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气影后离婚攻略(gl)_第83章

三月图腾Ctrl+D 收藏本站

  原来昨天那些买煎饼果子的,有人把她的照片发到了网上去,说什么“最美老板娘”之类的,还上了热搜,接着就有人扒出来季晨离从前是个演员,还把拍过什么戏也都扒了出来,小城里有这么大的动静不容易,于是几家报社蜂拥出动,就成了现在的局面。

  “……”了解了前因后果,季晨离哭笑不得,不过这也算个宣传自己小店的好机会,季晨离简单接受了他们的几句采访,顺便给自己的早点摊做了个广告,于是市十五中旁边那家早餐店的老板娘原来是个大明星,长得特漂亮的消息在市里传开,季晨离的生意刚刚起步就火爆全市,甚至还有电视台想邀请她去当特邀主持人,不过都被季晨离婉拒了。

  季晨离只想照看好她的早点铺子,至于其他的,都不在她的考虑范围之内。

  …

  明烺刚做完腿部复健,拄着拐杖慢慢坐到她的躺椅上休息,手在茶几上一阵摸索,找到她的眼镜戴上,拿出手机,点开相册,手机凑到眼镜前两厘米的位置,对着季晨离做煎饼的那张照片使劲看。

  照片是她在网上保存下来的,光线暗像素又低,早点很多,可明烺看得全神贯注,连有人走进她的房间她都没意识到。

  来人是许璐洋,端着托盘走到明烺跟前,“明总,吃药了。”

  “现在的明总是阿艳,璐洋,你叫我名字就行。”明烺放下手机,就着水把几粒药片吞下去,“以后你的上司是阿艳,你跟着她就好,不必再来了。”

  “明……明烺。”许璐洋直呼明烺的名讳有点不太习惯,笑道,“我利用自己的私人时间照顾朋友,不行么?”

  明烺摘下眼镜,躺在躺椅上闭目休息,“谢了。”

  许璐洋站在边上一直没走,明烺躺了一会儿,睁开眼睛转向她,眼里没有焦距,“还有事?”

  “有。”许璐洋点头,“季晨离在南城过得挺好的,你不用担心。”

  “我没担心。”明烺仰着头,眼睛不知看向哪里,轻声道:“早说过她的事以后不必过问,我和她……这样已经是最好的结局。”

  “那如果季晨离又结婚了呢?”许璐洋问。

  明烺的瞳孔明显收缩了一下。

第85章 物非人也非

  “骗你的。”许璐洋轻笑,“她现在还是单身,不过追求者可不少,她那个小早点摊每天都被人围满了。”

  明烺听了,淡淡笑了一下,语气里有些故意压抑着的自豪,“当然了,她可是季晨离。”

  那可是让她惦念了一辈子的季晨离。

  明烺和季晨离的事,许璐洋无从插手,只是看明烺不到三十岁,可活得好像七老八十似的,心里堵得慌,闷声道:“其实只要你跟她说,她一定会回来的。”

  “然后呢?带着愧疚在我身边活一世?”明烺呵地笑了一声,“我现在这样,宁愿她离得远远的,省的拖累。”

  “季晨离不会介意的。”

  “我介意。”

  没有季晨离的日子明烺上辈子已经过够了,她上辈子还因为想忘掉季晨离,有些到处走走的心情,所有的热情上一世已经耗尽,这辈子明烺提前进入了老年生活,守着她和季晨离的那个小房子,除了偶尔外出复诊,其余时间大门不出二门不迈,除了许璐洋也不见旁人,连明艳和韩欣远都不见。

  “你该出去走走。”许璐洋劝她。

  “走去哪?”明烺道,“这个世界我看够了。”

  她这样子,许璐洋也无可奈何。

  …

  季晨离的生意逐渐走向正轨,她现在每天围着她的小煎饼摊转悠,忙忙碌碌,日子倒很充实。她后来扩大了她的煎饼店规模,不仅卖煎饼,还有各种家常小炒,招了两个厨子两个服务生,自己当起了老板娘,谁都知道这一带有个煎饼西施,就算为了见识一眼煎饼西施长啥样都得绕远来买个煎饼吃,小钱钱源源不断往口袋里进,小日子过得滋润,一年一年的,旁边粉店皮肤黑的老板都明显地老了,季晨离还和刚来那阵子一样的年轻漂亮,好像岁月在她身上完全静止了。

  她在南城安顿下来,过了两年,陶源来看她,看季晨离的小日子过得不错,很替她高兴,陶源就明显地老了,笑的时候眼角已经有了很深的皱纹,季晨离看得有点难过,想让陶源一块搬来南城算了。

  “说什么傻话。”陶源在厨房给季晨离做饭,温声笑了笑,“院里的孩子们离了我不行。”

  季晨离站在陶源身后看她做饭,看她鬓角掺杂的白发,有点心疼。可她也知道,陶源离不开那些孩子。

  又过了两年,季晨离三十岁生日的时候,她去医院做了个全身体检。

  上辈子差不多就在这个时候查出了胃癌,季晨离这些年生活健康自律,应该不会有什么大病大灾,不过为了图个安心,还是仔细检查了一遍,得到的结果是肝上长了个很小的瘤子,对身体没有伤害,不过为了放心,季晨离还是做手术给摘了,小手术,恢复得也快,几乎没对她的生活造成什么影响。

  到了她和明烺上辈子的离婚纪念日这天,季晨离歇了一天业,自己在自己的小房子里待了一天,什么也不想干。

  她这两年已经很少回想起上辈子的事了,偷来的七年时光已经全部还回去,现在电视上播的连续剧,季晨离没看过的越来越多,她已经和这个世界上的任何一个人再没有差别。

  季晨离长长地吐了口气,冲着卧室角落招招手,“傻鸟,过来。”

  一只布偶猫软软地叫了一声,乖巧跳上床,窝在季晨离的怀里。

  季晨离一年前养了这只猫,取了个名字叫“傻鸟”,她店里的员工知道了都止不住哈哈大笑,怎么会有人这么怪,给个猫取名叫“鸟”就算了,还要叫“傻鸟”。

  季晨离也跟着笑,笑完阴测测道:“这个月奖金通通扣光,给我家傻鸟买进口猫粮吃!”

