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气影后离婚攻略(gl)_第50章

三月图腾Ctrl+D 收藏本站

  “师父在柏林定居,我来探望,勉强算是出差吧。”明烺说完,环顾四周,“许璐洋不知找到柏林来没有,先进去说。”看警惕劲儿,好像她真的是偷溜出来的一般。

  季晨离一夜没睡,眼睛酸得很,正想回去补个觉,转身进酒店,她转身的瞬间,明烺脸上些微笑意瞬间消失,阴鹜盯着Lea离去的方向,对马路对面看报纸的某个路人点点头,路人立马循着Lea离开的方向去了,明烺这才大步跟上了季晨离。

  回到酒店房间门口,季晨离才发现明烺竟然就住自己隔壁房间,她神色复杂地看着明烺刷开门,腹诽,世上真有这么巧的事?不会明烺真的一路跟踪自己吧?从巴黎一直跟到柏林?季晨离仔细想想,背后直冒凉汗。

  “进来坐坐?”明烺见季晨离对着自己房间看了半天,试探着邀请。

  她的神色太过坦荡荡,完全不像做了坏事心虚的样子,季晨离也觉得自己想法有点不可思议,前世一直是她追着明烺的步调赶,除了明烺之外心里再没别的想法,只知明家权大势大,但这是个抽象的概念,季晨离管中窥豹,懵懵懂懂了解一些,并不详细,不敢相信明烺的手能伸到国外来。

  大概真的是自己多疑吧,季晨离想着,拒绝道:“不了,昨天一晚上没睡,我先回屋补个觉。”说着打了个哈欠,也刷开自己的房间,对明烺摆摆手,“再见。”

  明烺没说什么,看着她进房,关门,过了好几分钟,自己也关了房门。

  季晨离这一觉睡得不省人事,直到梦里有人砰砰砰地敲门,把她吵醒,她在柔软的大床上翻了个身,抱着被子迷迷瞪瞪地喊:“谁啊?”

  “我。”房门外闷闷地传来明烺的声音,“晨离,开门。”

  季晨离还没睡醒,揉揉眼睛赖在床上扭来扭去,又喊:“有事么?”

  “有事。”明朗道。

  季晨离等着明烺说自己什么事,结果半天都没听见明烺下面的话。

  八成是走了,季晨离想,于是打算继续睡,没想到那个烦人的敲门声又响了起来。

  “谁啊?”季晨离问。

  “我。”明烺答。

  “你有事么?”季晨离不耐烦道。

  “有事。”

  接着房门外又是半天不见动静。

  季晨离坐起身来,抓抓头发,等了一会儿,果然,房门再次被敲响。

  “……”季晨离连拖鞋也没穿,气势汹汹地冲下床,打开房门语气不善,“你到底有什么事?”

  “吃午饭。”就见明烺手里端着个托盘,对着季晨离浅淡一笑,“都中午了,好歹吃点东西,你胃不好。”她低头看到季晨离的赤脚,蹙额,“快进去穿鞋。”

  “那是上辈子。”季晨离耙着头发懒散进屋,在自己房间里穿上拖鞋,“这辈子我胃好着呢,吃嘛嘛香。”

  上辈子的那些悲剧季晨离无论如何都不会再让它重演,所以她小心地爱护着自己,和自己的家人。

  “那就好。”明烺说着,把她端进来的托盘放在餐桌上。

  季晨离在浴室挤了牙膏,靠在浴室门口刷牙,朝餐桌上的托盘努努嘴,“午饭吃什么?”其实不用明烺说她也能猜出来,无非就那么几样,香肠,整块的肉排,还有面包,顶多再加一杯随便什么类型的酒,季晨离吃这些东西吃了一个月,越吃越觉得要说中华上下五千年呢,别的不说,单就吃这一项,这些老外拍着马都追不上,毕竟孔老夫子都说了,食不厌精,脍不厌细,吃这个字,中国人敢说第二就没人敢说第一。

  明烺打开不锈钢的半圆形盖子,季晨离看那几个盘子,俩眼珠子差点没惊出来,糖醋排骨,鱼香肉丝,豉油生菜,甚至还有一碗鸡汤!一揭开盖子熟悉的香气立刻弥漫整个房间,季晨离口水都快流下来,赶紧跑进浴室里漱口,当时什么洋美女洋帅哥通通忘到九霄云外,思乡之情简直要溢出来,恨不得马上飞回国去。

  “你哪儿弄的这些菜?”季晨离擦干净脸出来,迫不及待地端起碗舀了一碗饭,夹起一筷排骨咬了一口,浓郁的咸香混合着糖醋特有的酸甜滋味充斥季晨离的口腔,排骨软烂又不失嚼劲,季晨离连忙扒了一大口饭,嘴巴塞得连话都说不匀畅,一口咽下去,只有一个字,“香!”

  季晨离原以为自己对吃不讲究,饿不死就行,直到现在才发现哪里是不讲究,分明是国内每样菜都好吃,她不挑食而已。

  她吃得忘乎所以,半碗饭下去,才想起房里还有个人在,那人还和自己纠缠很深,脸上有点挂不住,擦擦嘴,问:“你不吃?”

