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气影后离婚攻略(gl)_第78章

三月图腾Ctrl+D 收藏本站

  八哥被她折腾了近一个月,连骂她蠢东西的力气也没了,抬了抬脖子,小眼珠子瞅她一眼,又缩了回去,懒得搭理她。

  明烺想,自己早就疯了,上辈子就疯了。

  对季晨离着了魔的执念早就烧毁了她的神经。

  陶源没带季晨离过来,的确存了不想让明烺见她的心思的,反正每次来只是取药,季晨离一进医院就紧张,心理治疗压根没有进展,陶源想着少复诊一次也没什么影响,干脆就不让她来了。

  取了药出来,陶源傻了眼,医院门口的马路上被堵得水泄不通,公交车出租车私家车堵在一块,鸣笛声此起彼伏,吵得人耳朵疼。

  今天星期六,路上本来就人多车多,陶源站在马路边犯愁,又听人说原来是前面路段发生了交通事故,难怪堵成了这样。

  陶源看了眼完全没有顺畅迹象的交通,准备过马路到对面去坐地铁,坐地铁回孤儿院要绕大半个城市,一般时候陶源是懒得坐的,眼下这种情况,地铁倒成了最快捷的方式。

  可她忘了一件事,她想得到坐地铁,别人自然也这么想,陶源站在地铁口,还没下楼梯呢都能感受到地铁里拥挤的人浪,她停在楼梯旁踟蹰了两秒,想着还有没有更好的交通方式。

  这时地铁口旁边的马路上好像有人叫她名字,陶源转头,路边停着一辆普通的黑色大众,她走过去,车窗摇下来,露出明烺挺直的鼻梁和瘦削的下巴。

  “你怎么在这?”陶源问,反应过来,讽刺道:“晨晨在家睡觉呢,你算盘打歪了。”

  “看病。”明烺把八哥笼子从脚边提溜起来,举给陶源看,“这傻鸟病了,后面有家兽医院,刚出来。”

  陶源看那八哥果然蔫头蔫脑的,仍对明烺的话将信将疑,不过态度稍微好了些,“那你忙,我走了。”

  “等等!”明烺叫住她,“前后两百米都在堵车,我送你。”

  “不用。”

  “现在十一点,按照目前的路况,你回孤儿院最早时间是下午三点半,季晨离的午饭怎么办?还是你觉得她现在这样子一个人能照顾好自己?”明烺亲自替陶源拉开了车门,不容置喙道:“上车。”

  明烺因为季晨离,平常已经尽量收敛身上的压迫感,把自己努力伪装得平和易亲近一点,她听陶源把季晨离一个人留在家,担心急躁,从前在公司里的那套摆出来,陶源被震了一下,本能地后退几步。

  “上车。”明烺叹了口气,放缓语调,“你就是走回去我也管不着,可你得想想季晨离。”

  陶源又回头看了眼对面拥挤的马路和地铁里的人浪,季晨离一个人在家她的确不放心,孤儿院也有别的工作人员,可那些人都有自己的事,哪能时时照顾到她,万一因为自己今天回去晚了出什么事,陶源一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

  于是陶源拉开车门,上了明烺的车。

  车上猛然多了个陌生人,八哥明显兴奋起来,扑腾了几下翅膀吸引陶源的注意力,呆头呆脑的傻样逗得陶源忍不住多看了两眼。

  她又看看明烺,这人绷着脸,眼睛直视前方,嘴唇紧抿,全身上下都恨不得写上“请勿靠近”,陶源想象不出这人怎么会养只八哥,还是只这么傻的八哥。

  倒是季晨离,小时候去公园玩碰到过别人家养的会说话的八哥,后来一直念叨,说自己以后有钱了也要养一只。

  “它得了什么病?”陶源指了指鸟笼子问。

  明烺瞥了笼子一眼,不紧不慢道:“趁人不备偷食吃,自己把自己撑着了。”

  “……”果然是只傻鸟。

  明烺是个话少的人,季晨离走后,她的话比从前更少,一路上就说了这么一句,她为了绕过车祸现场特意选了条远道,路上花费的时间挺长,车里气氛沉闷,陶源受不了了,终于道:“你不问么?”

  明烺转头,疑惑道:“问什么?”

  “季晨离的近况,她的病情,她最近胖了瘦了,你难道一点都不想知道?”

  “你会告诉我?”

