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气影后离婚攻略(gl)_第90章

三月图腾Ctrl+D 收藏本站

  明烺的手被季晨离攥着,心跳有点加速,她还从没有被人调戏的经历,或者说还从来没人像季晨离这样吃了熊心豹子胆的敢调戏她,她脸上有点微热,把手从季晨离手中抽回来,淡淡道:“季晨离,你冷静点。”

  季晨离手上一空,好像心也跟着空了起来,不满地撇撇嘴,借酒壮胆,拍着桌子站起来,抓着明烺的衣领俯身,被酒染得水亮的嘴唇就朝着明烺的唇上亲了过去。

  明烺被季晨离突如其来的动作吓得一滞,眼前是季晨离带着醉意的眸子,半开半阖地看进明烺眼睛里,挑衅一般,甚至伸出舌头舔了舔明烺干燥的嘴唇。

  醇香的红酒混着季晨离的甜美在明烺的唇齿间爆炸开来,炸得明烺脑子嗡地一声,她分明没有喝酒,只因季晨离齿颊间的那点酒精就醉了,激动地抱着季晨离,唇齿本能地交缠在一起。

  季晨离不知什么时候已经一只膝盖半跪在了餐桌上,一面和明烺接吻,一面吃吃地笑,手挂在明烺的脖子上,居高临下地和她接吻,好像献祭一般。

  等两人的嘴唇终于分开,气喘吁吁地靠在一起,季晨离的身体在酒精的作用下温度升高,没骨头似的靠在明烺怀里,几乎软成一团。

  “明烺,我躲了你这么多年,怎么还是躲不掉你呢。”季晨离的气息带着酒精喷薄在明烺的耳朵上,把她的耳朵染得像成熟的樱桃一样红,看得季晨离眼眶都是热的,忍不住伸出舌头在明烺的耳垂上舔了舔,傻笑,“怎么就是躲不掉呢……”

  季晨离热气拂过的那一小片皮肤几乎被烫伤,明烺用尽了平生所有自制力,僵硬地抱着季晨离,不敢有任何动作。

  她怕自己哪怕动一下,脑子里的最后一根弦就要崩断。

  “季晨离,晨离。”明烺贴着季晨离的耳朵叹息,“我的晨离……”

  因为这四个字,季晨离醉醺醺地傻笑,笑着笑着又哭了起来,“明烺,如果你上辈子爱我,该多好。”

第93章 这不公平

  季晨离搂着明烺的脖子哭,眼泪顺着她的脖子滚进衣领里,烫得明烺的心口疼,收紧抱着季晨离的胳膊。

  “晨离,你不该回来的。”明烺眼眶一热,在季晨离的耳边叹气,“晨离,我罪大恶极十恶不赦,你该去过你的好日子,又重蹈覆辙和我这个混蛋纠缠在一起做什么。”

  季晨离醉了,贴在明烺身上乐呵呵地笑,眼尾都带着微红的醉意,她的体温因为酒精而升高,只觉得明烺身上冰冰凉凉的特舒服,尤其两颗心脏抵在一起,能觉出明烺的心脏强劲有力的跳动,半眯着眼笑道:“是啊,你就是个混蛋,我……我回来做什么……”

  “回来做什么呢……”季晨离喃喃道,“我就是怕你死了。”

  明烺听了,轻笑一声,自嘲道:“我死了不是更好么,没人再要挟你,天高海阔,你想去哪就去哪。”

  “不好,不好……”季晨离皱着眉摇头,对明烺的话表示了极度的不认同,她动作得大了些,又是跪坐在餐桌上的姿势,身形不稳,差点要滑下去,幸亏明烺动作敏捷一把接住了季晨离,不然季晨离一跟头栽到地板上指不定摔成什么样。

  明烺惊魂甫定,不过季晨离完全没有这个意识,嘿嘿笑了下,还要动作,明烺干脆拖着季晨离的膝盖弯儿把她从桌子上一把抱了下来,她的身体大不如前,抱这一下都觉得有点吃力,季晨离还不老实地搂着她的脖子两只脚乱晃荡。