  “别啊老板!我们错了!”

  季晨离抱着傻鸟,笑得像个狐狸。

  边陲小城,几年都不带变样的,时间在这里慢得出奇,可C市就不一样了,一年一个样,楼越建越高,钢筋水泥铸就的丛林,人在其中显得格外渺小。

  C市的变化和明烺无关,季晨离离开的四年,她一个人独居,活得像个苦行僧,明氏在明艳的手上比明烺掌管的时候更壮大,许璐洋跟着明艳满世界飞,忙得不可开交,后来来照顾明烺的次数逐渐少了,明烺不愿她和季晨离的房子里介入陌生人,除了钟点工每周两次的打扫,再没旁人拜访她。

  明烺的父母把世界转了个遍,回到家里才知道自家女儿遭受的变故,想来看看明烺,可明烺不同意,自己拄着拐杖回了明家本宅,明烺的母亲温玉秀看到自家女儿瘦得只剩一把骨头,眼泪当场掉了下来,“阿烺,是妈没有照顾好你……”

  明烺戴着眼镜也不大看得清东西,只见有个模糊的人影远远走了过来,接着被一双细瘦的胳膊抱住,明烺知道这是自家母亲,也抱住温玉秀,笑着安慰:“妈,我没事。”

  她因为四年前的那场车祸,身体坏了不少,好像连性子也软了下来,说话不紧不慢,脸上也不像从前似的终日板着面孔。

  “你的腿……”

  “早恢复了,能跑能跳,您别担心。”明烺眼前像蒙着一层雾,她努力透过这层雾找到温玉秀手的位置,去拉她的手时还是偏了个角度,温玉秀看得不忍,自己把手递过去,让大女儿牵着。

  明烺从小性格就硬,冷言冷语不像个女孩,如今终于有了所谓的女孩样,温温吞吞牵着温玉秀的手,温玉秀又难过得心痛。

  “阿烺,你的眼睛……”

  明烺把拐杖递给了旁边的帮佣,笑了一下,“戴着眼镜能看见东西,不是什么大事。”

  明艳一回来就听到明烺的这一句,夸张地叫嚷,“不是什么大事?左眼视力全毁,右眼矫正视力也不过才0.1,这叫不是什么大事?”

  明烺朝声音来源看去,门口模糊有个人影,想必就是明艳了,她好脾气地解释道:“现在有0.2了,慢慢来,总能恢复。”

  “是,四年,从0.1恢复到0.2,真是好样的。”明艳看着这个从小保护她长大的姐姐,穿着一身素净的白衣,安安静静坐在那里,尽量把存在感降到最低似的,一点不似几年前那个冷硬嚣张的人。

  明艳过了三十岁之后懂事不少,当年那场车祸针对的就是明烺,她没资格怪季晨离或者陶源,只好怪自己——明烺保护了她二十多年,妥妥帖帖一点意外都没有,可明艳却没能好好保护明烺,以至于她捡回一条命,后半辈子都毁了。

  明艳想补偿明烺,可这些年明烺见她的次数都少,更别提照顾,只好把所有心力都花在公事上,明烺把明家教给她,她不能让明家毁在自己手里。

  明艳语气咄咄,明烺不与她争执,收回目光不再看向她的方向,温玉秀见状出来劝解,明艳只是心疼明烺,不是故意来吵架的,话说出口也很后悔,就着温玉秀给的台阶下了。

  这么多年,明家难得又能聚在一起吃顿饭,没了当年欢声笑语的气氛,席间温玉秀一直照顾着明烺,给她盛饭添菜,明烺也没阻止,温玉秀夹在碗里的菜全都吃了,明光文看明烺这样,无声地叹了一下,没说什么。

  吃完饭,温玉秀让明烺就在家待着,别走了,这回明烺很强硬,坚决不同意,温玉秀才恍惚又找回了明烺从前的样子。

  一个人骨子里的秉性是改不掉的,表面的温和终究只是表象,要不怎么都说三岁看大七岁看老呢。

  温玉秀自知劝不动明烺,让司机送明烺回去,吩咐务必把明烺平平安安送到地方,这回明烺没再推辞。

  自己女儿经历了这么大的变故,明光文夫妇这次回来没有再想着出去,温玉秀打听了明烺的住处,时不时来陪陪明烺,开始明烺还温声接待,后来她来得勤了,明烺干脆装作家里没人,温玉秀等了几次,知道明烺不想有人踏入她的生活,也不敢再来。

  明烺是温玉秀亲生的女儿,可明烺从小那样的性子,就算有血缘牵着,温玉秀和她的关系并不亲厚,比起冷硬的大女儿,总还是承欢膝下调皮淘气的小女儿更受宠一些,所以温玉秀也并不了解明烺,她不知道,明烺这样的人,终日活在别人的怜悯同情里,倒不如死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