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气影后离婚攻略(gl)_第59章

三月图腾Ctrl+D 收藏本站

  谁能想到,明烺的怀抱竟然也是暖的。

第62章 生活也就这样了

  自己一直珍藏着的回忆却是季晨离心上无法愈合的烂皮腐肉,明烺才发现她和季晨离隔的距离有多远。她在离明宅远远的市中心重新找了个住处,三楼,临江,露天的大阳台风景极好,装修风格全按季晨离的心意,尽管她的心意大多数时间是“随便”。

  明烺也不再要求季晨离做任何事,她把季晨离照顾得极好,重新建立起来的小家里,连个钟点工都没请,事事明烺亲力亲为,连早上刷牙的牙膏都给季晨离挤好了,就差一勺一勺把饭喂到她嘴里了。

  脱离了那个地狱一样的大宅子,季晨离感觉身上的枷锁一下子解开了,她终于又能自由地呼吸,吃饭饮食也规律起来。这辈子除了前不久在明宅的日子,她很爱惜自己的性命,没有为了对付明烺做出什么绝食之类的举动,她的胃口很好,拼命往肚子里塞东西,可渐渐尝不出食物的滋味,吃得很多,人却无法制止地消瘦下去。

  所以明烺更专注于季晨离的饮食,特意找了两个营养学专家来为季晨离调配食谱,新的房子离公司很近,明烺再忙,哪怕是开会开到一半,中午也要赶回来给季晨离做饭,她精力再好也是人,这么一来,身体也渐渐有些吃不消,眼眶上的青黑愈渐明显,只好每天用粉底遮掩一二。

  明艳和明烺的关系也掉到冰点,她和明烺住在两个不同的小区,相互挨着,离得很近,她已经大致学完了最基本的基础,现在每天去公司跟着许璐洋学习公司业务,偶尔姊妹两个碰上了,大眼对小眼,都是一脸的阴沉,明艳每次盯着明烺离去的背影,恨不得盯出一个窟窿来。

  许璐洋在边上看着,忍不住好笑,“血浓于水,副总和明总这是多大的仇,至于么?”

  自从许璐洋被安排给了明艳当老师,明烺重新找了个助理,许璐洋也很久不跟明烺接触了,不了解她们两姊妹之间的恩怨。

  明艳不屑地撇撇嘴,扭头就走,一路横冲直撞,谁都不搭理。

  明艳不回家之后,明烺对她就跟流放了似的,不闻不问,哪怕她天天和屈和风一块混明烺也不管了。

  在明艳看来,屈和风这人干别的不行,论起玩乐,他能玩出花来,要么明艳从小能和他玩到一块去呢,这就叫物以类聚了。

  “哎,你回来之后这么见天地瞎混,你们家老爷子没找你麻烦?”某天,明艳公寓,她懒散地躺在沙发上,踢了屈和风的小腿肚子一脚。

  屈和风叼根烟在嘴里,也靠得七歪八斜,烟没点着,边笑边含糊答道:“他老人家管我爸和我叔都管不过来,哪有功夫管我。”

  “你爸和你小叔还没斗完呢?不是,你家也不缺钱啊,不就是个家主的位子么,真那么重要?”明艳只把屈家那摊子烂事当做笑话听,嘿嘿直乐,“这俩长辈真是,绝了。”

  “谁说不是呢?”屈和风也跟着附和,嘴里的烟叼得发苦,两根手指夹下来,问:“欣远真去非洲了?”

  “啊,走了快一个月了。”

  “她去那地儿干什么?”

  “我哪知道?”明艳烦躁地抓抓头,“我现在就怕她回来,东西全让那个小演员给烧了,回来之后还指不定发多大火呢。”

  “真烧了?”屈和风目瞪口呆,手上的烟都掉了,“我还以为你开玩笑呢!”

  “去,你以为我是你啊?没事拿这个开玩笑。”

  “啧啧啧,欣远一回来,保不齐你们家这点事比我爸和我叔那儿还热闹!”屈和风眼珠子一转,低下头,遮住眼里的一点精光。

  韩欣远是和明烺的父母一块回来的,回来之后人晒黑了一圈,从前跟煮鸡蛋的蛋白一样透亮嫩白的肤色被晒成了微微的麦色,不过她长得好,这么一晒不显难看,反倒有点异域风情,更吸引人的目光。

  她对外宣传是去非洲做人道主义援助去了,公司为了包装,一下飞机就给安排了一大群记者呼啦啦围上来采访,然后联系各大营销号一通吹,韩欣远的公众形象立马又上了一个台阶,片约和广告雪片一样飞过来,被韩欣远通通回绝了。

  韩欣远回国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找季晨离,她被陶源骗了,到了非洲之后才知道季晨离压根没来过,倒是碰上了明烺父母,明父明母邀她结伴回来,她作为晚辈不好拒绝,这才一路耽搁到了现在。

  谁知到了孤儿院,陶源说季晨离去拍戏去了,半个月前就走了,这么东一榔头西一棒子地找人不是办法,韩欣远干脆回了明韩影视,想看看季晨离的工作日程,这才知道季晨离早就解约了。

  “她电影不拍啦?”韩欣远错愕。

  “解约合同是明总亲自处理的,我不清楚,韩小姐还是直接问明总吧。”

  于是韩欣远又去找明烺,见到明烺本人,怔了,“阿烺,你怎么搞成这样了?最近很累?”

  明烺对韩欣远的到来并不惊讶,甚至头都没抬,问她:“非洲好玩么?”

  “还行。明爸明妈直接去南美了,我一个人回来的。”韩欣远随意地搭了一声,“我来是有事问你的,阿烺,季晨离去哪了?”

