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气影后离婚攻略(gl)_第57章

三月图腾Ctrl+D 收藏本站

  “姐!”明艳被两人完全忽视,气得浑身发抖,她再也忍不下这口气了,一个箭步冲上去,想把季晨离从明烺身边推开,可明烺到底比她厉害,先她一步把季晨离挡在自己身后护得严严实实,明艳连近身都难,然后,明艳又看到了明烺身后季晨离挑衅似的微笑。

  明艳指着明烺的鼻子,愤怒地叫骂:“姐!欣远和我们从小一块长大的!就为了这么个玩意儿!你连她都不要了是不是!”

  这是第一次,明艳敢这么跟明烺说话,明烺站在那任她骂,明艳气极,一旦开了闸,满腔怒火再也收不回来,破口骂道:“姐,你当初娶个女人我不说什么,救欣远的命要紧,你伤了欣远的心我也不说什么,谁让这女人身上的骨髓金贵能救命呢,你把青蓝姐弄到美国去,行,是青蓝姐不对,她千不该万不该,不该在片场泄私愤,折了明家的面子!可今天你居然为了这么个女人烧欣远的东西!下一个是谁?轮到我了是不是!”

  “这个女人哪里好?乘人之危阴险狡诈,装得一脸的白莲花样!我还当她真的不在乎你不在乎明家的钱呢!这招以退为进用得绝了,谢青蓝说得不错,你他妈就是个狐狸精!现在终于露出尾巴来了!”

  管家收拾了自己的行李,站在边上默默看着,眼看这个无法无天的二小姐越说越不像话,他暗中观察明烺的脸色,发现已经有些不好,赶紧上前去把明艳劝回来,“二小姐,有话慢慢说,你和大小姐一母同胞,血浓于水……”

  “血浓于水?血浓于水比不上外面勾搭她的狐狸精!”明艳眼珠子都是红的,说到最后近乎咆哮,脖子上的血管都凸出来,要不是管家拉着,她恐怕早就扑到她姐身上咬人了,“明烺!你为了这个狐狸精两个妹妹都不要了是不是!你说话啊!”

  她吼完这一句,胸膛剧烈起伏,哼哧喘粗气,天色渐渐暗下来,火炉里的属于韩欣远的东西还在熊熊燃烧,火光照得整个花园都是亮堂的,一阵风过,火花摇曳,明明灭灭地映在两姊妹的侧脸上,照不到光的那半边脸隐在暗处,相似的轮廓深刻的五官,一个狰狞一个冷淡,空气一片死寂。

  然后,一个含笑的声音打破死寂,躲在明烺身后的季晨离笑道:“我想吃汆丸子。”

  明烺牵着她的手紧了紧,道:“好。”

  “好,好……”明艳的情绪彻底爆发了,她一把甩开拦着她的管家,二话不说上前对着明烺的脸就是一耳光——

  啪。

  清脆响亮。

  空气再一次死寂。这回连季晨离都愣了。

  明艳愣怔地看看自己的右手,她在气头上,这一下用了十成力道,掌心通红。

  再看明烺,她的头歪向一边,半边脸先是煞白,然后红了一片,接着肉眼可见地肿了起来。

  “我……我……”明艳我了半天,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她没想到这一下能真的打在她姐的脸上,以明烺的身手,要拦要躲简直易如反掌。

  明烺虽然性格冷淡了点,从小不爱说话,可对明艳是极好的,小时候明艳跟个小豆丁似的,经常被别家的小孩欺负,哪回不是明烺去教训人家的?后来人家父母牵着鼻青脸肿的小孩来告状,父亲发怒,明烺一声不吭地认错,为了给人家家长一个交代,当众拿皮带抽她,皮带挨着肉,明艳躲在母亲怀里听,听得心惊胆战。

