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气影后离婚攻略(gl)_第62章

三月图腾Ctrl+D 收藏本站

  慈善晚宴说白了就是那么回事,不过是有了个冠冕堂皇的理由交际罢了,真正需要救助的人不可能出现在这场宴会上,而捐钱的人也不会关心他们的钱究竟用到了哪里,表面看过去个个都是一脸的体面,暗处的那些涌动季晨离看不清,她也不需要看清,反正这些人的世界和她终究毫无关系,不小心闯进去了,总得退出来。

  慈善晚会结束,季晨离照样和世界脱了轨一样,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没事浇浇花逗逗鸟,只是那鸟蠢得很,怎么教都教不会,学来学去只会三个字:“蠢东西。”

  明烺也照旧把季晨离的生活照料得妥妥帖帖,虽然这些日子有些忙,但每日按时上下班,到点走人,碰到了急事,一律让助理推给明艳去负责。

  “明总,可是……”

  “没什么可是的。”明烺淡淡道,“明艳是公司副总,早晚要接手明氏,这些事该让她知道。”明烺和明艳吵架归吵架,到底是自家人,连自家人都不放心,还有谁好放心的?再说还有许璐洋帮忙呢,能出什么大篓子。

  相处得久了,大概是明烺的诚意有几分打动季晨离,季晨离对待明烺的态度也缓和了不少,每天晚饭的时候会聊几句,明烺过了那么久才学会了和人聊天,她最近常去西巷那边考察,和季晨离说些西巷的市井琐事,比如街角有个小摊,煎饼果子特别好吃,饼皮又脆又劲道,是西巷一绝,说得季晨离口水直流。

  “下次带你去吃。”明烺道。

  季晨离听了,咽了嘴里的口水,失了兴趣,“你不如把他叫到这来给我做。”

  “你也该出去走走。”

  “懒得动。”

  懒得说话,懒得动,不是明烺手艺好,估计连饭都懒得吃,再这么懒下去,人都该废了。明烺知道季晨离这是在消极抵抗,可抵抗着抵抗着,至少有了好转不是?至少愿意跟自己说话了。

  “你最近怎么老往西巷跑?”季晨离等明烺收拾了桌子,把冰好的焦糖布丁端上桌,用勺子剜了一口进嘴里,鸡蛋的香气四溢,吃到好吃的东西总是享受,她窝在椅子里,半眯着眼陶醉的模样,跟冬日午后晒太阳的猫儿似的,看得明烺也满足起来。

  “西巷那块地正在招标,还在观望。”

  “说起来,我记得上辈子,西巷那地方好像七年后才刚刚开始开发吧,怎么现在这么早就规划了?”

  这是季晨离第一次跟明烺这么平和地聊起上辈子,明烺把它视为冰雪消融的讯号,眼里有点动容,强压下来,“你也知道,这个时空很多事都不一样了,西巷地处几个商区交汇,又临S市最近,只要动起来,价值会是现在的十倍不止……”

  这些事季晨离不愿意听,打了个哈欠,“我困了。”说完就回了自己的卧室。

  明烺叹口气,把餐厅厨房收拾干净,也回了她的卧室。

  白天时间不够,只好挤出晚上的时间来凑,季晨离有时半夜起来上厕所,还能看到明烺房里亮着灯,大约真的是个大案子,需要她这样费心。

  各人有各人的生活,韩欣远照样拍自己的戏,有空了就和屈和风明艳聚聚,不过韩老夫人毕竟年纪大了,韩家无人,韩欣远也开始淡出娱乐圈,放更多的精力在韩家的公司上,她和明烺是师姐妹,比不上明烺,至少比明艳强点,上手速度很快,一上手解决了两个案子,把这一季度的营业额一下拉高了百分之十,董事会那些人精都忍不住赞叹果然虎父无犬子,韩父死得早,可女儿真是有出息。

  屈和风和明艳韩欣远的聚会频繁起来,不过不是滑雪就是冲浪,总之三人在一起不谈正事,屈和风的父亲无数次恨铁不成钢地教训他,“你瞧瞧明家的两个丫头,再瞧瞧韩家的丫头!三个丫头片子哪个不比你强?你有她们一半我也不至于这么多年争不过你小叔!”

  屈和风面上没脸没皮笑嘻嘻,手里搂着个看起来就十八九岁的姑娘,那手在人家白花花的大腿上乱摸,都快伸到人家大腿根去了,惹得姑娘一阵娇笑,这才翘着二郎腿道:“父亲,屈家这不是有你顶着么?说句大不敬的,就您这体格,等我接手只怕还有四五十年呢,阿雯,没看我父亲发火了?去,陪陪他老人家。”

  “你!”屈大被儿子气得吐血,“你这个逆子!”

