她的韩欣远,可怜那时季晨离不识趣,还以为自己和明烺之间真的存在什么可能。

  如今看透了,季晨离再没了上辈子的心境,她和明烺就这么并排坐着,不再费心思去想各种各样的话题来避免尴尬,幽暗的灯光下默不作声两个人,游魂野鬼似的。

  “离婚手续,找个时间去办了吧。”突然,季晨离听到明烺这么说。

  那一瞬间,季晨离几乎以为自己听错了。

  “你说什么?”季晨离转头不可置信地问。

  “离婚……不是你希望的么?”

  季晨离的嘴巴微张,全身僵硬地愣在原地,过了好半天才缓过来,嘴唇不正常地抖了几下,颤声问:“你说真的?”

  “真的。”

  “没有别的要求?”

  “没有。”

  “真的……真的……”季晨离简直不敢相信这个事实。

  明烺帮她解决了孤儿院的大麻烦,季晨离以为明烺会用这件事做要挟,季晨离已经做好了打持久战的准备了,可她没想到幸福来得这么突然,明烺这么轻言巧语就提出了这件事,于是这些天勒在季晨离脖子上的那根线突然地就散开了。

  季晨离激动得快跳起来,她的理智尚在,勉强记得这地方是医院,不敢放肆得太过,只能紧紧握住明烺的手,不停地说谢谢。

  “谢谢,谢谢……”季晨离的喉咙情不自禁地哽咽,“谢谢你,放我自由。”

  明烺回握住重生后季晨离第一次主动伸过来的手,心底有些悲凉。明烺把季晨离纤长柔软的十指握在手里,戚戚地想,原来季晨离这么想离开自己,恨不得一秒钟都不愿在自己身边多待。

  可从前的从前,曾经有那么漫长的一段时光,季晨离的心里眼里只有自己。

  是明烺亲手把这段时光磨灭了。

  “那你约时间吧。”明烺听见自己长长地叹了口气,“晨离,我只想你相信,这一世,我是真心地希望你好。”

  “谢谢。”季晨离点头,“我也希望我好。”

  “明烺,我希望我们在各自看不见的地方各自安好。韩欣远这人虽然我不待见,但她真挺不错的,又喜欢你,你俩好好过。”

  季晨离说完,自己都忍不住笑了笑,其实不用自己叮嘱的,明烺上辈子活的时间比自己长的多,韩欣远的好她该早就知道,根本不用自己提醒。

  孩子在医院里挂了一夜的吊水,明烺也在医院里陪了季晨离一夜,到了第二天,烧终于退了下去,不过急性肺炎有传染性,也不容易好,还要留院观察几天,这几天季晨离一直在医院里照顾,明烺也基本上每天都过来,她算是这孩子的救命恩人,又给季晨离带来了那样一个好消息,她要来看孩子季晨离不好意思拦着。明烺虽然看着冷,但奈何样子长得实在太好,往那一站面冷心冷,跟不是人间烟火的仙女似的,小孩子天生对美的东西没有抵抗力,刚开始还有点怕明烺,熟了之后不但不怕,还和明烺玩得挺好,明烺不来还惦记着,直问季晨离仙女姐姐什么时候来。

  “什么仙女姐姐,仙女阿姨还差不多,算年纪,那人做你仙女奶奶都足够了。”季晨离想果然是个人就有颜控的病,自己当年要不是美色迷了心,也不至于落得今天这么个下场。

  红颜祸水,果真不错。

第47章 你高兴么

  既然明烺都已经主动提出要找时间去办离婚手续了,季晨离当然是求之不得的,她也不拖延,等给孩子办了出院手续送回家之后就联系明烺,不过那天明烺有个重要会议,两人约定好了两天以后去民政局办离婚手续。

  两天时间刷刷过去,季晨离头天晚上就把所有需要的证件全整理好装进密封袋里放在床头,生怕有什么纰漏,还来来回回检查了好几遍,那天晚上她失眠了,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觉,也不知是兴奋还是紧张,又或者是惆怅,总之怎么都睡不着,她和明烺的上辈子、这辈子,那些糊里糊涂的纠缠跟走马灯似的一遍一遍在眼前回放,直到天快亮的时候季晨离才模模糊糊眯了两个小时,又被尽责的闹钟叫醒。

