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气影后离婚攻略(gl)_第74章

三月图腾Ctrl+D 收藏本站

  陶源带着季晨离,脚程并不快,韩欣远很快追上,对陶源笑得有点谄媚,“陶源姐,正好我也没事,和你们一块吧。”

  陶源实在受不了韩欣远这么阴阳怪气的,不耐烦地对她翻了个白眼,“韩小姐,我带晨晨去医院,没工夫招待你,没事您请回吧。”

  “我不用招待。”韩欣远说着要上去帮陶源拿背包,“陶源姐我来背吧。”

  “不用!”陶源的耐心耗尽,甩开韩欣远的手,“你到底想干嘛?怎么,明烺嫌季晨离现在过得太好了不高兴,还要派你来陷害?”

  “不是的!我……我……我不是明烺派来的,我和她不一样……”韩欣远从没被人当众给过这么大的难堪,脸上红一阵白一阵,嗫嚅道:“我就想照顾晨离……”

  “我谢谢您了。”陶源没好气道,“不劳您大驾,我的妹妹我会自己照顾,您回吧。”

  韩欣远有点气愤,“陶源姐,我就是想对晨离好,您就不能给我个机会么?”

  “晨离不需要。”陶源紧紧握着季晨离的手,走得很快,听到韩欣远的话,停下步子,转身看着她:“韩小姐不如仔细看看晨离,她成了现在这样,生活都不能自理,连吃饭上厕所都得有人提醒,她早不是以前那个活蹦乱跳的人了,韩小姐,还有那个神经病的明小姐,晨晨是挖了你们家祖坟还是杀了你们父母,你们就这么不肯放过她?”

  季晨离敏锐地觉察出陶源的情绪不对,以为是韩欣远欺负陶源,当即从陶源身后一步跨到她前面,气愤地推了韩欣远一把,“不许欺负我姐!”

  韩欣远退了一步,把季晨离的手握在手心里,“晨离,我……”

  “韩小姐。”陶源打断她的话,“晨晨以后会找到一个真心爱她,并且她也爱的人,这点我丝毫不怀疑,但那个人绝不会是你,或者明烺。”

  韩欣远一脸愤慨,“你不知道我对晨离的心意为什么就这么笃定?这不公平!”

  “因为你和明烺是一类人。”陶源讽笑,“我不会把我妹妹从一个火坑里拉出来,再推到另一个火坑里去!”

  “你!”韩欣远语塞,她被陶源的顽固气得说不出话来,只好愤愤地哼了一声。

  陶源已经跟她浪费了好几分钟的时间,不想继续纠缠下去,带着季晨离继续往车站赶。

  季晨离被陶源牵着往前走,回头看韩欣远,也皱着脸,重重地朝她哼了一声。

  韩欣远看现在的季晨离,可爱又有趣,被她逗笑了,愤怒的心情一瞬间烟消云散,哼着调子跟在季晨离旁边搭讪,“晨离,你还认识我么?”

  “认识。”季晨离点头,韩欣远大喜,只听她紧接着又道:“你欺负我姐,是大坏蛋!”

  “我没欺负你姐,也不是大坏蛋。”韩欣远越看季晨离越可爱,笑吟吟道:“晨离,我喜欢你,我是好人。”

  陶源被韩欣远吵得心烦,烦躁地问,“韩欣远你还想干嘛?我话说得还不够清楚么?你好歹是个明星,脸皮怎么能这么厚?”

  “不想干嘛。”既然陶源说她脸皮厚了,那韩欣远干脆就一厚到底,腆着脸道:“就这一条路,陶源姐,我刚好和你们顺路而已。”

  季晨离见这个女人又欺负陶源,眼珠子转了转,猛不丁一脚踩在韩欣远脚背上,“不许欺负我姐!”

  “踩得好。”陶源夸奖道,季晨离得了陶源的夸奖,高兴得笑出了花。

  “……”韩欣远忍着疼勉强龇着牙也跟着笑,“踩……踩得好……”季晨离,你等着,等你清醒了我在找你算账。

  韩欣远自以为自己想了个能跟着季晨离的绝妙的借口,可她忽略了一个重要的事,她虽然已经算是半只脚跨出娱乐圈了,可热度还在呢,电视上她参与的综艺还在播,电影也还没下映,现在还是一线明星,这么明目张胆地出现在公交车站,孤儿院这里人少还没什么,上车的人多了,很快就有人把她给认了出来。

  “哎,这不是韩欣远么?”

