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气影后离婚攻略(gl)_第79章

三月图腾Ctrl+D 收藏本站

  明艳被季晨离这样的表情吓住了,结巴问道:“你怎么知道是车祸?”

  可季晨离并不回答她的话,只是疯疯癫癫地拍手,边笑边哭,“车祸,躲不掉的,陶源要死了,躲不掉……”

  明艳的精神一直绷着,被季晨离这样一闹也受不了了,拍着方向盘大喊,脖子上的青筋一根一根的爆出来,“我他妈问你话呢!你怎么知道是车祸!季晨离你他妈别给我发疯!”

  可季晨离只是哭只是笑,手神到半空中停住,虚握着,好像在和什么人牵手一样,不停地道歉,“姐,对不起,我害死你了。”

  “我害死你了。”

第81章 清醒

  季晨离在明艳车上发疯自言自语地闹了一阵,到了医院反而安静下来,被明艳拽着到手术室门口,门框上“手术中”三个大字,血一样红,明艳烦躁地坐在旁边走廊的座椅上,两条腿不受控制地抖动,季晨离保持着被明艳拽过来的姿势站着,抬头看那三个血红的大字,神情呆滞。

  后来许璐洋和韩欣远也赶到,许璐洋径直走到明艳面前,跟她汇报警方那边调出来的事故现场调查,被明艳暴躁地挥到一边,“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用?我姐人在里面,就快死了!”

  “副总您冷静点。”许璐洋坐在明艳边上,音量压得很低,话语间还带着点斥责,“万一明总真有个三长两短,明家的担子立马需要您扛起来,您不能在这个时候乱了阵脚。”

  “都怪这个贱人!”明艳蹭的站起来,握着拳头冲到愣怔的季晨离面前,“要不是你我们家也不会搞成现在这样!”

  季晨离愣愣的没什么反应,韩欣远眼疾手快地挡在她面前,掣住了明艳接下来的动作,“阿艳你冷静一点,车祸难道是晨离指使的么!这和她有什么关系?”

  明艳被韩欣远桎梏住,她不是韩欣远的对手,愤恨地挣脱出来,“好,现在你们一个个都向着她是吧?我姐都要被她害死了!韩欣远你好样的!就当我们明家这么多年养了个白眼狼!”

  说着她转身往走廊外走,被许璐洋叫住,“明总现在生死不明,副总你去哪?”

  “出去抽根烟。”明艳嘲讽道,“再待在这里,我怕被这个养不熟的白眼狼气死!”

  她头也不回地消失在长廊拐角,许璐洋叹了口气,安慰韩欣远,“副总在气头上,韩小姐别放在心上。”

  韩欣远摇摇头,“我和阿艳相处的时间比你长,她的脾气我知道,说话不过脑子。”

  许璐洋还想再说什么,手机上突然来了条短信,原来是明艳发来的。

  [我姐有什么情况马上给我打电话。]

  许璐洋回了个好过去,心想这个副总什么时候才能长大。

  季晨离对她们三个人的争吵充耳不闻,她的眼睛一直盯着手术中的牌子看,双眼空洞无神,好像灵魂已经被抽干了,现在在这里的不过是一具躯壳。

  韩欣远很久没去看过季晨离了,她不知道现在季晨离的病情恢复到了哪一步,不过看她这个傻愣样,八成还是老样子,韩欣远知道陶源也在明烺的那辆车上,不知该怎么安慰季晨离,只好过去搂着她的肩膀轻声道:“晨离,陶源姐吉人自有天相,一定会没事的,咱们坐下来慢慢等好不好?”

  季晨离扭着脖子转头看韩欣远,脖子僵硬得像个机器人,她空洞的眼睛里好不容易聚起一点神采,脸上一片茫然,“韩欣远?”

  韩欣远被季晨离的反应吓了一跳,说话时牙齿差点咬了舌头,“晨离,你……你好了?”

  季晨离没有回答她,指着手术室咧着嘴笑,“我姐在里面。”

  韩欣远被季晨离的反应弄得后背发毛,硬着头皮安慰,“对,只是个小手术,做完手术陶源姐就好了,你别担心。”

  可季晨离摇摇头,依旧傻笑,“好不了了,她要死了。”

  看季晨离这样子韩欣远就知道她八成疯得更厉害了,跟个疯子说什么都是没用的,韩欣远把季晨离半推半抱地弄到椅子上坐下,她第一次碰上这样的大事,也没什么主见,求助似的看向许璐洋,“现在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许璐洋盯着手术室的门,“等吧。”

  手术足足持续了十几个小时,等到后来季晨离精神不支昏睡过去,韩欣远一阵手忙脚乱,叫了个护士帮季晨离弄了间病房休息,她和许璐洋继续守在手术室门口等情况。

  先被推出来的是陶源,全身上下几乎被绷带裹成了木乃伊,脸和绷带一样苍白,不知是死是活,戴着口罩的主刀医生走出来,韩欣远急忙问道:“医生,她伤势怎么样了?”

