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气影后离婚攻略(gl)_第53章

三月图腾Ctrl+D 收藏本站

  季晨离看明烺调高了电视音量,她虽然听不懂,但好歹能猜出来这是个新闻台,“你看法国新闻?”季晨离惊讶。

  “工作需要。”明烺说完这几个字,目不转睛看着电视,仿佛季晨离根本不存在。

  电视里听不懂的鸟语更是一剂催眠的良药,季晨离瞌睡得比刚才更厉害,看她一直强撑着,于是明烺又道:“困了就去床上躺会儿。”

  “不困。”季晨离摇摇头,闭着眼嘴硬道。

  明烺知道她在逞强,开玩笑似的道:“去吧,就当扣了我欠你的债了。”

  季晨离闭着眼乐了,“可不,你还欠我一个亿呢。”

  “快去。”明烺道,她见季晨离还是不动,只能叹气,又道:“你在这,呼吸打扰到我了。”

  “……”人家都说到这份上了,季晨离没必要不识趣地还在打扰,只好进了卧室补觉,她关上房门,只觉得隔音效果真好,明烺电视的声音开得挺大的,一关门居然完全听不见了。

  她不知道的是,从她关门的那一秒,明烺就已经把电视调成了静音状态。

  明烺在外间坐了二十分钟,然后也走进了卧室,季晨离已经沉沉睡去,床很大,棉被也很蓬松,季晨离只在松软的被褥间露出一个脑袋,乌黑的长发散在浅金色的枕头上,皮肤雪白,透着红润,嘴唇也是水润的红色,枝头带着露珠的樱桃一样,明烺很想凑近去咬一口。

  可她不敢,她甚至不敢动,怕自己稍微有点动作,季晨离就会警觉地醒来,然后睁开双眼,让明烺看到她眼里毫不掩饰的疏离,这样的眼神,明烺有点怕。

  一直属于自己的人,从来放置一边不懂珍惜,可人毕竟不是不会动的物件,人有两条腿,人心也会变,一旦这人走了,变了,即使现在这么静静守着她的梦,都成了一种难得的奢侈。

  重新找回一个人的心有多难?还好明烺比别人多活了几十年,最不怕的就是难。

  明烺是个聪明人,聪明人最懂得变换策略,也懂得以退为进,她在季晨离这里试了这么多方法,之前是死抓着季晨离不放手,反惹得季晨离反感,这招以退为进,总算有了效果。

  季晨离的未来里没有明烺,那明烺就一笔一笔,把自己加进去,因为她的未来,每一页都写满了季晨离的名字。

  快了,明烺想,只要解决了最后的障碍,和季晨离慢慢磨吧,季晨离心那么软,明烺不信她真能毫无保留地把自己剔除出去。

  …

  季晨离这一觉睡到晚饭才醒,她是被食物的香味勾醒的,醒来时饥肠辘辘,只见餐桌上又是一顿丰盛的中餐,明烺正在摆放碗筷。

  “醒了?”明烺抬眼看她一下,给她递了杯温水,“喝点水清清肠胃,吃饭。”

  “你都是从哪儿弄到这些正宗中餐的?”季晨离边吃边惊叹,“别跟我说又是你师父的厨子!”

  “不是。”明烺也坐下吃饭,“是我……”

  “嗯?”

  “是我带的厨师。”

  季晨离一想,当然了,明烺随性那么多人,多带一个厨子算什么,说不定还有给她试毒的呢,就跟古时候的皇帝似的。

  两人面对面坐着,季晨离吃饭风卷残云,明烺吃饭慢条斯理,吃得差不多了,明烺才道:“第一次。”

  “什么第一次?”季晨离在跟碗里的最后一根鸡翅搏斗,抽空看了眼明烺。

  “这辈子,我们第一次面对面吃顿饭,心平气和。”

  季晨离怔了下,不知该做什么表情,只好笑了笑,低头继续啃她的鸡翅,“中午不就吃过一顿嘛,还有在柏林。”

  明烺摇摇头,对她来说,那些都不作数,只有现在,端着碗,面对面,吃饭聊天,像一对普通的伴侣,她不知别的伴侣是怎样的相处模式,自己和季晨离现在,大约也接近了?

  吃了饭,季晨离拿手机上网,明烺用电脑办事,两人各不打扰,到了晚上十点,明烺才关了电脑,对季晨离道:“你洗澡么?”