  “吃过了。”明烺道。

  “哦。”季晨离应着,手上筷子不停,不过已经有东西垫底,吃相斯文多了,“你在哪找的餐馆?味儿太正了,我在欧洲这么些天就从没吃过这么正的中餐。”

  “师父家的厨子,当年从国内跟来的。”明烺道,拿另一双没动过的筷子给季晨离夹了点菜放碗里,悄悄藏起手上没洗干净的一点油烟。

  季晨离手上夹菜动作微顿,纠结了一秒钟到底该不该吃明烺给夹的菜,一秒以后就释然了,人家端来的都吃了,没必要这会儿再矫情,果断大口咽下去。

  她和明烺自从当日办完离婚手续后就不再联系,从离婚那天开始算起,竟然有三个多月没见过面,季晨离已经放下过去,她想,故意和明烺冷战似乎正印证着自己对过去依然念念不忘,既然遇见了,算个认识的人,在异国有个认识的人不容易,人家没招你,甚至还请你吃了顿饭,总不能对她冷脸吧?

  反正在国外偶遇,一切都不作数的,回了国之后,她们俩是两个世界,反正难再遇上。

  这样想着,对明烺的态度也好了起来。

  “你在柏林待几天?”季晨离边吃边问。

  “明天就走。”

  “这么巧?”季晨离脱口而出,说完就后悔,这么一说不等于表示自己也明天走么?笨死算了。

  季晨离想找补几句,讪笑,“不过我可能从法国飞回去,咱俩应该不顺路。”

  谁知明烺道:“我也从法国。”

  “你不是来德国看你师父么?去法国做什么?”

  “出差到法国,顺便过来看他。”

  “哦。”话都说到这个份上,季晨离也没什么好说的了,只好道:“那正好,搭伴儿走吧。”

  明烺反正总是那副冷脸,看不出高兴不高兴,嗯了一声。

  “我带你转转吧。”季晨离酒足饭饱,明烺道。

  “不用了,我来好几天了,早把柏林市逛遍了。”

  “是么?”明烺不置可否。

  反正下午也没事,季晨离被明烺两个字勾起了好奇心,换了身衣服就跟明烺出了门。

  季晨离还以为明烺要带自己去什么地方,结果明烺带着季晨离在柏林接头左转右转,最后转到一条不知名的小街,街边一家小小的门脸,很多人在排队,过去一看,原来是在卖炒冰淇淋。

  “从前,师父带我来过一次。”明烺道。

  季晨离从来不知道明烺这么贪吃,为了一家炒冰淇淋跑这么远的路,关键是,明烺的小时候,算算时间,嗯,大概是四五十年前,半个世纪的时间,难为她还记得。

  明烺熟门熟路地点了两份,结账的时候定定看着季晨离,“我没钱。”

  “你不是有两万欧么?”

  “花光了。”明烺说的理直气壮。

  于是季晨离从钱包里拿了二十四欧付出去,那都是她的血汗钱,给钱的时候她分明听见了自己心滴血的声音。

  不过吵冰淇淋的确好吃,季晨离从没吃过,和明烺站在路边吃得津津有味,两人要了不同口味,季晨离眼馋明烺那份,明烺看季晨离咬着勺子往自己的碗里看的眼神,大方地把自己的纸碗递过去。

  季晨离嘿嘿笑了两下,毫不客气地在明烺碗里挖走了一大半,边吃边点头,“果然好吃,没白来。”

  大概吃能软化世界上任何关系,季晨离跟着明烺在柏林街头的各个角落里寻找那些不起眼的,虽然一边付账一边肉痛,但两人拿着小吃并排走,说说笑笑,不知道的人一看,与所有相熟的好友都无二致。

第53章 明烺不哭

  什么咖喱香肠和熏肉之类的大众美食季晨离自己在这待的两天早就吃了个遍,明烺也没带季晨离去这些餐馆,她带季晨离去的都是藏在街角一个不经意就会忽略的小吃,游客不多,滋味却足,季晨离吃吃逛逛,把她自己没玩过的小角落几乎都走了一遍,走累了,就和明烺一人买了一杯咖啡,坐在施普雷河边的栏杆上歇脚。

  不是旅游旺季,施普雷河不及多瑙河或泰晤士河让人耳熟能详,河边人也不多,河岸的围栏上隔很远坐了几对情侣,有些矜持地倚靠在一起聊天,有些则大胆热烈地接吻。不管哪个国家,热恋中的情人总是一刻也无法等待,有意无意地向世界散播他们的幸福。

  季晨离很羡慕,她的人生从没尝试过这样的热恋,她的感情上辈子在明烺那里已经燃烧殆尽,上辈子明烺不回应,这辈子季晨离再也不可能有这样幸福美满的爱情。

  天气很凉爽,河边的小风吹得人心旷神怡,这样的地方,什么也不用想,什么也不用顾虑,连她和明烺复杂纠结的关系都变得很远,她们在这里就只是互相认识的朋友,季晨离只要跟着明烺吃吃玩玩就行,她捧着咖啡,看着河对岸极具西欧特色的尖顶房子感叹,“要是日子能一直这么过,也挺好的。”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