  屈和风不屑,“都什么年代了还逆子呢,真当自己再拍古装剧呢?”说着鼻子就往人小姑娘脖子里嗅。

  他玩得太过火,把屈老爷子都惊动了,找他谈了一次,屈和风尊敬自己爷爷,在爷爷面前端的是翩翩公子的样,乖得不得了。

  “你最近玩得过了。”屈老爷子手上把玩着屈和风从韩家带回来的玉佩,慢慢开口道。屈老爷子早年也是个有本事的,不怒自威,八九十的人了,穿着身纯白的长衫,仙风道骨,屈和风对着他爷爷,大气都不敢出。

  “我知道你有志气,可明家树大根深,你这一次摊子铺得太大,明烺是个不能低估的对手,就是她父亲当年和她一般大的时候都没有她的城府深,和风,莫要轻敌。”

  “爷爷,她有再大的本事有什么用?只可惜养了两个废物作拖累。”屈和风不屑,“明家的二女儿就是个草包,明烺有心把明家交给她妹子,这下明家不完都得完。”

  屈老爷子摸着自己的一把山羊胡,很为自己的孙子欣慰。

  他生了两个不争气的儿子,唯一的孙子总算争气,资质过人,屈家从屈和风他父亲那一辈开始就被明家压得抬不起头来,屈老爷子毕竟老了,心有余力不足,又有明家运气好,出了个有手腕的闺女,这几年明家越来越有一家独大的势头,不管怎么样都得搏一搏,不然就等着被明家吞下去,叫屈老爷子一生辉煌,怎么能忍得了这口气。

  “和风,我屈家最终还是要交到你的手上。”

  那边明艳和韩欣远想联合屈和风干一票大的,明艳绕过她姐姐,多方打听,终于把建地铁的确切消息打听清楚了。

  “河东!绝对是河东!”

  屈和风很不放心,“消息可靠么?”

  “你说呢?”明艳白了屈和风一眼,“我拿到消息立刻过来了,水都没顾上喝。不过……”

  “不过什么?”

  “不过那边透了底,可不好拍啊……这消息不止我一个人知道,现在各家都在暗暗较劲呢,估计没有三十个亿拿不下来。”

  韩欣远咋舌,“三十个亿?现在就是立马把我手上的股份全抛了也凑不齐这个钱啊!”

  屈和风也很为难,“我满打满凑只能凑个十亿出来,欣远那能有五亿就不错了,还差一半,这……”

  三人凑在一块挠头,忽然,屈和风一拍脑门,“有了!”

  “什么?”

  “阿艳现在不是明氏的副总么?用明氏的名义,我就不信银行不借钱!”

  “可十五亿也太多了吧?”明艳犹豫,“被我姐发现我就死定了,再说资金周转怎么办?”

  屈和风怂恿,“等地铁一修,咱们把那改建成新的商圈,到时候利润十倍百倍不止,那时明家上下谁还知道有你姐?要不是我家的股份在我爷爷手里攥着,我就去贷了,哪会跑来找你分一杯羹。”

  韩欣远也在旁边敲边鼓,明艳被两人怂恿得动了心,一拍桌子答应了,“好!”

  很快河东要修地铁的事传开了,这块大饼人人都想吃,一时间各家暗中较劲,C市表面平静,暗地里风起云涌起来。

  明烺也开始更忙,季晨离一如既往地无所事事,她这么待在家不是事,明烺忙得焦头烂额,抽空还是陪季晨离上医院做了个体检。

  明烺现在什么都不怕,就怕季晨离的身体再像上辈子那样,还好检查结果是一切正常,明烺这才放心。

  体检完,季晨离想回家,明烺却带着季晨离去西巷那个传说中的煎饼摊吃煎饼,季晨离吃了之后挺失望,比自己记忆里小时候爸爸做的煎饼差远了,也就现在网络发达,炒出来的名气。

  吃完煎饼,季晨离看看西巷这条老街,破破烂烂,地上菜叶子香蕉皮塑料袋到处都是,谁能想到这里以后会是C市最繁华的地段之一。

  “不是说地铁在河东修么?”季晨离看了明烺一眼。

  “嗯。”

  季晨离幸灾乐祸,“那你这回岂不是亏大了?”

  明烺斜视她那一脸的奸笑,也不禁笑起来,“你好像很高兴?”

  当然高兴,有什么比看明烺吃瘪更高兴的。“我只是没想到,明大总裁也会有看走眼的时候。”

  “生意场上有亏有盈,我走眼的时候多了。”

  季晨离啧了一声,“看来时空再怎么扭曲,该是七年后开发的还得等七年后,急不得。”

  明烺看上去倒不难过,“七年而已,慢慢等吧。”

  体检一回,季晨离又懒了一个多月,不管外头风云变幻,直到陶源生日,季晨离这才把自己拾掇一番,去了孤儿院的新址给陶源过生日。

  陶源现在忙了起来,孤儿院走上正轨,工作人员也多了,她不仅管孤儿院,还要管着基金会,大小事务样样操心,好不容易生日了能得一会儿清闲,看到季晨离,脸上快要乐开了花。

  “你那戏拍得真够久的,都多长时间没来看过姐姐了?”陶源笑着埋怨。

  “拍完了。”季晨离看看手机上的日子,对陶源笑了笑,“姐,以后我再也不用拍戏了。”

  “那就好,什么时候搬过来?那些账啊看得我头都大了,你是大学生,至少比我这个文盲懂得多。”

  “姐……”季晨离犹犹豫豫,拉着陶源的手不松,“如果我说我以后再也不会来了……”

  陶源警觉,“不回来?你要去哪?”

  “姐,明烺的势力太大,不扳倒她,我永远也逃不了她的魔爪。”季晨离苦笑,从前自己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自己竟然会用魔爪形容有明烺的地方。

  “你这话什么意思?”陶源急了,“晨晨,你是不是又背着我做傻事?你说话啊!”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