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气影后离婚攻略(gl)_第82章

三月图腾Ctrl+D 收藏本站

  明烺倒茶的手顿了一下,茶从杯子里溢出来,弄脏了雕花的茶几。

  “你?照顾我?”明烺嘴边露出一抹讽刺的微笑,摇摇头,弯腰拿了茶几下面的毛巾擦干水渍,“算了吧,我还想多活几年呢,好不容易得来的第二次生命,我不想后半辈子都膈应。”

  季晨离明显愣了一下。

  明烺又道:“季晨离,你虽然不聪明,但从前有句话说对了,我对你的那些纠缠,说到底不过是执念,上辈子执着得久了,魔怔似的就当成了爱情。仔细想来,你我连婚姻都源于你一厢情愿的要挟,我对你除了厌恶还是厌恶,哪里来的什么爱情?不过你竟敢死在我眼前,我太过不忿罢了。”明烺说着,好像自己都觉得荒唐,笑了笑,叹口气道:“活了两世才活明白,可笑,太可笑了。”

  季晨离听了,也跟着明烺自嘲地笑了笑,笑自己一厢情愿想补偿明烺对陶源的救命之恩,也不问人家愿不愿意,反闹得自己不尴不尬。

  只听明烺又感慨,“我两世都走得平顺,这回经历一遭大难,总算看清自己,倒还不算太晚。”

  季晨离点头,淡淡道:“恭喜。”

  季晨离早已做好了要走的打算,只因明烺救陶源一命,她欠下明烺一个恩情,怕明烺因为那场事故留下什么隐患残疾,现在看到了人,完好无损手脚俱全,也终于看清了自己,季晨离想,她和明烺拖拖拉拉这么多年的纠缠,总算能做个了结。

  她和明烺对着一片竹林坐了一下午,饮尽一壶清茶,夕阳西下的时候离开,明烺叫照顾她的保姆送她出去,自己依旧保持着那个老神在在的姿势坐着,季晨离走出房间,她连头都没回一下。

  好像真的再也不想见到季晨离一样。

  只要忽略她几乎抠进竹椅里的手指和她不受控制地颤抖的肩膀。

  …

  一整个秋天,季晨离都在为她的离开做准备。

  她手头上还有些存款,不多,但足够在南边边境线上的小城里买一套一居室,还能余下点钱来开个小小的早餐店——季晨离连地址都选好了,就在当地一所中学的旁边。

  陶源帮她收拾行李的时候一直在埋怨,好端端跑到那么偏的地方去,自己去见她一次得坐一天一夜的火车,太不方便了。

  季晨离笑了笑,好脾气地安慰:“那就坐飞机行不行?我给你报销机票钱。”

  “算你有点良心。”陶源满意地点点头,叠着衣服,又皱起眉来,“还有几个月就过年了,就不能等开春再走么?”

  “开春之后还有开春,一直这么拖着,永远也走不了了。”季晨离思考着路上的行程,往背包里装了几盒泡面,想想,又装了几盒。

  一切都准备妥当,一场秋雨过后,天气骤凉。

  季晨离走的那天谁也没惊动,连陶源也只把她送到了公交车站。她带的东西不多,行李箱里装衣服,背包里装吃的,她虽生在这座城市,还活了两辈子,真正要走的时候才发现家当这么少。

  “姐,我走了。”季晨离用力抱了一下陶源。

  “路上小心,到了给我打电话。”陶源眼里含着泪,声音有些哽咽。

  说话间车来了,季晨离提着她的行李箱上了公车,隔着车窗朝陶源挥了挥手,接着公车开动,排气管吐出一连串的黑烟,晃悠悠消失在了远处。

  坐在火车上,季晨离的心里空落落的,刚下了雨的天空有点灰,季晨离买的卧铺票,对面铺上是一对小情侣,到了午饭的点,两人分吃一份泡面,大概太辣,女生辣得直流眼泪,靠在男生肩膀上撒娇,男生手忙脚乱地给她找水,因为女生声音稍大的抱怨对季晨离歉意地笑了笑。

