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气影后离婚攻略(gl)_第77章

三月图腾Ctrl+D 收藏本站

  “带着这只鸟?”高文敏和那只蔫蔫的八哥大眼对小眼,扶着额头无奈叹气,“你们这些万恶的资本家。”

  明烺在高文敏的办公室,就像在自己的地盘一样,熟门熟路地找了一次性水杯,给自己倒了杯水,高文敏有洁癖,受不了地大叫,“先给我用消毒液把你那双脏爪子仔仔细细洗三遍!你知道禽类身上携带了多少细菌么?”

  明烺没理她,径直坐在她对面的凳子上喝水,把鸟笼子推过去两厘米,“病了,你给看看。”

  “……”高文敏盯着那八哥,牙齿磨得嘎嘎响,“明烺,你真拿我当兽医了是吧?”

  明烺手指有节奏敲击桌面,也不说话,就等着高文敏给反应。

  最后果然是高文敏败下阵来,泄气地撑着额头,“说吧,你带着这玩意儿来找我到底有什么事,我不信你明烺没事真拿个破鸟来找我看病的。”

  明烺喝完杯子里的水,把纸杯捏成团,往垃圾桶的方向轻轻一抛,纸团准确无误地落进垃圾桶里,她把鸟笼从办公桌拎到了地上,才问:“她……怎么样了?”

  果然醉翁之意不在酒,高文敏笑出声来,调侃道:“明烺,从前要有人跟我说你也会对别人上心,我真是打死也不信。”

  她从抽屉里拿了份病历复印件递给明烺,明烺接过来翻看,只听她又道:“她最近情况好多了,不过还是很抗拒心理辅导,她对陌生人有很强的敌意,你也知道,病人自己消极治疗,光靠药物作用也有限。”

  明烺点头应了一声,表示自己再听,仔细把病历翻完,还给高文敏,“帮了我这么大的忙,先谢了。”

  “说什么谢,我哥当了院长之后你们明家看在我面子上多给个照应就行。”

  “一定。”

  高文敏心中一喜,二院的老院长最近要退下来,这位子多少人盯着呢,有了明烺这句话,她哥当院长这事就算妥了。

  高文敏主动又给明烺倒了杯水,“待会儿她要来复诊,我后头有个小休息间,要不等她过来你见一面?”

  明烺拿杯子的手抖了一下,“什么时候过来?”

  “约了十一点,也快到了。”

  明烺一听,连忙把杯子重重放在桌上,提着她的鸟笼就往外走,“你忙,我走了。”

  “哎,你真的不见见她?哎,哎……”高文敏眼看着明烺逃命似的走出了诊室,一向稳健的脚步都微微有些凌乱,高文敏摇摇头,笑骂,“真是怪人。”

  明明那么关心人家,知道人家要过来,却吓得跟什么似的,真不知明烺心里是怎么想的。

  想见季晨离吗?

  当然想,想得抓心挠肝,想得明烺抱着季晨离盖过的被子整夜整夜睡不着,但明烺不能见她。不仅为了自己说过的再不去招惹季晨离的承诺,明烺现在只要想起季晨离跟自己在一起时候的样子就觉得害怕。

  季晨离走后,明烺一直把自己关在她们从前一起生活过的房子里,回忆自己对季晨离做的那些事,越想越心惊,明烺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会变成这样,说了要对季晨离好,却一步一步把她推向深渊。

  季晨离的精神已经崩溃,明烺怕自己再在她面前出现一次,她真的再也好不了。如今季晨离总算有了好转,生活也走向正轨,明烺不敢再去破坏她千辛万苦得来的平静生活。

  明烺想,自己说过了那么多次要放手,骗了季晨离那么多次,总得兑现一次承诺。

  可越不想见就越要撞上,明烺拎着自己的鸟笼子走出医院大厅,刚出大门口,陶源带着季晨离正巧也走了进来,正好撞了个正着,明烺的脚步急急停住,鸟笼子晃了一下,吓得里头的八哥拍着翅膀乱叫。

  陶源也看见了明烺,她皱着眉带季晨离退了几步,拉远距离,“明总好。”

  明烺点点头算是回礼,眼神越过陶源,好像钉在了季晨离身上似的,一点都挪不开。

  她的视线太过炙热,季晨离下意识地往陶源身后躲了躲,在陶源耳边问:“姐,你们认识?”

  “见过几次面,不熟。”

  季晨离不认人,只觉得明烺长得眼熟,眼神跟要吃人似的,她看着那双眼睛,就觉得嘴巴鼻子都被人死死捂住,喘不上气来,她不敢和明烺对视,低着头扯扯陶源的衣角,小声催促道:“姐,快走吧,我不喜欢这个人。”

  陶源道:“好。”

  可明烺带着鸟笼正好挡在大门前,完全没有让路的意思,陶源又冷着脸提醒明烺,“明总,您挡着路了。”

  明烺这才回过神来,提着鸟笼往旁边走了几步,那鸟受了惊,又开始乱喊乱叫起来:“蠢东西!蠢东西!”

