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气影后离婚攻略(gl)_第84章

三月图腾Ctrl+D 收藏本站

  “我饿了!我饿了!我饿了!”阳台上传来一个尖细的声音。

  “来了来了。”明烺摸摸索索站起来,找到装鸟食的袋子,舀了定量的食物,走到阳台上。

  阳台上养了只鸟,和在车祸中死了的那只八哥一模一样,是许璐洋找来给明烺解闷用的,这只八哥比从前季晨离养的那只聪明多了,明烺只教了它几个月,什么话都会说,可明烺还是坚持地给这只鸟取名叫“傻鸟”。

  “傻鸟,吃饭了。”明烺把鸟食放进笼子里。

  “我不傻!我不傻!”八哥嚷嚷道。

  长得一样,到底不是从前那只。明烺摸摸它的毛,嘴边斜斜挂了点讽笑,像在嘲笑她自己。

第86章 偶遇

  眼睛坏了的头两年,明烺是真的一步都不出门,她习惯了掌握一切,突然有一日,这个世界用一种陌生的姿态朝她打开,她无所适从。

  她已经过了能很好地适应一个全然陌生的世界的年龄,只好躲避,把自己困住,也让外人进不来,她需要时间适应。

  万事开头难,最艰难的时候过去,明烺逐渐适应,终于敢迈出困住自己的那道低矮门槛,这两年出门的时候也少,比前两年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时候强,除了眼睛的定期复诊,还有每周去一次超市,拄着她的拐杖,真的活得像个盲人。

  明烺的左眼完全废了,表面看着是好的,其实已经全然成了装饰,但右眼还有些复明的希望,只是需要做手术,恢复的概率是一半一半,不过她不愿意手术,一拖拖了四年,手术复明的概率只剩下百分之二三十,她得知这个消息只是笑笑,也不是很在意的样子。明艳又气又急,不过明烺不愿意的事,谁也勉强不得。

  “眼睛恢复得很好,坚持药物治疗,视力有望恢复到0.3。”明烺的主治医生这么说。

  “谢谢医生。”明烺听了也并没有很喜悦,脸上依旧带点已经成了习惯的云淡风轻的笑,拿着医生的方子去取药。

  手杖随着她的步子一下一下哒哒地敲击地面,她的视线范围内出现一个模糊不清快速移动的小东西,看起来像个小狗,她虽看不见了,动作还算敏捷,脚步从容地侧身躲开,没想到那小东西拐了个弯,正好抱住了她的膝盖。

  “茜茜别跑,小心摔着!”追着小东西的身影传来一个声音,明烺听了浑身一僵。

  明烺的眼前又出现了一个成年人的人影,蹲下来把还抱在明烺腿上的小东西拉开抱在怀里,“茜茜,我跟你说过多少次了不能看到漂亮阿姨就乱抱!”

  抱住明烺膝盖的是一个三岁多的小女孩,被赶来的成年女人拉开之后还冲着明烺咯咯笑,女人抱着小女孩起身对明烺连连道歉:“对不起对不起,小孩子不懂事……”女人抬头,剩余的话立刻卡在喉咙里,脸上歉意的笑也僵硬着收不回来。

  “陶妈妈,陶妈妈……”名叫茜茜的小女孩察觉出女人情绪突变,不安地扭动身体,奶声奶气地叫唤,女人这才回过神来。

  明烺双手叠在一起,撑在手杖柄上,对着眼前模糊的影子和气地笑了笑,疏离地打着招呼:“陶源,好久不见。”

  “好、好久不见……”陶源客气地笑了两声。

  的确是好久不见,陶源想想上次和明烺见面到如今,竟然已经有四个年头了。

  四年不见,明烺变得陶源几乎认不出,头发已经长过腰际,用一根头绳随意扎在脑后,鼻梁上架着一副金丝眼镜,穿着简单的白衣白裤,皮肤也很白,浅淡的嘴唇抿出一点惯有的笑意,衬衫领子没有扣到最上一颗,锁骨突兀,袖口露出的手腕也是皮包骨的瘦,她这几年性子慢了,周身早没了从前的压迫感,不过站姿依旧一丝不苟,背挺得笔直,随便一站都跟一株白杨似的立着,依稀能窥见从前的不可一世。

