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气影后离婚攻略(gl)_第56章

三月图腾Ctrl+D 收藏本站

  小朋友一过来,大人们也抑制不住自己的好奇心纷纷过来了,有个妈妈是家庭主妇,平常在家就爱看电视剧,什么电视剧都看过,认识的明星很多,她觉得季晨离长得有几分眼熟,于是道:“您是贝贝的家长?看着真年轻,和我在电视里看过的明星似的。”

  听她这么一说,另几个爱看电视剧的家长也纷纷点头应和,“是啊是啊。”

  “好像那个什么古装剧里的什么妃子来着?”

  “珍妃!”

  “对对对!珍妃!”

  周围骚动起来,季晨离懊恼自己干嘛这么招摇,一面陪着笑道:“我是她姐姐,我朋友都说我有明星相,大概你们认错了。”

  那些妈妈们一想也是,大明星家的妹妹怎么可能念这种破学校,于是话题又叽叽喳喳转向别的方向,季晨离这才暗暗松了口气。

  家长会在室外,小朋友们把教室里的板凳通通搬出来,按照班级摆在操场上,带着家长坐下,季晨离看操场前方临时搭起的舞台上拉出来的横幅,原来这次家长会的主要目的就是感谢那个给学校捐了教育基金的大老板,特意多找些人撑场面,免得折了大老板的面子。

  贝贝又哭又闹让陶源来开家长会的原因也挺简单,她和几个小女孩排了个舞蹈节目,作为开场表演要上台的,这在孩子们看来是件无比光荣的事,自然想跟最亲近的人炫耀。

  贝贝她们表演的时候,校门口出现一阵骚动,家长纷纷回过头去看,只见校方领导笑容满面地在门口迎接,季晨离料想这大概就是那个财大气粗的大老板了,车门打开,车上的人下来,季晨离却一怔,那个大老板不是别人,正是明烺。

  季晨离装作什么都没看见,回过头继续给贝贝的表演录像,录完之后贝贝蹦蹦跳跳回来,季晨离给贝贝擦擦汗,又表扬了她一通,借口有事离开了操场。

  明烺一进校门就眼尖地发现了季晨离,之后目光一直锁定在季晨离身上,她看季晨离离开,跟许璐洋交代了两句,自己追着季晨离走的方向去了。

  季晨离没有离开校园,这所小学很老,季晨离就是从这里毕业的,十几年来没什么变化。教学楼后头有个后操场,很小,只有一个篮球场和几排单双杠,季晨离还记得自己原来小时候最爱玩这排杠子,她看着这几排杠都能想起自己小时候调皮捣蛋的样儿,谁能想到转眼已经两辈子了。死过一次还能再回来,说出来只怕别人要当笑话听。

  季晨离记忆里高得自己得爬上去才能摸到的杠子现在已经变得很矮,稍微跳一下就能坐上去,可惜她今天穿了条包臀裙,坐不了,只好靠着杆子发呆。

  季晨离不知道为什么要躲到这来,只是见到明烺,下意识地想逃,这样的场合,明烺是高高在上的捐赠者,而她是好几百个被捐赠者之一,这样的关系就像她们之间的感情一样,明烺不稀罕的时候,自己求也求不来,一旦明烺想施舍了,自己就不得不接着,躲到哪里去都躲不开。

  季晨离早就知道她们之间的关系是不对等的,哪怕活了两辈子,哪怕明烺现在看似在求她,把姿态放得这么低,可她们之间仍旧是不对等的,明烺还是高高在上的那个,改不了。

  篮球场旁边种了一排桃树,不高,早过了开花的季节,叶子郁郁葱葱的,季晨离盯着桃树发呆,只听身后有人道:“晨离。”

  季晨离回头,勉强笑了笑,“我就知道你会过来。”

  明烺走过来,季晨离道,“谢谢你给学校捐款。”

  明烺道:“是许璐洋的主意。”

  也是,明烺这么忙,不可能注意到一所学校的问题,当然是她身边那个无所不能的助理的功劳。“不管谁的主意,这个老学校能返修一下,总是好事,还是谢谢了。”季晨离站直身子,摸摸她靠着的这根横杆,想起童年的趣事,笑了笑,拍拍杆子道:“就是这根杆子,当年我还从上面掉下来过。”

  “小时候皮,不懂事,别人爬我也爬,好不容易爬上去想表演个倒挂金钩,结果力气小勾不住,头朝下摔在地上。”季晨离踢着脚下的沙子,“还好是沙子,这要是水泥,我这条小命早就保不住了。”

  她说得轻松,明烺听得心里一缩,自从季晨离在她面前死过一次之后,她的承受力就变得特别低,受不得季晨离有一点危险,哪怕只是早就过去的童年里的一件小事,明烺都要胆战心惊,庆幸还好,这个人,小时候这么顽皮,终究还是平安长大。还好,自己能遇到她,两次。

  “后来回去被老院长骂了一顿,一边骂一边哭,陶源姐和我也跟着哭,三个人在医院里哭成一团。”仿佛是什么有意思的事,季晨离说着说着就乐起来。

  这些事她早不回忆了,自从陶源死后,从前的记忆季晨离就不敢再想起,她前二十年的人生是跟陶源连在一起的,每次想起来,最终脑海里出现的都是陶源死前的血流满面,彻心彻肺的疼。