  “明烺,你绝对不能死在我前边儿。”季晨离贴着明烺的耳朵笑嘻嘻道,顺便还在她的耳朵上舔了一口。

  明烺身子僵了,半晌才把季晨离放下来,木着脸道:“别闹,小心摔了你。”

  季晨离果然不闹了,乖乖坐在椅子上犯困,头一点一点的,跟小鸡啄米似的。

  明烺还在僵着,这时候季晨离的手机响了,她醉成那样接不了电话,明烺把她的手机拿出来,凑到自己眼前看清楚来电显示,又是一愣,想了想,还是接了起来。

  “晨晨,雨停了,你什么时候回来?”电话那头是陶源的声音,听起来好像还有一声软软的猫叫。

  明烺沉默了一会儿,开口道:“陶源,是我,明烺。”

  陶源正给傻鸟顺毛,手一下子卡在猫后颈上,怔道:“明烺?”

  “是。”

  “晨晨这些天……一直都在你那儿?”

  “是。”

  “她人呢?你让她接电话。”

  “她……”明烺模糊地扫了季晨离的方向一眼,“她喝醉了。”

  “那你把你们的地址发给我,我过去接她。”

  明烺道:“陶源,晨离没事,她只是喝醉了,你不必担心。”

  陶源那头好几分钟都没说话,直到电话里传来一声猫叫,才听她又道:“那她麻烦你照顾了,再见。”接着电话里传来挂断的声音。

  明烺把手机放在桌子上,坐在椅子上半天不见动作,直到季晨离打了个酒嗝,明烺才忍不住笑出来,手伸过去摸到了季晨离的手,握在手里。

  这顿饭两人都没怎么吃,季晨离困了,明烺半推半抱地把她弄到浴室洗澡,季晨离醉得站都站不住,坐在浴缸里不到一会儿就闭着眼睡得香。明烺替她脱了衣裳放好热水,摸索着挤了点沐浴露帮她洗澡。

  季晨离这些年尤其注意保养,一身的细皮嫩肉跟果冻似的滑溜,明烺眼睛看不分明,手上的感觉就更敏锐,借着打沐浴露的机会摸到软绵绵的一团,只是稍微碰一下就顿时心猿意马起来,心跳前所未有的快,都要从嗓子眼里蹦出来。浴室里温度高水汽重,蒸得明烺有些口干舌燥,她红着脸把季晨离身上的泡沫冲干净,大浴巾一裹就打横抱出了浴室,这个澡再洗下去明烺怕自己要做出什么让季晨离一辈子都不能原谅的事来。

  这个公寓里常年只有明烺一个人住,卧室也只收拾出来一间,让给了季晨离睡,明烺抱了床被子睡沙发,她从前做了那么多惹季晨离生厌的事,现在终于学会了尊重。明烺和季晨离一墙之隔,耳边仿佛还能听到季晨离均匀平缓的呼吸,带着微微的醉意,这样明烺就已经很知足了,她四年来第一次睡了个踏实觉,缩手缩脚地窝在沙发里,安心得连一个梦都没有做。

  早上不到六点,季晨离捂着脑袋醒过来,宿醉的后遗症让她适应了一会儿才清醒,接着就发现自己全身光溜溜地躺在明烺的床上,吓得她立马尖叫出声。

  明烺好不容易睡个安稳觉,被季晨离一声尖叫吓醒,从沙发上爬起来,鞋都没穿就跌跌撞撞跑进卧室里,她看不清路,脑袋在门框上结结实实撞了一下,疼得她倒吸一口凉气。

  “晨离你怎么了?出什么事了?”明烺揉着脑袋,眼睛对着季晨离的方向焦急询问。

  谁想到迎面就是一个枕头砸过来,还有季晨离更尖利的惊叫:“明烺你个臭流氓!你给我出去!”

