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气影后离婚攻略(gl)_第92章

三月图腾Ctrl+D 收藏本站

  温热柔软的触感,干燥又细腻,明烺抓着塞进自己掌心的东西,呆滞了。

  季晨离牵着明烺的手,见她脚步不动,疑惑道:“怎么不走?”

  “你把拐杖给我,我自己能走。”明烺像过了电似的想甩开掌心里季晨离的手,可季晨离紧紧拽着她不放。

  “你的那根破拐杖我扔了。”季晨离道,“如果你非得抓着什么东西才能安心,那就抓我的手吧。”

  她顿了顿,补充,“只能抓我的手。”

  “季晨离……”

  “明烺,去做手术吧。”季晨离道,“如果你真的瞎了,以后我做你的拐杖。”

  “一辈子。”

第95章 一起卖煎饼吧

  季晨离说的情真意切,明烺却只觉得眼前那个模糊的人影写满了嘲讽两个字,说出再多情真意切,进她耳朵里,都成了怜悯、同情、愧疚。明烺下意识地想拒绝,那个“不”字卡在喉咙里,几乎就要说出来了。

  几乎。

  最终还是咽了回去。

  明烺说不出拒绝季晨离的话,尤其她的话具有如此大的诱惑力,即使明烺满脑子都是季晨离带着同情怜悯的眼神,她也无法拒绝。

  季晨离说完她要说的,就那么定定地看着明烺,明烺看不见,可她能感受到季晨离视线里的热切,她的手还被季晨离牵着,触及季晨离干燥又细腻的指尖,她手指动了动,嘴边扯开一点微笑,下定了决心似的道:“好。”

  季晨离握着明烺的手一紧,欣喜道:“真的?”

  “真的。”

  明烺挺在乎她的眼睛,又不那么在乎她的眼睛,她如果当年就接受手术,成功率很高,所有人都不能理解为什么明烺一直不肯接受手术。

  她在害怕。

  百分之五十的概率不算低,可万一呢?失败了就是百分之百,明烺害怕,她不能什么都看不见,她还得用她的眼睛再看一眼季晨离。

  半瞎子的生活过了四年,明烺对于完全失明这件事也不是那么不能接受了,再说她终于看到了四年之后的这个活蹦乱跳的季晨离,就算以后的日子里真的只剩漆黑一片,因为季晨离的许诺,她甚至对于瞎了这件事有了那么一丁点的期待。

  季晨离显然不这样想,百分之二十的希望也是希望,她希望明烺能好起来,能用黑亮有神的眼睛看自己。萎靡消沉不适合明烺,季晨离从前希望明烺变成一个正常人,现在她终于变得像个正常人,季晨离又贪心地希望明烺能恢复从前的神采奕奕。

  季晨离迫不及待把明烺愿意手术的消息告诉许璐洋,回去的路上忍不住兴奋,嘴角一直保持着上翘的姿势,甚至哼起歌来。明烺就坐在副驾驶上,听季晨离哼歌,不禁也笑了出来,“我就要变成真的瞎子了,你这么高兴?”

  季晨离好心情被明烺一句玩笑话毁了一半,瞥了她一眼,没好气道:“手术还没做你就知道瞎了?怎么,你还兼职算命先生怎么的?”

  “我只是提醒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

  季晨离呸了一声,“谁后悔谁是孙子!”

  她车开的好好的,突然从后头上来一辆小轿车别了她一下,她猛按了声喇叭,恶狠狠骂道:“开这么快赶着去投胎呢吧?”

  明烺坐在副驾驶上,不紧不慢地提醒:“开车最忌焦躁,你生我的气,不用找别人撒。”

  “我没生你的气。”季晨离压着火气道,猛踩了一脚油门,车子唰地转过一个岔路口。季晨离叹了口气,车速降下来,才道:“好吧,我的确生你的气。”

  “明烺,我想看你好起来。”

  明烺挑眉,“然后就不用履行照顾我一辈子的承诺?”