  “能重来一遍真好。”季晨离道,她这辈子注定不再有爱情,至少亲情还能留得住,有一个陶源,够了。

  明烺对季晨离的话深表认同,也认真地点头,“是啊,真好。”

  她和季晨离站得很近,说话时转头看这个自己弄丢了半辈子的人,然后悄悄地把手伸过去,握住季晨离的手。

  季晨离感觉手边有什么东西贴了上来,接着掌心里塞进了另一个人的掌心,十指相交,明烺的手即使在夏天也是凉的。

  季晨离转头,发现明烺目不斜视,表情严肃,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可她又看到明烺头发缝隙里露出一点耳朵尖,有点发红。

  季晨离花了一辈子渴望握一握那只手,在巴黎时明烺生病,觉不出正常的温度,如今那只手硬塞进自己手里,竟然和季晨离幻想中的明烺的手的触感分毫不差,比常人的温度稍低,夏天握着很舒服,手指薄薄的皮肤下,每一根骨头都藏着力量。

  这样一只手,握在手里该是踏实的,但季晨离握着却觉得害怕,因为这只手不属于自己,她早晚会失去。

  “搬过来吧。”明烺道。

  “什么?”季晨离没听清。

  “搬过来,和我一起住。”

  明烺这个提议来得突然,季晨离却仿佛早就做好了准备一般,反正都是戏,明烺怎么演,自己看着就是。

  不过这回自己是观众,就算两人的关系不对等,季晨离总有了和明烺提些要求的权利。

  “我不住韩欣远住过的房子。”

  “好。”

  “韩欣远喜欢的地毯,我想烧了。”

  “好。”

  “那个讨人厌的厨子,他以前整过我,换了。”

  “好。”

  “还有管家,我不喜欢他,也换了。”

  “好。”

  季晨离提了很多无理的要求,明烺没有犹豫地一一答应,季晨离听她一句一句的好,只是笑了笑,不相信她真的能做到。

  可她到了上辈子住了七年,这辈子却一次都没有去过的明宅,看到那些人把曾经属于韩欣远的东西一件件清出去烧掉,院子里浓密的黑烟升上天空,竟然有一丝扬眉吐气的快感。

  特别是从前那个嘴脸尖酸的管家,那个已经步入老年的男人,眼神狠毒地瞪着自己,他这辈子没做过什么对不起季晨离的事,季晨离还是狐假虎威地愉快起来。

  不爱人挺好的,季晨离想,至少自私得理直气壮。

第59章 狐狸精

  韩欣远从小在明家住,算明家的半个主人,东西极多,那些东西全被堆在院子里,架了个大火炉一件件烧,整个明宅的上空都被一层黑烟笼罩。

  明艳在公司跟着许璐洋学完当日课程回来,在老远的大门前就看到寨子的方向黑云浓密,她以为家里失火,赶紧加了脚油门冲回去,一个急刹漂移停在主宅前的花园里,才发现原来是在烧东西。

  明艳下车,只觉那些东西眼熟得很,又见季晨离也在场,她摆出一副笑脸,想上前打个招呼,余光瞟到正往炉子里扔的一件礼服,那不是自己送给韩欣远的十八岁成年礼物么?明艳赶紧从佣人手里夺回衣服,怒骂:“你在烧什么?”

  佣人看了眼明烺不敢说话,明艳心下明了,再仔细看要烧的东西,发现都是韩欣远的,她胸中蹭的火起,汹汹到明烺面前,“姐,你这什么意思?”

  明烺不理会她,只对佣人道:“接着烧。”

  季晨离在一旁抱胸看戏,故意阴阳怪气地搭腔:“烧,火再烧旺点儿,全给我烧干净才好!”

  “我看谁敢!”明艳喝住佣人,转头看向季晨离,压着怒火道:“晨离,有事坐下商量,你现在这样算什么?”

  “商量?”季晨离冷笑,走到明烺身边,挽着她的胳膊,话对着明烺说,眼睛却看着明艳,笑盈盈道:“阿烺,不如我们再商量一回?”

  这一声阿烺,虚情假意,半点真心都没有,明烺的眼里却颤了颤,于是她毫不犹豫地沉声吩咐佣人,“烧。”

  到这明艳全明白了,这么大的阵仗,原来只是她姐为博美人一笑。可她想不通,季晨离前段那么义正言辞地要跟她姐一刀两断,这才不到半年吧?怎么突然又性情大变了?

  明艳看季晨离小人得志的嘴脸,站在她姐身边,下巴抬得高高的,恨不得用鼻子看人,她气得牙痒痒,可又惮着她姐的面子,还得咬牙赔笑,“晨离,不是,嫂子,有话慢慢说,欣远就算从前再大的不是,拿她的东西撒气叫什么事?”

  季晨离压根没听明艳说话,和明烺十指相扣,贴着明烺的耳朵甜腻腻地问:“阿烺,晚上想吃什么?”

  明烺反握着季晨离,“你想吃什么?”

  “我啊?我想吃……”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