  “晨离……”

  “出去出去!臭流氓你还想偷看吗!”

  “……季晨离。”明烺一手抱枕头一手揉脑袋,无奈道,“我看不见。”

  “……”季晨离这才想起来,好像是这么回事,“那……那也不行!快出去!”

  大早上脑袋平白受了无妄之灾,明烺郁闷地坐在沙发里等季晨离冷静,不过郁闷了一会儿,嘴边就漾开一个笑容,倒了点鸟食喂八哥,边喂边哼出点小曲来。

  真好啊,明烺想,这个房子里好久没这么热闹过了。

  季晨离坐在床上呆了半天,脸上一阵红一阵白的,她这人喝酒从不断片儿,昨晚发生的事一幕幕在脑子里回放,就跟走马灯似的,清楚得不得了,尤其是她趁醉强吻明烺那一幕。季晨离简直想立马刨个坑把自己埋起来。

  昨晚的记忆直到被明烺抱下桌子为止,后来季晨离睡着了,什么也不记得,不过这也够难堪的了,季晨离简直不知道自己该用什么样的表情去面对明烺,不过转念一想,用什么表情无所谓,反正明烺也看不见,于是又松了口气。可她猛然想起来自己全身上下一丝不挂这件事,刚放下的心又吊了起来。

  该不会自己酒后乱性,和明烺……啊?

  季晨离捶着脑袋拼命想,被明烺抱下桌,然后呢?难道直接抱上床了?干了那档子事之后身体有什么不良反应么?季晨离感受了一下,好像除了宿醉头疼之外也没什么不良反应了,难道是自己把明烺怎么着了?就明烺现在这娇弱的小身板,真发生点什么算谁欺负谁啊?季晨离气急,怎么最要紧的事偏偏给忘了,这下真是有一百张嘴也说不清了。

  自己在这再怎么胡思乱想也没用,季晨离在明烺衣柜里找了身衣服穿上,走进客厅,明烺正好给鸟喂完食从阳台上走进来,两人打了个照面,虽然知道明烺眼睛看不见,可那俩大眼珠子明晃晃出现在自己眼前,季晨离内心还是忍不住突突了几下,想起自己和明烺昨晚指不定干了啥,脸上就跟烧了似的又红又烫。

  “咳咳,早……早啊……”季晨离不自在地撩了下头发跟明烺打招呼,眼睛心虚地瞥到一边。

  明烺倒很淡定,回了声早,问她:“早上想吃什么?”

  季晨离结巴道:“随、随便,吃粥吧。”

  “好。”明烺点头。

  两人就这么僵持着,季晨离想问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可脸红了一阵,嘴巴开开合合,什么都问不出口,最后是门铃响声打破了僵持,季晨离长舒一口气,“我去开门!”逃命似的跑到门边开门。

  “明烺,我给你带了包子……”许璐洋笑着进门,看到披头散发的季晨离笑容当即僵在脸上,“季……季晨离?”她的眼睛又瞄到季晨离散了一颗的睡衣扣子,下巴都快掉下来了,“你你你……你们?”

  季晨离的脸噌的又红了,狠狠剜了明烺一眼,板着脸去浴室刷牙,明烺淡定地冲许璐洋点点头,“进来吧。”

  “明烺,你行啊你!”许璐洋把她带过来的包子油条之类的扔桌上,满面红光地拍了拍明烺的肩膀,“恭喜恭喜啊,你得给我这个红娘包个大红包!”

  “醒醒,你想歪了。”

  “没歪没歪,孤女寡女的,人之常情嘛,我懂我懂。”许璐洋朝明烺挤眉弄眼,半天才想起来明烺看不见,正正脸色,笑道,“怎么样,守了这么多年活寡终于开了洋荤了哈?”

  “……昨晚我睡这。”明烺指了指沙发,那上头还有一床还没来得及收回去的棉被。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