  看明烺明显是消极抵抗的架势,季晨离懒得再跟她解释,“算了,我送你回去。”

  季晨离因为明烺的态度气闷,把她送回去之后没再多留,开车回了孤儿院。回去之后已经过了午饭的点,陶源不知道季晨离要回来,在食堂吃的午饭,没给季晨离留饭,季晨离自觉下了碗面条吃了,这才去了陶源办公室。站在办公室门口犹豫了半天,心虚地敲了三下门,只听陶源道:“请进。”

  季晨离心里咯噔一下,一咬牙推开门进去,陪着笑脸,“姐,我回来了。”

  陶源抬头看她一眼,应了一声,又低下头去,“吃饭了么?”

  “吃了。”季晨离干笑,扫到窝在窗帘后头晒太阳的傻鸟,走过去蹲在它旁边,伸手摸摸它背上的毛,“傻鸟,想妈妈了没?”

  傻鸟懒懒地回头,冲着季晨离喵了一声,继续晒它的太阳,完全不想搭理季晨离。

  陶源道:“它吃饱了要午睡,你别闹它。”

  季晨离蹲在猫旁边狠狠瞪了它一眼,傻鸟,从前白疼你了!她站起身走到陶源的办公桌对面,嘿嘿道:“姐,你还生我气呢?”

  陶源冷笑,“你现在翅膀长硬了,我哪敢生你的气啊?”

  季晨离往陶源办公桌上一趴,双手撑着下巴,眉毛委屈巴巴地耷拉着,“姐,我错了我真的错了,你大人不计小人过,别生气了啊?”

  “你哪儿错了?”

  “我不该夜不归宿。”

  “还有呢?”

  “不该喝酒。”

  “还有呢?”

  “还有?”季晨离大惊,难道陶源连自己和明烺疑似酒后乱性的事也知道了?她脸色一变,试探道:“不该在明烺那儿喝酒外加夜不归宿?”

  她忐忑地等着陶源的反应,陶源放下笔,问:“明烺的眼睛怎么了?”

  季晨离弱弱地笑笑,“姐,原来你知道啊。”

  “前段时间我碰到她了,犹豫着要不要告诉你,没想到你自己先知道了。”

  季晨离收起笑,眼睛暗了暗,“左眼全瞎了,右眼重度弱视,她同意手术,不过成功率只有两成。”

  陶源沉默了。

  季晨离又道:“姐,我跟明烺说,如果她瞎了,我照顾她一辈子。”

  “如果她好了呢?”

  季晨离顿了几秒,认命地笑了笑,“那我就把她绑回南城去,跟我一块卖煎饼。”

  “决定了?”

  “决定了。”季晨离苦笑,“姐,过了这么多年,我还是爱她,看到她还是会心动,看到她过得不好还是会心疼,反正我也再爱不上别人了,这辈子没她也就是一个人瞎过,有她……那就两个人一块瞎过呗。”

  陶源手里转着她的钢笔,眼睛盯着指缝间灵活转动的钢笔看,没有说话,可季晨离知道,她的话陶源都听进去了。

  陶源心里大概在骂自己蠢吧,季晨离笑了一下,自嘲道:“我知道,我不长记性,好了伤疤忘了疼,可我从小就这么个死德性,也不差这一次了。”伤疤能愈合,总比一直血淋淋的要好。

  陶源握住她手上的钢笔,轻轻拍在桌子上,“也是,你从小就是这么个死德性,你今年三十岁,人说七岁看老,娘胎里带出来的德性,莫说三十岁,大概到了八十岁也改不了了。”

  “姐……”

  “想想时间过得也真快,你被送到孤儿院那会儿的事还在我眼前晃呢,一眨眼,你都已经三十岁了。”陶源叹息,“三十岁,都已经是个开始变老的年纪了。”

  “姐……”

  “那就去吧。”陶源停了一会儿,突然没头没尾地来了这么一句。

  季晨离愣了一下,没听明白。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