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气影后离婚攻略(gl)_第72章

三月图腾Ctrl+D 收藏本站

  真是冥顽不灵,许璐洋不想再跟明烺浪费口舌,她想,到时候让这人抱着季晨离的尸体哭去吧,看到时候后悔的是谁。

  可许璐洋没想到,这个“到时候”来得这么快。

  季晨离自杀了。

  她跟平常一样醒来,浑浑噩噩在床上呆坐半晌,然后起身下床,进了浴室,浴室是她病房中唯一一个没装监控的地方,季晨离在里头呆了很久,甚至明烺在监控里还听到她唱起了歌,明烺很高兴,以为季晨离的病情有了好转,直到浴室里渐渐没了声音,她才发现不对劲。

  明烺在隔壁房间冲出来,季晨离的病房门被反锁着,她眼都不眨地撞开那扇脆弱的木门,又一脚踹开浴室的门。

  季晨离全身泡在浴缸里,浴缸的水早已漫出来,顺着边沿源源不断往下流淌,淌到明烺的脚边,是粉红色的。

  季晨离的左手手腕上一道皮肉碎烂外翻的伤口,右手捏着不知从哪得来的还带血的碎瓷片,她的脖子上也有血肉模糊的伤口,大概瓷片不够锋利,她原来是想割开脖子上的大动脉,无果之后,只好转移了目标。

  明烺踹开大门的时候季晨离正把左手手腕放在嘴边撕扯,脸上沾的全是血,惊恐地看着明烺,加快了撕咬的动作。

  “你干什么!”明烺一个箭步冲上去,从她嘴里把她不断冒血的手腕给夺下来,季晨离失血过多,浑身冰凉绵软,明烺没遇到什么阻力就把她救了回来。

  医生护士鱼贯而入,简单的急救之后又送到手术室做了手术,发现及时,人受了点苦,好在没有生命危险。

  明烺震怒,训斥屋外保镖:“谁给她的瓷片!”

  保镖面面相觑,又低头不语。

  “我问谁给她的瓷片!”

  许璐洋抱胸靠着墙,翻了个白眼道:“就算没人给她凶器,这天也迟早会来,明烺,你这么聪明的人,为什么看不明白。”

  明烺红着眼转头看许璐洋,“你说什么?”

  “季晨离的精神早就崩溃了,你也根本不爱她。”许璐洋当着明烺的面,把最后一层遮羞布一点一点撕扯开来,露出最赤裸的本质来,“但凡你有那么一丁点爱她,不会把她折磨到这个地步,现在那个疯婆娘是季晨离么?你问问你自己她是么?她就是你明烺养的一条狗,狗还有人心疼呢,季晨离这么活着,连狗都不如。”

  明烺受不了许璐洋这样不留余地的揭穿,握着拳捶在墙壁上,“你胡说!”

  墙体震动,许璐洋贴着墙的背也跟着震了震,她讽刺地笑了下,无奈地轻叹,“明烺,我把你当朋友才给你个忠告,我若只把你当上司,这些话烂在肚子里也绝不多说一个字,你以后痛苦悔恨还是死了,和我有半毛钱关系。”

  明烺的手指关节血肉模糊,哑声道:“滚。”

  无可救药。

  许璐洋摇头,不再劝告。话说一次就够了,自己尽到了朋友义务,明烺发疯是她自己的事。

  后来季晨离自杀了第二次。

  这次是在病床的被窝里,明烺说的对,她即使疯了傻了也改不了耍小聪明的天性,还很执着,认定一件事,一定要做到了才算完。

  明烺不知她从哪来的那么多碎裂尖锐的瓷片,这次的凶器比上次更锋利,鲜血流了满床,直到明烺在床单一角发现滴落下来的血迹才意识到问题,失血过多,抢救比上次更凶险,季晨离昏迷的时间也更长。

  明烺看着季晨离惨白的脸,想,自己真的要失去她了。

  季晨离在自己看得见的地方,在自己眼前,一点一点死去,她总有办法消磨干净自己的生命,明烺对此一点办法都没有。

  “晨离,你究竟是怎么想到办法把那些瓷片藏起来的。”明烺摸着她包得厚厚的左手腕子苦笑,“晨离,你快死了。”

