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气影后离婚攻略(gl)_第46章

三月图腾Ctrl+D 收藏本站

  从今天开始,季晨离终于摆脱了明烺的阴影,她终于不再为明烺而活,她终于能堂堂正正地为自己活一次。

  第一次,季晨离真心地感激上天能给她重来一次的机会。

  “晨离,你高兴吗?”季晨离听见明烺在自己身后这么问。

  “高兴,很高兴。”季晨离的眼眶热热的,她悄悄仰起了点头,怕自己的眼泪忍不住滑落下来,“我很高兴。”季晨离的眼里含着泪,嘴角却渐渐扬起一个明显的笑起来的弧度,“这辈子从没这么高兴过。”

  “明烺,能重活一次真好,是不是?”

  明烺看着季晨离的背影,“是。”

  明烺用了二十年的时间,直到死了一次,才重又把季晨离找了回来。

  她在季晨离曾经决绝死亡的地方死去,当年的医院早已搬到了新的设备更好的地方,当年崭新的大楼也愈渐斑驳,医院旧址尚未来得及开发,已经变成了一座什么都没有的空楼,所以明烺跳下去的时候并没有人发现,她是抱着必死的念头的,谁知自己会醒过来,睁眼之后一切陌生又熟悉,明烺对着镜子照了很久,镜子里的人年轻光鲜,穿着婚纱,嘴唇艳红,于是明烺又看看桌子上的万年历,一切都预兆着自己回到了二十七年前。

  重生了。

  明烺脑海里想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找季晨离,她疯了似的找到季晨离,没错,的确是季晨离,是明烺想了二十年念了二十年的季晨离,明烺欣喜若狂,她在那一秒下定决心,这辈子一定好好待她,一定把她放在最重要的位置,一定守着她盛开,一定不让她枯萎。

  可季晨离的眼神冰冷,对明烺只有两个字:“离婚。”

  只那一个眼神,明烺就懂了,这不是季晨离,或者,这不是她想要的季晨离。

  这个季晨离已然枯萎了,却又像浴火重生了一般,眼里有些不一样的神采。

  总之不是明烺心中想的,会把整个真心捧到自己面前的女人。

  命运跟明烺和季晨离开了个天大的玩笑,如果明烺还是那个厌恶季晨离的明烺,季晨离的重生会顺利得多,明烺会爽快地签下离婚协议,然后季晨离和陶源普普通通过日子,一世无忧。

  如果季晨离还是那个爱慕明烺的季晨离,明烺只要把季晨离放在自己心里看得到的位置,只要对季晨离好,季晨离肯定会十倍百倍地回报明烺,然后是两个人幸福快乐地生活在一起,就像童话书里写的那样。

  但是都不一样了,季晨离只能是现在这个破碎之后再重新粘回去的季晨离,不管怎么补都会看到明显的裂痕,明烺也只会是永远带着愧疚的明烺,季晨离那些破碎的岁月终究已经破碎,怎么补都补不起来。

  “明烺。”季晨离晾干眼里的泪水,才敢回头看这个被自己纠缠了一辈子的人,“保重。”

  “保重。”明烺道,“以后,能去看你么?”

  “还是不见得好。”季晨离边叹气边笑了,把心里的闷气全部释放出去,“最后说一遍谢谢,走了。”

  “电影,你还拍么?”季晨离刚迈步,明烺问道。

  “跟我的经纪人谈吧。”季晨离头也不回道。

  “季晨离。”明烺高声叫她。

  季晨离已经走出去老远,她停下脚步,可是没有回头。

  “你高兴么?”

  季晨离听了哈哈笑起来,她重新抬脚,大踏步地向前走,头也不回,只差朝身后挥了挥手,边笑边喊:“高兴,不光今天高兴,我以后要一直这么高兴下去。”

  季晨离的眼里噙着泪,她突然想转身回头,飞奔到明烺身边去,给她一个巨大的、深切的拥抱,可季晨离一步都没有停,越走越远。

  季晨离的身后,是她上辈子的整个人生,那段混沌无望的人生,只要一回头,就再也没有割舍掉的希望。

  遗憾么?遗憾。

  遗憾,但不后悔。

  季晨离想,从今天起,她才算真正为了自己活着。

  明烺眼看着季晨离走远,消失在街口的某个转角。她定定地站了一会儿,口袋里的手机震动,明烺愣了几秒才拿出手机,只看了一眼就接通了电话。

  “明总,恭喜啊。”电话那头传来屈和风的声音,带着笑。

  “谢了。”明烺道。

  “小意思,只要明总日后别忘了有肉吃带着小弟喝点汤就行。”屈和风朗声笑着挂了电话。

  明烺保持着手机放在耳边的姿势,墨色的瞳孔深处暗流汹涌。

第48章 野性非洲

  前尘往事的担子从季晨离身上卸下去,季晨离的生活突然之间失去了为之奋斗的目标,整日在院里要么睡觉要么带孩子,除非陶源偶尔想起来了使唤她干点活,要么她就搬着暂时成了她专属的那张老竹椅在院里晒太阳,边上放的还是那个比她年纪还大的茶缸子,不多日,季晨离连身上的皮肉都送散下来。

  陶源对季晨离这整天无所事事的样都看不过去了,这天和季晨离在院里择菜,无奈道:“你就打算这么一直躺着?”

