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气影后离婚攻略(gl)_第69章

三月图腾Ctrl+D 收藏本站

  “明烺,你说我不爱季晨离,哈?”韩欣远转头冲着明烺轻蔑地嘲笑,“你就爱了?这就是你所谓的爱?把她弄死才作数?”

  明烺沉默不语,她偏着头,眼里只有季晨离。

  韩欣远继续道:“所以呢?她现在算死了还是活着?你不是爱她么?你不是嘲笑我不懂爱情么?明烺,你凭什么觉得你懂?”

  明烺依旧沉默。

  “我要带她走。”

  这下明烺终于有了反应。

  “不行。”不假思索的拒绝。

  “凭什么?”韩欣远眼里又燃起怒火,“你把她害成这样还不够?真要害死她?”

  “因为你是对的。”明烺讽刺地笑了一下,“爱一个人,哪有所谓的放手?什么放手什么让她幸福,都是假的,爱一个人,就得把她放在自己看的到的地方,最好藏起来,让她眼里心里只有我,困到老困到死,直到……”

  直到我和她的尸骨埋在同一座坟墓里,永远守在一起,到那时候,还有什么爱不爱?只有两人注定在一起,再也分不开。

  “所以就算她现在是个活死人也无所谓,是么?”韩欣远磨着牙笑,“明烺,说到底,咱俩不过半斤八两。”

  “不。”明烺摇头,“你不爱她。”

  “你这样就是爱她么!”韩欣远怒吼,“你这样就叫爱!哈?她永远醒不过来也无所谓?!”

  “她会醒的。”明烺道。

  怎么醒?明烺不知道。她想,季晨离就这样也挺好的,多乖巧听话。

  不是,躺在这里的这个活死人,终归不是季晨离,身体还在,灵魂被剥离了。

  明烺喜欢的季晨离,会跑会跳,从前会让自己高兴,现在会和自己唱反调,明里暗里耍小手段,这才是季晨离。

  后来韩欣远还是悻悻地走了。她一个人,不是明烺手下留情,说不定连她都走不出那个房间,更妄论带走一个毫无行动力的季晨离。

  季晨离得醒来,她得看清明烺的真面目,她得知道到底谁才是值得她的那个人。

  这世上如果还有一个人能叫醒季晨离,那就是陶源。

  …

  医院停车场,韩欣远一个急刹停住车,忽然道:“陶源,季晨离被明烺关住了。”

  “什么?她怎么能这样!这是犯法……”

  “如果我能把季晨离带到一个明烺看不到的地方,你能把她交给我么?”韩欣远的目光出离认真,认真而坚定,“我爱她,会一辈子对她好。”

  陶源愣了愣。

  “晨晨大了之后,待在我身边的时间少了,我竟然一点都不知道她的生活。”陶源淡淡地苦笑了一下,“真是,太不称职了。”

  “竟然让她和你们这样的垃圾混在一起。”

  “你说在一起,有没有问过晨晨愿不愿意?”

  陶源想,难怪季晨离那天那么精神失常,她在自己看不到的地方,到底一个人独自承担了多少。

  我的傻晨晨啊,陶源想,姐姐来接你回家了。

第72章 陶源

  一个死了的季晨离当然比不上一个活的季晨离,所以韩欣远带陶源来见季晨离的时候,没受到什么阻挠就进了病房,明烺不在病房,这让韩欣远松了口气。

  距离她上次和明烺大打出手,或者她单方面揍了明烺一顿,已经过去了好几天,曾经喜欢了多少年的人,即使爱情没了,那么多年的感情总还在,这下差不多是彻底闹翻了,韩欣远不知怎么面对明烺,现在这种时候,还是不见为好。

  陶源对季晨离的现状做足了心理准备,可是亲眼见到的那一刻,还是心疼得差点落下泪来,季晨离走时不说活蹦乱跳,好歹四肢健全,谁知再见面竟然是这种模样。

  “我就知道不该让你走的。”陶源坐在季晨离床前,握着她的手,泪水在眼眶里打转,“你在我身边这么多年,一直健健康康,自己一个人在外头才多久,弄得一身伤,回都回不来。”

