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气影后离婚攻略(gl)_第91章

三月图腾Ctrl+D 收藏本站

  许璐洋瞬间失望起来,“不是,这么好的机会,你俩真没干点啥?”

  “没有。”

  许璐洋大腿都快拍肿了,指着明烺很铁不成钢,“你说说你还能干点啥?啊?你还能干点啥!”

  “你们在说什么呢?”季晨离洗漱完毕从浴室里出来,就见许璐洋又是挤眉弄眼又是捶胸顿足的,好奇地问道。

  “啊?”许璐洋表情一滞,打着哈哈笑道,“没什么,就在讨论什么情况下到嘴的鸭子才能飞了。”

  季晨离:“?”

  “她今天筋搭错了,别理她。”明烺道,“吃早饭吧。”

  季晨离点点头,颇为赞同,“我看筋的确搭错了。”

  许璐洋:“……”你们两口子合起伙来欺负我!这不公平!

第94章 拐杖

  许璐洋给她们带的早点是C市一家出了名的老字号,包子馅儿都是用秘制的调料调的,季晨离吃了两个叉烧包还喝了一大碗粥,撑得躺在沙发上动都动不了,还忍不住咂摸几下回味,“可惜我肚子不够大,不然天底下的好吃的挨个尝一遍。”

  “你这肚子还不够大呢?”许璐洋伸手在季晨离四仰八叉的肚皮上摸了一把,打趣道:“跟怀了似的。”

  “别压别压!”季晨离撑得哼哼唧唧,“再压我要吐了!”

  许璐洋被季晨离逗得不行,一口茶喷在茶几上,捂着肚子哈哈大笑,季晨离一脸嫌弃,“你恶不恶心。”

  明烺在卧室里换了身衣服出来,对许璐洋道:“你别招她,实在无聊就去找高懿去,老在我这待着叫什么事?”

  一个上辈子从来没听过的名字,季晨离的好奇心一下被吊了起来,“高懿是谁?”

  许璐洋斜了季晨离一眼,笑道:“我未婚夫,怎么?”

  “未婚夫?”季晨离诧异,“我怎么不知道?”

  许璐洋嗤笑,“季小姐,你都四年没回C市了,连明烺都不是我老板了,怎么,我找个未婚夫还得跟你报备啊?”

  “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实在是季晨离上辈子和许璐洋的接触不多,从没听说过她还有个未婚夫的,一下子没反应过来而已,她也意识到自己反应过度了,从沙发上坐起来,扭扭捏捏不大好意思地跟许璐洋道喜,“那什么,许璐洋,恭喜啊。”

  “恭喜倒是次要的,等我结婚的时候季大老板记得给我包个大红包就成。”

  “你都37了,和高懿的事抓紧办吧,老这么拖着像什么样子。”明烺擦干净茶几上刚才被许璐洋喷的水,劝道:“莫非真让人家等到40岁?”

  “40怎么了?”许璐洋不满,“就是50岁了,姐姐我照样是个少女!”

  许璐洋身上岁月的痕迹还是挺明显的,她喜欢笑,眼角皱纹挺深,一看就已经不年轻了,不过胜在气质好,大概是跟明烺待久了的缘故,认真的时候身上有股沉稳干练的气场,挺吸引人的,有人追不奇怪,季晨离好奇的是为什么许璐洋一直端着不肯答应人家,不过这是许璐洋的私事,季晨离和许璐洋之间没有熟到可以随便打听的地步,她也很识趣地没再继续追问。

  季晨离在沙发里靠了半个小时,许璐洋自己一个人占着那张单人沙发玩手机,那张沙发向来是明烺的位置,被她占去,明烺只好坐在季晨离旁边,撑着她那根拐杖正襟危坐,看得季晨离捂着肚子想笑,可她想想昨天和明烺的那个吻,脸上又有点火辣辣的烧。

  等肚子里的东西消化了,季晨离收拾了她自己的东西准备回孤儿院去,许璐洋也约着一起出去,正好明烺也收拾了手机钱包,看上去似乎也要出门。

  “你去哪儿?”季晨离问。

  明烺淡淡道:“复诊。”

  许璐洋一拍脑门想了起来,“对,又到了复诊的日子了,你看我这记性!季晨离,干脆你送我们去吧,也省的打车了。”

  “行啊。”反正季晨离在C市也没什么事,答应得挺痛快,其实她自己也有点小私心,回来这么长时间一直不知道明烺的眼睛到底怎么个情况,正好趁着这个机会好好打听清楚。

  医院离明烺的住处并不远,开车也就五六分钟的事,到了诊室门口,明烺进去复查,季晨离和许璐洋在外面等着,许璐洋问了些季晨离在南城的近况,季晨离随便说了点,许璐洋听了着实羡慕了一番,“这生活真自在。”

  “是挺自在的。”季晨离笑道,“不过有时候一个人也挺无聊,所以我养了只猫,长得挺肥的,有时间给你看看。”

  许璐洋忽然转头看着季晨离,“这么多年,你就没想过再找个人一块过?”

