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气影后离婚攻略(gl)_第48章

三月图腾Ctrl+D 收藏本站

  老夫人正闭着眼颂佛经,闻声手上转动的佛珠骤停,睁开眼,示意韩欣远出去说。

  到了外院坐下,老夫人才捂着心口轻咳几声,端起茶盏慢悠悠道:“成日在外边野,你还知道回来。”

  “奶奶——”韩欣远拖长了腔撒娇,“我这不是听说您身体不好,立马飞奔就赶回来了么。”

  老夫人轻笑,放下茶盏,“若不是我老太太一把身子骨快死了,你也想不起回来。”

  韩欣远又对着老夫人一通撒娇,这才问她装病骗自己回来有什么事,只听老夫人沧桑道:“我近日总梦见你爷爷,他在梦中邀我过去陪他,想来大约时日无多。临了只有两件事放心不下,一是你的终身大事,一是你父母的大仇不知何时能报。”

  “奶奶你胡说什么呢?您老长命百岁!不会有事的!”韩欣远呸了几声,口里不停地念叨求佛祖别当真。

  韩老夫人淡淡一笑,抬手摸了摸这个唯一的孙女的头,“欣儿,明家是你杀父杀母的仇家,你总和他们混迹一处,让我死后有何面目去见你父母。”

  “什么杀父杀母?”韩欣远瞪大眼睛,“奶奶,杀害我父母的凶手明明是绑架阿烺的歹徒,我父母是为救人牺牲的,您别这么说!”

  自从韩父韩母死后,韩老夫人丧子悲恸,把仇恨全归在了明家上,不论韩欣远劝了她多少次,她从来不听。

  韩老夫人笑笑,也不知把没把韩欣远的话听进去,只不过不像从前那样反驳,只是又道:“我知你从小就有意中人,若明家现任的家主是男子便也罢了,她虽害你父母性命,好歹算个能托付终身的,可她偏是女子,欣儿,女人一辈子,总要结婚生子,把你交到一个女人手里,我不放心。”

  “奶奶!”

  “你先别急着反驳。”韩老夫人打断韩欣远,“那屈家小子最近来看我了,他大你一岁,我虽未见他,可管家告诉我,他一表人才,为人又谦和有度,是个能托付终身的良人,你若能和他结了姻缘,我九泉之下也对得起你死去的父母爷爷。”

  屈和风?韩欣远夸张地想,她和屈和风?亏她奶奶想得出来!

  于是到这韩欣远明白了,她奶奶这一把身子骨好着呢,把自己骗回来,是为了把自己赶紧嫁出去,想到这,韩欣远有点郁闷,可韩老夫人虽然疼她,但也严厉,韩欣远不敢硬碰硬,只好又撒娇又耍赖的,好说歹说,终于把老太太要把自己许配给屈和风的心思给压了回去。

  韩老夫人潜心礼佛,韩欣远成年之后就搬出来了,祖孙二人并不同住,韩欣远陪韩老夫人吃了晚饭就让司机送自己回来了,韩家因为老夫人,全家上下都是终年食素,韩欣远无肉不欢,在韩园压根没吃多少东西,回了家之后打算找点宵夜垫垫肚子。

  然后韩欣远就想起了那天在医院,季晨离的姐姐亲手做的酱肘子,那滋味,韩欣远闭着眼睛想想仿佛都还能在齿颊间品出香味来,肚子也忍不住咕噜一声。

  韩欣远两个月没见季晨离,又想季晨离又想酱肘子,当机立断,下楼倒出车库里的跑车就往孤儿院驶去。

第50章 过渡章,季晨离不出场

  虽说明烺也来过陶源这几次,但除了第一次的时候,她每次来得还比较低调,一人来一人去,次次都是悄无声息,可韩欣远没来过这样的地方,没什么经验,开着她的保时捷911就过来了,无奈城西是老城区,多棚户区,街道弯弯绕绕,跟着导航左拐右拐,最后竟然迷路了,她的爱车又太亮眼,一路上吸引了围观者无数,最后彻底堵在一条死胡同里出不来,韩欣远看着挡风玻璃前的垃圾堆欲哭无泪。

  要是早两个月,韩欣远还不是很出名,拍过几部电影,接了几个电视剧,不过不怎么在公众露面,坊间连她的资料都流传甚少,但好死不死的,韩欣远前段为了跟季晨离争明烺,接了个综艺,没想到一炮而红了,收视率节节飙高,刚播出第一期呢热搜就挂了好几天没有颓势,讨论度也起来了,想压都压不下去,就她现在的知名度,连车门都不敢开,生怕一下车就被人围的水泄不通。

