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气影后离婚攻略(gl)_第89章

三月图腾Ctrl+D 收藏本站

  明烺的脸色板起来,似乎不大高兴,看样子要发火,可嘴唇动了动,最终还是那几个字:“外面下暴雨!”

  “知道下暴雨,我裤子都弄湿了。”季晨离无所谓道:“你这儿有干净衣服没?给我换一套。”

  明烺表情严肃,眼神模糊地瞪了季晨离半分钟,才指着衣柜闷声闷气道:“你自己去拿。”

  明烺比季晨离高一些,不过两人身形差不多,她的衣服季晨离穿着都挺合适的,等到季晨离翻了套运动服出了卧室往浴室走,明烺一直绷着的脸才皱起来,手握成拳一下一下捶着自己两条腿。

  她因为四年前那场车祸,两条腿都受了重伤,当时连医生都说八成没希望了,最后能恢复到能快走小跑的程度简直就是奇迹。不过恢复得再好,到底落下了病根,每逢下雨变天的时候两条腿的关节缝里都酸疼得不行,严重的时候连路都没法走,好在C市不是南方,阴雨的时候少,腿疼的时候咬咬牙也就挺过去了,就是疼的时候骨头缝里都是又酸又麻,不太好受。也不是不能治,只是明烺一个人,懒得出门了,宁愿就这么忍着。

  季晨离换了套干爽的衣服,又吹干头发,把空调的抽湿功能打开,头疼似乎缓解了一点,把自己的脏衣服装在塑料袋里,这才想起来问明烺:“喂,你不会连早饭也没吃吧?”季晨离看看手机,这都十点了。

  明烺捶膝盖的手停了一下,膝盖缝里抽上来的寒气让她两条腿哆嗦一下,咬牙埋在枕头里喘了两声,才道:“没。”

  季晨离拳头抵着太阳穴,无奈地叹了一声,“我给你下碗面,你快换了衣服出来刷牙吃饭。”说着就进了厨房下面去。

  明烺深吸一口气,把自己两条腿挪下床,扶着床头柜想站起来,可她膝盖又酸又软没了劲儿,刚站起来就一个趔趄摔了下去,连柜子上的马克杯都摔到地板上碎成了几瓣。

  季晨离听到动静心里一惊,赶紧从厨房跑到卧室,到卧室门口的时候正好看见明烺脸色煞白,正扶着床沿想站起来,攥着床单的指节都是发白的。季晨离一个箭步冲上前,把明烺扶回床上躺好,忙不迭问:“你怎么了?”

  “没事。”明烺侧卧着把自己蜷成个虾米,从牙缝里漏出来一点声音:“老毛病。”

  季晨离捶着脑袋头疼地想,看样子明烺这个老毛病比自己的还要严重一些。

  “你等着。”季晨离在客厅里翻箱倒柜找了半天,别说活血止痛膏,就连点止痛药片都没找到,她自己也是有“老毛病”的,知道这种病没法根治,只能挺着,先烧了锅热水给明烺烫脚。开水倒到塑料桶四分之一的位置,桶里一点凉水都不加,放一个小板凳进去,季晨离让明烺的脚踩在小板凳上,又拿了两条大浴巾把桶盖得密不透风,桶里开水的热气熏在明烺脚掌小腿和膝盖上,跟蒸猪蹄似的,不一会儿明烺头上就出了一脑门的汗。

  两条腿上又热又烫,明烺再好的定力也有点难受,想把腿拿出来,只听季晨离道:“不许动!”明烺两腿一僵,乖乖放回板凳上,果然不动了。

  “这叫蒸汽疗法,小时候我感冒了我妈就这么整我,说能祛湿。”季晨离把桶沿重新盖好,乐道:“现在想想不就是蒸桑拿的套路么?管不管用不知道,反正你现在痛得死去活来的,就死马当活马医吧。”说完她的头又开始疼了起来,捂着脑袋去厨房给明烺下面条去了。

第92章 瞬间爆炸

  窗外的雨一直下,黑不隆冬的天空跟漏了似的一直往下泼水,明烺被季晨离强制着蒸了半个小时的腿好了不少,屋里空调的除湿效果也总算发挥了点作用,膝盖下面还是有丝丝密密的酸疼,好歹在可以忍受的范围之内,她戴着眼镜出了卧室,季晨离靠在沙发里,后脑勺上枕了个热水袋,手里捧了杯姜糖水在喝,明烺鼻子嗅了嗅,满屋子的姜味儿。

  明烺问:“你……感冒了?”