  她说出这句话,心口绞痛得几乎无法呼吸。

  “你还打算这样继续下去么?”许璐洋替明烺送了饭过来,又问。

  明烺依旧不答。

  季晨离在远离自己的地方活着,平安喜乐。

  季晨离在自己看得到的地方死去。

  答案清晰明了的选择题,明烺做这个决定异常艰难。

  直到季晨离第三次自杀,凶器依旧是不知从哪来的碎瓷片,这次九死一生,差点抢救不过来死在手术室里。

  “明烺,你猜还有没有下一次?”许璐洋如此问。

  明烺终于清醒,“晨离,你赢了。”

  明烺的软肋就是季晨离本身,她赌季晨离残存的那点爱,可她不敢赌季晨离的命。

第75章 希望

  “陶妈妈,你电话响啦!”陶源正抱着个一岁多的小孩儿喂奶,贝贝拿着她的手机哒哒哒跑到跟前来。

  “好,贝贝真乖。”正好奶瓶已经空了,陶源给宝宝擦擦嘴,重新放回摇篮里,拿起手机一看,是个本市的陌生电话,她没多想,接了,“您好,我是阳光儿童福利院的院长陶源。”

  “我是明烺。”电话那头的人道。

  陶源脸上的笑立刻隐了,语气也冷下来,“有事么?”

  “医生说,晨离能出院了。”

  “所以呢?”陶源没明白明烺的意思,“你想怎么样?继续把她囚禁着?明烺,非法限制他人人身自由是犯法的。”说完,陶源嘲弄地冷笑,“当然了,在这,你就是王法。”

  明烺没有反驳陶源的讽刺,她道:“你把季晨离接走吧。”

  陶源眨眨眼,“什么?”

  “我不要季晨离了。”明烺道。

  陶源听了,胸中立刻烧起一团火,“明烺,季晨离她是个活生生的人,你把她当什么?要的时候她就是死了你也得栓身边养着,现在你腻了,一句不要,全身而退,你以为季晨离……”

  “她就是我养的一条狗。”明烺打断陶源,语气冷硬,“你不把她弄走,我就把她从医院里扔出去。”

  陶源握紧手机,磨着后槽牙,恨不得从明烺身上咬下块肉来,“明烺,人我领走,从此以后,你不许再骚扰她,从此以后,她的一切与你无关。”

  明烺那边沉默了许久,久到陶源以为电话已经断线,才听明烺幽幽应了一个“好”字,声音沙哑,听起来带着点可怜的疲惫。

  陶源冷笑一声,挂了电话,这年头的恶人都这么不要脸,害了人还做出一副受害者的模样,除了感动自己,真不知还能做给谁看。

  明烺答应放人,一切就好办多了,陶源赶到医院时护工已经收拾好了季晨离的衣物,打包在一个大行李箱里,她正坐着陪季晨离聊天,可惜不管说什么,季晨离都只知道呆愣愣盯着不远处的一块瓷砖看。

  直到陶源出现在门外,季晨离的眼神立刻亮了,脸上露出明丽的笑容,甜甜地叫道:“姐!”

  “晨晨!”陶源张开双臂接住朝自己扑过来的季晨离,季晨离身上只剩一把骨头,陶源一只手臂可以圈个满怀,蝴蝶骨硌得她手疼,连带着心也疼起来。

  “姐,我想你,你不来看我。”季晨离委屈巴巴地抱着陶源不撒手。

  陶源拍着季晨离的后背,柔声哄道:“晨晨乖,姐姐这不是来接你回家了么?晨晨想不想回家?”

  “回家?”

  “对,回家,回咱们俩的家,还有好多好多的小朋友,晨晨愿不愿意?”

  “嗯!”季晨离的脑子不灵光,不太领会陶源话里的意思,但她光听回家两个字,全身血液都温暖起来,她只要听到陶源说回家,就忍不住欢欣雀跃。

  “好,晨晨跟我回家。”陶源鼻头发酸,摸着季晨离的脑袋道:“不管你疯了傻了,以后姐照顾你,姐姐疼晨晨。”

  季晨离在陶源身边显得很活泼,她跟陶源说自己最近的小发现,比如隔壁宿舍的小胖不乖,偷吃糖果,被院长妈妈打手心,又比如自己昨天被三年级的男孩拽了小辫儿,让陶源帮自己去揍他。她的记忆变得混乱,现实和回忆杂糅在一起,交织成了她自己才懂的世界,或者只有陶源和她懂,她剩下的记忆,只有陶源和自己,似乎认识明烺之后的那些年全被莫名其妙地剔除了,一点痕迹都不剩。

  季晨离挽着陶源,说说笑笑出了医院,一点留恋都没有,她们走了之后,明烺才敢从隔壁的房间里出来。

  明烺走进季晨离的病房。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