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气影后离婚攻略(gl)_第66章

三月图腾Ctrl+D 收藏本站

  “黄泉路上只有我一个人,多寂寞。”

  明烺说过,威胁人,要抓那人的软肋,现在季晨离终于有点相信,也许对于这辈子的明烺,自己就是她的那根软肋。

  可季晨离宁愿死了,也不愿把自己当做可以制衡明烺的筹码,她怕了明烺了,从前有多爱,现在就有多怕。

  “明烺,我只希望这次我能死得彻底点,我再也不想要什么重生了。”

  这样糊涂又邋遢的生命,重活一次,实在是太糟了。

  “晨离!不要!我放你走!”明烺梗着脖子嘶吼,“这次绝不骗你!我放你走——”

  可季晨离只是露出一个释然的微笑,松开手,一头朝海里栽进去。

  这次不用你放,我的命,轮不到你说了算。

第69章 酱汁排骨

  风大浪急,渔船嗡嗡鸣笛,在海上行驶时带过一条白色翻滚的波涛,明烺眼睁睁看着季晨离栽进海里,她闪电一样冲过去,趴在船舷上向下看,翻滚的浪花下面人影都没有,哪还见季晨离的影子!

  已经有训练有素的护卫从不知什么地方蹿出来,下饺子似的跳进海里救人,可船下的浪这么急,明烺来不及细想,脚踩在船舷上就要往下跳,立刻被她贴身的一个保镖给拦住,“明总,浪太急了,您不能下去!”

  “滚开!”明烺哪还管得了那么多,一脚踹在那人的胸口,她这一下没留力道,接近一米九的壮汉竟然被踹得捂着胸口后退好几米!

  保镖还想阻拦,可来不及了,明烺已经不管不顾地跳进海里。

  明烺在海水中浮浮沉沉,睁眼都困难,何况找人,她一入水就觉出一股浅淡的血腥味,明烺心中一凛,拼命在苦咸的海水中睁眼去找,终于在离她二十多米的水中发现了季晨离外套的颜色。

  二十米的距离,比看起来的长得多,明烺用尽全力往季晨离沉浮的方向游,但浪好像把她推得越来越远,从季晨离的方向源源不断漂来混在海水中的血腥味,明烺心急,在水里精疲力竭,到底没能接近季晨离。

  季晨离是被经过专业训练的护卫救起来的,救起来时人已经陷入昏迷,只剩一口气在,一动不动。

  她的后脑勺上一道巨大的口子,鲜血不断从伤口里涌出来,止都止不住,血染了救生员满手满身,触目惊心。

  明烺被救上船看到的就是这副景象,季晨离满脑袋的血,湿漉漉躺在地上,和上辈子,季晨离死的那天几乎一模一样。

  明烺手脚冰凉,心跳骤停,她不知道自己怎么到了季晨离身边,只知道季晨离身上一点温度都没有,脸色煞白,呼吸微弱,好像已经死去。

  “医生!医生!”明烺半跪在季晨离身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只能无意义地叫嚷着让医生就她,又抱着季晨离,不让任何人接近。

  “明总,您冷静一点。”医生眼见季晨离的血又流了明烺一身,单薄的白衬衫贴在她身上,被血浸成深浅不一的红色,“明总,再不接受急救季小姐会有生命危险!”

  明烺的眼睛动了动,这才恢复清明,医护人员把她从季晨离身边挤过去,明烺软在地上,好半天才能动弹。

  “医……医生……”明烺自己都没察觉,她的声音在微微的发抖,“她会死么?”

  “不好说。”医生一脸凝重,“她后脑上的伤口很锋利,大概是跳海时被船身的某样利器割伤所致,失血过多……”

  “医生!”明烺不敢再继续听下去,她怕下一秒她就会听到“不治身亡”这样的话,她强硬地打断医生,又满脸哀求地抓着医生的手臂,“只要季晨离能活,我明家家产愿倾囊相赠,我只要季晨离活着!”

  那医生听她这么说,眼都没眨一下,只道:“我尽力。”

  船上设备简陋,医生只能做急救,专业的手术还得在医院去做,渔船掉头往回开,明烺握着季晨离的手,颤抖道:“晨离,这次……这次我真的知错了……”

  “我放你走,你别死,我放你走……”明烺全身湿透,趴在季晨离临时搭起来的床沿,低低地哀叹,“晨离,我不过想爱你,为什么要逃走呢?”

