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气影后离婚攻略(gl)_第65章

三月图腾Ctrl+D 收藏本站

  西巷的开发权最终落在了屈家手上,而河东的地价炒到40亿,最后被王家和袁家共同拿下,很快他们就会发现,到手的黄金成了沙子,C市最终还是落到了明家手上。

  “这下,恭喜副总了。”许璐洋笑盈盈地跟明艳道喜。

  “都是明烺算计好的,有什么喜的。”明艳冷哼。

  明烺还是她大姐,可裂了缝的关系,再怎么补都补不回原来的样子。

  …

  海上的风很大,季晨离大张的嘴巴来不及合上,海风灌进肚子里,从内而外的冷,她打了个寒颤,哆哆嗦嗦地扭头。

  夜色里一个穿了黑风衣的女人,半长不短的头发被海风吹乱,双手插兜,冲季晨离微微一笑,一口白森森的牙露出一角,很快消失,随时能咬断季晨离的脖子。

  明烺缓缓走来,从身后圈住季晨离,下巴垫在季晨离的肩膀上,那人下颚很硬,硌得季晨离肩膀生疼。

  “晨离,我说过,你想怎么惩罚我都行。”

  “但是,不能逃走。”

第68章 我放你走

  季晨离全身的血液好像已经冷冻结冰,任由明烺抱着,不能动弹一下。

  明烺抱着季晨离,头靠近她的后颈,深吸一口气,鼻尖充斥的全是季晨离的味道,带着淡淡大海的咸气,她贪婪地贴近季晨离的脖子根,“晨离,你好凉。”

  热气喷薄在季晨离后脖子上,烫红了一小片皮肤,季晨离僵硬的身体一阵瑟缩。

  “明烺。”季晨离任她抱着,眼睛看向漫无边际的漆黑大海,木然道:“你早就知道。”

  明烺在喉咙里闷闷地应了一声,嘴贴在季晨离的耳边悠长地叹息,“晨离,我总归比你多活二十年。”

  是了,季晨离差点忘了,这个明烺从来就不是她认识的那个明烺。

  现在抱着她的这个人,比自己多活了那么多年岁,多经历了那么多人生,想到这一层,季晨离突然笑了,开始只是胸口微震的一点轻笑,越笑越放肆,最后笑得脱力,倚着身后的明烺勉强站着,嘴里是海风的苦咸,突然呛了一下,捂着嘴弯下腰一阵猛咳,似乎要把心肝脾肺一并咳出来。

  她咳得蹲在甲板上,明烺扶着她的胳膊顺势也跟着半跪下来,手轻轻拍着她的背,任她咳。

  好不容易止了咳,季晨离依旧保持着半跪半蹲的姿势,大口地喘息,她的眼睛因为咳嗽而生理性地积蓄泪水,季晨离用手背狠狠地擦掉,抬眼看明烺时,两个眼睛是通红的,好像哭过一般。

  “你从什么时候知道的?”季晨离抓着明烺的衣领,用两个通红的眼珠子恶狠狠地瞪她,几乎要把她生吞活剥。

  做工考究的衣襟被季晨离大力攥在手中,连带着周围的布料也打起了褶皱,明烺丝毫不心疼,她只是用掌心包裹住季晨离的拳头,轻声道:“那家茶馆,是我母亲名下的产业。”

  明烺的手心温度从来都比正常人偏低,可她用这双手抱住季晨离的手,既然凉得不相上下。

  所以从一开始就知道,季晨离吃吃地笑,抓着明烺前襟的力道骤然松懈,脚下一软,瘫坐在甲板上。

  从一开始,明烺就已经知道自己逃不出她的手掌心,她是用什么心态在看自己幼稚的小把戏的?嘲讽?轻蔑?就像在看跳梁小丑。

  “晨离,我说过会好好对你。”明烺半跪在季晨离身前,执起她的手放在嘴边,形状优美的嘴唇贴在季晨离瘦削的手背上。

  圆月在她们身后,一片朦胧圣洁的月光洒下来,明烺就像一个虔诚的信徒,“晨离,我知错了。”她真心诚意地认错,“晨离,你为什么不能信我一次。”

  字字句句吹入季晨离耳中,每一个音节都像最虔诚的朝拜,季晨离嗤笑,“信你?信你一次又一次地骗我?”

  明烺道:“你知道的欺骗就不是欺骗。”

  这大概是季晨离重生前和现在,听过的最荒谬的笑话,所以她忍不住又笑了,嘴角恹恹地勾起,连一点辩驳的欲望都没有了。

  季晨离自认,上辈子的自己,对明烺纵然痴缠,却绝没有明烺这样近乎变态的疯狂的。

  “所以呢?”季晨离倦怠地垂眼,“你抓住我了,想怎么样?把我关一辈子?”

