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气影后离婚攻略(gl)_第93章

三月图腾Ctrl+D 收藏本站

  “等明烺做完了手术,你带着她,还有你这只傻猫,回南城去,你的生活在南城,不在这里。”

  季晨离眨眨眼,愣怔道:“这么说,你不生我气了?”

  “我压根也没生你的气。”陶源没好气地笑了一下,叹气道:“你三十岁了,三十而立,晨晨,我相信你有分寸。也支持你做的决定。”

  “我还是不喜欢明烺,尽管她救过我的命,可是,”陶源顿了顿,看着季晨离的眼睛,“我支持你的决定。”

  季晨离的眼圈瞬间红了,哽咽着叫了一声“姐”,不知该说什么,只好跑到办公桌的另一侧,紧紧地拥抱陶源,“姐……”

  从小到大,从上一世到这一世,不论季晨离做什么,陶源都是那个在她身后默默支持的人,成功了,陶源为季晨离喝彩,失败了,陶源的臂弯永远为季晨离敞开,季晨离想,能遇到陶源,真是自己这辈子最幸运的事。

  “姐,谢谢你。”

  “一家人不说这个。”

  季晨离抱紧陶源,拼命地点点头。

  …

  只要明烺松了口同意手术,事情就好办多了,手术的前一天,明烺和家人一块吃了顿饭,温玉秀担心手术的成功率,明光文倒很淡定,他在两个女儿面前向来严肃,饭桌上却破天荒地对明烺说了几句鼓劲的话,“放宽心,万事有我和你妈在。”不过他想起来这个大女儿从小依靠自己的时候少得可怜,于是又有些底气不足。

  果然,明烺只是笑了笑,点头道:“谢谢爸。”看起来比温玉秀还镇定。

  明光文叹口气,暗暗反思自己,都是一块养大的孩子,到底是哪里出了偏差,怎么明烺和明艳两姊妹的个性差了这么多。

  明光文从前很为有明烺这么个懂事的女儿自豪,果敢决断,天生是明家继承人的料,完全不用明光文费心管教,可年纪越老,明光文越发觉得宁愿明烺和明艳一样的性子,活得也轻松一些。不过现在说什么都晚了,和自己的女儿生疏成这样,除了叹息,明光文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什么。

  手术那天,明光文温玉秀和明艳都在手术室门外陪着明烺,连韩欣远都推了手头上的事赶去了医院,季晨离原来也去了,远远地看到那些人的面孔,调转了脚步又出了医院,还是韩欣远眼尖发现了她,紧跟着追了出来。

  “季晨离!”韩欣远在她身后喊了一声。

  季晨离停住脚步,转身,韩欣远追了上来,季晨离微笑,“韩总好。”

  季晨离虽然人在边远小城,但闲着没事喜欢上网看看新闻八卦,所以对韩欣远这几年的状况略有耳闻,韩欣远现在已经是明韩影视的CEO,韩家老太太前两年去世,她又正式接任了韩家的家主位子,越来越有上位者的优雅从容的风范,终于和季晨离记忆里上一世的韩欣远重合在一起。

  “叫我名字就行。”韩欣远和季晨离握了握手,“你来看阿烺的?”

  季晨离想起几年前因为自己的搅和,韩欣远和明烺之间闹得挺不愉快的,后来自己走了,韩欣远这几年也成熟了不少,明烺又成了这样,她们之间那么多年的感情,大概又渐渐和好了,所以韩欣远这句“阿烺”叫得自然,季晨离也不奇怪。

  季晨离点头,毫不忌讳地承认,“是。”

  “怎么不进去。”

  季晨离轻声笑道:“算了吧,又不是我给她做手术,进不进去有什么区别,好像我不进去她就铁定要瞎了似的。”只有她自己知道,她说这话时手心里都在冒汗。

  “也是。”韩欣远跟着笑了一下,季晨离这几年过得一年比一年水灵,笑的时候尤其好看,韩欣远似乎又看到了自己最初对她动心的样子,开玩笑似的道:“找个地方坐坐?这么多年不见了,怪想你的。”

  “算了吧。”季晨离摆摆手,认真道:“有些事过去了就过去了,不必再提起,韩总,你我的交集都是因为明烺而起,假的终归是假的,我以为您比我明白。”

  “我明白。”韩欣远脸上露出点遗憾的神色,假装懊悔地叹气,“晨离,有时我在想,当年如果我多坚持一会儿,说不定你会爱上我。”

  “不会。”季晨离坚定地摇摇头,“韩欣远,你爱的不是我,我也永远不会爱上你。”

  “这么肯定?”韩欣远玩味地笑道,“不会吧?我比阿烺差在哪儿了?”

  季晨离想了想,耸耸肩笑道:“你没她漂亮。”

  “……虽然不想承认,但好像的确是这样。”韩欣远失笑,心里最后的那一点遗憾随着你来我往的玩笑消散,她没问季晨离以后打算和明烺怎么办,那是她们两个的事,和韩欣远无关。

  两人无话,季晨离迟疑道:“那……再见?”