  “你……你来看病啊……”陶源干笑一声,没话找话地跟明烺聊天,从前陶源是不待见明烺的,这人把季晨离害成那样,说什么陶源都不会对她有好感,可明烺又救过陶源一命,没有她,陶源说不定早死在了那场车祸里。再说季晨离现在过得挺好的,这么多年过去,陶源对明烺的不待见早淡了。救命恩人,碰上了扭头就走连几句客套话都不说,陶源自认还做不到这么不要脸。

  “对。”明烺点头,依旧是那个笑模样,“你呢?”

  “院里有个孩子最近老低烧,我带她来看看。”陶源说着,摇了摇怀里的茜茜,“茜茜,快,刚才把明阿姨撞了,给阿姨道个歉。”

  茜茜是个听话的小姑娘,搂着陶源的脖子脆生生道:“明阿姨对不起。”

  明烺道:“真乖。”

  明烺的性格变化太多,陶源几乎不认识了,她们二人实在无话可说,寒暄了几句,各走各道,临走的时候陶源还客气了一句:“有空来院里做客,我做几道拿手好菜招待你。”

  明烺不置可否,拄着她的手杖告辞陶源,往取药的部门走去。

  她走得不紧不慢,可陶源看着她的背影,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

  是什么地方呢?陶源皱着眉想想,始终想不出来。

  下一秒,陶源就知道了哪里不对。

  明烺前方两米处有一个不知是谁随手乱扔的豆浆杯子,里头的豆浆没喝完,还剩了一小半,过往的人都绕道走,只有明烺,似乎根本就没看见那个豆浆杯子,一脚踩上去,杯子里的液体从吸管里溅出来,弄脏了她雪白的裤腿和鞋面。

  明烺停顿一秒,恢复走路的脚步,只是这一次步子明显快了不少。

  陶源心下有了计较,抱着茜茜追着明烺的方向一路小跑过去,很快拦在了明烺前面,“你眼睛怎么了?”语气接近质问。

  “你在说什么?”明烺扶了一下眼镜,看着陶源,神情镇定地微笑。

  可她不知道,她看的方向偏了一点,没有很好地把目光放在陶源脸上。

  “明烺,你的眼睛……看不到了?”陶源愣怔地问了一句,很快反应过来,“是不是那场车祸?”

  “不是。”明烺矢口否认,笑容隐去,语气冷了下来,“陶小姐,我似乎没有义务向你报备我的病情,请你让开,我要走了。”

  “就是那场车祸!”陶源抬高音量,语气肯定,她的声音有点大,周围人的视线都被吸引了过来。

  明烺对别人的视线很敏感,被这么多双眼睛同时注视让她很不舒服,声音也强硬起来,唇抿成一道利刃,锋利地吐出两个字:“让开。”

  她这一句语气凛冽,陶源不禁抖了抖,一下就找回了从前的明烺,冰冷、强硬、固执,好像她决定的事就代表一切。明烺没有变,她只是把自己藏起来了。

  “晨晨知道这件事么?”陶源没有被明烺吓到,镇定心神挡在她面前继续问。

  明烺不语,手杖在地上有节奏地撞击了几下,从暗处突然冲出来几个男人,把陶源挡到了旁边,让出一条道来让明烺通行。

  “明烺!”陶源抱着孩子,越过挡在她面前的几个男人喊明烺,明烺不闻不问地往前走,好像压根听不到陶源的声音似的。

  茜茜本来就低烧,被这些突然冒出来的男人吓得直哭,陶源只好哄着茜茜,眼睁睁看着明烺走了。

第87章 故地重回

  季晨离的小餐馆每天晚上八点钟打烊收摊,说是八点,等客人走了收拾完也都到了九点钟,南城虽小,可本地人的夜生活却很丰富,季晨离打烊的时候正是南城各种烧烤排挡最热闹的时候,尤其十五中附近这一带的夜市很出名,小城市的城管没那么严苛,季晨离一路走回家,路两边的人行道被大排档占满,露天的桌子边喝酒的聊天的,光着膀子划拳,都是用的本地方言,震耳欲聋。