  明烺那时年纪也不大,愣是咬着牙,一句痛也不喊,父亲罚她跪祠堂,她老老实实去跪,跪着背家法,小小年纪字正腔圆,尖细的嗓音,偏背出了正气凛然来。连父母都要暗暗叹气。

  所以明艳从小就听这个不苟言笑的姐姐的话,在她眼里,姐姐就是个无比让人安心的靠山,有她在,自己天不怕地不怕。别人家的姐姐是好,给妹妹扎辫子,教妹妹打扮,和妹妹一起穿裙子,可遇着欺负只能俩人手拉手到父母面前哭。只有自己的姐姐和别人家的姐姐不一样,她不会和自己一块玩洋娃娃,也不会给自己扎辫子,可她比别家那些娇滴滴的小姑娘好得多。

  就是这样的姐姐,现在为了个莫名其妙的女人就像变了个人似的,让明艳怎么不气急败坏。

  明烺被自己的亲妹妹当众扇了一耳光,所有人都屏息凝神,大气都不敢出,他们怕明烺会发怒,可明烺只是摆正脑袋,语气平静:“我在公司旁边有套临时公寓,你先去那里住,许璐洋会给你钥匙。”

  “不用你赶我走。”明艳看自己的姐姐还是这么冥顽不灵,冷笑:“我走,走得远远的,绝不打扰你们的清净!”

  她说着真的上了车,顺带捎上了管家,马达轰鸣一声扬长而去,剩下的佣人抖了抖,其中一个大着胆子颤抖地问:“小姐,还……还烧么?”

  明烺看了季晨离一眼,沉声道:“烧。”

  明艳一走,季晨离的一身刺就全部收了回去,她甩开和明烺交握的手,神情恹恹地看了眼火光,疲惫地转身进了厅里。

  这个“家”,偌大的宅子,季晨离生命的最后七年全被困在这里,今生第一次踏足,腐旧绝望的气息就好像一张网一样把季晨离团团困住,勒得季晨离呼吸都愈发不畅,她看着这个家里那些熟悉的面孔,园丁、厨子、佣人、管家,一个个眼里都是敌视,好像一切又都按着上辈子的轨迹运动。

  她以为自己忘了,她以为她可以陪明烺玩这场游戏,可一进这个家季晨离才明白,忘不了,这个宅院的每个角落都刻着她一点点腐败下去的生命,忘不掉的。

  季晨离只好竖起全身的刺,刻薄地对着每一个人,她提心吊胆地全副武装,生怕一不小心,自己又会再次受伤。

  客厅茶几上的花瓶,那里插过一束花,那束花季晨离原来摆在明烺的书桌上,被明烺扔在垃圾桶里,季晨离只好重新捡回来,插在花瓶里,任艳红的花瓣枯萎凋谢。

  电视柜上沾了一个小角的血,那年明家家宴,旁系的小孩不懂事,撞在季晨离身上,季晨离额角磕上去,额上的疤痕到死都没消掉,旁系的家眷看着孩子笑,仿佛季晨离是个小丑。

  这些事现在说来都为时尚早,因为现在还都从未发生。但季晨离记得,她在明家受的折辱,样样都记得。

  季晨离想,故作豁达真的不适合自己,她本来就是个记仇的人,好像自己在明家,快乐的时候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第60章 给我做顿饭吧

  “那个浇花的小王,当年我活着的时候,从草坪那路过,他淋了我一身水,打那儿以后我再不敢从那片草坪前头走。”吃早饭的时候,季晨离掰着自己手里的面包,偶然看到窗外浇花的年轻小伙子,说了这么一句,说完笑盈盈看着明烺,“当时打扫卫生的小李就在边上看,两人一块冲我乐,跟看小品似的,没法子,我只好顶着一身湿衣服和他们一块乐。”

  明烺的早餐已经解决完毕,喝干被子里的牛奶,只对季晨离说了句:“晚上加班,不回来了。”

  季晨离的笑意未收,道:“好。”

  她看着明烺的车走远,慢悠悠看了眼小王,又慢悠悠把早餐吃完,准备去楼上健身房锻炼两小时。

  再下来的时候已经是午饭的点,擦电视柜的今天换了个人,那人见季晨离下来,手上的活顿住,赶紧低头给她鞠了一躬,“季小姐好!”

