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气影后离婚攻略(gl)_第80章

三月图腾Ctrl+D 收藏本站

  “我也记得。”季晨离苦笑,“丢死人了。”

  “有什么丢人的?”陶源也跟着笑起来,“让我又见识了一把小时候那个猴孩子,多好。”

  “姐,你现在还笑话我!”季晨离哭笑不得,看着陶源裹得这个样,喃喃道:“这一关总算捱过去了。”

  陶源没听清,问道:“你说什么呢?”

  “没什么。”季晨离甩甩脑袋回过神来,“对了姐,你刚才说明烺,这和明烺有什么关系?”

  “明烺……和我在同一辆车上。”陶源道,“出事的时候,她把我挡在了身下。”

  季晨离脸上的笑容冻住了,她脚步一个踉跄,不由分说往病房外走去。

  陶源的视线追着季晨离的背影离开,心里乱糟糟的。

第82章 单薄

  季晨离出了陶源的病房直接去了护士站,找到了护士长,问明烺在哪间病房,病情怎么样了,谁知护士长说医院里压根就没这个人,季晨离又去了其他几个科室打听,都说没听过这个人,最后急得没办法,直接去了明氏总部大楼找明艳,前台小姐笑得挺甜,说出来的话却让季晨离心凉了半截。

  “小姐您好,真抱歉,没有预约不能见副总。”

  季晨离跟前台小姐道了谢,浑浑噩噩出来,太阳明晃晃照在脸上,晒得她脑袋一阵眩晕,扶着大门前的柱子才勉强站稳。

  明烺想躲着一个人的时候,就算季晨离把整个城市翻个底朝天也没用。

  如果是明烺故意躲着不见季晨离倒好,季晨离是自己亲身经历过车祸的,怕就怕明烺出事了。

  眼看快到正午,地表气温越来越高,季晨离感觉从脚底下涌上来的热气,走在马路上就像躺在蒸笼里,她耳边嗡嗡作响,脑子里似乎被太阳的灼热融化成了浆糊,无法思考,甚至无法呼吸。

  好在她还尚存一丝理智,记挂着躺在医院无人照料的陶源,眼看时间接近正午,陶源一个人在医院没吃午饭,季晨离打了辆飞的赶到医院,在医院旁边的馆子里给陶源带了碗粥。

  “明烺怎么样了?”陶源一直在等着季晨离,一见季晨离进来,忙不迭问她。

  季晨离脑袋上一脑门的汗,眼神都没有焦距,她没有答陶源,把粥放在旁边的矮柜上,在脸上硬挤出一个微笑,“姐,你都一天没吃东西了,饿坏了吧?我买了粥,先垫垫,明天给你煲汤喝。”

  陶源最了解季晨离,看季晨离那样子就知道肯定出什么事了,她心里咯噔一下,脸上的表情也僵了,“难道明烺她……”

  “没有,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明烺就是千年的祸害,姐你别担心,她一定没事的。”季晨离边把装粥的外卖盒子打开边安慰陶源,可她越说到后来音量越小,到最后不像安慰陶源,更像在安慰她自己。

  陶源眉毛一拧,神情严肃,“晨晨,你跟我说实话。”

  明烺从前对季晨离做的那些事,陶源恨不得把她千刀万剐,但这次明烺是拼了自己的性命救了陶源的,如果真因为这个出了什么事,陶源为此欠了明烺一条命,以陶源对季晨离的了解,她这辈子都会活在愧疚里,一辈子都没好日子过了,明烺伤情如何,是死是活,陶源一定得问个清楚明白不可。

  季晨离手上托着外卖盒子,勺子有一下没一下地在粥里划拉,想把粥的热气散了好入口,闻言手上转动勺子的动作戛然顿住,她苦笑一下,“我不知道。”

  “明烺人在哪里,是死是活,我一点都不知道。”

  她笑得比哭还难看,看向陶源的眼神里惶惶无措,被惊惧慌张填满,就像个做错了事等着大人责罚的孩子,“姐,万一明烺真的……我该怎么办?”

  “不会的,明家那么大的基业,当家人出事了不会一点风声都不露出来,现在没有消息就是最好的消息,至少说明明烺还活着。”陶源叹了口气,季晨离看着咋呼,其实是个挺没主心骨的人,这种紧要关头,陶源得保持清醒,她得时时注意着季晨离的精神状态,不能让季晨离再一个人胡思乱想进了死胡同出不来。

  果然有了陶源这句话,季晨离镇静不少,她喂陶源喝了大半碗粥,陶源问她吃饭了没有,季晨离一直在愣神,直到陶源问第三遍的时候她才一个激灵回过神来,“姐,你叫我?”

