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气影后离婚攻略(gl)_第71章

三月图腾Ctrl+D 收藏本站

  她多年哄小孩哄出的经验,季晨离在她怀里果然安静下来,下巴垫在她的肩膀上,太过虚弱,竟然保持着站立的姿势就睡着了。

  “晨晨?”陶源耳边是季晨离虚弱平静的呼吸。

  确定人已经睡着,陶源想把她弄到床上去,明烺也想上前帮忙,她的气息一凑近,季晨离立刻在陶源的怀里紧绷起来,明烺不敢轻举妄动,最后是一直站在旁边的医生和许璐洋一块帮着把季晨离弄上床。

  做过全面的身体检查,医生确定她的身体状况没有太大问题,就是太虚弱,得好好养着。

  “不过我建议你们带病人去看看精神科。”末了,医生建议道,“病人情绪有点异常。”

  季晨离疯了。

  第一个发现的是陶源。

  从季晨离第一次清醒,之后一直睡了醒醒了睡,醒着的时候第一件事就是找陶源,找不着就会急得大哭,拿头撞墙,实在找不着了,就一个人找个墙角缩着,企图把自己藏起来,直到陶源出现为止。

  可是陶源在的时候,季晨离表现得一切如常,能说能笑,医生说季晨离的精神有问题,陶源一直不愿相信,季晨离好好的一个大活人,能吃能睡的,除了现在有点太黏自己了,也没什么地方不正常的,怎么会有精神问题呢?

  直到韩欣远出现了,陶源才发现哪里不正常。

  季晨离对韩欣远的有意的搭讪居然毫无反应,或者说,她对韩欣远这个人毫无反应,好像韩欣远压根就不存在。

  渐渐的,陶源发现季晨离对除了自己以外的所有人都没有反应,她只看得见自己,只听得见自己说话,其余人在她周围是隐形的,有一次陶源站在季晨离的病房外悄悄观察,季晨离双手抱着膝盖坐在墙角,无论护士怎么哄她吃药,她都跟没听见似的,直到陶源进来,季晨离立马抱着她的胳膊不撒手,跟只小狗似的黏人。

  哄着季晨离吃完药,陶源问护士,“我不在的时候,你们怎么喂她吃药?”

  护士收拾了推车,叹气,“还能怎么办?只能硬往里灌呗,还好季小姐不挣扎,不然连灌都灌不进去。”

  陶源听得鼻子一酸,她当天就去找了明烺,要把季晨离带回孤儿院去。

  “不行。”明烺断然拒绝,没有一点转圜的余地。

  “明烺,你把她活活逼疯了,还不放过她么?”陶源咬牙切齿地瞪明烺,“是不是真得把她逼死?”

  明烺听了,眼里微微动了一下,手在身后握成拳,抿着唇道:“不行。”

  明烺不想让季晨离死,也不想让季晨离走,疯了也挺好的——明烺从前还奢望找回最初的季晨离,现在已经没了那些不切实际的念头,不管疯了傻了都好,只要人在身边就行,她的要求降得很低,就是季晨离别离开自己。

  明烺曾经是想过放手的,所以她才会同意和季晨离离婚,可她远没有自己想的那样宽容豁达,季晨离不在的那几个月自己几乎忍不住把她从欧洲绑回来,这才发现,什么放她幸福美满都是假的,季晨离只能在她身边,折磨也好痛苦也好,明烺得看得到她。

  陶源差点冲上去揍明烺,深吸几口气,终归还是忍了下来。她虽冲动,却不是傻子,她得为季晨离考虑,为孤儿院的孩子考虑,她一个市井小民,得罪不起明烺。

  谈判无疾而终,临走的时候,陶源道:“我总希望晨晨能好好活着,可现在,有一天她真的死了,我一点也不意外。”

  明烺依旧保持着负手而立的姿势,没说一句话。

  陶源不在的时候,明烺也去看过季晨离几次,每次季晨离见到她都惊恐万状,情绪失控地大喊大叫,她眼睛四下里搜索,想找到陶源,可是陶源不在,房间里除了这个魔鬼,一个人都没有。

  “你走!你走!”季晨离缩在角落尖叫。

  明烺痛苦地走过去,“晨离,你别怕,我不会伤害你。”

  季晨离听不见她说话,她只会尖叫大喊,到最后语无伦次,从喉咙里发出无意义的尖细咆哮,困兽一样挣扎。

  “晨离,我只想抱抱你。”明烺不顾季晨离的精神崩溃,她抱着季晨离,把她胡乱挥舞的四肢全笼进怀中,“晨离,我想你。”

  话音未落,明烺腹部一阵刺痛,季晨离盯着她的腹部看,明烺顺着季晨离的眼神看下去,原来季晨离不知什么时候拿到了一块碎瓷片,此时正扎进明烺的身体,血顺着伤口流了季晨离满手。

  “杀了你,杀了你……”季晨离盯着手里的瓷片,无意识地呢喃,“杀了你……”

  她的手还在不断加重力道,把手中的凶器一点点往明烺的伤口推进,血流得更汹涌,季晨离大笑起来,“杀死你,杀死你!哈哈哈!”