  “怎么是你打扫?平常不都小李么?”季晨离随口问道。

  那人勉强笑了笑,“季小姐,我先下去了。”赶紧快步走了出去,好像季晨离是什么吃人的魔鬼,稍晚一秒就会吃人。

  季晨离倒不在意,笑了下,在院子里转了一圈,没看到园丁小王,也没看到打扫卫生的小李。

  明烺晚上十点才到家,她进门时季晨离正在一楼的客厅看电视,厨房的帮厨端了碗甜品给季晨离做宵夜,轻声道:“季小姐,夜宵做好了。”

  季晨离正在看某个卫视的喜剧节目,被逗得捧腹大笑,一听帮厨的话,立马脸就拉了下来,“叫什么小姐,真难听。”

  帮厨不明就里,前秒钟还高高兴兴的人怎么翻脸比翻书还快,她自觉委屈,端着托盘退出去,眼里的鄙视正好被明烺看得一清二楚。

  于是第二天季晨离起床的时候,这个甜品做得很合她心意的帮厨也不见了踪影。

  这个家里几乎找不出没欺负过季晨离的佣人,为数不多的新面孔也伺候不了越来越尖酸刻薄的季晨离,于是家里的佣人越来越少,到最后,竟然一个都不剩。

  偌大的宅院里,没有园丁,也没有维持整洁的佣人,很快杂草丛生,家具地板上也积起了灰尘。白天只剩季晨离一个人,静悄悄的,哪怕喝口水都带着回音。

  季晨离知道,一切都是明烺安排的。

  当然是她,她是这个宅子的主人,没有她的允许,谁敢让这儿变成这样。

  季晨离看在眼里,什么都没说。

  一个人的时候,不必接触外人,也不用费心想当日计划,连时间都变成了一种混乱而无法感知的东西,季晨离时常分不清,自己到底有没有死过那一遭,从前的那些事究竟是真的还是她的幻觉。

  季晨离有时抱着靠枕坐在沙发里,一坐就是一整天,明烺离开时她是这个姿势,明烺回家时她还维持着相同的姿势,一个角度都没偏过。

  这时明烺会走过来,慢慢蹲在她面前,拉着她的手,轻声道:“我饿了。”

  季晨离懒洋洋地抬眼看明烺,无力地笑笑,“我也饿。”

  “晨离,给我做顿饭吧。”明烺疲惫地枕在季晨离的膝盖上,“我想吃。”

  明烺常跟季晨离提这个要求,可惜季晨离一次都没答应过。

  “从前我做的饭,你全都倒进垃圾桶里。”季晨离道。

  于是明烺默然,慢慢起身,去厨房,为她和季晨离做一顿晚饭。没了厨子,做饭的重任落在明烺身上,明烺不做饭的时候,季晨离可以什么都不吃,她似乎成了一株植物,分外的好养活,只要有光就能进行光合作用,连水都不用。

  所以明烺不管多晚都会赶回来,她原来是个不知疲倦的加班狂,害得公司里上上下下陪着她一块加班,如今的生活却分外规律,到点走人,一分钟都不多耽搁,公司里的人都说明总谈恋爱了。

  “明总不是结婚了么?还跟个女人,当初闹得沸沸扬扬的。”初进公司不了解情况的小员工休息时八卦道。

  “结婚又怎么?明总压根不爱那个人,还不是为了救韩欣远么?”老资历的员工不屑地撇嘴。

  “人家两口子的事,你怎么知道爱不爱?”另一个笑着接话。

  老资历油然而生一种“这个秘密只有我知道”的自豪感,贼眉鼠眼地凑近,三个脑袋凑一块分享八卦,“她们结婚之前,有一天,那女人……似乎姓季吧?来给明总送饭,那老大的日头,明总让人拦着她,连一楼大厅都不能进,她就在日头底下晒了一下午,啧啧,到底是年轻体力好啊,就这么着都没中暑,一张小脸晒得跟猴屁股似的,估计回去得脱一层皮!”

  当时明烺就站在隔间另一边,把这段对话听得一清二楚,对她来说这段记忆太久远,久远到就算听那人绘声绘色地说一遍也记不清了,原来从前季晨离对她好的时候,这样的光景也是有的,所以突然的,明烺就很想尝一尝季晨离亲手为她做的饭菜。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