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气影后离婚攻略(gl)_第73章

三月图腾Ctrl+D 收藏本站

  早已人去楼空,空气里还剩一点季晨离身上的味道,几个护士正在收拾换新的床单枕头,见明烺进来,鞠了个躬,出去了。

  明烺一个人在病房里,她躺在床上,抱紧了季晨离用过的被子,明烺想,自己跟季晨离真的完了。

  从前世到今生,纠缠了两辈子,大几十年的光阴,到今天为止,再不会有以后。

  从此,季晨离的喜怒哀乐,季晨离在哪里认识了什么样的朋友,季晨离以后会在哪里,和她真的全无瓜葛了,明烺终于肯放手,她不知道自己做的对不对。

  一个活生生不属于自己的季晨离还是一个在自己怀里死去的季晨离,两个都是烂的不能再烂的选择,明烺只能选一个还没烂到骨子里的。

  “晨离,你终于摆脱我了,可你大概已经不知道了。”明烺枕着季晨离用过的枕头,笑得比哭还难看,她用枕头捂住了自己的脸。

  枕头有点硌人,里头似乎有东西,明烺拿起来一看,发现枕套的缝线断了一截,她伸手进去掏,掏出来剩下的几块碎瓷,明烺拼了一下,原来那是一只碎了的碗,上面还印着阳光孤儿院的字样,大概是季晨离趁着陶源不注意悄悄藏起来的一只碗。

  明烺想象了一下季晨离贼头贼脑偷拿一只碗的模样,不禁笑出声,笑着用手臂遮住眼睛,笑出一点眼泪来,如果陶源看到了,八成会骂一句“鳄鱼的眼泪”。

  “晨离啊……”明烺抱着枕头叹息,“晨离啊……”后面的话再也没有说出口。

  明烺想,离开了自己,季晨离大概会一天天好起来,只是自己再也不知道了。她从小磨练出来的心性,游移不定的时候有,可决定一旦做下,那就是板上钉钉,再无更改的可能。

  …

  季晨离出了医院就开始兴奋,上了出租车还跟个出了笼的小鸟似的,一路叫嚷聒噪,陶源笑着哄她,对出租车司机连连道歉。

  出租车司机是个脸被晒得很黑的汉子,一开口嗓门震天,他看出了季晨离的精神问题,没有介意,反倒乐呵呵地笑,安慰陶源总有好的时候。

  “我女儿今年八岁,就跟她一样,特闹,有时候闹得我跟她妈都受不了。”司机爽朗笑道,“可贴心起来的时候是真恨不得掏心掏肺地心疼她,你说年纪那么小,怎么能那么懂事呢?难怪都说,女儿是爸妈的贴心小棉袄。”

  “谁说不是呢。”陶源也笑,季晨离从小闹腾,偏在自己跟前又装得乖巧,可不就是件贴心小棉袄么。

  “可惜啊,小孩长得太快,再过两年我就抱不动了,长大了,就飞走了。”司机说着说着,眼眶有点湿润,“真希望她永远别长大。”

  陶源也希望季晨离永远别长大,陶源以前总想,人总得长大,学会面对社会,现在想来,季晨离一辈子长不大,绕着自己打转也没什么,长大就意味着受苦,季晨离受了那么多苦,陶源不想她再受苦了。

  “姐,我痛。”旁边的季晨离举起自己的手腕,已经结了痂的伤口,蜈蚣一样爬在她左腕上,伤口很深,这个疤也许一辈子都消不掉了。

  陶源猜就能把季晨离这伤口的由来猜出八九分,她心疼季晨离受的罪,可有什么办法呢,罪都受了,陶源没有别的办法,只好把季晨离带回家,慢慢养着,什么时候心里的伤养好了,身上的伤自然也好了。

  伤口总会愈合的,慢慢长成疤,脱落,留下印记,然后坦然面对,这就是痊愈了。

  到了孤儿院,陶源要照顾季晨离,司机是个热心肠的人,帮她们把行李箱搬出来,还给送到院里去,陶源感激得不知怎么好,要多给钱给他,被司机拒绝了。

  “你们两个女人,生活也不容易,我大男人,有的是力气,这点事算什么。”司机摆摆手上了车,“我只想着,现在多做些好事,给我女儿多积点德,以后她大了,离了我们,遇到困难也总有人帮她一把,你帮我我帮你,这社会不就这样么?”

  司机开着他的出租车走远了,陶源听了眼睛发酸,她想,原来这就是父爱母爱,她是个被遗弃的孤儿,从小在孤儿院长大,连自己父母的样子都没见过,小时候想了无数遍自己父母是什么样的,后来大了,就不想了,所谓父母的样子,陶源今天却在一个陌生人身上感受到了。

  季晨离也道:“我想爸妈了。”

  陶源转头看她,两个人的眼里都是泪汪汪的,陶源忍不住笑了,笑着笑着眼泪流下来,揽着季晨离的肩膀道:“晨晨快点好起来,等你好了,我带你去见爸爸妈妈。”

  “嗯。”季晨离用力点头,“我要快快地好起来。”

  孤儿院向来是不缺热闹的,季晨离混在一群孩子中间,一点违和感都没有,晚上庆祝季晨离出院,院里的护工和工作人员在一块聚了聚,会做菜的一人炒两个拿手菜,做了一大桌子菜,高高兴兴地吃了顿饭,席间,有个四十多岁的阿姨不经意说起自己家有个精神科的亲戚,似乎挺厉害的,可以给季晨离看看。

  “人一直这样也不是个事,治好了总是好的。”有人附和道。

  陶源想想,问,“靠谱么?”

  “哪能不靠谱啊,人家是大医院的主任医师,治好的病人成千上万咧!”

