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气影后离婚攻略(gl)_第47章

三月图腾Ctrl+D 收藏本站

  “盯紧点。”明烺道。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再说屈和风这人和其他各家的接班人不同,这人从小有点野心,当年为了和明烺较劲争个长辈口中的优劣来就明的暗的使了无数手段,后来屈家内斗,他被屈老爷子送去英国,环境能改变一个人的性格,却改不掉他的本性,屈和风这次回来怕是不止想重振屈家,恐怕连明家和其他几家也一起算计进去了,他是想让C市变天。

  明烺再抬头看天空,风吹云动,刚才还是艳阳高照,这会儿天已经有点阴了。

  “韩家那边呢?”明烺又问。

  “韩老太太吃斋念佛,似乎并不关心外界俗事,上次屈和风去拜访,连门都没能进去,把礼物放下就走了,不过……”许璐洋迟疑。

  “说。”

  “不过韩老太太回了屈和风一块玉佩做回礼,还说这本来就是屈家的东西,物归原主。”

  明烺点头。

  韩老太太和屈家的渊源在C市几个家族里算是公开的秘密,韩老太太未出阁时和屈老爷子是青梅竹马,据说当年屈老爷子和韩老太太定过亲,连聘礼都下了,没想到被韩老太太拒了回去,原来当时韩老太太和已故的韩老爷子已经私定了终身,生米煮成熟饭,那时韩老爷子是个穷小子,韩老太太的娘家嫌他们不知廉耻,把韩老太太赶出了家门,韩老太太娘家姓李,当时手上有些权势,一般人都不敢帮这对小夫妻,可怜韩老太太当时已经身怀六甲,最后是明烺的爷爷当时收留了他们两个,这才有了后来明家和韩家的这层关系。

  据说当年屈老爷子上门提亲的时候给了韩老太太一块玉佩,是屈家的家传玉佩,想来韩老太太给屈和风的正是那块了。

  许璐洋对其中的内情略知一二,不禁感慨,“屈老爷子年轻时倒挺浪漫,只可惜生错了年代。”

  明烺没说什么,只是若有似无地瞥了许璐洋一眼,许璐洋立刻收了眼里的调侃,正正神色低头,“抱歉明总,是我僭越了。”

  “阿艳最近怎么样了?”明烺没有继续在韩老太太和屈老爷子年轻时的风流韵事上纠缠,岔开了话题。

  “二小姐天资聪颖,只是……略顽皮了些。”许璐洋苦笑,何止是顽皮,简直比熊孩子还熊,每次许璐洋给那小祖宗上完课就好像脱了层皮,她真是宁可在谈判桌上和人唇枪舌战也不愿再去教那个小祖宗了。

  …

  明艳眼睛盯着穿着筒裙套装的洋老师的嘴巴,五十多岁的中年女人,戴着眼镜,目光凌厉嘴角下垂,看起来一脸的刻薄相,叽里咕噜说着明艳听不懂的鸟语,明艳看着她连衣服都遮不住的胸下垂,撑着脑袋昏昏欲睡。

  突然,那个自顾自讲课的老师回过头来,操着一口夹了法语口音的普通话一字一顿地问明艳:“听懂了吗?”

  明艳怕自己说没听懂她要再来一遍,忙不迭点头,“懂了懂了!老师你讲得太好了!”

  “那你,重复一遍。”

  “啊?”明艳傻眼。

  还好这时管家及时出现,打断了这堂好似严刑逼供一样的授课,“二小姐,欣远小姐回来了,还有屈家的小少爷。”

  明艳面露喜色,忌惮地看了看洋老师,得了洋老师提前下课的首肯之后立刻飞奔出了课室,路过管家时带起一阵风,差点没把管家撞飞了。

  管家无儿无女,是看着明烺明艳两姊妹长大的,因为明艳从小身体不好,因而格外的疼爱,看她跳脱着出去,也不生气,只是笑着摇摇头,感慨原来体弱的二小姐终于平安长大,谢天谢地。

  “欣远?你不是拍戏拍到六月份么?怎么现在就回来了?”明艳一进大厅就见韩欣远和屈和风有说有笑的闲聊,飞速走过去拍了韩欣远的肩膀一下。

  “这不是想你么,我提前杀青了。”韩欣远笑嘻嘻道,又指了指屈和风,“嘿,当年那个被阿烺揍得尿裤子的小弟弟如今也长成人模狗样了。”

  屈和风在一旁表示心累,能别老提那事了么?真是一朝黑历史,一辈子黑历史。

第49章 过渡章,没有明烺和季晨离

  明艳也看着屈和风直乐,“哈哈,我前段这小子刚回来的时候我还笑他呢,啧啧啧瞧原来小时候那弱鸡样,再瞧现在这衣冠禽兽斯文败类的样子,这叫什么?”

  好友间默契十足,韩欣远和明艳对视半秒,异口同声地笑道:“这叫男大十八变!”