  季晨离择干净手上那把空心菜的烂叶子,眼皮都不抬:“不然呢?”

  “晨晨,你和明烺离婚了我也高兴,可高兴这么多天也该想想以后了吧?你就打算像废人似的一辈子这么着?这就是你所谓的为自己而活。”

  当然不是,季晨离在心里暗暗反驳,她从前计划得可美了,在学校附近的街角盘个小门面,不用多大,有两平米就行,然后专在那儿卖点煎饼果子豆浆之类的早点,累是累了点,胜在什么都不愁,随心所欲。

  “所以呢?”陶源问。

  季晨离不明就里,“什么所以?”

  “你的宏伟计划,打算什么时候实施?你会摊煎饼么?你找好门面了么?手续办没办?设备呢?”陶源那嘴嘚吧嘚的问了一连串的问题,每问一个问题季晨离的脑袋就往脖子里缩一点,到最后陶源嘚吧完了抬头,瞧见季晨离那脑袋都快缩脖子里去的怂样差点没喷出来。

  平时老跟季晨离嬉皮笑脸的,搞得季晨离现在都把自己的话当耳旁风了,陶源觉得自己这时候非常有必要摆出长辈的威严来,于是故意眉毛一横,嘴角往下撇,凶巴巴道:“总之你不能再在家里这么荒废着了,我不管你干什么,下星期得给我出门,省得老在我跟前晃眼。”

  陶源倒不是真的在乎季晨离以后有多大出息干成多大事业,她只想季晨离一辈子平平安安有吃有睡就行了,能赚多少钱都是次要的,她巴不得季晨离永远在自己跟前待着,就跟小时候似的,欺负人的时候是小霸王,受了欺负就抹着眼泪哭唧唧回来找自己,让自己替她揍人去,可季晨离像现在这个样子总不是个事。

  季晨离可以不上进,但不能连生活的奔头都没了,和明烺离婚,是季晨离跨过的一道坎,跨过去之后她的人生还长着呢,总得找点奔头,陶源把季晨离撵出去,就是为了让她找奔头去了。

  得,家也没法待了,这什么世道,连自个老姐也把自个往外撵,季晨离无处可去,她手头上还有点钱,想想自己两辈子的心力全耗费在明烺身上,雪山草原荒漠绿洲,世界各地的大好风光从没有去看过,于是心思一动,突然想出去走走看看,她把这个想法跟陶源说了,陶源当然也举双手赞成,不管季晨离干什么,只要有目标就成了。

  “那你第一站打算去哪?”

  季晨离眼睛亮晶晶的,指着墙上挂着的地图雄心勃勃,“野性非洲!”

  “……”陶源把季晨离的手指往左边移了移,“这是非洲,你指的那是中东。”

  “嗯,就是这!”

  看季晨离那个斩钉截铁的样子,陶源无话可说,“非洲就非洲吧,总比躺家里强,听说那地方虫多,你注意安全。”

  季晨离是个说干就干的性子,从她当年毅然决然给明烺下套就能看出来,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这毛病别说两辈子,就是五辈子也改不过来,说行动就行动,不到一礼拜的功夫就做好了攻略买齐了装备,又过了段时间,等签证一办下来立马买了机票飞巴黎的机票,准备从巴黎转开普敦,陶源本来还想给她送行呢,没想到反应过来的时候季晨离已经拖着自己的装备上飞机了。

  “陶妈妈,晨晨姐姐今天早上就走啦!”扎羊角辫的贝贝扯着陶源的衣角告状。

  陶源看着空荡荡的房间,插着腰失笑出声,“这丫头,回来得好好的打一顿屁股,不管不行了。”

  吓得贝贝赶紧捂着自己的小屁屁找地方躲去了,晨晨姐姐真可怜,要被陶妈妈打屁股,唔,好疼。

  …

  “明总,她走了,今早七点一刻的飞机。”许璐洋根明烺汇报。

  明烺负手站在玻璃墙边,看着天空,今天的天气很好,前几天刚下了雨,灰尘还没有蔓延开来,天空还没被霾尘遮盖,一汪水洗蓝,干净透亮,正巧一架飞机从明烺视线的方向飞过,在一片碧蓝里留下一道白色的轨迹,好像要把天空拦腰扯开一个口子,虽然知道不可能,但明烺忍不住想,也许季晨离就在那架飞机上。

  那架飞机,载着她的季晨离,说飞走就飞走了,连声招呼都没打,只留下一道白色的拦腰斩断天空的轨迹,明烺的心仿佛被扯下来一块,也跟着飞机一道飞走了,她心里某一块空落落的,还有点血淋淋的疼。

  “知道了。”明烺收回目光看向许璐洋,“屈家那边怎么样?”

  “现在屈家名义上还是屈老爷子做主,实际大权全落在了屈和风手上。”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