  “我问你吃午饭了没有。”陶源语气里满是无奈。

  季晨离摇摇头,“我不饿。”

  “不饿怎么行,人是铁饭是钢,不管怎么样饭还是要吃。”陶源知道季晨离想着明烺的事,柔声安慰道:“晨晨,你冷静一点,明家那边没放出风声来,就代表明烺没事,现在没消息就是最好的消息。”

  季晨离也不知听进去没有,恍恍惚惚点点头,舀了一勺粥就往陶源嘴里送。

  陶源撇着头躲开,“我吃饱了。”

  季晨离应了一声,就着陶源用过的勺子把剩下的半碗粥全呼噜下去,刚吃完就有点反胃,季晨离怕陶源担心,找了个借口出了病房,到走廊尽头的厕所里吐了个一干二净,吐完在洗手台前洗了把脸,镜子里的人脸色白得跟纸一样,偶尔进来个上厕所的路过季晨离身边都被吓了一跳,贴着墙从她身后绕开。

  季晨离在脸上使劲搓了好几下,好歹脸上看起来有了点血色,这才重新回了病房。

  陶源不知季晨离去干了什么,不过看她脸色也能猜出来她状态不怎么样,她现在什么也做不了,语言上的安慰太苍白无力,陶源除了替季晨离着急,什么办法也没有。

  “对了,”陶源突然想起来,“你去问过韩欣远没有?她和明烺走得近,明烺的事,她多少肯定知道点。”

  季晨离眼睛一亮,噌的站起来,明显兴奋了起来,“对对,韩欣远……韩欣远!我现在就找她,现在就给她打电话……”季晨离在身上摸了半天也没摸出手机来,才想起手机估计早在她疯之前就沉到海里去了,刚燃起来的那点希望瞬间破灭,又颓然地坐下去,半天不见动静。

  “我办公室里有个电话簿,里头有韩欣远的联系方式。”陶源努力把自己裹着绷带的手贴近季晨离的手,试图给她一点鼓励,“找到韩欣远,把明烺的事打听清楚以后,好好睡一觉,医院有护工照顾我,你不用担心。”

  “姐……”

  “快去吧。”

  季晨离点点头,在病房里待了不到半小时,又匆匆走了。

  韩欣远并不难找,她的私人手机号码知道的人不多,都是重要的人,所以永远保持二十四小时开机状态,接到一个陌生号码的来电,迟疑两秒接起来,听到电话那头人的声音,有一瞬间的惊讶,“晨离?”

  季晨离没工夫跟韩欣远进行多余的客套,电话接通后喂了一声,听到韩欣远回应了就直奔主题,“韩欣远,你在哪?”

  季晨离问这句话的时候韩欣远正在一个地址隐蔽的私人疗养院里,她朝某个门里看了看,里头是明艳和许璐洋,表情严肃地在商议什么事,韩欣远犹豫了一下,抬腿往屋外走去,出了屋子才道:“晨离,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我要见明烺。”

  闻言,韩欣远语塞,她吞吞吐吐半天,才道:“明烺现在在接受治疗,不方便见任何人。”

  可季晨离语气坚决,“我要见明烺。”

  “晨离,你冷静一点。”韩欣远头疼地捏了捏鼻梁,现在明家上下表面平静暗潮涌动,她和明艳已经忙了两天没合眼,实在没精力再去应付一个胡搅蛮缠的季晨离,“明烺那辆车的车身是经过特殊改装的,就是□□在车底盘下面爆了都没事,明烺伤得不轻,但绝对死不了。”

  “真的?”

  “真的。”

  “那我能听听她的声音么?”

  “季晨离。”韩欣远不耐烦地扶额,“这次车祸你真的以为是意外么?现在我们已经忙的不可开交了,你就别来添乱了行么?”

  等季晨离还想再说些什么的时候,电话那头就只剩下了收线的嘟嘟声。

  添乱,季晨离轻笑一下,她好像总是给别人添乱。

  不过还好,明烺还活着。

  季晨离的肺部终于得以流通一片新鲜的空气,她好像整个人都活了过来。季晨离暗暗骂自己贱,明烺对她坏成那样,那人真出事了,自己却还是忍不住担心牵挂。

  季晨离当然不觉得自己还会到明烺那去自投罗网,可她也不愿明烺有任何的意外。

  季晨离给自己找了个冠冕堂皇的理由,是了是了,陶源能活下来多亏了明烺,要是明烺有个三长两短,自己肯定会自责一辈子的,所以明烺得活着,得好好活着。

  韩欣远那一通电话说得含含糊糊,季晨离好歹曾经在明家待过那么长一段岁月,明家的那点事有所了解,说来说去不过名利之争,季晨离懒得去管,专心给陶源煲汤做药膳,想方设法地为她补充营养。

  陶源看季晨离若无其事,就知道明烺大概没有性命之忧,于是找了个机会问季晨离:“晨晨,你准备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季晨离给陶源剥了根香蕉,切成刚好入口的大小,装在碗里,用勺子一块一块喂给陶源吃。

  “就是你以后,有什么打算。”

  季晨离放下勺子,淡淡道:“等你好了,我可能会离开这座城市……再不回来了。”

  “那明烺呢?”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