  “我在太平洋上有座岛。”明烺道,“很小,四面环海,周围是旋涡和暗礁,连船也到不了。”

  “靠海有一座小楼,你能想到的一切那儿都有,晨离,我们可以在那住一辈子。”

  “一辈子。”季晨离喃喃地把这三个字在嘴里过一遍,从喉咙咽下去,通体生寒。

  再也没有逃脱的机会,她像是十恶不赦的凶徒,被流放到没有人烟的荒岛上,甚至自己的尸骨都会埋葬在那个不知名的岛屿,她在这个世界上彻底消失,就像她从来没有来过。

  还是和明烺一起。

  季晨离惊恐得喘不过气来,她绝望地抬头,抓着明烺的手肘毫无逻辑地大喊:“陶源姐……陶源姐怎么办?不……明烺……你不能这样对我!你不能这样对我!”

  她的眼睛还红着,无助地看着明烺,像只掉进陷阱的兔子,惊慌失措任人宰割,又可怜,又可爱。

  “我可以。”明烺抬手抚摸季晨离的脸颊,“我可以。”

  光滑细腻的触感,配合她氤氲的眼神和惊恐无措的表情,于是触手的那点滑腻变成在明烺心上撩拨的钩子,钩得明烺忍不住的靠近季晨离,忍不住的把她搂进怀中,忍不住的……亲吻她。

  嘴唇是和季晨离身体同样的冰凉,果冻似的口感,比起明烺在商场上呼风唤雨的手段,她的吻技实在很生疏,又有那么一点点异样的激动,一不小心撞在了季晨离的牙齿上,吃痛地皱眉,却一点不退却地坚定地吻住了季晨离的嘴唇。

  季晨离的身体似乎终于感觉到了冷,筛子似的抖了起来,明烺能感受到她的牙齿都在打颤,哪里像是接吻,分明是在对她施加什么残酷的刑罚。

  季晨离陷入极端恐惧的境地,困兽一样,用尽最后的力气,狠狠地咬在明烺的嘴唇上,几乎咬下一块肉来。

  血腥味在两人唇齿间蔓延,明烺松开季晨离的嘴唇,季晨离苍白的唇上沾了鲜血,抹了一层胭脂似的好看。

  明烺抵着牙关舔舐嘴里还在流血的伤口,刺痛感让她今晚第一次笑出了声,眼尾上挑,月色里透出一点诡异。

  她极少露出这样旖旎的笑容,和明艳有点相似,却比明艳妩媚得多。季晨离想,原来明烺笑起来,竟然有一点狐狸一样的媚态。

  不过这点诡异的笑容很快从明烺脸上消失,她又是那个波澜不惊的明烺,站起身来,“没关系,晨离,你还有一辈子,重新爱上我。”

  一辈子,这三个字对季晨离来说不啻于最致命的毒药,她全身瘫软地坐在地上,咬紧牙关盯着明烺的鞋面,不知从哪生出来一股力量,趁明烺失神的空档,头朝着她的肚子猛撞了一下,竟然把明烺撞得捂着胃连退了好几下才稳住身形,季晨离抓住这点好不容易得来的机会,连滚带爬地逃到夹板的另一头,半个身子剧烈地撞在另一边的船舷上,五脏六腑都快震碎。

  “晨离!”明烺一手按着胃要过去。

  “别过来!”季晨离一只脚踏出船舷,“你再往前一步我就跳下去!”

  明烺抬腿奔跑的动作果然顿住,像定在那里一般,海风都不能让她移动分毫。

  “晨离,你快过来!”明烺收回脚,焦急地冲她喊,“你快回来!危险!”

  “回来?回哪去?”季晨离咬牙闷笑,“回去好让你关我一辈子么?”

  海风吹得她外套后背鼓起来,她跨坐在船舷上,身子在黑夜里摇摇欲坠,好像一不留神就会掉下去。

  “晨离!你回来!”明烺急得上前半步,“风大,你先进来!我们慢慢商量行么?”

  “有什么好商量的!”季晨离等着她愤怒地吼道,“你什么时候和我商量过!”

  她精疲力竭,手上不稳,身形一晃,差点就栽进海里,吓得明烺心脏一缩,说出来的话完全不经大脑,“我错了!”她喊,“我错了晨离!你先过来,我再也不逼你了!”

  明烺说得情真意切,可她骗了季晨离那么多次,季晨离再也不敢信了。

  “明烺,我时常想,老天爷让我重活一次,到底是什么意思。是想让我把握机会,珍惜我失掉的亲人?还是让我弥补从前的过失,这一世不留遗憾?后来我才知道,都不是的。”季晨离自嘲地笑,“老天爷不过想让我看清,我从前到底有多蠢。”

  “现在才知道,实在是,太蠢了。”季晨离后头的话接近喃喃自语,海风又大,明烺根本听不清,明烺的注意力全在季晨离的手脚上,怕她突然失手摔下去。

  “季晨离!你给我回来!”明烺终于忍不住咆哮,“你不回来我就……我就……我就把什么陶源封采通通都杀了!你给我回来!”

  明烺威胁过季晨离那么多次,直到这次,这样的威胁总算失去了它应有的作用。

  她自认抓住了季晨离的软肋,可季晨离听了却笑起来,“杀了?杀了好啊……”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