  季晨离也回了他们一个微笑,示意没关系。

  季晨离躺在自己的铺上,用外套盖着头,戴上耳机,调大了音量。她的眼睛有点湿。

  这世上还是有甜甜蜜蜜的爱情的,只是自己没遇上而已。季晨离两辈子就爱过一个人,对那人又爱又恨又怕,不仅是那人,现在连爱情也怕上了。

  她羡慕这样青涩又甜蜜的爱情,可她的后半辈子更愿意一个人孤孤单单地过。

  季晨离的爱恨全都给了同一个人,她再也不敢碰爱情了,这玩意儿就是让人生不如死的毒药。

  还是一个人好啊,季晨离悄悄用外套擦干眼睛,吸着鼻子想,还是一个人好。

  周围人声嘈杂,好友的打牌调笑,孩子的哭闹,还有乘务员不时的推销,花生瓜子矿泉水,啤酒饮料八宝粥。只有季晨离的床位静悄悄的。

  火车咣咣铛铛,晃晃悠悠,载着季晨离,向着越来越远的方向驶去。

第84章 过渡章,流水账,无内容

  接近三十个小时的火车,到地方时已经是第二天中午,时值深秋,C市的天已经凉得得穿毛衣才能出门,但这里却还跟夏天别无二样,一下火车扑面而来一股热浪,季晨离找个洗手间换了毛衣,只穿一件外套,还是热得出汗。

  十八线的小城市,不到两百万人口,物价低空气好,一条大河横穿城市,把市中心围成一座圆形的孤岛,季晨离早前就来这座城考察过几次,在一个临江而建的小区里买了套二手房,那房主打算移民出国,以后不再回来,家具电器之类的通通不要了,房子装修得挺有品位,季晨离捡了个便宜,手续办下来换了门锁,直接拎包入住就行。

  小区离季晨离租的门面也很近,走路不到五分钟,不过这座城市本身也不大,季晨离曾经试过一次,开车四十分钟,能从最繁华的市中心开到郊区去。

  火车站附近餐馆饭店一家挨着一家的开,刚跨过出站口扑鼻就是一阵菜香味儿,季晨离在火车上没怎么吃东西,站在出站口肚子咕噜叫了一下,拒绝了主动上前拉客的黑车司机,按着指示牌找到了公交车站,车费一块,季晨离有公交车卡,打八折,八毛就成,上了车季晨离又是一阵感慨,还是小城市好啊,坐公交车都能做出幸福感来。

  到站下车,她拖着行李箱背着包,在小区附近找了家米粉店,点了碗汤粉,当地人好像不爱吃面,大街小巷都是米粉店,面馆难得才看到一家,不过不得不说,这汤粉的味道的确不错。

  吃饱喝足回到自己的小房子,室外温度让她有点喘不过气来,瘫在沙发上连背包都懒得摘,歇了好一会儿才缓过来,第一件事是给陶源打电话报平安,陶源不放心她一个人在外头,唠唠叨叨叮嘱了一大堆,季晨离无奈地支着额头笑,“姐,操心太多老得快啊,我可不想下次见你的时候你就变成黄脸婆了。”

  “什么黄脸婆?”陶源拧着嗓子骂道:“真成了黄脸婆你还嫌弃我不成?”

  “哪儿敢啊。”季晨离连连讨饶,“姐我错了,你永远是最好看的。”

  “这还差不多。”看季晨离还有工夫跟自己开玩笑,大概心情真的不错,陶源很高兴,放下心来,又嘱咐了几句,收了线。

  跟陶源报备完,季晨离开始收拾屋子,屋子的原主一个月前就已经出国了,屋里保持着他离开时的样子,床单被褥维持着掀开一角的造型,已经积了一层灰,季晨离把原房主留下来的衣服被褥之类的垃圾全打包在一起扔到了楼下的垃圾桶,又把床垫擦了一遍,搬到阳台上晒太阳杀菌,最后把沙发套拆下来,扔洗衣机里洗了晾上,接着又拖地擦家具,做完一切之后整个屋子焕然一新,季晨离气喘吁吁地擦着汗,看看窗外,太阳已经落下去了。

  干活的时候时间过得就是快,不知不觉,她在这座城开始新生活的第一天就没了。

  小区旁边就有个菜市场,这里离海不远,菜市场各种水产海鲜应有尽有,价格也不贵,季晨离为了犒劳自己,特地称了半斤虾一斤花甲,买了两只海蟹,路过活禽摊位的时候又让老板切了半只鸡,准备回去煲汤喝。

  她久未下厨,厨艺有点生疏,不过做出来的菜味道还是可以的,买了两罐啤酒,就着刚出锅的海鲜大餐吃小酌两杯,冰啤酒滑过喉咙直达胃部的时候,季晨离高兴得眯起眼来,这才叫生活啊。