  陶源想想,同意改天找那位医生看看。

  …

  明烺在季晨离的病房待了很久,直到许璐洋进来,她才微微抬了下眼:“她接受治疗了?”

  “是。”许璐洋道:“要跟进么?”

  明烺想了想,道:“不用了。”

  “以后季晨离的事,再不用管了。”

第76章 过渡章

  那天来院里帮忙的阿姨给介绍的医生,陶源当天晚上特意在网上查了一遍,那医生名字后头跟了一堆头衔,不过现在各种各样的野鸡头衔太多,陶源又把那医生的一系列头衔都搜索了一遍,这才放心,第二天打了阿姨留下来的电话,她以为人家医生事忙,肯定不会理会她们,没想到那医生为人很和气,约好了时间让她带着季晨离去检查一遍。

  季晨离从回到陶源身边之后,精神状态一天比一天稳定,虽说脑子还是不清醒,不过别人叫她的时候她好歹有了点反应,不像从前,除了陶源外谁说话都听不到。

  但季晨离现在还是寸步不离地跟着陶源,陶源到哪她就到哪,就连陶源去趟厕所她都得在外头守着,生怕陶源跑了似的,院里一个扫地的大姐看了直笑,“陶院长,晨离这病真生的怪,要说人不好了,可我左看右看,看着好着咧,跟正常人有啥区别?可说人没事,她又这副样子,一点都不像个正常人,要我说啊,晨离现在是看着傻,实际上比谁都精着呢。”

  “李姐你是没看她犯浑的时候,恨不得拿扫把抽她。”陶源边洗手边调侃,季晨离只看这两人笑,不知她们再说自己坏话,于是也跟着笑——只要陶源高兴她就高兴。

  “行了别傻笑了,快来帮我干活。”陶源笑着拉了季晨离的胳膊,把她带回自己办公室。

  现在陶源不仅是孤儿院的院长,还是基金会的管理人之一,每天的工作量挺大,大多数时间都在办公室待着,临到各种节假日还得抽空接待各种来捐款做慈善学雷锋的单位,繁琐的事一多,人也比原来忙了,就连亲近孩子的时间都少了许多。

  陶源当然不指望季晨离能帮她什么忙,季晨离现在这样,交给谁她都不放心,只能在自己身边待着,陶源的办公室有一张沙发,她办公的时候,季晨离就在沙发上坐着,她的办公室里有不少童话书和绘本,都是图多字少的那种,季晨离挺喜欢这些颜色明亮的书本,翻开一本就看得专心致志,安安静静,一点都不打扰陶源。

  她现在容易犯困,有时看着书就歪在沙发上睡着了,于是办公室多了一条毛毯,专给季晨离小憩用的。

  和医生预约的时间很快到了,孤儿院新址离地铁公交都挺远,地方偏僻,打车也不方便,陶源特意起了个大早,就怕迟到了耽误医生工作。

  早饭的时候,季晨离双手捧着自己装牛奶的杯子晃荡,叼了一小块面包在嘴里嚼,陶源三下五除二吃完了自己的面包,又一大口喝完牛奶,一边收拾碗一边催季晨离,“晨晨别玩儿了,牛奶必须全都喝完,一滴都不许剩。”

  季晨离嚼着面包,眉毛嘴角都耷拉下来,“牛奶,不好喝。”她小声辩驳。

  “胡说,不喝牛奶长不高,你还想不想长个子了。”

  “不想。”季晨离从座位上站起来,走到陶源身边,努力站直身子,手压在自己和陶源的头顶认真比了比,煞有介事地点头,“姐姐矮,喝牛奶。”

  陶源噗嗤笑出声,努力皱着眉佯作生气,“还学会押韵了你?不许贫嘴,快喝!”

  季晨离委屈地看看陶源的表情,发现真的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心不甘情不愿地端起自己那杯还满满的牛奶,捏着鼻子闭着眼,咕咚咕咚吞了下去,跟吞毒药似的。

  陶源看她这样又笑起来,从口袋里掏出颗水果糖,撕了包装塞进她嘴里,季晨离紧皱的脸这才舒展开来,含着水果糖笑:“甜。”

  陶源拍了拍季晨离的脑袋,“李姐说得对,你精着呢。”

  外头太阳大,陶源给季晨离抹了防晒霜,又带了遮阳伞,还有季晨离的水壶和药,这才出门,刚到孤儿院大门口就看到迎面一辆跑车开了过来,陶源认得那辆车,当时脸色就变了,下意识牵住了季晨离的手把她挡在身后,季晨离不明所以,好奇地打量那车。

  车上下来个人,正是韩欣远,老远就朝她们挥手,热情地打招呼,“晨离,陶源姐!”

  “你来干什么?”韩欣远走近,陶源皱着眉问。

  “听说晨离出院了,我来看看你们。”韩欣远瞥见陶源手上拿的遮阳伞,问,“陶源姐,你们出去啊?”

  陶源不愿和她多说,嗯了一声,拉着季晨离准备走,韩欣远赶紧走了两步和她们并肩,“你们去哪?正好我没事,送你们一程。”

  “不用了。”

  韩欣远殷勤地跟陶源推销,“要的要的,刚才我来的时候看了,最近的公交站至少也得走二十分钟,我送你们吧,也方便些。”

  陶源瞧瞧韩欣远那辆骚包的跑车,嗤笑,“不用了,再说韩小姐这车也塞不下我和晨晨两个人。”

  说完带着季晨离头也不回地朝公交车站走去。

  韩欣远也看看自己的跑车,懊恼地拍了拍车门,没事开它来做什么。她灵机一动,把车开进孤儿院,随便找了个停车位把车滑进去,赶紧下车,朝陶源她们走的方向跟了上去。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