  季晨离只听说过有会说话的鸟,还从没见过,她现在小孩子心性,好奇心上来,被陶源拉着往前走,还不住地回头偷看那鸟,边看边捂着嘴乐,“姐,那鸟会说话呢,真好玩。”

  陶源加快脚步远离这里,“有什么好玩的。”

  “挺好玩的啊,不过那鸟也不知谁教出来的,又呆又蠢,简直就是只傻鸟。”

  她这句的声音有点大,一般人隔了这么远估计听不清了,不过明烺耳力好,对季晨离的声音又敏感,耳尖动了两下,在心里笑开,她把鸟笼子举到自己的面前,笼里的八哥还不停地叫着“蠢东西”,明烺想,还能有谁能教出这么傻的鸟,可不就是你季晨离么?又呆又蠢。

  那八哥叫了几声,突然换了个更清脆嘹亮的声线,说了一句以前从没说过的话:“季晨离小姐姐真好看!”

  这话季晨离听得清清楚楚,“姐,你听你听,它还会叫我名字呢!”她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好奇心,挣脱了陶源的手,哒哒跑到明烺面前,忐忑地停住了。

  季晨离没来由地有些怕这个长得好看的陌生姐姐,这个姐姐的眼里好像有火,季晨离觉得自己接近一点就会粉身碎骨。

  “季晨离小姐姐真好看!”八哥扑腾着翅膀又叫道。

  陶源拉着季晨离的手把她拽到身后,对着明烺骂道:“明烺,你忘了你说过的话么?你这次又有什么花样?”

  可明烺的眼里只有季晨离,全然听不到陶源的愤怒。

  “它怎么知道我的名字?”季晨离从陶源身后探出头来,小声问。

  “瞎猜的。”明烺道。

  “猜得真准。”季晨离信了她的话,忍不住夸奖,“真聪明。”

  陶源翻了个白眼,硬扯着季晨离离开了,明烺拎着鸟笼站在医院大门口看了许久,知直到季晨离的身影再也找不着了,才拍了一下鸟笼,“别叫了,傻鸟。”

  因为这么一个小插曲,陶源一整天都阴着脸,季晨离以为自己又做错了事惹姐姐生气,回去的路上大气都不敢出,可怜巴巴地缩着肩膀,直到陶源发现她这个怂样,忍俊不禁,拍了下她的脑门,笑骂,“从前闯了祸等我收拾就这个装怂认错的小样,这么多年了都没改,服了你了。”

  季晨离脑子不够用,不能理解陶源话里的意思,只知道陶源笑了,笑了就代表不生气了,也嘿嘿乐起来,“姐,你不生气了?”

  陶源一听,脸上的笑立刻淡了,她叹了口气,“我没生气。”

  “你胡说,你一天了都板着脸,比我们学校的英语老师还凶!”

  “晨晨,我是担心。”陶源搂着季晨离的肩膀,“担心你被人用一只鸟就哄跑了。”

  季晨离把关于明烺的记忆从自己的脑子里刨除了,可陶源没忘了从前她对明烺的痴迷,从前明烺只勾勾手指她就乖乖上钩,陶源怕季晨离现在脑子不好了,又被骗一次。

  “不会的。”季晨离坚定地摇头,“姐,你说今天碰到的那个人么?虽然她的鸟会说话是很好玩,不过我不会被骗的,她一看就是大坏蛋。”

  陶源噗嗤一乐,“你怎么就知道她是坏蛋?”

  “不知道,我就觉得她是。”季晨离老实回道,“她的眼睛看得我浑身发毛,这么吓人,一定不是好人。”

  陶源满意地点头,摸着季晨离的头发夸奖:“我们晨晨越来越聪明了。”

  季晨离听了,傻笑出声。

第80章 我害死你了

  后来的日子里,明烺养的那只八哥三天两头生病,今天掉毛,明天拉稀,后天叫声有点怪……总之那只鸟心肝脾肺的病都被明烺找了个遍,没事提个鸟笼子就往高文敏那跑。

  最后一次,明烺实在没病可找了,说那鸟月经不调的时候,高文敏终于崩溃了,把那八哥连鸟带笼子塞进明烺怀里,推出了诊室,“她一个月来复诊一次,这个月来过了,下个月再来吧您嘞,没事别来烦我,不然我都快月经不调了。”

  高文敏想明烺这就是典型的没事闲出毛病来了,净瞎作,想见那人直接承认不就完了么?找这么匪夷所思的借口,真不知在跟自己较什么劲。

  下个月,明烺的八哥又“病”了的时候,却只碰见了陶源一人,她这回没进医院,车子停在医院对面街口,看着陶源一个人从公交车上下来,进了医院,明烺目光特意在陶源周围逡巡了几遍,愣是没有季晨离的影子,大概是有了上次的教训,陶源的警惕心提高了不少。

  明烺一直绷着的神经松懈下来,往后靠进座椅背里,踢了脚边的八哥笼子一下,“傻鸟,我是不是也疯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