  这俩姑娘的嘴那个伶俐劲儿的,屈和风招架不住只能连连告饶:“二位姑奶奶饶了我吧,陈芝麻烂谷子的事就别提了。”

  俩人这才放过屈和风,屈和风和明烺关系一般,可和韩欣远明艳关系都不错,几人开过玩笑,又聊起屈和风在英国多年的生活经历和他不在的这些年C市的变化,屈和风忍不住感慨,“阿烺姐不愧是从小长辈口里的典范,她才接手明家多少年?明家俨然在C市一家独大了,难怪小时候我爷爷抽我老说我怎么不跟阿烺姐学学。”

  “嘁,就你小子,给你跟在我姐身边又怎么着?你学得会么?”明艳不屑。

  屈和风斜眼看她,歪着沙发坐没坐相,跟个二世祖似的,“那你最近又怎么回事啊?那老师一个个进进出出的。”

  提起那些个老师,明艳立刻眉头皱得很深,脸也垮下来,“别提了,也不知我姐最近什么毛病,硬逼着我学这学那,你们也知道我,混了这么多年了,还学个什么劲儿啊!”

  屈和风幸灾乐祸,“该!让你也体会体会我这些年受的苦。”

  他他俩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韩欣远坐在沙发上频频看表,脚跟轻轻敲着地板,一副坐不住的样,屈和风眼尖,立马取笑,“哟,欣远大忙人啊,怎么,刚坐下屁股还没焐热呢,有事要走?”

  韩欣远被他看破,忙收起自己的小动作,干笑两声:“没事,你别瞎说。”

  “不说我也知道,急着去见你那阿烺姐姐吧?行了,去吧去吧,反正现在阿烺姐也和那小演员离了,你俩光明正大,别整得跟从前偷情似的。”

  “你说什么?”韩欣远冷不丁一声尖叫,抓着屈和风,眼睛睁得大大的,“离了?”

  她这一嗓子分贝极高,屈和风耳鼓膜都快被戳破了,小指掏掏耳朵,“是啊,惊喜吧?行了,你快寻找爱情去吧,我跟阿艳出去找从前那帮子发小聚聚,都回来这么多天了,这些没白眼狼没一个主动过来的。”

  韩欣远果然立马就来了精神,收拾收拾站起来,抚平自己的衣角,紧张道:“刚回来也没捯饬,你们看我这身还行吗?”

  韩欣远穿的的确简单,头发为了方便扎成丸子头,上身休闲衬衫下身牛仔短裙,脚下一双小凉鞋,露在外头的趾甲盖上一层鲜红色的甲油,不过她身材高挑,短裙下露在外面的一双大白腿又长又直,任谁路过都得回头多看几秒,屈和风忍不住赞道:“行,太行了!真不愧从小就是美人坯子!”

  明艳也附和:“行,就你这身,见外国总统都行了。”

  “瞧给你俩贫的。”韩欣远笑着白他们一眼,对他们毫不遮掩的夸赞很受用,跟他们道别之后就上车走了,屈和风看了半天,啧啧摇了几下头,“欣远也算从小痴情到大了,小时候就跟你姐屁股后头跑,你说她看上谁不好?偏偏看上你姐,可有的磨呢。”

  明艳不满,“看上我姐怎么了?就我姐那相貌身材家世,哪点不好?”

  “你姐什么都好,就是性子也太冷,别说跟她一块儿,看她就是看她我都嫌冻得慌。”屈和风说完配合的打了个哆嗦,很像那么回事儿。

  “磨吧磨吧。”明艳吃过几次亏,懒得再管她姐的感情问题,不过想起韩欣远自从地震之后转变的态度,感叹道:“还不知道她磨的到底是谁呢。”

  …

  韩欣远是坐韩家的车离开的,她上车之后原想让司机送她去城西孤儿院,谁知还没坐稳,司机就在前头道:“小姐,老夫人让您回去一趟。”

  “现在?”

  “是的。”

  “你跟奶奶说改天行不行?我现在有事,急事。”

  司机没说行不行,只道:“老夫人病了。”

  韩欣远听了立刻就急了,“奶奶病了?怎么病的?严重么?现在情况怎么样?”

  “小姐回去看看就知道了。”司机道。

  韩欣远从小和韩老太太相依为命,跟奶奶关系亲厚,一听奶奶病了,也不想着见不见季晨离了,立马吩咐司机回了韩家。

  韩家是仿古的园林设计,进去之后水榭亭台相互遮掩映衬,一条回廊在假山树木之间蜿蜒通入园里,回廊雕刻都是大师手笔,极尽精巧之能事,颇得几分江南古园林的神韵,韩欣远刚到家,韩家的管家就来迎接,韩家管家也姓韩,是已故的韩老爷子当年的远亲,和韩老夫人差不多的年纪,韩欣远尊敬他,从小称他一声“韩爷爷”。

  “韩爷爷,奶奶在哪?她现在病情稳定了么?医生说了什么?”韩欣远一回家顾不上其他,先问韩老夫人病情。

  韩管家慈眉善目,笑着道:“夫人在佛堂,小姐过去就是了。”

  “佛堂?奶奶身体不好,最近就让她别礼佛了,佛祖慈悲,不会怪罪的。”

  管家没说话,只让韩欣远到祠堂去。

  一进佛堂,迎面就见上处供奉一尊金佛,面目慈悲,金佛下方摆了几个蒲团,当中一个坐了个老太太,满头银丝盘成古式的髻子,竟连一根黑发也瞧不着。

  韩老太太的头发早已白了多年了,当年韩欣远的父母双亡之后,老人家受不住打击一夜白了头,从此潜心礼佛,再没出过韩园半步。

  “奶奶。”韩欣远敬畏佛祖,进门先双手合十拜了拜,才坐到韩老夫人身侧,轻声唤道。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