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气影后离婚攻略(gl)_第61章

三月图腾Ctrl+D 收藏本站

第64章 美人难过美人关

  找到季晨离是一回事,人家愿不愿意见她是另一回事,韩欣远骚扰季晨离数次无果,最后还是见到了季晨离,是在孤儿院迁新址的慈善晚宴上。

  孤儿院提前几个月竣工,明氏用陶源的名义建立了慈善助学基金,所以这个晚宴陶源是不得不出席的,陶源第一次出席这种活动,季晨离怕出什么纰漏,只好跟着来,她一来,明烺自然也来了,于是商界政界的名流纷至沓来,连带着娱乐圈里大大小小的明星挤破了头也要挤进来,各大媒体蜂拥而至,原是一个小小的庆祝会一下子变成了C市的慈善盛宴,陶源原是主角,风头倒完全被遮盖了,只在开场讲了几句感谢话,之后就不见了踪影。

  季晨离和陶源躲在角落里喝茶吃东西,季晨离穿着一条勒人的鱼尾礼裙,她一直跟陶源谎称去拍戏了,多时不露面,好不容易陶源见她一次,看她身上瘦得一点肉都不剩,下巴尖得扎人,好不容易在自己这养的那点肉全给瘦回去了,以为是拍戏辛苦,心疼得直埋怨,“你们那是什么破导演,拿人当牲口使呢?简直没有良心!”

  说曹操曹操到,陶源还在抱怨,方时好不容易从记者堆里出来,端着杯子走到季晨离这边,举着香槟微笑,“晨离姐,好久不见。”

  季晨离想着陶源和方时对上,恐怕要穿帮,以陶源的性格,要知道自己和明烺又搅和在一起,非得炸了不可,干干地假笑几声,端起一杯酒把方时拉远了,“导演你来得正好,我有事和你说……”

  方时一脸莫名地被季晨离拉到离陶源老远的另一个角落里,“晨离姐,有什么事非得到这来说的?”

  “啊?”季晨离回头张望,确认陶源还坐在原处吃东西呢,松了口气,“啊,没什么,就是那部戏,浪费了方导的心血,真抱歉。”

  方时还当有什么事,原来是为了这个,笑了笑,“有什么好道歉的,我本来也是半路接手,再说反正钱到手了,不亏。”她到底在这个圈子浸淫久了,不是季晨离初见她时耿直得近乎愣头愣脑的样子,说话做事圆滑了不少,她在导演圈算得上真正的少年成名,不一会儿就又有记者要围过来采访,可记者看她身边站的季晨离,想起进场前工作人员的叮嘱,生出几分忌惮,悻悻退去,转而找别的采访目标。

  看那些记者离开,方时心里就明了了几分,她很长时间没有季晨离的消息,再见季晨离时,她瘦得脱形,眼里也没有了当初自己见她时的神采,不由得皱眉,想了想,问道:“你还和她在一起?”

  她说完看了眼明烺的方向,明烺一向是所有镜头的焦点,周围都是各家说得上名字的长辈,只她一个年轻面孔在其中,半点违和感没有,隐隐还有点主导的架势。

  “啊。”季晨离嘴唇贴着杯口,扯开嘴唇皮笑肉不笑,“是啊,在一起呢。”她和明烺大概这辈子也就只能这么干耗着了,什么时候耗死了什么时候算完。

  季晨离的礼裙是抹胸的款式,大半的肩膀和后背都露在空气里,由于太瘦,背后的蝴蝶骨支棱着,真跟蝴蝶似的好看,随着她的笑轻轻耸了一下,方时看得心上动了动,一口喝干杯里剩的香槟,鼓足勇气道:“晨离……我……”

  她话还没说完,季晨离好像看穿了她的心思,打断道:“你该叫我晨离姐。”她手上香槟跟方时的空杯子碰了碰,又道:“方导,你还年轻,以后遇到的风景多着呢,何必拽着一棵杂草不放。”

  方时是聪明人,不用季晨离挑明也知道她说的是什么,她从路过的侍者手里重新换了杯香槟,抿一口,嘴里的苦味逐渐弥漫开。她第一次对一个人动心,还未来得及表明就被那人斩断,好在方时是个聪明人,她现在的名声大半是明烺给的,羽翼未丰,明烺两根手指就能把她捏死,纵然再不甘,这点心动总没有以后几十年的前途来得重要。

  可方时不甘心,心底憋着一口气,她到底还年轻,什么都做不了,只好孩子气地诋毁明烺,“晨离姐,你也不该总在一棵歪脖树上吊死。”

  第一次有人把明烺比作一棵歪脖树,季晨离听了,一口香槟差点没喷出来,别说,到底是搞艺术的,真有才,这比喻越琢磨越贴切。她扯了张面纸擦擦嘴边的酒渍,轻轻地笑道:“已经吊死过一次了,再吊死一次又有什么差别?”

  方时没听懂她的意思,“什么?”

  “没什么。”季晨离笑着摇头,又有另一个人端着杯子走了过来,穿着深色条纹西装,嘴边噙着一抹斯文的浅笑,贵公子的模样,季晨离上辈子见过屈和风几面,没有太多交集,这人看着斯文,可季晨离莫名的就是喜欢不起来。

  “季小姐,久仰。”屈和风端着酒杯,得体地敬了季晨离一下,又跟方时微微点头示意。

  季晨离想,这倒是明烺那个“上流”圈子里,第一个对自己礼待有加的了。伸手不打笑脸人,于是她也朝屈和风抬了抬杯子,“久仰就算了,屈少仰的那些恐怕大多都是我的笑话。”

  屈和风有点惊讶,“季小姐知道我?”