  “啊?”季晨离脑袋正放空呢,转头一看明烺出来,暖水袋掉在沙发上,“没有,刚才淋了雨,我怕感冒,提前预防预防。”季晨离捂着脑袋问:“你腿好点了没?”

  明烺点头,“好多了,谢谢。”

  “锅里还有点姜糖水,你要吗?我给你盛点儿。”说着季晨离已经进厨房给明烺盛糖水去了,那个问句不过走个形式。

  生姜的味道很重,辛辣刺激,一口下去五脏六腑都暖和起来,辣味之后嘴里回甘,明烺和季晨离一人捧着一杯生姜糖水,分别窝在沙发两头,明烺的眼镜上蒙了一层雾气,白茫茫一片,看上去就跟动画片里的四眼仔儿似的,看着可乐,于是季晨离便毫不客气地笑出声,“别说,你戴上眼镜还真有点知识分子的气质。”

  明烺也跟着季晨离笑笑,“我本来就是知识分子。”这话说得不假,明烺除了一个师父,从小到大还有十几个家庭教师围着转,十七岁就拿了MBA,再加上她上辈子活得那几十年,可不是知识分子么,还是高级老年知识分子呢。

  她说这话时耳边的长发软软地垂下来,有点温婉文静的感觉,季晨离又笑,“你上辈子比我多活了二十年我都没觉得你有多大的改变,这辈子不过四年,就变得我都快认不出了。”

  明烺捧着杯子道:“让人改变的从来不是时间。”

  季晨离点点头,深以为然。

  窗外大雨哗哗啦啦,季晨离和明烺坐在屋里,一个人都不说话,静静地听雨声,竟然有点惬意的感觉。

  雨不仅没有停下来的趋势,反而越下越大,连门都出不了,更别提买菜了,好在冰箱里还有一把青菜几个鸡蛋,季晨离做了盘煎蛋,又炒了个青菜,最后做了个鸡蛋汤,配着颗颗晶莹饱满的白米饭,这顿午餐吃得也有滋有味的。

  雨大得季晨离没法走,干脆在明烺的书架上找了本书打发时间,明烺的书架上有不少季晨离从前留下来的言情小说,花花绿绿的皮面,加上几行强说愁的句子,打发时间也足够了。

  空气里除了雨声只剩下季晨离偶尔翻书的声音,明烺就着模糊的视线盯着窗外,突然想起了季晨离上辈子的日记,那时季晨离很喜欢下雨天。

  现在明烺也喜欢下雨天,雨把季晨离留了下来。但明烺的脑子里分明有个声音告诫她,季晨离不该留下来。

  简单单调的下午,季晨离一目十行地翻完一本小书,打了个哈欠,拿出手机看看时间,眼睛在日期那一栏顿了一下,又看了明烺一眼。

  “晚饭想吃什么。”季晨离合上书随手放在一边,问道。

  “嗯?”明烺除了中途给阳台上的八哥添了点水,一个下午一直在沙发另一头安静坐着,静静听季晨离的翻书声,季晨离突然这么一问,她有点没反应过来。

  “我问你晚上想吃什么。”季晨离又问了一遍。

  “什么都行。”明烺斟酌几秒,小心翼翼道:“你不回去?”

  “这么大的雨我回得去么?”季晨离失笑,又在明烺的书架上翻找,“我记得你这儿从前有本面点菜谱,怎么找不着了?”

  “找菜谱做什么?”

  “反正闲着也是闲着,这才下午三点呢,干脆做个蛋糕吧,我看你冰箱里的黄油奶油的还挺齐全。”季晨离在角落里找到了那本落灰的面点菜谱,随口笑道,“今天不是你生日么?”

  “是么?”明烺明显一愣。她在心里算了算日子,好像还真是。

  明烺已经几十年没过过生日了,连她自己都不记得的日子,难为季晨离还记着,她心里一阵激动,眼眶微酸,半天说不出话来,只听季晨离笑着解释,“我也是刚才看时间的时候发现的。”