  医生摘了口罩,露出满脸的疲惫,“全身多处骨折和软组织挫伤,不过已经脱离生命危险,这样严重的车祸,竟然没有一处致命伤,简直就是奇迹。”

  韩欣远听到没有生命危险就放下心来,不再管陶源的伤情,连忙又问:“那明烺呢?她怎么样了?”

  那医生脸上的表情立刻难看了起来,吞吞吐吐地推脱:“她的情况我不清楚,等手术结束你们去问另一位医生吧。”说完匆匆走了。

  韩欣远和许璐洋对视一眼,神色都很沉重。

  季晨离昏睡过去的这一觉并不好,乱七八糟地做噩梦,最后被陶源满脸血的样子惊醒,坐起来时背后被冷汗浸透,冻得她打了个哆嗦。

  陶源,陶源……

  季晨离掀开被子下床,鞋也顾不上穿了,光着脚就往病房门外走,刚好一个护士走了进来,把她拉回床上,“这位病人你想拿什么我帮你拿就行,你目前还不能下床。”

  “我姐!”季晨离一把抓住护士的手神色焦急,“我姐她是不是……是不是……”季晨离咬着牙犹豫半天,那个字怎么也不能从喉咙里吐出来。

  “你姐?你姐叫什么?病人你先别急,你把你姐姐名字告诉我,我帮你问问。”

  季晨离抓着她的手握得更紧,不等她说完,赶紧道:“陶源,她叫陶源!”

  “哦,原来是三十八床的病人啊。”护士笑了起来,拍拍季晨离的手安慰道:“你放心,她已经脱离生命危险了,再过几个小时等麻醉过了估计就能醒,连医生都说她能活下来简直就是奇迹。”

  “她现在在哪?”

  “喏,就在你隔壁病房。”护士指了指季晨离身后的那堵墙,“你放心,我帮你注意着她点,等她醒了一定第一时间通知你,行不行?”

  季晨离放下心来,抓着护士的手力道明显松懈下去,肩膀也松弛地塌下来,她心砰砰直跳,半晌才平静下来,感激地对护士点点头,“谢谢您。”

  “应该的。”护士拿了根温度计,“你之前有点低烧,我现在帮你量量体温,如果正常了就可以办理出院手续了。”

  得了陶源平安无事的消息,季晨离一颗心终于放回肚子里,很配合地量了体温,温度计上显示体温正常,于是她按照护士的嘱咐一个人把出院手续办妥当,立刻赶回去,守在陶源的病房门外。

  又过了两个小时陶源才醒,几个医生给她做了一遍检查,确认没事了,放季晨离进去看人。

  季晨离看到陶源那个样子,唰地一下眼泪就出来了,跪在陶源的床边沙哑地喊了一声“姐”,再也说不出别的话来。

  “晨晨别哭。”陶源脖子被固定着动不了,只能努力把眼睛往季晨离那边瞟,虚弱地安慰,“别哭,我这不是好好的么。”

  “姐,我以为……我以为……”季晨离哭得上气不接下气,肩膀不停地抽抽,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

  “什么以为不以为。”陶源勉强弯了弯嘴角,“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别担心了。”

  “姐……”季晨离哭得更厉害了。

  陶源无奈地看着天花板,现在说什么她八成都听不进去了,只好等她哭完慢慢跟她解释。

  等季晨离终于哭够了,跪趴在陶源病床边,小媳妇似的抽泣,陶源才问她:“那个姓明的怎么样了?”

  “明烺?”季晨离一愣,“关明烺什么事?”

  陶源心里一惊,神色复杂地瞥了季晨离一眼,“晨晨。”

  “啊?”

  “今天几号?”

  季晨离看看床边矮柜上摆着的台历,“五月十三号啊,姐,你怎么突然问这个?”

  “那你还记得昨天我们一起吃的晚饭么?”

  季晨离握着陶源被包起来的手,轻轻笑了一下,“姐,昨晚你在医院做手术,没吃晚饭,前天晚上晚饭吃的饺子,你亲手包的,香菇猪肉馅儿的,姐,我犯病的这段时间,你辛苦了。”

  陶源仍旧有点不敢相信,“这么说你知道自己病好了?”

  “对。”

  “那你生病那段时间的事……”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