  “是啊。”季晨离笑笑,回敬他,“久仰。”

  屈和风知道季晨离这是拿自己刚才调侃的话来揶揄自己呢,忍俊不禁,举起酒杯赞道:“季小姐原来是个这么有趣的人,外头的风言风语果然听不得。”

  “彼此彼此。”

  两人一来一往,好像认识已久的朋友一样,方时插不进话,找了个借口离开了,方时走了,屈和风才又道:“阿烺姐的眼光一向好,她看上的人,不管外头传成什么样子,总不会差到哪儿去。”

  都是些客套的场面话,季晨离索然乏味,找了个借口溜去洗手间,屈和风也不生气,倚着窗台,依旧是那副斯文模样,明艳等季晨离走了才过来,靠在屈和风旁边,道:“看到了?”

  屈和风嘿嘿一笑,“看到了,长得也就那样,怎么你姐就那么喜欢她?我看欣远比她强多了。”

  “谁知道我姐再想什么。”明艳恨恨道,“也不知这个季晨离给我姐喝了什么迷魂汤。”

  “不谈她了。”屈和风和明艳碰了个杯,“哎,我可听我家老爷子说,最近上头要有动作。”

  “什么动作?”

  “S市和C市要建直通地铁,就是不知道地铁选址的具体位置,不过依我看,C市这么多年,还没开发的也就那么几个地方,不是西巷就是河东,不过西巷那地方太小,只有一条老街,人口又杂,拆了十几年还没拆成,我猜这次八成还是河东。”屈和风凑在明艳身边鼓动,“怎么样,要不咱俩合作,干票大的?”

  “怎么干?我现在手头上能用的资金加起来不到五千万,河东那么大一片地,起码得十亿起价,就咱俩?钱呢?”

  “那不是还有石家和王家么?还有程家。”屈和风撺掇,“你就不想干点事出来,让你姐刮目相看?”

  屈和风这话说得明艳有点蠢蠢欲动,她从前没什么大志向,吃喝玩乐,可自从和她姐闹翻了之后才觉出混点名堂出来的重要,不然连吵架都得矮她姐一头。

  “这么大的事我得再考虑考虑。”

  “你可快点,再过一段通知发下来,这么大一块肥肉可就没咱俩小喽啰什么事了。”屈和风提醒她。

  明艳咬牙,这么千载难逢的机会,错过了的确没有第二次了,她想了想,一狠心点头,“干!”

  “好样的!”屈和风喜道,他不放心,又问,“这事你能做主么?万一被你姐知道了,她一个人吞下去,咱俩可啥也捞不着。”

  “你放心,现在明氏大半都在我的手里。”明艳给屈和风吃了颗定心丸,“我姐叫季晨离迷昏了头,早不管明氏了,整天只知道洗衣做饭,哪还有从前的样子。”

  屈和风听了啧啧称奇,“只道英雄难过美人关,谁知美人也难过美人关,要说红颜祸水呢……”

  …

  宴会厅人多,季晨离洗了个手之后悄悄溜到阳台上,想躲到窗帘后头透气,谁知窗帘后面早就站了个人,一条宝蓝色的晚礼裙,高贵端庄,站在黑出,两个眼睛闪着光,野兽似的,吓得季晨离往后退了两步,一个没站稳,险些崴了脚。

  那人从暗处走出来,季晨离这才看清,暗诽,韩欣远这人什么毛病,躲着不出声,跟鬼似的,吓死人了。

第65章 一个人

  “我等你好久了。”韩欣远双手搭在围栏上,“晨离,见你一面真不容易。”

  季晨离私心里是不愿意见韩欣远的,她没上辈子那么旺盛的精力,在明烺面前故意气她还行,单独跟韩欣远待在一块,季晨离连和她说话都倦怠,转身就想走,韩欣远连忙拉住她,“你就这么不愿意见我?”

  季晨离听笑了,挣开韩欣远的手,她高跟鞋穿得脚疼,靠着栏杆歪得没骨头似的,“明烺在里头呢,你找我干什么?”

  “我……”韩欣远上前一步,话到嘴边,又咽回去,悻悻道:“你说话不算数。”

  季晨离不理她,她以为是季晨离对明烺还恋恋不舍,不甘心又道:“晨离,世上的人那么多,比明烺好的多了去了,你为什么非得和一个明烺纠缠不清?”

  季晨离知道她说的是自己先离婚又和明烺纠缠着不放的事,一时觉得好笑,以为她在讽刺自己,无奈地捏了捏鼻梁,“韩小姐,你搞清楚了,是你们的明烺明总裁缠着我不放,你不去找她,反倒来找我做什么?”她这话说得欠揍,很有多年前电视剧里吃干抹净翻脸不认人的渣男风范。

  韩欣远一下抓住季晨离话里的重点,“如果我能帮你离开明烺呢?”

  季晨离愣怔一下,面上恢复了假笑,“那当然求之不得。”

  “好,这可是你说的。”

  “嗯,我说的。”季晨离倚着围栏斜斜地歪着头笑,“到时候明烺归你,我远走高飞,再也不在你们面前碍事。”

  你想得美。韩欣远想,到时候你到哪我跟到哪,咱们还有大半辈子时间好好磨呢,不急。

  “对了,我教你的方法你用了么?”韩欣远想起来几个月前和季晨离支的招,心血来潮问她。

  “用了。”季晨离点头。

  “效果怎么样?”

  “效果?”季晨离笑得不置可否,“不就那样么?你都看到了。”

  韩欣远觉得这个季晨离有点陌生,她的眼里没有光彩,整个人也蔫蔫的,和那个让韩欣远一瞬间就动了心的那个季晨离好像是两个人,韩欣远想,看吧,季晨离果然不爱明烺了,在明烺身边就变成了这样让人厌烦的样子,完全找不到她身上那种让人安心的感觉了。

  韩欣远想,明烺果然不会爱人啊。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