  季晨离看着这些吵嚷都觉头皮发麻,快步走过夜市一条街,回到自己的房子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打开电脑和陶源视频,她这段时间正在筹备开第二家餐馆的事,有点忙,已经快一个星期没有找陶源聊天了,上次据说院里有宝宝低烧,也不知好了没,季晨离有点担心。

  上次约定好的时间,陶源早在电脑那边等着,季晨离一发起视频邀请立马就被接通了,陶源的笑脸出现在屏幕里,季晨离也跟着笑起来,挥手朝她打招呼,“姐,能看见我吗?”

  “看得见看得见,清楚着呢!”陶源怀里抱了个三四岁的小女孩,低头对小女孩笑道:“茜茜,来跟晨晨阿姨打招呼。”

  茜茜嘴里叼着棒棒糖,乖乖地叫人:“晨晨阿姨好。”

  “茜茜是吗?茜茜好,真是个漂亮的小姑娘。”季晨离笑着夸了茜茜一通,这才对陶源道:“姐,这就是前几天病的小姑娘吧?病好了没?”

  “早好了,天气突变,小孩子抵抗力弱就病倒了,去医院……去医院找医生看了看,吃了药好多了。”提起医院,陶源脸上的笑明显地顿了一下,眼神也有些游离。

  失神只是一秒钟,陶源很快掩饰过去,旁人看不出来,不过季晨离和她的关系怎么会看不出,连忙问道:“姐,怎么了?是不是你那边出了什么事了?”

  陶源脑子里一闪而过的是那天在医院里看到明烺的情形,她挣扎了好几天,不知道该不该把明烺的情况告诉季晨离,如果跟季晨离说了,她肯定会二话不说就回来,可季晨离好不容易才摆脱了明烺开始新生活,陶源感激明烺的救命之恩,甚至她自己给明烺当牛做马都无所谓,可是季晨离……季晨离不行。

  陶源承认自己自私,但她真的不愿季晨离再有任何的意外了,她不能把明烺的事告诉季晨离,哪个姐姐会把妹妹往火坑里推呢?陶源做不到,她对明烺有愧,但这愧疚不该季晨离来偿。

  “没出什么事……一切都好,能有什么事啊?晨晨你别担心了,瞎操心老得快知不知道?”陶源脸上笑得灿烂,抱着茜茜,跟季晨离说最近孤儿院里又发生了什么事,很快把话题岔了过去。

  季晨离也顺着她的话转了话题,说起自己下个月开张的分店的规模,末了自豪道:“姐,我现在也是有分店的大老板了,怎么样,厉不厉害?”

  “厉害厉害,你一向都厉害,我还不知道么?”季晨离的生活越来越好,陶源更加打定主意,不把明烺的事跟她说。

  聊了一个小时,晚上十点半的时候断了视频,陶源的笑消失在屏幕里,季晨离脸上的笑也立刻隐去,眼里有些隐隐的担忧,陶源一定有什么事不想告诉自己,季晨离想,她的眼睛一晚上都没敢和自己对视。

  可是陶源能出什么事是不敢跟自己说的呢?难道孤儿院又遇上了什么大的困难?季晨离摇摇头否定了,现在孤儿院由专门的基金会管着,轻易不会出现什么大麻烦,那……难道是陶源自己出了什么事?季晨离的心一下子提起来,难道,难道陶源得了什么难治的大病了?还是……又出了什么意外?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