  “晨离,我放你走。”

  “这次是真的,我发誓。”

  可惜季晨已经失去意识,根本听不见明烺说了什么。

  就算听到了,明烺骗得她那么惨,明烺说的话,一句都没兑现过,季晨离大概也不会信了。

  …

  季晨离最终还是脱离了生命危险,可她躺在病床上,就是醒不过来。

  她的后脑缝了二十多针,脑袋裹得跟个木乃伊似的,滑稽可笑。

  明烺坐在她床边,笑不出来。

  医生说,季晨离会醒的可能性很大。这句话的意思就是,她大概永远醒不过来了。

  明烺每天守在季晨离的病床边,听那些医疗仪器在耳边滴滴滴的响,第一天,她很恐惧,第二天,她很慌张,第三天,第四天……一个星期之后,她已经能坦然接受这个现实。

  季晨离的穿衣擦洗明烺都亲力亲为,她把明家大部分的事务都移交到了明艳手上,这一次,她有足够的时间照料季晨离的一切。

  季晨离躺在病床上,双目紧闭,表情安详,她的脸毫无血色,如果不是旁边还在有规律响动的仪器,根本没人会觉得她是个活人。

  明烺的学习能力很强,第一天,照料人方面还显生疏,第二日就有了明显的进步,以后的几日,简直得心应手了,好像她已经这么照顾了季晨离一辈子。

  明烺正在替季晨离擦手,她把季晨离纤细的手指托在手里,温热的毛巾细细擦干净每一根指头,突然的,季晨离的手指抽动一下。

  明烺手上一顿,她停下动作,抬头看看季晨离的脸,端详了半晌,终于又低头,继续给她擦手。

  手指动一下,只是正常的反射反应,已经出现过数不清的次数了,每一次明烺都满怀希望,然后又一次次地失望,都快习惯了。

  有时明烺坐在季晨离的床边,对着她的脸发呆发久了,回过神,会俯身亲她一下。

  季晨离从未有过的温顺,对明烺予取予求,没有一点反抗。

  明烺吻完,舌头抵着上次被季晨离咬的位置舔一下,发觉那块伤口早好了,就像从没出现过一样。

  就这样一直醒不过来也挺好的,明烺想,不会在背地里联合外人算计自己,也不会对自己客套地假笑,更不会想方设法也要逃走。

  为什么要逃走呢,明烺想,上辈子季晨离缠着自己的时候,自己是从来没想过逃走的。

  为什么要逃走呢。

  明烺趴在季晨离床边,抬手抚摸她凹陷的脸颊——再贵的营养针也代替不了进食,消瘦似乎在所难免,何况季晨离实在是个很容易瘦的人。

  明烺摸着她的脸蛋,暗暗地想,就这样,也挺好的。

  季晨离活生生的在这,任自己亲吻拥抱,不会阴阳怪气冷嘲热讽,永远不会离开自己,这么一想,除了不会动不会说话之外,也没什么。

  可是,明烺摸着自己的心口,发觉自己很想季晨离。分明人就在自己身边,任她抱任她亲,明烺却无时无刻不想着她,想她想得发狂。

  季晨离不知道。

  季晨离做了个长长的梦,她在梦里活得很安逸。

  乍暖还寒的春日,午后,久违难得的阳光,季晨离终于拥有了属于自己的农家小院子,院子里几株桃树,季晨离躺在院里的老竹椅上。

  花开正艳,春风拂面,连带着几片花瓣落在身上,季晨离舒舒服服地躺着,眼都懒得睁开。

  她老听见有人叫自己,声音从很远的地方传过来,有点熟悉,叫她名字的时候,她的心会一阵一阵的刺痛,不知这人是谁。

  季晨离只想睡一个美美的午觉,心痛的感觉太难过,她不想回忆起,于是刻意忽略那声音,闭着眼,睡自己的午觉。

  “晨晨,吃饭啦,我做了酱汁排骨!”陶源在院里浅笑着喊她。

  “闻着香味了。”季晨离闭着眼嘿嘿地笑,“姐,你手艺真好。”

  “那还不来吃饭。”陶源依旧带笑,“凉了就不好吃了。”

  季晨离全身的骨头都是懒的,懒洋洋起来,看看她的农家院儿,她姐站在屋门口,脸隐匿在黑暗中,看不清面容。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