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气影后离婚攻略(gl)_第60章

三月图腾Ctrl+D 收藏本站

  “你就不问?”季晨离左右也没有胃口了,第三个包子放在自己面前的碟子里,有一下没一下撕着吃。

  “问什么?”

  “你老情人啊。”季晨离嘲讽道,“上辈子那么爱她,现在对人家这样?明烺,你懂不懂怜香惜玉啊?”说完她自己先笑了,明烺当然不懂,她要是懂,这时候该好好地去哄韩欣远了,还有自己什么事?

  这句话好像戳中了明烺的痛处,她放下筷子叹了口气,认真地看着季晨离,“晨离,我从来没爱过韩欣远。”

  这么一个误会,被季晨离误会了两辈子,上辈子是明烺混账,从未善待季晨离,于是这点小事也就不屑于解释了,可是这辈子,不管怎么的明烺都得解释清楚了。

  “那可真可惜。”季晨离颇为遗憾地又在豆沙包上撕下来一层面皮,放在嘴里干嚼,“你说你俩在一块多好,她爱你你爱她,还我一个清净。”

  明烺不做声,她看季晨离碗里那个包子已经被撕得没了形状,实在看不下去,干脆连盘子端到自己面前,几口就咽了下去。

  季晨离面前空了,撇撇嘴,端着现磨豆浆慢慢喝。

  韩欣远一通电话没人接,第二通电话很快就打了进来,季晨离不用接都能猜到韩欣远要说什么,无非就是自己言而无信,离了婚还巴巴赖着人家不放之类的,上一世的韩欣远心思深些套路还难猜,这世的韩欣远套路简直太好猜了。

  季晨离想都不想就要挂断,可她看了明烺一眼,故意想膈应明烺,手上打了个弯,原来想按红键的指腹按在了绿键上,还顺带开了免提。

  “有事么?”季晨离稍微弯了点身,对着手机听筒的位置道。

  “晨离?”韩欣远似乎不敢相信自己能这么顺利找到人,“晨离你在哪?真的是你么?”

  怎么和料想的不一样?季晨离皱眉,没有达到预想的效果,嘴里的豆浆都不是味儿了,语气也冲起来,“有事说事,我忙着呢。”反正她和韩欣远之间的关系,这已经算客气了,早就撕破脸,还装什么装。

  “没,你在哪?我……我去找你……”

  “我啊……”季晨离用余光瞄了眼明烺,恶意地笑道,“我在和阿烺吃饭呢,她亲手蒸的包子打的豆浆,那叫一个香啊……”

  坐她对面的明烺怔了下,抿着嘴偷笑一声。

  季晨离觉得她笑得刺眼,脸拉下来,本想立刻挂电话,为了恶心韩欣远,硬生生忍了。

  韩欣远果然急了,音量陡高,“你不是和她离婚了么?怎么又搞到一起去了?”

  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季晨离打了个响指,心情舒畅,对着电话尖酸刻薄地讽刺,“是你心爱的阿烺姐姐巴巴地硬缠着我,韩欣远,养狗都知道拴根绳呢,你的人你看牢了行不行?硬咬着别人的裤腿不放叫什么事?”

  接着一下挂了电话,连个辩驳的机会都没给韩欣远。

  总算有一次,季晨离怼韩欣远能怼得底气十足,虽然明烺在她跟前扎眼,但也阻止不了她心里生出一种扬眉吐气的快意,怼完韩欣远还嫌不够,挑衅地看着明烺,笑得得意洋洋,“心疼不?”

  明烺压根不接她的话茬,吃完自己的早饭,把季晨离和她自己的餐具收拾进厨房,转身的一瞬间,季晨离甚至还看她笑了一下!

  “……”季晨离心中扬眉吐气的胜利感瞬间有点憋得慌,好不容易得来的高兴也恹恹地萎了下去。

  没意思,她想,这一世的韩欣远搞什么名堂,自己赢都赢得这么没成就感。

  那边韩欣远被挂了电话,又生气又无奈,咬牙切齿地把手机摔进沙发里,气急败坏,却笑出声来,“我要有根绳子,就先把你栓起来!”

  韩欣远想,自己要拴季晨离,可不像明烺这么傻,把季晨离拴在大庭广众之下,轻易就能找着。韩欣远如果拴着季晨离,肯定把她拴在谁也找不到的地方,她看到的听到的都只有自己,和她慢慢磨,左右她的世界只剩自己一个人了,还怕磨不平她对自己的误会么?季晨离不像明烺有三头六臂,她到了自己手上,逃都逃不出去。

  韩欣远笑明烺是个傻子,果然不会爱人,这么简单的道理都不懂。

  “欣远,大早上你鬼叫什么?把我的美梦都搅了。”明艳穿着一身吊带睡裙从自己卧室里出来,睡裙清凉,露着大片白花花的胸脯和两条笔直的长腿,可惜她眯着眼在胸前抓了抓,顿时美感全无。

  韩欣远刚回国明艳就知道了,把她拉来与自己同住,见她第一面就是笑话她,“瞧你那黑样,跟酋长家的闺女似的,哈哈!”