  可惜她力量那么弱,瓷片也并不如刀子锋利,在明烺腹部的口子并不深,完全不足以致命。

  明烺看季晨离的笑,似乎也很高兴,握着她的手腕,顺势帮她把瓷片又往自己身上扎深了一分。

  “晨离,原来你这么恨我。”

第74章 生死

  季晨离听不见明烺的话,她只是见着手上沾了明烺的血,高兴得很,口里喃喃:“杀死你。”

  两人就这么对峙着,医生保镖守在外头,没有明烺的吩咐不敢近身,最后是季晨离自己累了,靠墙睡过去。

  季晨离自从醒了之后就很嗜睡,一天二十四小时,她醒着的时间不超过五个小时,检查做过好几遍,得到的结果是各项指标一切正常,大概是病人的心理原因。

  明烺把季晨离抱上床,压实被角,把她遮在眼前的乱发拨开,她的脸透着不正常的苍白,皮肤几乎是半透明,脖子上纤细的血管清晰明了。

  明烺想,季晨离的梦里到底有什么,这么好,让她宁愿这么半疯半傻地睡着也不愿清醒。

  季晨离睡着了手里还握着她想杀明烺的“凶器”,捏得很紧,明烺怕划伤了她的手,借着巧劲儿把碎瓷片夺了下来,又仔仔细细在季晨离的病房里找了一圈,她房间里的所有可能会伤害她自己的凶器早就被搜查得干干净净,连床角桌角这样尖锐伤人的地方都用厚实柔软的羊毛罩子包了起来,明烺看着那片带血的瓷片,看着看着,忽然笑出了声。

  这个人,疯了傻了,那点小聪明还是依旧。

  明烺在季晨离的房间再没找到别的能伤人的东西,她又看了季晨离一会儿,退出病房,门外医生早已严阵以待,明烺一出来,他们立刻带明烺进诊室进行了专业包扎,包完出来,许璐洋抱着一摞文件正等着跟她汇报工作。

  明烺看了那些文件一眼,完全没有让许璐洋放下的意思,淡淡道:“明家迟早要交到阿艳手上,这些事,以后不必来问我。”

  许璐洋笑笑,拍着文件道:“副总的脾气明总是知道的,她现在刚上手,总有不熟悉的地方,这些她不是实在搞不定了也不会拉下脸来求您的。”

  明烺听了,随手拿了最上头那份文件扫了一眼,是屈氏的收购计划,明烺的那些智囊团都不是白养的,企划书做得近乎完美,只有核心的地方需要她点头决策罢了,她把企划书扔回去,“我帮她一次,以后就有无数次,让她自己解决。”

  明烺的决定旁人向来撼动不得,许璐洋只好叹口气,“好,我知道了。”

  明烺这段时间一直住在医院里,季晨离隔壁的那间病房被改成了她的临时住所,一张床一个矮柜,柜上放了台笔记本电脑,多余的连一张凳子都没有,明烺坐在床上,眼睛直勾勾盯着电脑看,电脑连着一台摄像机,季晨离的病房三百六十度无死角地呈现在明烺眼前。

  许璐洋在明烺床边站了一会儿,明烺好像才发现许璐洋没走,头也不抬地问她:“还有事?”

  许璐洋笑道:“明总,现在我跟着副总,所以咱俩大概也不是上下级关系了。”

  明烺嗯了一声。

  “但咱俩认识的年头,刨去雇佣关系,我不敢和您称朋友,总还算个熟人吧?”

  明烺又嗯道,“你想说什么?”

  许璐洋耸耸肩,也跟着坐在了明烺的床上,斜眼看了看电脑屏幕,季晨离侧身,手压在枕头里,从被褥轮廓可以看出她把自己弓成了个虾米形,婴儿一样的睡姿,许璐洋叹气,“季小姐的脸色比我上次见她更差了。”

  明烺僵了一下。

  许璐洋又道:“明总,你猜季小姐还能活到什么时候?”

  明烺浑身一震,“她会长长久久地活着。”明烺反驳的底气连自己都觉得虚弱,“医生说她没事,她不会死的。”

  “医生说她身体没事。”许璐洋纠正,“心里呢?我和明总差不多的时候认识的季小姐,她那年的样子我到现在闭着眼还能想起来……现在这样,死不过是早晚的事。”

  明烺道:“别说了。”

  可许璐洋还是接着说了下去,“明总,有时我真怀疑您到底是不是爱季小姐,还是,只是想把季小姐养在身边而已,就跟随便的一个小猫小狗似的,高兴了逗她两下,不高兴一脚踢开,宠物么,召之即来挥之即去,不听话就打一顿,再不听话就扔了,左右不论打死了还是扔了,终归不心疼。”

  明烺沉默地看着监视器,许璐洋不管她听没听进去,接着道:“明总,爱一个人,总希望她能幸福。”

  “她的幸福不该在我看不见的地方。”

  “可在你身边呢?你用了那么多心机,她终于跑不掉了,你觉得她这个样子是幸福么?你觉得你这样是爱么?”

  “没有她,我会死。”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