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气影后离婚攻略(gl)_第70章

三月图腾Ctrl+D 收藏本站

  她深深地、深深地叹了口气,“结果你果然苦了这么多年。”

  季晨离听到这句话,眼泪唰的落了下来。

  她抱紧了陶源的腰,埋在她身上失声痛哭,“姐,我好想你……”

  季晨离甚至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哭,为什么说这句话,她本能地抱着陶源,脑子里有什么东西呼之欲出,可就是抓不住。

  “我也想你。”陶源也紧紧抱住季晨离,手轻柔地抚摸她的脑袋,哽咽,“晨晨,还能见你一面,姐姐心满意足了,晨晨,你要从这里出去,好好地活着。”

  “我不走!”季晨离像个孩子似的嚎啕大哭,抱着陶源不撒手,“姐你别赶我走,我不走,我想你……我想你……”

  姊妹两人抱在一块哭,然后,季晨离觉得自己发顶落下了几滴水珠,冰凉彻骨,又火热滚烫,她打了个哆嗦,抬头,全身僵硬,眼睛瞪得大大的,哭声哽在喉咙里,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陶源的身体已经凉透了,她的脑袋周遭围绕的云雾散开,终于露出真面目。

  陶源头上一条大大的裂缝,露出白森森的头骨,鲜血流了满脸,把脸上污染得面目全非,一条手臂软踏踏搭在身体一侧,里头的骨头几乎已经全数断裂。

  季晨离的心痛得绞在一起,痛得她捂着胸口弯下腰,她甚至不敢再多看陶源一眼。

  这是季晨离见到陶源的,最后一面的样子。

  这是季晨离后来的七年,不敢回忆,又逼着自己一遍遍回忆的,陶源最后的样子。

  “姐……”季晨离泣不成声,“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她一遍遍地道歉,捂着脸痛哭,哭得连声音都发不出来,好像要把存了七年的对不起全说尽了,可是对不起有什么用,陶源再也回不来了。

  “晨晨,走吧,你不属于这里,走吧……”陶源用面目全非的脸努力对她笑,“你活得好好的,我才安心,晨晨,这是姐姐最后一个愿望,你答应姐姐,一定要好好活着,啊?”

  “姐……你得多疼啊……你得多疼啊!”季晨离跪在陶源面前,“你为什么这么傻,啊?为什么不让我和你一起走……”

  “不疼……”陶源带血的指尖抚摸季晨离的脸颊,“晨晨乖,姐姐希望你好好活着,姐姐不疼……”

  “姐……你让我和你一起走吧,我……我想和你一起走……”季晨离啜泣,肩膀不停地颤抖,“在那边,我一个人,太难了……”

  “可我舍不得啊,晨晨,下面那么黑,我舍不得。”

  “晨晨,姐姐想你好好的……”

  季晨离只顾着抱着陶源,没注意到阳光、小院、桃花……周围的一切都消失不见,最后,连陶源也消失在了她的怀里。

  “晨晨,你要好好的……”

  季晨离耳边萦绕着陶源最后的话语,她一个人跪在无边无际的黑暗里,周围什么都没有,终于还是剩下她一个人。

  “晨离。”有人在耳边叫她。

  “晨离,醒来吧。”

  谁?是谁?

  季晨离惊觉,抬头看向四周,黑暗里出现一个人影,身形高挑,让季晨离莫名地熟悉,既熟悉,又恐惧。

  “晨离,我爱你。”那人一面说着痴缠的爱语,一面从黑暗里走出来,刚刚及脖子的短发,眼神锐利,季晨离认识她,看着这女人,心里针扎一样密密麻麻地疼,她本能地害怕。

  “晨离,我爱你。”那个女人拿出一捆绳子,把季晨离一点一点绑起来,从脚开始,一寸一寸地绑,吐丝作茧似的,从脚跟一直缠到脖子,绳子越缠越紧,季晨离瞳孔收缩,几乎就要死去。

  “晨晨,醒醒吧,我想你。”

  姐!季晨离睁大眼睛,你别走,我也想你!

  季晨离蓦然睁开双眼。

  她以为自己终于逃掉了,可映入眼帘的,是和那个在无边无尽的黑暗里快要杀死她的凶手长得一模一样的女人——除了头发稍长之外。

  “晨离!你醒了!”明烺脸上露出明显欣喜的表情。

  下一秒,季晨离的尖叫传遍整个医院。

第73章 扎肾了老铁

  季晨离身上还插着各种管子,可她看到明烺那张脸的瞬间,压根管不了那么多了,惊声尖叫着往床脚边后退,各种仪器滴滴响个不停,她退到了床沿,退无可退,差点从床上倒栽下去。

  明烺看得心惊,眼疾手快翻到床那边接住季晨离,把她抱在了怀中,“晨离?晨离你怎么了?是我啊,你不认识我了?”