  韩欣远饥肠辘辘在车里坐了半个小时,这半个小时内来来回回好几拨人,这么个贫民区里居然开进来辆保时捷!很多人图新鲜,纷纷拿出手机对着韩欣远的爱车三百六十度无死角地一顿拍,半个多小时后才渐渐散了。

  韩欣远松了口气,可是看看黑黢黢的四周,连个路灯都没有,全是低矮破旧的老楼,她堵在死胡同里进不来出不去,打季晨离的电话也打不通,最后绝望地趴在方向盘上,想着只能半夜没人了,再慢慢摸索回去。

  正绝望着,韩欣远的后视镜里突然晃过一个人影,她记性好,即使隔了一段距离,光线也暗,可还是一眼认出了来人,她觉得自己突然间抓住了救命稻草,赶紧开了车门下来,“陶源姐!”

  这会儿已经快十点钟,陶源把孩子们都照顾睡了,和季晨离视频通话了半小时,想着扔个垃圾也洗洗睡了,没想到大晚上垃圾堆旁边有人叫她,她吓了一跳,回头,还没注意到倚着车门的韩欣远呢,先被韩欣远这辆骚包的跑车闪瞎了眼,直到韩欣远小跑过来,堆满笑容地跟自己打招呼,陶源才意识到,哦,这不就是那个和姓明的一伙的小丫头么?

  陶源护犊子,一向秉持着我家晨晨讨厌的人就是我的敌人的态度,于是对韩欣远也没什么好脸色,冷淡地点点头,“是你啊。”

  韩欣远和陶源只见过一面,就是季晨离住院那日,韩欣远当日和陶源相谈甚欢,不知过后季晨离讲她坏话,立刻向陶源迎了过去,到底不熟,不敢太热切,只摆出一个恳切的笑来,“太好了陶源姐,总算找着你了。”

  “找我干什么?”陶源疑惑。

  韩欣远被问住了,目光不自在移开,“没什么,我拍戏从西北带了点土特产,特意给晨离……和您送过来的。”

  “哦,谢谢韩小姐的好意,不过晨晨不在,太晚了不方便招待,您请回吧。”

  “啊?”韩欣远自觉上次和陶源还挺聊得来,以为人家会热情招待呢,没想到陶源这么冷淡,眼看真的转身就走,情急之下韩欣远只好一把抓住陶源的手臂,苦笑着讨饶,“陶源姐,我……好像迷路了,能不能劳烦您带我出去?”

  她说完,肚子很配合地咕噜一声,在寂静的夜里格外洪亮,韩欣远下意识捂着肚子,可为时已晚,陶源似笑非笑等她解释,她只好微红着脸尴尬解释道:“出来得急,晚上没吃饱”。

  “……”人家都说到这份上了,陶源不好再把客人拒之门外,只好上了韩欣远的车,把韩欣远带回了孤儿院。

  陶源每天做饭都按着分量做的,院子里小孩又多,根本剩不下什么饭菜,陶源只好给韩欣远下了碗挂面,握了个荷包蛋,还加了几根青菜做点缀,端上桌前淋两滴香油,立刻就香气四溢。

  韩欣远是真饿了,开始还能顾着吃相,可她越吃越觉得陶源做的面香,呼呼吃下去一大海碗,经纪人和健身教练千叮万嘱的注意饮食抛诸脑后,连汤都喝得一点不剩,捂着嘴悄悄打了个嗝,摸着肚子不好意思地笑笑,“我从来没吃过这么好吃的面,谢谢陶源姐招待。”

  “……”陶源虽然私心里很想把这人踢出去,可伸手不打笑脸人,韩欣远态度不错,陶源也就只是起身收了碗,道:“晨晨真不在,韩小姐没什么事就回去吧。”说着打了手电筒出了厨房,去二楼给几个挨踢被子的孩子盖被子。

  “那她去哪了?”韩欣远不死心,跟在陶源身后锲而不舍地追问。

  “非洲。”

  “非洲?”韩欣远咋舌,“她没事跑那鬼地方去做什么?”