  陶源气季晨离不听自己话,可是又气又心疼,气季晨离不知爱惜自己,气她在外头学来的恶习,有心里话再不说给自己听,气季晨离在自己看不到的地方受欺负,自己却一点办法都没有。

  陶源想,真希望季晨离永远别长大,在自己身边做个小姑娘,什么风雨都挡在外头,可她心里知道,季晨离总有一天要长大,要经受挫折,长成一个成熟的、坚强勇敢的女人,只是这挫折不该是来自明烺和韩欣远的所谓的“爱”。

  “她什么时候能醒?”陶源头也不回地问韩欣远。

  面对陶源,韩欣远有点羞于启齿,支吾半晌,才吞吞吐吐道:“医生说,她头上的伤没生命危险,随时都可能醒……”

  陶源了然,讽刺道:“就是说可能永远醒不过来了?”

  这下韩欣远连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了。

  “多久了?”

  韩欣远摇摇头,“我也不知道,可能一个月了。”

  “一个月?”陶源这下连讽刺的笑容都不愿给了,冷着脸道:“所以我的妹妹,半死不活地躺在这里一个月,你们现在才告诉我?如果她不是醒不过来了,你们想怎么样?是不是要瞒我一辈子?”

  “我……”韩欣远有点冤枉,季晨离弄成这样不都是明烺害的么?现在不应该陶源和自己同仇敌忾一起敌视明烺么?怎么在陶源这,自己和明烺倒成了一拨的了?韩欣远欲哭无泪,明烺这个阴险狡诈的小人,难怪躲着呢,害自己白白替她背锅。

  可是现在说什么也没用了,陶源认定了自己和明烺是一伙的,这还怎么解释?

  陶源握着季晨离的手,下定决心似的道:“我要带她走。”

  走,转院,随便去哪都好,季晨离怕是烦透了这些人,所以才宁愿睡死在梦里也不愿醒来。

  可是走,也不是陶源说了算的。韩欣远无奈地笑笑,有明烺在,她不点头,谁能走得了。

  果然,陶源给季晨离办的转院手续被半途拦了下来,她一个无权无势的普通人,怎么跟明烺抗衡,试了几次无果,对着韩欣远怒道:“你问问明烺,她到底想干什么!”

  韩欣远想,干什么?这不是清晰明了么?可她不能这么跟陶源说,只好换了种委婉的说法,“陶源姐,最顶尖的医生现在都在这儿了,换哪家医院都是白搭,现在当务之急是晨离怎么才能醒过来。”

  陶源心里知道得一清二楚,可她没有办法,这个世界,律法也许是公平的,人性却没有公平,她没有办法。

  陶源终于能些微地体会到季晨离的绝望,她不知道季晨离怎么能在这样让人窒息的绝望里独自挺了这么久,陶源刚接触,就已经快无法呼吸。

  “晨晨。”她握着季晨离的手叹气,“姐姐知道你活得苦,我是你,我也宁愿死了。”

  “可是姐姐想你,晨晨,你还有姐姐,为了姐姐,别放弃,好不好?晨晨最听姐姐的话了……晨晨难受,姐姐知道……”

  …

  小院一直是春日温暖的午后,季晨离闭目养神,突然觉得自己的手被人握住,那手干燥又温暖,季晨离一直不安的内心瞬间平静下来,她微抬眼皮看了看,果然是陶源。

  季晨离回握住陶源,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姐,嘿嘿。”

  她还是看不清陶源的脸,或者说陶源肩膀以上都不大看得清,老是模模糊糊的,像蒙了一团云一样。

  陶源坐在季晨离的身边,握紧了季晨离的手。她的脸隐匿在云雾后头,幽幽地传来一个声音:“你该回去了。”

  季晨离不解:“回哪去?”

  陶源只是摇摇头,过了许久,才道:“晨晨,你能来陪我,我很开心,可你不属于这里。”她说得很轻很慢,像是连声音都是隔了一层雾传过来的,飘飘散散到季晨离耳朵里,聚不起神来。

  季晨离愈发茫然,心虚地笑笑,“姐,你在说什么呢?”

  “晨离,我想你过得好。”陶源落寞地笑了一下,“我从前分给孩子们的精力太多,没有照顾好你,你性子太倔,我怕你受苦。”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