  “你先吧。”季晨离捏着手机随口道。

  明烺过去看了一眼,原来季晨离最近沉迷某款消消乐游戏,已经闯到第几百关,就堵在这一关闯不过去,勉强能过也是一星,季晨离有强迫症,不拿三星浑身难受,直到爱心用完了,把手机往沙发上一摔,自己跟自己生闷气。

  明烺看得想笑,又怕季晨离脸上挂不住,抿着嘴进浴室洗澡,季晨离还是眼尖的发现了明烺嘴角的一丝笑意。

  她在嘲讽我!季晨离忿忿地想,又拿起手机,不信邪地第一次往手游里充了钱,就为了买心好三星通关。

  等明烺从浴室擦着头发出来,季晨离还在玩游戏,明烺走过去看,发现还是那关。

  “要帮忙么?”明烺道。

  “嘁,我玩了这么久都过不了,你一个新手,我不信你能过。”说着,季晨离手机上又出现了圆润可爱的GAME OVER字样,“……不玩了!”垃圾游戏,好气啊。

  明烺把季晨离的手机抢过来,季晨离想就让明烺浪费一颗心,挫挫她的锐气,谁知不到三十秒,手机想起游戏通关的背景音乐,季晨离膝盖跪在沙发上伸头去看,三颗星。

  明烺淡然地把手机还给季晨离,“运气好。”

  “……”季晨离默默拿回手机,连消消乐都玩不过人家,好气啊。

  她原想删了游戏以示自己的硬气,可“是否卸载应用”的字样出来,怎么也下不去手点确定,好不容易通了这关,这时候卸了,也太可惜了。算了,季晨离放下手机,翻出自己的睡衣去浴室洗澡。

  到了睡觉的点,明烺识趣地没有邀请季晨离和自己分享一张床,熄了外间大灯,季晨离捧着手机侧卧在沙发里继续玩她的消消乐,卧室门没关,明烺平躺在床上,只要仰起脖子,就能看到季晨离微弱的手机光。

  明烺抱着被子,贪婪地深吸一口气,全是季晨离的味道,她真想就这么躺在这张床上,再也不起来。

  季晨离白天睡够了,玩手机玩到后半夜依然没有困意,可明天还要赶早班回国的飞机,不能不睡觉,只好强迫自己闭起眼睛睡觉。

  就是睡不着。

  季晨离翻了个身,夜深人静,一切声响都被无限放大,明烺在卧室的呼吸格外清晰,时刻提醒着季晨离,那个女人,或者说她的前妻,就在隔壁。

  谁能想到呢,这辈子,她居然能和明烺这么心平气和地共享同一个空间。

  可听着听着,季晨离发觉明烺的呼吸明显的不对劲,她的呼吸声很重,而且非常不均匀,像是咬牙忍耐什么,根本不是熟睡的样子。

  “明烺?”季晨离悄声问,“你怎么了?”

  她看向明烺的床,只见明烺裹紧被子翻了个身,把自己裹成蚕蛹状,身子蜷成一个球。

  季晨离神色一凛,赶紧从沙发上爬起来,小跑进明烺的房间,只见明烺脸色潮红,闭着眼眉头紧皱,脑袋上出了一脑门的汗,刘海湿哒哒粘着额头。季晨离用手背探了下明烺的额头,吓了一跳,明烺在发烧,额头烫得能煮鸡蛋了!

  “明烺?”季晨离轻轻摇明烺,“明烺你听得见我说话么?”

  明烺终于睁开眼,她的眼珠子红红的,眼眶周围还在发烫,“我……怎么了?”说话时浓浓的鼻音。

  “你发烧了。”季晨离把她卷成一条的被子重新铺开,压实了被角,“你那些保镖住哪?或者你的什么其他的下属之类的,我让他们叫医生。”

  “别走!”明烺抓紧了季晨离的手腕,“晨离,别走。”

  “我不走。”季晨离道,“我去给你叫医生,你发烧了。”

  明烺却听不见季晨离说什么,只一味抓着季晨离,不让她离开。

第56章 好

  “明烺,你需要医生。”季晨离耐心跟她解释,可明烺大概已经烧昏头了,根本听不进季晨离说话,一个劲不让季晨离走,季晨离只好柔声安慰:“我不走,不找医生,就去浴室给你弄条凉毛巾,一分钟,行不行?”

  明烺这才放了手。

  季晨离弄了盆温水过来给明烺擦汗,又弄了条凉毛巾搭在她额头上降温,一做完这些明烺立刻又抓紧了季晨离的手腕,生怕她趁自己不注意就偷溜了似的。

  季晨离靠在床头任明烺抓着,打算过半个小时看看明烺的体温降没降下来,实在不行还是得找医生,期间给明烺换了几次湿毛巾,她想起自己为了以防万一特意带了一盒感冒药,不知有用没用,反正给明烺吃下去了,自己则靠在明烺床头打盹。

  折腾到了半夜两点,不知是不是药起效果了,明烺的烧开始退下去了,可她依然皱着眉呼吸不畅,季晨离问她怎么了,才知道原来是头疼。

  “你一个从小练功的,怎么身体比我还弱。”季晨离自言自语地吐槽,认命地把明烺扳过来,头放在自己腿上,给她按额头。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