  “你滚,你滚!”季晨离双手抵着明烺的肩膀,想挣脱出去,明烺的身上好像带刺一样,扎得季晨离生疼,季晨离想挣开明烺的桎梏,可凭她现在的力气,压根不是明烺的对手。

  “别绑我,跑……我要跑!”季晨离挣不过明烺,最后只能在她怀中扭打撕扯,一口咬在明烺的脖子上,尖利的牙齿刺破皮肉,很快就有血腥味涌进她的嘴里,可却没能让明烺放手,明烺抱着她,越抱越紧。

  明烺身上都是刺,她抱得越紧,刺就越深地扎进季晨离的皮肉里,季晨离疼得浑身颤抖,连骨头都在隐隐作痛,她觉得自己就快要死了,明明陶源让她好好活着,可季晨离与上明烺,一点活路都没有,这人非逼着她去死不可。

  “你别过来!你别过来!”季晨离歇斯底里地大喊,“为什么!为什么啊——”

  为什么这人非得逼死她不可,陶源姐让自己好好活着,可是有这人在,自己就没有活路,她就是想让自己死!

  “姐!姐!救救我,救救我!”季晨离还在挣扎,可是连挣扎也渐渐微弱下去,她全身都在发抖,连牙齿都咯咯打颤,全世界好像只剩她和明烺,没人能帮她,她也逃不掉。季晨离被汹涌袭来的绝望淹没,她挣扎不动了,在明烺怀中缩成一团,像个小孩子一样嚎啕的哭泣,“别把我关起来,我不要你,你滚开……”

  来回就那么几句,最后哭不动了,本能地抽泣,只会一遍一遍地叫她姐姐,明烺心疼得无以复加,摸着她的头发道:“晨离,你以后乖乖在我身边,我再也不关你了。”

  季晨离的身体抖得更厉害。

  “明……明总,先让医生检查检查吧。”许璐洋轻声劝道。

  明烺低头,贴着季晨离的耳廓哄道:“晨离,医生来了,你乖乖的,好不好?”

  季晨离没有反应。

  明烺当她默认,对医生疲惫地点了一下头,“辛苦了。”

  得明烺这一句,一般人恐怕已经诚惶诚恐了,那医生倒很淡定,双手插在白大褂的兜里,淡淡道:“应该的。”

  于是明烺稍微放松了手上的力道。

  季晨离瞅准机会,一脑袋撞在明烺的胸口上,她拿出了和明烺同归于尽的架势,撞得自己眼冒金星,明烺终于吃痛松手,季晨离趁机拔腿就往门口跑。

  可她跑到病房门口,又一个急刹车停住了。

  门口守了好几个男人,季晨离跑不出去。

  季晨离站在病房中央惶惶无措,她看着这些陌生人,每个人都好像一条绳子,帮那人把自己一点一点勒死,季晨离跑不掉,她终于发现自己跑不掉。

  “晨离……”明烺捂着胸口想上前抱季晨离。

  季晨离被蛰了似的跳起来,“你别过来!”

  可她说的都是徒劳,明烺还是朝她步步靠近,季晨离仓皇退到墙角,终于没了退路。

  “跑不掉的。”季晨离蹲在墙角,她像掉进陷阱的猎物,眼睁睁看猎人的脚步越来越近,束手无策,只能喃喃地摇头,“跑不掉的……”

  “跑不掉。”她的头狠狠砸在墙上,咚的一声巨响,好像墙体连着地板都在震动,“跑不掉。”

  明烺脸色剧变,她飞步上前试图阻止季晨离自残似的行为,门口进来一个人,季晨离只看了那人一眼,眼睛里立马有了光彩,跳起来不由分说把那人抱了满怀,“姐!”

  “晨离?”陶源没想过季晨离会醒,惊得说不出话来,本能地回抱住她。

  “姐救救我!我要回家!我要回家!”季晨离抱着陶源,就像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不停地在她耳边说要回家。

  季晨离的精神不正常,陶源看了眼明烺,把病房里之前发生的事猜的八九不离十,她现在只顾得上季晨离一个,拍着她的后背柔声安慰:“晨晨乖,你生病了,治好了病咱们就回家。”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