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气影后离婚攻略(gl)_第54章

三月图腾Ctrl+D 收藏本站

  季晨离的手指指腹细嫩,力道也很轻柔,在明烺看来不像按摩,倒像抚摸,痒痒的,很舒服,明烺反手搂着季晨离的腰,渐渐安静下来,季晨离按着按着也困了,手上动作慢慢停止,脑袋靠着床头,嘴巴微张,竟然睡着了,这个姿势不舒服,她还打起了小鼾。

  “晨离。”明烺搂着季晨离的腰,闷闷的声音传进季晨离的耳朵里。

  季晨离蓦然惊醒,睡眼惺忪,“原来你还没睡啊。”

  明烺放开季晨离的腰,脑袋也从季晨离腿上挪下来,掀开被褥一角,“你也过来睡吧。”

  “我,我睡回沙发睡就行。”

  明烺打了个寒颤,鼻头红红的道:“我冷。”

  人一生病就显得弱势,季晨离见明烺这个样子,心软,最终敌不过明烺通红的眼睛里带点恳切的眼神,也躺上了床。就是路上遇到流浪猫流浪狗季晨离还给它一口吃的呢,更何况是人,季晨离安慰自己,就当行善积德了。

  季晨离一趟进被窝,明烺立刻贴了上来,她还残余些理智,脑子没全被烧坏,不敢造次,只是肩膀抵着季晨离的肩膀,她身上还烫,季晨离的手臂凉凉的,很舒服,明烺忍不住就贴得近了些。

  季晨离全身紧绷,头皮发麻,好在明烺没有进一步的动作,两人就那么并肩躺着。旁边躺着明烺,季晨离又睡不着了,眼睛睁的大大的,对着天花板,也不知过了多久,只听明烺道:“真希望这病永远别好。”

  “哪有人这么咒自己的。”

  “今晚,是我这么多年最高兴的一个晚上。”明烺终究还是忍不住,反手把季晨离的手掌握在手心里,“我梦见过你许多次,每一次都在快抓住你的时候醒来,睁眼,周围一片黑暗,一个人影都没有,后来我想,你一定很恨我,连在梦里都不想被我碰一下。”

  “只要能在梦里抓住你一次,什么代价我都愿意付。”明烺今晚的话格外多,混着她的呼吸不畅的鼻音,嗡嗡在季晨离耳边响,听得季晨离心烦。

  “你说过不爱我,明烺,何必呢。”

  “我也说过后悔了。”明烺握紧季晨离的手。

  明烺的手很纤细,也充满了力量,不像季晨离的手,是真的缺乏锻炼的细,又细又软,季晨离觉得自己的手指快被明烺捏碎了,明烺的指腹摩挲着季晨离的指腹,然后莫名的,季晨离的心跳又开始快了起来。

  季晨离心慌,明烺太厉害,她好不容易筑起来的壁垒几乎快被她攻陷,季晨离想抽回手,可她被明烺桎梏着,抽不回来。

  “晨离,你的心跳加速了。”明烺轻声道,“我真怕。”

  “怕什么?”季晨离觉得自己的声音在颤抖。

  “怕这又是一场梦,醒来后,我还是我,四周黑暗,到处都没有你。”

  “你的心跳这么有力,跟真的一样,骗得我差点就相信了。”

  季晨离道:“你是明烺,世上哪有人骗得过你。”

  “有,你。”明烺自嘲道,“晨离,你骗了我两次。”

  “第一次,你骗我跟你结婚,第二次,你骗我以为你不会走。”

  “第三次,你骗我,说你不爱我了。”

  季晨离听到这,笑了,“这次我没骗你,明烺,我真的不爱你了。”

  她是真的不爱明烺了,就算有悸动,也不过因为她恰好中意明烺这种类型,暂时被蒙蔽罢了,想起上一世明烺的那些没有温度的眼神和言语,还有她的一次次忽视,季晨离就害怕得浑身打抖,她已经不敢再爱明烺,这种大错一次就已经让季晨离粉身碎骨,怎么还能犯第二次。

  “没关系。”明烺转头,恳求道:“晨离,这次,换我来爱你,好不好?”