  “不会吧,韩欣远怎么可能坐公交车,长得像吧?”

  “不对,真是韩欣远!”一个十五六岁的小姑娘兴奋地抱着韩欣远的胳膊不撒手,“天啊大小姐!我做梦都没想过……大小姐我是你脑残粉!啊啊啊啊啊!”

  “……”韩欣远想,粉不粉另说,你是够脑残的。

  有人认出韩欣远,车上一下骚动起来,人们纷纷往韩欣远的座位那涌,陶源趁着韩欣远被缠住的功夫,悄悄带季晨离溜下公车,拦了辆出租车扬长而去,韩欣远被人群纠缠,好不容易溜下车,那些人也跟着下来,大有一路尾随的架势,无奈,她只好打电话让自己的助理来接她,再看周围,哪还有季晨离的影子。

第77章 厌倦

  季晨离的病急不得,陶源本就没什么期待,带她去看了医生,做检查开药,什么时候能好,那个传说中的名医也说不清,好在陶源早有心理准备。

  从医院出来已经接近中午,季晨离吵吵嚷嚷说肚子饿,走出医院十米,有几个摆小吃摊的小贩,其中有一家卖煎饼果子的,香味儿飘得老远,季晨离赖在人家摊前边儿不肯走,小孩子似的,她们早饭吃得早,陶源估摸着季晨离是真饿了,就给她买了一个,季晨离捧着热乎乎的煎饼果子张嘴就是一大口,嘎吱嘎吱嚼,吃得美滋滋的,也不怕烫。

  “姐姐吃。”季晨离自己先咬了一口,又递到陶源嘴边,陶源不爱吃这玩意儿,象征性咬了一口,让季晨离拿着自己吃了。

  中午路上堵,坐公交的人也多,一直到下午接近三点她们才从医院又回到孤儿院,在路上顺便买了点水果,季晨离不爱喝牛奶,陶源打算给她弄点奶昔喝,好歹补充点营养。

  现在孤儿院规范化管理,孩子们有专门的食堂,采买工作都由专人负责,陶源偶尔也跟着帮忙,不过不用像以前那样大事小事一手包办,能照顾季晨离的时间也多了许多。

  还没到孤儿院门口,陶源就见韩欣远从大门那儿远远地跑过来帮自己提东西,又问季晨离的病医生怎么说的,陶源被她这殷勤劲儿扰烦了,没好气道:“关你什么事?”

  “姐,你不能这么说嘛,晨离的事就是我的事,我当然得关心了。”韩欣远歪头冲着季晨离笑,“晨离,我说的对不对?”

  季晨离只记得这女人欺负过陶源,拉着陶源的袖口,警惕地盯着韩欣远看,抿着嘴不理她,韩欣远自找没趣,也不尴尬,又挑了许多话题出来逗季晨离开心,不过这姊妹两个一个德性,只顾着埋头走路,并不理韩欣远。

  之后的几天韩欣远每天都要来孤儿院报道,头两天还能记着陶源的话不理这人,后来就忘了,加上陶源每天忙,没时间陪她一块玩,但韩欣远能陪她玩,于是季晨离对着韩欣远的脸色好了许多。

  陶源是发现季晨离嗜睡的毛病好了不少,也开朗多了,于是对韩欣远的脸色慢慢好了起来,有天晚上终于留了韩欣远一起吃晚餐,韩欣远欣喜若狂。

  陶源怕她多想,私下提醒道:“韩小姐,我让你接触季晨离没有别的意思,她现在这样你也看到了,连二院的精神科主任都不敢保证她什么时候能清醒,也许一辈子就这样了,我虽然是她姐,可她的感情我做不了主,你对她不管是真情还是假意,都等她好了之后自己给你个交代。”

  “姐,我知道的。”韩欣远有些动容,眼里闪着波光感激道:“姐,我一定让你看到我对晨离的真心,就算她一辈子都这样,我也要照顾她一辈子。”

  陶源看她情真意切的,只在心里暗暗讽刺,现在说得好听,韩欣远年纪轻轻,哪里知道一辈子是多长。

  有了陶源的默许,韩欣远在孤儿院待的时间更长起来,有时一待就是一整天,直到夜深了季晨离睡着了她才自己开车回去,孤儿院空房间还有不少,陶源从没提过要给韩欣远准备个房间,韩欣远知道这是什么意思,也从没有主动提出来过,双方不约而同地保持最后这点默契。

