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气影后离婚攻略(gl)_第68章

三月图腾Ctrl+D 收藏本站

  …

  明烺在给季晨离讲故事,医生说多和病人交流,能刺激病人的脑神经,或许有用,明烺回想自己从前和季晨离的交流,发现大多情况下都很糟糕,她实在不是个会交流的人,没有特定主题的情况下甚至连话都不会说,只好放弃“交流”这种困难的事,转而给季晨离念故事书。

  从格林童话到安徒生童话,再到从不知名的角落里找出来的爱情故事,无一例外都是“从此,王子和公主过着幸福快乐的生活”,结局单一到让人乏味。

  只有小孩子才相信童话,于是季晨离理所当然地毫无反应,后来明烺不再给她念这些单调乏味的童话故事,她开始给季晨离讲故事,讲很早很早之前,两人刚认识时候的往事,季晨离仍然毫无反应。

  “我第一次见到你,你扎了个马尾辫,冲我笑,当时我就想,这女孩真不会打扮,可笑起来又真好看。”

  “你爱说话,我们在一起时,你总在聒噪,树上的小鸟一样,所以后来你不在了,我耳边静悄悄的,再没有一点声响。那时我才知道,原来耳边有人聒噪,挺好的。”

  明烺趴在季晨离的床边,亲吻她的手,“晨离,我眼睁睁失去你一次,那时我下定决心对你好,离婚了……也没什么,你总在那里,我能重新抓住你的。”

  可是明烺想错了,她没能抓住季晨离。

  不过一纸离婚协议,季晨离没有亲人,没有朋友,她能逃到哪去?最后只能回自己身边来。

  明烺想错了。

  季晨离这样的人,当年为了结婚敢拿别人的性命作要挟,执意要走,别人当然要挟不了她。

  许璐洋站在病房门口,看着自家老板那个颓废的样子,无奈地摇头,心想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她是眼看着季晨离和明烺两人走到这一步的,这俩人都太自私,走到现在的境地一点都不意外,只是她没想到明烺狠,季晨离更狠,折磨起自己来都毫不手软,看得许璐洋心惊,爱人爱到这一步,倒不如放手各自安好了,在一起相互折磨有什么意思?

  世上就是有这样的人,她们的爱情,本身就是相互折磨。

第71章 姐姐接你回家

  季晨离觉得自己躺的时间有点太长了,她甚至回忆不起来自己什么时候搬到这个小院的,好像从她有记忆以来就在这,只有她和陶源两个人,再无旁人打扰。

  也许躺了很久,可岁月正好阳光温暖,她一点都不想醒来,或者,她害怕醒来,似乎只要自己离开这个小院,就会有什么可怕的事等着她,有一个人影在季晨离脑海里闪过,一闪而过的瞬间就让她背脊发凉。

  “没事就躺着,你再不起来活动活动,身上都该长毛了。”陶源提着竹篮从她身边走过,在她额头上轻轻弹了一下。

  “长就长,反正姐不嫌弃我。”季晨离笑眯眯地扯住陶源的衣角,抬头看她,正好逆着光,季晨离看不清陶源的表情,她下意识用手掌挡住眼睛,“姐,我怎么老看不清你?”

  陶源浅笑着抽回衣角,“行了别拉着我了,你以为谁都跟你似的懒洋洋呢,快放手,我摘点橘子去。”

  橘子?春天有橘子么?

  季晨离诧异间,陶源已经走远,走出小院门,消失在白光里。

  话说回来,昨天陶源做的酱汁排骨,是什么味道的?季晨离咂咂嘴,竟然一点都不记得。

  …

  陶源快急疯了。

  她给季晨离打电话发短信,用尽各种方式联系她,都徒劳无功,季晨离走得神神秘秘,除了一个电话号码外没留下什么能让陶源了解她行踪的线索,她最后实在没别的办法,干脆报了警,警察只说一定尽全力寻找线索,让陶源回去等着,陶源等了三天无果,又去了派出所一次,谁知这次警察支支吾吾,只说证据不足,不能证明一个成年人的失踪,无法立案。

  陶源暴脾气上来,几乎要在警察局里动起手来,最后是韩欣远及时赶到,给制止了下来。

  韩欣远拉着陶源出了派出所,把她硬塞进车里,陶源还想挣扎,可韩欣远毕竟是练过的,哪有那么容易挣出去,最后还是被拉上了车。

  “你有病啊!”陶源急火攻心,又在气头上,瞪着眼睛骂道:“我找晨晨你添什么乱!”

  “在那找没用。”韩欣远手上方向盘握得稳,目不转睛直视前方,发动机轰隆咆哮,道路两旁绿化带里的树和灌木风驰电掣地向身后掠去,陶源这才注意到韩欣远开得有多快。

  陶源看看韩欣远的脸色,嘴角绷到极致,抿成向下的弧度,握着方向盘的手过于用力,浮起几道青筋,陶源目光闪了闪,终于重新找回理智,“你……你要带我去哪?”