  陶源不假思索,“不会。”

  明烺极轻地笑了一下,自嘲道:“知道了。”

  她又道:“我答应的事一定会做到,不过可能需要一点适应的时间,请你体谅。”

  陶源和明烺接触不深,只能把她和韩欣远比较,虽然两个都是烂人,至少明烺看起来比韩欣远稍微靠谱一点。

  陶源暗暗想,季晨离的眼光真差,身边的这些人竟然只能互相比较谁比谁更烂。

  陶源在孤儿院照顾孩子,唠唠叨叨惯了,长时间不说话就浑身难受,她又不想跟明烺聊关于季晨离的事,眼睛四处转悠半天,只好把目光定格在八哥身上,“真想不到你竟然养个这种宠物。”

  “季晨离留下来的。”

  这就说得通了,陶源点头,“她从小就想养只八哥,以前在公园看见人大爷遛鸟,跟在大爷的鸟笼子后头跑,拉都拉不回来。”

  “嗯。”

  前方岔道口拐进来一辆满载的货车,明烺放慢车速让货车先过,准备从右边超过去。

  陶源懊恼自己三句话离不了季晨离,说着说着又扯到季晨离身上去了,正好大货车在她们的车前面卷起一片尘土飞扬,陶源转了个话题道:“这车上路污染真大,难怪现在到处都是雾霾呢。”

  明烺没说话,踩了脚油门加速,想从大货车旁边超过去。

  陶源又道:“那你以后有什么……”

  话音未落,左侧那辆行驶平稳的大货车骤然向她们这边侧翻过来!

  陶源瞪大眼睛看明烺急速打着方向盘,可是已经来不及了,货车碾压式地撞向明烺的大众车,陶源只知道自己被一个黑影压在身下,耳边轰隆一声巨响,接着她两眼一黑失去了意识。

  …

  季晨离在图书室里玩橡皮泥。

  图书室是孤儿院搬了新址之后才特意开的一个教室,里头全是社会上的单位或个人献爱心捐赠的图书画册玩具,季晨离脑子不正常之后对这间教室的热爱程度大概只比对陶源的低一点点,陶源不在的时候她总待在图书室里,玩玩具或者看图多字少的童话书。

  今天陶源回来的时间也太晚了,季晨离看看自己捏好的奇形怪状的橡皮泥玩意儿,在桌子上摆了满满两排,紧接着她的肚子咕噜叫了一声。

  季晨离抱着肚子瘪瘪嘴,趴在桌上唉声叹气,“姐,你怎么还不回来,我要饿死了……”

  平常陶源出门,季晨离捏一排橡皮泥她就回来了,今天季晨离已经捏了两排了,她还是没有回来。

  陶源不在的时候孤儿院没人管季晨离,她可以在图书室里一待就是一整天也没人过问,季晨离也不怎么喜欢孤儿院的工作人员,那些人老是对她笑,可季晨离总觉得人家是在假笑,笑里藏刀,宁愿一个人待着。

  直到橡皮泥捏完了陶源依旧没有回来,季晨离饿得不行,抱着一本故事书看,翻开一页正巧是个大鸡腿,她隔着纸都能闻着鸡腿的香味,伸舌头在纸上舔了一下,舌头刚沾上纸,图书室的门就被人从外面嘭的一声撞开。

  “晨离不好了!院长出事了!”门外的人边撞进来边惊慌地喊叫。

  季晨离赶紧把书合上,拼命摆手,“没有没有!我没有吃书!我……我肚子饿了……”

  “什么吃书不吃书!”那人一把夺了季晨离手上的书扔在一边,拉着季晨离的手腕把她往外拉,“你姐都要死了你还有心思在这玩!养这么个傻子就是不省心!”

  “你……你说什么?”季晨离浑身的血都凉了,脚下一个踉跄,差点摔了出去,“你胡说!”季晨离挣脱了来人的手,气得脸都涨得通红,“你胡说!我姐去给我拿药了……她马上就回来!你别骗人!”

  “骗你这个傻子?”那人不屑,她不想再跟季晨离啰嗦,拽着季晨离的衣领把她扯到孤儿院大门口。

  门口已经有一辆车在等着了,前灯一闪一闪,仿佛在宣告车主人的耐心所剩无几。

  拽着季晨离的人也不管季晨离的挣扎,把她弄到车前,打开车门塞上副驾驶,再把车门关上,动作一气呵成,做完越过季晨离,对驾驶位上的人谄媚地笑笑,“明小姐,人我已经带到了,您慢走,路上小心。”

  季晨离头撞在椅背上,人撞得一阵晕乎,回过神来车子已经开出去老远,季晨离急得满头大汗,拍着车门要下车,被明艳厉声呵斥住了。

  “季晨离,我不管你发什么疯,现在我姐和你姐都要死了,你给我清醒点!”

  季晨离拍门的手僵住了,她呆坐下来,头耷拉在颈子上,手指无意识地抠着皮质座椅的缝隙。

  明艳的眼眶是通红的,看起来像是刚哭过,鼻音很重,冷哼,“要不是我姐在手术台上还念念不忘一个你……谁他妈有功夫管你的死活。呸,扫把星。”

  “车祸。”季晨离愣愣地坐着,眼神呆滞地盯着自己的脚看,突然说了这么一句。

  “什么?”

  “车祸。”季晨离诡异地笑起来,神经质地拍手,“车祸……躲不掉的……”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