  时间过得很快,深秋一场雨,气温骤降,C市的人们纷纷裹上了毛衣,又下了几场雨,就开始悠悠飘起雪花,羽绒服一套上就脱不下来,又是一年冬天到了。

  韩欣远照常来陪季晨离,她有了那一次被人认出来的经验,怕给季晨离惹麻烦,把骚包的保时捷换成了宝马三系,开进开出果然低调多了,载季晨离和陶源去复诊拿药也方便,省了两人花在路上的时间比看病的时间还多。

  冬天天气冷,季晨离不愿出门,每天就在屋里待着,又开始嗜睡,有时韩欣远边玩手机边跟她聊天,聊着聊着发现人没了声,转头一看,才发现季晨离窝在沙发里睡得正香,韩欣远从她床上把被子抱出来给她盖上,蹲在沙发边看了一会儿,继续玩她的手机。

  季晨离的病情完全没有好转的迹象,韩欣远觉得有点没劲了。

  虽然脑子不清醒的季晨离也有她的可爱之处,但这么个成年人,每天跟个幼儿似的,醒了就知道找姐姐,说话做事也跟个孩子似的,十天半月的还好,如果长年累月地这样病下去,如果真像陶源说的那样永远好不了了……

  韩欣远想想未来的至少五十年,季晨离一直是这个德性,不禁哆嗦了一下。

  五十年,半个世纪,这才几个月韩欣远都有些吃不消,五十年……一天一天数着日子过,那得多恐怖?

  韩欣远摸着自己的心口想想,她想要的绝对不是这个已经退化成巨婴的季晨离。

  “晨离,你赶快好起来吧。”韩欣远摸着季晨离的额头叹气,“你那么厉害的人,地震都没压垮你,怎么可能就这么垮了?现在的你不是你,晨离,现在我面前的这个人绝不是你。”

  季晨离睡得正香,被她在耳边的念叨惹烦了,在梦中一巴掌拍在韩欣远脸上,想把她赶走。

  韩欣远古怪地盯着季晨离看,看了好久,突然惊醒,被什么东西吓着了似的,脸颊抽搐道:“那你好好休息,我……我下次再来看你!”说完落荒而逃。

  陶源忙完了自己的工作,到季晨离那儿一看,韩欣远早就不在了,季晨离睡着还没醒,身上的被子落在地板上,陶源捡起被子重新给季晨离盖好,露出一个果然如此的讽刺微笑。

  韩欣远开车的时候依旧惊魂未定,她幻想了一下未来的岁月里,季晨离一直是这副德性的情景,越想越心惊。

  她想要的是一个有安全感的,能给她依靠的季晨离,就像当年地震的废墟里,季晨离那么单薄的肩膀,义无反顾为自己撑起来一片天,可靠又让人安心,也就是那一刻韩欣远才觉得自己爱上了她。

  但是现在这个季晨离,现在这个人,疯疯傻傻,什么都不懂,只知道黏着她姐姐,这个人和韩欣远想象中的季晨离完全不一样,甚至也不是韩欣远爱着的人。

  韩欣远在脑子里回想刚才季晨离熟睡的样子,竟然觉得陌生,好像她从未真正认识过季晨离一样。

  那天之后,韩欣远很长时间没再去过孤儿院,陶源和季晨离的日子照旧过,季晨离也没问过韩欣远为什么不来,她的小世界里只剩陶源一个,至于旁人,来来去去都是过客,一点痕迹都留不下,季晨离压根不关心。

  雪断断续续地下,一直下到了过年,孤儿院的工作人员都有自己的家,放了年假回家过年去了,韩欣远带着季晨离和孩子们也在院里过年,今年孤儿院终于有了一笔过年的钱,送走了那些献爱心的事业单位,陶源做了一大桌菜,一群孩子高高兴兴吃了团圆饭,大孩子带着小孩子出去放鞭炮,季晨离也想出去,可又怕屋外的寒冷,陶源给她搬了张凳子在窗边,让她扒着窗户看。

  她从前也怕冷,但没怕成这样,连门都不愿出,有了那一次跳水的经历,就开始连冬天都害怕起来。这么一想,都已经是前年的事了,时间过得真快,陶源感慨,因为这事又想起明烺,这才发觉,明烺果然再也没有出现过。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