  一个人吃饭有点太安静了,季晨离喝着啤酒打开电视,电视上正在播新闻,刚好是明氏新任CEO上任的采访,明艳在镜头前笑得端庄大气,答记者问的时候也镇定自若,看着挺有明家家主的风范的。

  镜头扫过发布会现场一圈,季晨离发现没有明烺的影子,季晨离皱了下眉头,心里有点异样,不过很快,她就放松面部肌肉,笑着摇摇头,随手换了个台,她觉得自己这次是真的放下了,面对关于明家的事,终于能一笑置之。

  换了个一线卫视台,正播着一部清宫剧,里头有几个演员季晨离也认识,都是从前拍戏的时候有接触的,季晨离想起自己那个很久不用的微信号,里头估计还都加着他们的好友呢。

  电视上播的大部分的最新电视剧季晨离上辈子都看过,有的甚至还看过好几遍,主角说上一句台词,她能接出下一句来,看得没意思,干脆调到了少儿频道看动画片。

  重活一遍也没什么好的,看电视剧都看得没劲。

  一个人的生活很简单,也很容易适应,季晨离花了两天时间熟悉居住环境,两天之后就开始张罗着她早餐店的事。

  各种执照是之前就已经办好的,门面装修也早已完成,季晨离买齐了餐具厨具,挑了个星期一的早上试营业,特地把自己捯饬了一下。她上辈子好歹是个影后,底子当然不会太差,稍微化个妆在普通人里就是个让人忍不住多看几眼的美人,这么个美人老板娘卖煎饼果子,第一天人气就爆了棚,收钱找零做煎饼都是她一个人,忙得头昏眼花,不到半天就把准备的面粉用完了,小摊前面还排着一溜的长队,季晨离只好歉意地对他们笑了笑,“不好意思,今天的煎饼果子卖完了,你们明天再来吧。”

  人群里一阵失望的唏嘘,不过他们多数都不是为了煎饼果子而来,很多人掏手机对着季晨离拍了好些照片,渐渐也就散了。

  季晨离长吁一口气,她这一个上午忙得连口水都没顾上喝,早餐就吃了两个包子,饿得不行,收拾干净小店,锁好门点了账,数钱的时候一阵喜滋滋,照这个速度,几个月就能把本赚回来,开始盈利了。

  她锁了自己的小店,串到旁边的粉店去点了碗粉,老板是个本地人,看起来有三十多岁,长得黑,笑出一口白牙,冲着季晨离恭喜,“妹仔,会做生意啊。”他嗓门很大,有当地人特有的浑厚,震得季晨离有点懵,也跟着笑笑,“还行,客人捧场。”

  本地人的普通话都带着浓重的口音,季晨离这一口标准普通话反而成了异类,一听就知道不是当地人,老板人挺热情,教季晨离怎么做生意,几点营业几点收工,怎么招小工等等,季晨离在心里暗暗记下,跟老板道了谢,吃完粉回去,想着明天得多准备点面粉食材的,帮工也得找两个,不然她一个人真忙不过来。

  谁知第二天季晨离刚开门,就被门口乌压压的一片人给吓傻了,这些人有的扛着摄像机,有的拿着话筒,大部分人举着手机拍照,这会儿才早上六点,天都还没大亮,真不知这些人起得到底有多早才能赶在季晨离前头堵在这。

  那些人一见季晨离露面,一哄而上把季晨离的小门面团团围住,摄像机恨不得对着她脸拍,话筒也差点塞进她的嘴里,七嘴八舌问了一堆问题,吵吵嚷嚷的,季晨离一个字也听不清。

  季晨离被他们吵得心烦,深吸一口气,中气十足地大声喝道:“都给我停下!”

  人群突然安静,面面相觑,最后目光都不约而同地锁定在季晨离身上。

  季晨离脸上挤出一个微笑,脑门上暴起青筋,咬着牙温声细语道:“煎饼果子原味的三块钱一个,加蛋加一块,加肠再加一块,谢谢合作。”

  大概是季晨离脸上的笑容太吓人,那些扛着摄像机话筒的人真的老老实实排队买煎饼果子,然后守在季晨离的小店附近,等着季晨离收摊去堵截她。

  季晨离趁下午不忙的时候刷了个微博,这才知道前因后果。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