  “你不是在找季晨离么?”韩欣远冷笑,“我带你去。”

  陶源的眼睛瞬间被点亮,“真的?”

  韩欣远的笑容愈发狰狞,“当然是真的。”

  …

  那天韩欣远和明艳商量了个计划,准备从许璐洋嘴里把季晨离的下落套出来,想来想去,最后只剩一招,跟踪。

  不过明烺好像从没想过刻意隐藏季晨离的行踪,她们眼看着许璐洋进医院,到了顶层的特护病房,病房外有明烺的保镖守着,看起来守备森严,连医生护士进去都得先搜查一遍。

  明艳一看那几个大汉就苦了脸,“这下好了,我们可怎么溜进去?”

  韩欣远紧盯着病房门,快把门盯出一个窟窿眼来,“我们光明正大的闯进去。”

  明艳大惊,“你别逗了!那几个保镖你是没见过,就看起来最瘦最矮那个!人家可以空手劈断五块砖!”

  韩欣远用实际行动证明了她不是开玩笑,她和明烺出自同一个师父,比不上明烺用功,师门严苛,总也不会太差,明艳躲在角落里眼看着她把身手个个都是一等一的几个保镖揍趴下,面不红气不喘地踹开了病房门,嘴巴张得能塞下一个鸡蛋,然后不自觉咽了咽口水。

  好吧,明艳承认自己小时候贪玩了点,又得父母溺爱的时候多,没怎么认真用功,可是怎么连韩欣远也这么强?

  第一次直面自己和韩欣远的差距,她心里不忿,不忿归不忿,照这架势保不准韩欣远得和明烺在病房里打起来,明艳赶紧从墙角后头出来,跟着跑到病房里准备随时劝架。

  韩欣远踹开病房门的那一刻,明烺正单手撑在季晨离的床头,俯身在她唇上落下一个吻,而季晨离躺在病床上,脸白得像纸,双目紧闭,毫无反应。

  刹那间韩欣远的眼珠子就红了,她的脑子被怒火烧成了一片血红,甚至没工夫考虑这里还是病房,而季晨离是个需要静养的病人,只顾着汹汹冲到明烺身后,揪着她的衣领给了她一拳。

  韩欣远自己都不敢相信这一拳真的能揍在明烺的脸上,她眼看着明烺连连退后几步,狼狈地扶着药台才站稳,头偏向一边,被凌乱的头发遮住。

  上次韩欣远见明烺的时候,她的头发恰好到了脖子根,柔顺服帖,可是现在,明烺的头发已经及肩,疏于照料,发尾出现了很多杂乱的枯黄分叉。

  这人怎么搞成这个样子。

  韩欣远皱眉,有一瞬间的犹豫。

  可她又看到躺在病床上生死不明的季晨离的时候,所有的犹豫都化成了愤怒。她又一个大步跨到明烺跟前,拽着她的肩膀把她抵在墙上,狠狠朝她腹部来了几拳。

  所以明艳一进门就看到这样的场景,她从小一块长大的好友,正把自己的亲姐姐压在墙上揍,她的脸瞬间煞白,慌慌张张跑过去拦住了韩欣远。

  “欣远你疯了!”明艳抱紧韩欣远的胳膊大喊,“住手你给我住手!”

  韩欣远完全失了理智,她对明艳的话半点反应都没有,只顾着要冲上去揍明烺,明艳困不住她,眼看要被挣脱,明烺用尽最后一点力气喊道:“韩欣远你醒醒!她可是明烺!”

  拳头停在半空,离明烺已经肿了一半的脸蛋两公分的位置。

  房间寂静,空气里只剩下喘息声。

  明烺的、韩欣远的、明艳的,三人维持着扭打成一团的诡异姿势不约而同地暂停了动作,谁也不敢看谁的眼睛,胸膛剧烈起伏,喘息里都是绝望。

  她们的不远处,病床上的季晨离,安详沉睡,她沉浸在自己的小世界里,对其余的一切都毫不关心。

  明艳最先动作,她放开抱着韩欣远胳膊的手,颓然地靠在墙上。

  接着,韩欣远也松开了握紧的拳头,精心护理的光亮透粉的指甲断了好几根,上头还带着几缕殷红的血迹,她握拳时指甲深深陷阱肉里,掌心一片血肉模糊。

  明烺生生受了韩欣远好几拳,伤得最重,捂着肚子靠墙勉强站立,闷咳一声,溢出一丝响动,之后全被咽回肚子里。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明艳蹲在墙角喃喃,“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她们三个,从小玩到大的关系,怎么就变成这个德性了?

  为什么?韩欣远也不知道为什么,大概裂缝一直都在,只是借机被放大了而已。

  韩欣远走到季晨离的床边,蹲在季晨离身侧,她想抬手摸摸季晨离的脸,可她手上有血,怕弄脏了季晨离,手抬了一半,又收了回去。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