  她说的那么情真意切,季晨离禁不住诱惑,差点就点头答应。

  可理智尚存,季晨离总算学乖,知道要先保护自己。

  季晨离很笨,伤得自己体无完肤,才学会人首先得自保。

  “明烺,你这样的人,懂得什么是爱么?”季晨离嗤笑,“你不过失去一个对你掏心掏肺的人,所以生了执念而已,明烺,你不懂爱的。”

  “由执念生出的爱情,难道就不是爱情么?”明烺反丢了一个问题给季晨离,“晨离,你当初又何尝不是执念,这不公平。”

  “你的执念是爱,我的爱却变成了执念,晨离,这不公平。”

  “晨离,你的心跳这么快,我不信你不再爱我了。”

  别说了,季晨离想,别说了。明烺太懂人心,她的话像尖刀一样戳在季晨离花了七年筑起来的心防上,就快把季晨离心上的最后一层保护戳破。

  “你不懂爱的,”季晨离只能喃喃地重复,像在指责明烺,又像在告诫自己,“你不懂爱的,你不懂。”

  “你若真的爱我,不该晾了我七年,没有人会对爱人这么残忍,明烺,你不爱我。”

  是了,七年,想起那七年,季晨离的心一下子又硬了起来。

  怎么能被明烺这点花言巧语打败,明烺用七年的时间证明她真的不爱她,血淋淋的事实,比任何从明烺嘴里说出来的鬼话都可信得多。

  爱是能被感知到的,季晨离但凡感受到了一点也不会绝望成那样,明烺若真的有那么一丁点爱季晨离,也不会让季晨离绝望成那样。

  “你不爱我,你不爱我……”明烺身体很烫,季晨离却仿佛贴着一块冰,透心凉,凉得她只想逃。

  可她被明烺困住了,逃?逃到哪里去?

  “我不懂爱。”明烺掰开季晨离的掌心,手指贴着她的指缝插进去,十指交握着把她困在手里,她侧过身,凑近季晨离的耳朵,悠长的声音像一只咏叹调,“晨离,你教我。”

  “你教我,怎么去爱一个人。”

  “晨离,这次换我来爱你,换我对你好,你可以不接受,就像上辈子的我一样,可是晨离,你得给我一个机会。”

  “你可以不搭理我,你得给我一个机会让我死心,你不能这么不公平。”

  明烺步步为营,再一次把季晨离逼到了悬崖边上,不,这次是陷阱。

  一个外表以爱的名义包裹起来的陷阱,充满了糖果和鲜花,季晨离明知道剥掉这层糖衣,迎接她的就是吃人的魔窟,但她还是忍不住动心了。

  那可是明烺,她爱了一辈子的明烺。

  爱明烺的本能已经刻进了季晨离的灵魂里,现在这个她爱了一辈子的人这么情真意切地恳求她,怎么能不动心。

  可是……

  “都是假的。”季晨离道,“甜言蜜语都是假的,明烺,冷眼、咒骂、忽视,这些才是真的。”

  明烺给季晨离织起来的只是美梦,那些恶毒的眼神才是季晨离真正经历过的,赤裸裸的真实。

  “明烺,我不敢相信你了。再陷进去一次,我会死得渣都不剩。”

  明烺贴着季晨离的颈窝,:“你不用相信我,只当冷眼旁观我自导自演的一场戏,求你。”

  “戏散场了呢。”

  “你不喊停,这场戏永远不散场。”

  季晨离到底不是明烺的对手,或者说明烺开出的条件诱惑太大,季晨离明知是个深坑,可还是跳了进去。

  最后一次,季晨离对自己说,反正明烺绝不会放过自己,不答应她,不知她还有多少花招,最后一次,陪她玩腻了,两人好聚好散。

  所以季晨离闭起眼睛,听自己答了一个字:“好。”

  明烺抱住季晨离欣喜若狂,季晨离却觉得自己刚才还过速的心跳,分明的弱了下去。

第57章 演戏

  季晨离答这一个好字,但她和明烺之间好像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改变,明烺不是个非常会相处的人,季晨离也早已失去了和她互动的兴趣,于是季晨离虽然给了明烺一个机会,明烺却反而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

  她们从巴黎回国,明烺想送季晨离回家,被季晨离拒绝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