  季晨离对着镜子刷牙,只瞧见自己眼眶上挂着两个硕大的黑眼圈,她原想只化个淡妆就出门,没法子,只好多打了几层遮瑕,这才勉强把黑眼圈遮住。

  她和明烺约的时间是上午十点,季晨离素来不喜迟到,特意提前了半小时出门,到民政局的时候是九点四十五分,没想到明烺比她更早一些,早就站在门口等着了。

  明烺难得换身休闲的打扮,纯色的T恤配九分裤,脚上穿了双白鞋,露着一截细瘦有力的脚踝,很随意的打扮,大约由于季晨离平常见到的明烺都太正式,不是正装就是礼裙的,突然看她这样闲适的穿着,反而像是静心挑选过后的衣着一般。

  即使是默不作声等人时明烺也是一如既往的一丝不苟,不似一般人在放松的时候或靠着或坐着的玩手机,明烺就那么笔直地站着,双手平放在大腿两侧,比季晨离从前上学时军训站军姿都标准得多,不过因为明烺手长脚长,往那一站跟模特似的,倒不觉得怪异。

  季晨离一见明烺到了,赶紧加快脚步走过去,歉意地笑了笑,“等很久了么?”

  季晨离今天特意打扮了一番跟明烺比起来简直就是盛装出席,脚下穿了双尖细的高跟鞋,往上看是一段线条流畅的小腿,白得晃眼,明烺忍不住咽了咽喉咙视线上移,到膝盖的位置却蓦然被挡住,原来季晨离穿了条浅色的连衣裙,堪堪遮住了膝盖。

  明烺略觉失望,继续抬头,季晨离头发盘了个时下流行的松散花髻,特意在额前留出两绺微卷的细发,衬得脸小,少女一样嫩生生的,带着笑模样,明烺一阵恍惚,好像又回到了当年自己第一次见季晨离的时候,那时候的季晨离便是如此,嫩得像刚掐下来的青葱,看什么都笑,看什么都是欢喜。

  “刚来。”再这么盯着看下去只怕又要遭季晨离的反感了,明烺不动声色地移开目光,“今天,你很漂亮。”

  季晨离明显地愣了一下。在一起两辈子,明烺都没夸过一句自己漂亮,头一次听着,却是在终于能分开的时候,真是莫大的讽刺。

  季晨离不知该用什么表情回应明烺,只好微笑,“谢谢,你也很漂亮。”

  “进去吧。”明烺道。

  “好。”

  离婚其实是件挺烦琐的事,季晨离来之前已经在网上搜过,不过搜出来都是什么夫妻俩扯破头皮打官司分家产之类的,把季晨离吓得不轻,还以为离婚是件多恐怖的事,但其实进去之后发觉也还好,尤其有个明烺在边上,她俩一进去就有专人接待,好几个人陪着笑把她们请到了特意腾出来的接待室里喝茶,服务周到得季晨离不敢相信这居然是政府部门。办手续也完全不用季晨离操心,她只负责把带的证件交给那些堆着笑得工作人员,剩下的事就是等,和明烺相对无话地在接待室里等了不到一个小时,证件重新回到季晨离的手上,说是已经办好了。

  快得有些不可思议。

  季晨离把那本盖了钢印的离婚证(注)拿在手里翻了好几遍,愣愣地掐了掐自己的脸,痛得眉毛扭曲了一下,才懵懂地抬头,“这就好了?”

  工作人员笑得有点谄媚,答道:“对,季小姐还有什么吩咐么?”

  “这么说我离婚了?”

  “是的。”

  “我自由了?”

  “是的。”

  于是突然一下子,那本离婚证在季晨离的手上仿佛有千斤重,重得季晨离呼吸困难,但又似乎很轻,轻飘飘的能飞起来,把压在季晨离心上的巨石统统带走。季晨离脑子一片空白,她也不知道自己是高兴还是不高兴,浑浑噩噩走出民政局,直到直射下来的太阳光线刺了一下季晨离的眼睛,她下意识用手挡在眼前,才反应过来,离婚了。

  前尘种种因果回忆,不论快乐的、难过的、激动的、悲伤的,从此以后一刀两段,再和季晨离没有半点纠葛。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