  韩欣远也道:“再见。”

  …

  明烺的手术进行得挺顺利,但眼睛能不能好得看拆绷带之后的恢复情况,她住院期间因为有家人照料,所以季晨离一次都没来探望过,连许璐洋都有点着急了,明烺好像还很淡然的样子,温玉秀在的时候就陪她聊天,不在的时候就开着电视听个响声,打发时间。

  许璐洋拿遥控器把电视调成了静音,问道:“明烺,你就一点都不着急?万一季晨离这次又跑了怎么办?”

  “许璐洋,现在这个时间你应该和高懿在试婚纱。”明烺无奈道,“你又放他鸽子了?”

  “你都这样了我哪还有心情试婚纱,别岔开话题!你就不担心季晨离这次又弃你而去了?一点都不担心?”

  “弃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明烺觉得自己挺幽默,被自己逗笑了,收了笑容才道:“我倒希望她弃我而去。”明烺摇了摇头,“可她是个实心眼的傻姑娘。”她的语气里有无奈有高兴,还有点听天由命的自暴自弃,许璐洋知道明烺心里的纠结,感情的事无从劝起,只好也跟着无奈地摇了摇头。

  “算了,我和高懿试婚纱去了,你和季晨离爱咋咋地吧。”感情终究是两个人的事,许璐洋看得干着急也没用,“对了,我和高懿下个月结婚,婚礼不打算办了,但你得给我包个大红包,感情深不深就看这一回了啊,你自己掂量着。”

  “是吗?恭喜。”明烺笑道,“一定包个顶大的红包,你放心。”

  明烺拆绷带那天,明家三个人连同韩欣远还有许璐洋都到了,等待的过程中温玉秀一直死死攥着明光文的手,心脏病都快犯了,明光文也很紧张,明艳更是急得踱来踱去,看得许璐洋眼晕,“明总,你停停行不?我眼都花了。”

  直到拆了绷带,明烺睁开眼睛,明艳迫不及待地窜到明烺面前,伸出五根手指在明烺眼睛前面晃了晃,“怎么样?姐你看得见么?”

  明烺的眼睛酸涩,眨眨眼,右眼渐渐清明起来,笑道:“阿艳,怎么三十岁的人了还长青春痘呢?”

  “姐你看得见了?”明艳激动得眼珠子都红了,“太棒了!我就知道手术一定能成功!”

  温玉秀高兴得话都说不出来,“阿……阿烺……”

  明烺看着温玉秀温和地笑,“妈,让你担心了。”

  “能看见就好,能看见就好……”温玉秀说着说着忍不住靠在明光文怀里哭。

  明光文也很激动,不过他不习惯在明烺面前外露情绪,转过头去悄悄擦了一下眼泪。

  明烺能看见了,这是一件天大的喜事,温玉秀早跟厨子吩咐了做了一大桌子菜,等着明烺回家吃饭,谁知明烺趁着他们不注意,悄悄溜出了医院,等温玉秀发觉的时候就剩一个还有余温的空被窝了,还有一张手写的字条,字迹工整有力。

  [妈,我有事,你们回去吧。]

  温玉秀急了,“这孩子还有什么事?璐洋,你帮帮忙,快去把阿烺找回来。”

  许璐洋笑了,“阿姨,你别着急,明烺她真的有事。”她心里暗暗想,好你个明烺,有事专坑朋友,脸上的笑容却越来越大。

  天气真好啊,许璐洋深吸一口气,连空气里的消毒水味都是香的。

  …

  明烺溜出医院,一路上忍不住左看右看,重新看到世界,以一种全然陌生的视角,她抑制不住兴奋,只恨不得出租车能长了翅膀飞起来,快点飞到季晨离的身边去。

  “先生,麻烦您开快点。”明烺催促道。

  “开快了要出事的,美女急着去哪儿啊?”

  “去找爱人,晚了可就来不及了。”

  “哟,果然是大事!”司机师傅笑了笑,加快车速朝孤儿院开去。

  季晨离知道明烺今天拆绷带,一上午在房间里坐立难安,她担心明烺真的瞎了可怎么办,又安慰自己不会的不会的,明烺一定会好起来,懊恼自己去医院就好了,不该假矜持的,又埋怨那个许璐洋怎么这么晚还不告诉自己结果。

  “傻鸟,你后妈如果真瞎了可怎么办?”季晨离抱着猫自言自语,“她如果真瞎了,你得好好照顾她,不能欺负她,知不知道?”

  “喵。”傻鸟舔舔嘴打了个哈欠。

  “对了,她还给你带了个弟弟过来,有点聒噪,你要不喜欢那家伙,你就挠它!”

  “喵。”傻鸟舔了舔自己的胸毛。

  “可以欺负你弟弟,但是不能欺负你后妈,知道不知道?”

  这时,窗边传来一个带笑的声音,“谁敢欺负我?”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