  “……”韩欣远当时看明艳抱着肚子笑出来的两排白牙,只想揍她。

  “早上吃什么?”明艳顶着一脑袋鸡窝打开冰箱,只剩俩鸡蛋了,嘀咕道,“两个人就是饭量大,干脆让屈和风带点早饭过来算了。”

  “你说什么?”韩欣远没听清。

  “没事,我让屈和风送饭过来。”明艳关上冰箱门,过来坐到韩欣远旁边,翘着二郎腿道:“你打算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韩欣远盯着手里的手机,打开了微信,寻思着要不要微信上再跟季晨离沟通沟通。

  “你东西啊!那个季晨离全给你烧了!你是没看她那得意样儿!气得我牙痒痒!要不是我姐护着她,我早把她收拾了!”事情过去这么长时间,明艳还是想想都来气,“欣远你放心,我一直站你这边,咱们想个招,非整死那个姓季的不可!”

  “你敢!”韩欣远下意识驳了明艳一句。

  “我帮你出气,你怎么还不高兴呢?”

  “我是说自己的事我会解决的,你还想挨你姐的家法不成么?”韩欣远笑着打哈哈。

  她不说还好,一说明艳更来气了,冷哼,“她还好意思跟我说家法?”

  韩欣远自己这还一团乱麻呢,没工夫搭理明艳和明烺的矛盾,脑子里一直琢磨怎么接近季晨离,才能跟她表明心迹,又不至于惹她生厌。

  韩欣远还没回国就已经知道自己东西被烧了,她先很气愤,得知是季晨离烧的,气倒消了不少。韩欣远反思自己,从前的确给季晨离使了不少绊子,季晨离气她也是应该,烧吧烧吧,反正不是什么重要的东西,她嫌不够,自己再从家里拉几车过来给她烧也行。

  就怕季晨离烧她东西还不解气,还拿自己当仇人防着,就跟现在似的。

  屈和风比许璐洋这个助理还万能,随叫随到,大清早的提了一个大食盒出现在明艳公寓门口,擦着脑门上的汗抱怨,“姑奶奶,你知道现在几点么?我撇了床上的美女爬起来给你送吃的,困死我了……”

  “不用你说,看你那一脸肾亏的样我就知道了。”明艳嘲笑屈和风,把他带来的早点摆上桌,“行了,你走吧。”

  “啊?”

  “走吧走吧,欣远和我还有私房话要说呢,你在这掺和什么?”

  “哎。”屈和风应了声,认命地垂着头走了,临走前还不忘招呼韩欣远,“欣远,我新盘了家酒吧,有空来玩儿!”

  韩欣远看他那样子也想笑,等他关了门,才道,“这屈和风这么多年一点没变啊,怎么还跟小时候那么狗腿?”

  “被我姐打怕了吧,谁知道呢。”明艳倒不是很在意。

  “这种人你可防着点,现在你接触的都是明氏最机密的东西,我看那屈和风八成打的就是你脑子里这点机密的主意。”

  “你放心吧,这点分寸我还是有的。”明艳和明烺闹归闹,心里有底,不该说的嘴里严实得很,再怎么也不可能拿明家开玩笑。

  …

  季晨离吃饱喝足去浇花喂鸟,明烺在厨房里洗碗。

  季晨离养了只八哥,想教它学说话,谁知这玩意儿蠢,教了几天教不会,季晨离的耐心没了,懒得理它,有空喂它点吃的,想不起来了理都不理。

  “说,季晨离小姐姐真好看。”

  “说!说!说!”八哥就记住了前面这一个字。

  “蠢东西。”季晨离冷冷地扔了颗鸟食给它,颇有点霸道总裁的架势。

  “蠢东西!蠢东西!蠢东西!”这次那蠢鸟学得倒快,叽叽喳喳不停。

  “……”傻鸟。

  “我上班了。”明烺把餐具洗好了放在消毒柜里,拿着提包边换鞋边叮嘱季晨离,“上午要去西巷老街看布局,中午不回来,午饭我做好放在冰箱,你吃的时候拿出来热热,午饭按时吃,别忘了……”

  越来越像老妈子了,平常季晨离不惜的搭理明烺,今天破天荒地问她:“去西巷干什么?”

  “那块地附近要修地铁,得趁早拿下来。”

  西巷是老街,城中村,违章改建极多,趁着这消息还没传出去,赶紧拆了,否则到时水涨船高,人人都来分一杯羹,还不知得亏多少呢。

  这本是绝密消息,明烺毫不避讳地说出来,季晨离听听就算了,哦了一声,也不知听没听进去。

  好在明烺已经习惯了,道了声再见,出了门。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