  明烺终于有了反应,笔尖稍顿,看韩欣远一眼,又低下头去,“我不知道。”

  “你胡说!”韩欣远急了,“季晨离签了十年约,合约还没到期怎么就突然解约了!还有她的电影,不拍了?”

  “你累了,韩奶奶在等你,回家吧。”

  “我不走!今天不知道季晨离的下落,我坚决不走!”韩欣远抱胸,一屁股坐在明烺办公室的沙发上。

  通常韩欣远和明烺比耐心总是比不过,明烺的耐心总比韩欣远多那么一秒钟,小时候识字练功如此,现在依旧如此,明烺看着自己的表,离五点还差一刻,她盘算着晚上回去给季晨离做个蒸鸡,上次做了,季晨离挺爱吃的。

  在一起生活得久了,明烺总算学会了观察季晨离的饮食喜好,尝试了那么多种菜色,这才摸透了季晨离爱吃什么不爱吃什么。

  季晨离不挑食,碰上自己不喜欢吃的菜,顶多就是皱皱眉,然后大口扒饭,几口菜就能吃下去一大碗米饭,看上去倒好像非常喜欢这道菜似的,相反,碰上喜欢的菜,菜吃得多,一盘都能吃下去,反倒饭只盛小半碗。

  离下班还剩一分钟的时候,韩欣远耐心尽失,拍着桌子问明烺,“你到底把季晨离藏到哪去了?”

  明烺抬头,淡淡瞥她一眼,没什么表情,在韩欣远看来倒像无声的嘲讽,于是韩欣远怒了,“你都和她离婚了你还霸着她不放做什么?明烺,季晨离是个活生生的人!不是你的私有财产!”

  明烺收回视线,道:“欣远,你是不是觉得自己突然很爱季晨离,爱得非她不可?”

  韩欣远被明烺戳穿了小心思,梗着脖子道:“是又怎么样?”

  明烺想,时间线一旦发生了错位,影响原来这么大,连韩欣远的性格都和上辈子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如果是上辈子的韩欣远,绝不会这么大喇喇把自己的心思全暴露出来,她一步步算计,把季晨离、明烺,甚至连她自己都一同算计了进去。

  明烺不知道的是,这辈子韩欣远看上季晨离的时候,季晨离早就不是上辈子那个一心一意扑在明烺身上的季晨离,所以韩欣远根本不用步步算计,她不用费尽心机离间季晨离和明烺,只需要表露心迹让季晨离爱上自己就行了,看起来简单得一塌糊涂,所以韩欣远的那些算计还没来得及培养就已经胎死腹中。

  明烺摇摇头,似是不解,“你突然很爱我,然后又突然很爱季晨离,欣远,你相信这是爱情?”

  “那也总比你把人留在自己身边折磨好!”韩欣远被明烺揭穿了什么似的,恼羞成怒,“你们已经离婚了,明烺,你没资格把季晨离困在身边!”

  “你不告诉我,好,我自己找!咱俩从小一块长大,我的性格你知道,属于我的东西我是不会放手的,一点都不会放!”

  韩欣远带着火气出去,明烺皱着眉看看腕上的表盘,五点过五分,她赶紧收拾了桌面,加快步伐回去。

  明烺似乎已经适应了这样的生活,提着刚买好的新鲜食材回家,季晨离正坐在阳台上看书,夕阳西下,阳光已经从露台上褪去,阳台外围是季晨离养的几盆绿色植物,阳台上摆着一张躺椅,季晨离斜躺着,老神在在,裤脚吊起一节,露出一段纤细的脚腕,白生生的在明烺眼前晃。

  明烺拿钥匙开门进来,季晨离只是闻声看她一眼,眼里不带什么感情,又转回自己的书上,明烺余光瞄见季晨离手上的书,书名挺文艺,她把菜拿进厨房,悄悄用手机搜了一下,原来是本网络小说,明烺默默下了这本书的单,只为了和季晨离之间多一点可以聊的话题。

  今天的菜季晨离很喜欢,两人面对面吃饭,季晨离不吭声地吃,明烺跟季晨离说今天在公司遇到的事。

  明烺不擅长说一大段一大段的废话,尽量拉长句子也坚持不了多久,只好连公司里的案子都拿出来说,说得口干舌燥,也不知季晨离在没在听,可她还是一直说。

  季晨离已经不和她说话,如果她自己也像从前那样,这个房子未免太寂静了些。

  季晨离吃着饭,笑出来。

  她觉得自己活成了明烺的样子,而明烺在努力活成她。

第63章 蠢东西

  要找季晨离并不困难,至少没有韩欣远想的困难。

  以明烺的手段,她想藏一个人,韩欣远就是把整个C市翻过来也找不着,不过好在明烺从未打算藏过季晨离,电话号码也还是从前的十一位数字,韩欣远打过去的时候季晨离正在吃早饭,明烺亲手揉的面,亲手调的豆沙馅儿,包子皮云朵一样蓬松,里头的豆沙口感绵密,甜而不腻,季晨离一连吃了两个,仍觉意犹未尽。

  她伸手去拿第三个包子的时候,电话响了,看到是韩欣远的名字,生理性的一阵厌恶,顿时没了胃口,拿在手上的包子也吃不下,放了回去,又毫不犹豫地挂了电话。

  “谁?”明烺把早上现磨现煮的豆浆滤好端上桌,给季晨离倒了一杯,问道。

  季晨离原不想理她,不过念头一转,难得地搭了明烺的腔,嗤笑,“你老情人。”

  明烺瞬间明白了季晨离说的是谁,眉头皱了一下,又展开,点点头,坐在季晨离对面也开始吃早餐。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