  季晨离愣了,自嘲地笑了笑,“我的性格不适合跟别人一起生活,还是一个人自在些。”

  我看你和明烺就生活得挺好的,不知道你到底在纠结些什么,许璐洋腹诽,又笑着问,“难道连一个追你的人都没有?就凭你的条件,不可能吧?”

  “有没有都无所谓。”季晨离道,“我这辈子就打算这么过了,一个人挺好的。”

  “那你还回来干什么?”

  季晨离沉默了,低头看着自己的手指,苦笑,“我也不知道。我恨死了明烺,可看到她那个样子,又忍不住回来了。许璐洋,你说我是不是挺贱的?当初那么要死要活地不想跟她在一起,现在又巴巴地跑回来招人烦。”

  哪是招人烦,许璐洋想,那个闷葫芦一样的明烺见到你回来,心里指不定高兴成什么样呢,她叹了口气,看着紧闭的诊室门,幽幽道:“明烺现在已经好很多了。”

  季晨离浑身一震。

  许璐洋又道:“她刚出车祸那会儿……伤得挺严重的,站都站不起来……具体的就不说了,反正都过去了,外伤倒好,只是后来得了轻度抑郁症,她心里比谁都明白,所以什么心理治疗也不管用,我怕她一个人想不开,送了只八哥给她,就是她阳台上挂着的那只。”

  季晨离十根手指扭曲地绞在一起,许璐洋继续道:“她的左眼全瞎了,不过右眼当年是有机会治好的,医生说手术成功率有百分之五十,可她就是不同意手术。”

  季晨离扭曲交缠的手停了动作,她抬头看许璐洋,问:“为什么?”

  许璐洋哂笑,“谁知道呢,她明烺做出的决定谁能猜得出来。”

  “现在呢?”季晨离问,“现在做手术,还有机会复明么?”

  “有。”许璐洋点头。季晨离的眼睛亮了,可许璐洋又道:“手术成功率只有两三成。”

  季晨离心里一凉,“两三成……”

  “就算这样,我依然希望她能接受手术。”许璐洋叹道,“明烺现在,和瞎了又有什么区别?倒不如放手搏一搏。”

  季晨离不置可否,她静静地看着自己的指尖不说话,直到明烺从诊室里慢吞吞地走出来。

  消瘦,又挺拔,只是已经没有了从前那样强大的气势,她周身的棱角被磨得干干净净。

  时间是磨不平棱角的,痛苦才能。

  可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明烺是不会变的,她只是把自己藏起来了。

  “在聊什么?”长发及腰的明烺,穿着舒适宽松的棉布衣服站在季晨离面前微微一笑,眼里是朦胧的,看上去竟然有点天真。

  季晨离的心突然抽了一下,有点疼,又麻麻痒痒的,好像过了电一样。

  “聊你什么时候才肯去手术。”许璐洋没好气道。

  明烺微怔,马上了解了情况,大概许璐洋又添油加醋跟季晨离说了什么,她对季晨离笑了笑,看起来很轻松的样子,“璐洋喜欢夸大,没她说的那么夸张,你不用放在心上。”

  “我什么都没说。”许璐洋嗤了一声,“明烺,如果你真的没事,我再怎么夸大也没用。”

  “许璐洋。”明烺皱眉,眼睛微微眯起来,看上去很不悦的样子,提醒许璐洋住嘴。

  许璐洋哼了一声,把头扭到一边去,心想就这么个死鸭子嘴硬的性子,追不到老婆也是活该,自己真是吃饱了撑的瞎操心。

  “得,算我好心办坏事,明烺,你的事我不掺和了,你就自个儿回去吧,我走了!”许璐洋撇下她们两个气冲冲地走了,明烺也意识到自己过分了,在后头喊了声“璐洋”,可许璐洋已经走得人影都没了。

  走廊只剩下明烺和季晨离两个人,明烺讪笑道:“季晨离,又得麻烦你一趟了。”

  “走吧。”过了几分钟,季晨离道。

  明烺拄着手杖准备跟上季晨离的步子,没想到手上一空,掌心的拐杖被人拿走,明烺心里顿时没了底,手在身前一顿乱抓,“季晨离,你在干什么?把我的手杖还给我。”

  突然,明烺的手里抓到了一个东西。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