  季晨离在内心对自己嗤笑一声,关于明烺的一切是她亲手刻在心上的本能,只要一点点的提醒就能全部想起来,根本就是下意识的反应。

  这样的解释显然抑制不了明烺心里的激动,她接下来的时间里都坐立难安,季晨离亲手做的蛋糕,光是想想明烺就有点迫不及待,她站在厨房门口,看着季晨离忙碌的背影,第一次懊恼自己半个瞎子似的视力,明烺灵机一动,打开了手机摄像头,眼睛凑在手机屏幕前,通过摄像头去看季晨离的一举一动。不过她的手机是前几年的老款式了,像素跟不上,厨房光线又不好,拍出来的录像噪点奇多,明烺气得牙痒痒,决心明天就去换一台时下像素最高的手机。

  明烺不做饭,可厨房的各种设备可谓一应俱全,全自动和面机,只要按照菜谱加面粉加水就行,到时候再把和好的面放进模具里送进烤箱,真正需要季晨离手动完成的只有涂奶油裱花而已。

  做好了蛋糕端上桌,季晨离毕竟不是专业的西点师傅,手艺有限,也就抹个奶油加点水果点缀一下而已,当然没有蛋糕房里卖的精致,但明烺对着那蛋糕左拍右照的,就跟捧着了宝贝似的不撒手,季晨离看她一个半瞎子凑在桌前悉悉索索,觉得挺逗,嘲笑道:“你还有完没完了?”

  明烺有种被人揭穿的尴尬,也跟着干笑了两声,讪讪收起手机,等季晨离又进厨房里忙活了,她才把手机又悄悄掏了出来。

  晚饭除了鸡蛋没别的食材,季晨离就近找了家饭店定了几道炒菜外卖,星级酒店的外卖可不便宜,外卖小哥上门季晨离没打算自个儿掏钱,把明烺叫过来结账。

  那个外卖小哥似乎和明烺挺熟,看着季晨离,对明烺打趣道:“明小姐,这美女是谁啊?怎么从前一直没见过。”

  季晨离靠在门框上笑着对外卖小哥挥挥手,“嗨。”

  “嗨……嗨……”外卖小哥一下对着俩美女,尤其明烺身后那个美女还是个生面孔,还对着他笑,话都不会说了,结结巴巴打招呼傻笑。

  “……家属。”明烺冷冷地把钱递给外卖小哥,砰地关上门,连找零都不要了,盘算着下次一定要让那家酒店的经理换个外卖员给自己送外卖。

  季晨离在明烺身后捂着嘴笑,“这送外卖的小哥还挺帅的。”

  “……”明烺脸黑了大半,决心一定得把这个外卖员给换喽。

  “还有,谁是你家属?美得你。”

  “……”

  季晨离已经戒酒多年,不过看这大雨,今天怕是停不了了,又是明烺生日,于是趁着这个机会开了明烺酒柜里最贵的那瓶红酒。一个借酒多年的酒鬼喝到酒,香醇的滋味在嘴里蔓延,季晨离高兴得眼睛都眯起来,发出一声叹息,明烺想象着季晨离脸上的表情,再一次懊恼于自己的视力。

  “这酒后劲大,别喝多了。”明烺提醒道。

  可惜她的提醒已经有点晚了,季晨离肚子里的馋虫被勾出来,一连喝了好几杯,她这辈子又没有上辈子练出来的酒量,几杯红酒下肚,脸上已经浮起一层红霞,冲着明烺嘿嘿地笑,“不会的,我的酒量……千杯不醉!”

  听她这口气,明烺就知道她喝多了。

  季晨离抱着酒瓶子半眯着眼,笑嘻嘻看她对面的明烺,大舌头道:“明……明烺……怎么有两个明烺……”

  明烺夹了一筷子酒店定的外卖在嘴里没滋没味地嚼,吃惯了季晨离的手艺才觉得什么星级酒店,厨子水平比季晨离差远了,还没季晨离的炒鸡蛋好吃,放下筷子悠悠道:“你喝多了。”

  “我没……没喝多。”季晨离红着脸傻乐,“就是头……有点晕……看见俩……明烺……”

  这还不是喝多了是什么,明烺想象季晨离的傻样都能乐出声来,她上辈子被季晨离吓怕了,怕她又喝酒喝到胃出血,伸手过去要抢她的酒瓶,被醉醺醺的季晨离一把抓在手里。

  就算季晨离再怎么讨厌明烺,明烺这张脸也是最对季晨离胃口的模样,尤其现在长发飘飘,用网络上的话来说就是女神,白白瘦瘦的一只手伸到季晨离面前,就跟在季晨离心里挠痒痒似的,季晨离拉着就不肯放,老流氓似的拽在手里摸摸,嘿嘿道:“你真……好看……”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