  陶源心想你管呢,只顾在前头走,到了孩子们的宿舍,挨个检查了一遍,把那些露在被子外头的小手一一塞回被子里,又把掉在地上的衣服袜子收拾了装进随手拎着的篮子里。

  她做这些的时候手脚放得很轻,怕吵醒了孩子们,手电筒也关了,屋外淡淡的月光照进来,洒在她身上,韩欣远看着陶源眼里的慈爱,只觉得这人看上去虽然普通,脾气似乎也不大好,但这样一看,倒有点自己奶奶佛堂里供奉的菩萨的慈悲来,真真大爱无声。

  韩欣远的父母早亡,她对父母的印象也很浅了,这时候却不禁想,如果自己的母亲还在世,一定也像陶源这样,每天深夜还惦记着自己的女儿踢被子着凉,半夜起床为自己盖被子。

  莫名的,韩欣远有点羡慕季晨离。

  她和季晨离同为孤儿,虽然她从小衣食无忧,可她觉得,季晨离的生活比她的好一百倍,一千倍。

  季晨离虽然没有父母,但她有陶源,陶源把季晨离保护得很好,给了季晨离母亲一样的疼爱照顾,所以韩欣远长到如今,寻找的一直是那个能给自己安全感的人,可季晨离已经可靠得可以给别人安全感。

  只有从小获得安全感的人才有这样的资本,韩欣远没有,她从小到大一直在失去,于是她就愈发拼了命地想抓住属于自己的东西。

  等陶源把孩子一一照顾妥当,退了出来,韩欣远才问,“季晨离从小也在这儿长大么?”

  说起季晨离,陶源面上带了笑意,话匣子也打开了,“我和她从小一块长大的,她小时候又怂又淘气,每回惹了祸都来找我,害得我和她一起被老院长罚。”

  她们来到院子里,陶源指着角落里的一个石凳,笑道:“喏,那凳子就是她趁着大人不注意用小锤子一点一点捶坏的,上面缺了一个角,就是晨晨的杰作。”

  陶源是真心的为季晨离感到骄傲,季晨离小时候做的一点坏事她都记得,说给别人听,语气里都是自豪。

  韩欣远凑近去看那个石凳,果然缺了一个小角,她想象季晨离小时候拿着小锤子蹲在地上,屁股一扭一扭干坏事的场景,忍不住笑了起来,语气里带着点自己都未发觉的亲昵,“晨离,原来你小时候这么坏。”

  “晨晨小时候什么事没敢干过?上树爬墙恶作剧,天不怕地不怕,后来终于大了,那时我想,她能找个如意郎君,小俩口一辈子美满,我也就知足了,谁知……”陶源瞪了韩欣远一下,哼道,“谁知碰上姓明的那么个玩意儿!”

  陶源记恨明烺,顺带连和明烺沾边的一道记恨起来,韩欣远只好假装没听见陶源的话,专心对着石凳的缺角看,看了半天,做了个决定,跟陶源告了辞,飞车回家开始查去非洲要做的准备。

  以前不知道,现在越想越觉出季晨离的好来,韩欣远是个自私的人,但凡她觉得好的东西,不择手段也要收为己有,从前明烺是这样,现在季晨离也是这样,反正季晨离现在已经离婚了,就算明烺还惦记着人家,鹿死谁手也要各凭本事,都是一个师父带出来的徒弟,她韩欣远难道还比明烺差么?

  当局者迷,一旦走出了这个局,韩欣远越发觉得自己从前真是瞎了眼,怎么会看上明烺,分明季晨离才是自己最想要的那个人。

  …

  明宅,书房。

  明烺坐在办公桌后头,右手食指有节奏地敲击着桌面,她面上结了一层霜,嘴唇紧抿,眉宇间是惯常的冷淡,眼底却漆黑,浓重的墨色,她面前站着一排人,长相都很普通,放在人堆里找不出来的类型,但身体都很结实,下盘极稳,一看就是常年练武的人。

  这些人随便挑出来一个单干都会是各家竞相招揽的顶级护卫,如今却个个低着头面如土色,站成一排大气都不敢出。

  “跟丢了?”终于,明烺开口了,食指敲击节奏骤停,扫了几人一眼。

  这些顶级护卫,因为明烺一个眼神,不约而同的脚下一软。

  “大小姐,是属下办事不利,属下甘受责罚。”为首的一个咬牙站出来,顶着明烺刀剑似的眼神艰难道。

  明烺没说话,只是盯着他。

  书房里的空气似乎被抽干了,所有人的头都更低了一些,为首的那个脊背被汗水浸得湿透,他悄悄抬眼,只看到明烺仍旧摆在书桌上的手。

  衬衫袖子稍抬,露出明烺的手腕,这是一只完完全全属于女人的手,保养得当,肌肤细腻,但却很瘦,一层薄皮紧致地勾勒出骨头的轮廓,腕子很细,好像一只手就能折断,可那只手只是轻微地动了一下,护卫立刻如临大敌,背上的汗水瞬间结冰,好像立刻掉进冰窖里。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