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气影后离婚攻略(gl)_第94章

三月图腾Ctrl+D 收藏本站

  季晨离一震。她转头看向窗户,只见明烺还穿着病号服,一只脚已经踩在窗台上,利落地跳进季晨离的房间,站在季晨离面前,居高临下,近乎贪婪地看着她笑:“晨离,你真好看。”

  “你……”季晨离只说出一个字,明烺就已经俯身凑了过来,她的眼前被巨大的黑影笼罩,然后嘴唇被明烺攫住。

  明烺的脸近在咫尺,漆黑明亮的眼睛也近在咫尺,季晨离看得痴迷,没意识到不知什么时候,自己已经躺在了地板上,明烺撑着地板俯身在她头顶,还在不断加深那个突如其来的吻,而季晨离的手也不知何时缠在了明烺的脖子上。

  “明烺……够了……够了……”接吻的间隙,季晨离小声地讨饶,明烺堵着她的嘴唇闷闷地笑了一声,又意犹未尽地舔了舔,这才放开,压在她身上,头埋在她耳后,悄悄地笑道:“晨离,我看得见了。”

  “嗯。”季晨离仰躺在地板上,看着头顶的天花板眩晕,也跟着傻笑。

  “我看得见了,你那天的话还作不作数?”

  “什么话?”

  “一辈子当我的眼睛。”

  “作数。”季晨离点点头,心里快被巨大的喜悦炸开,咧着嘴笑出声,“明烺。”

  “嗯?”

  “你愿意跟我去卖煎饼果子么?”

  明烺亲吻着季晨离的脖子根,也笑出了声,“求之不得。”

第96章 完结倒计时

  “求之不得。”

  明烺的声音钻进季晨离的耳朵里,季晨离两只手臂挂在她的脖子上,紧紧地搂着她笑,笑着笑着,突然松开了手,懈了全身的力道仰躺在地板上,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为什么叹气?”明烺也在季晨离旁边躺下,把她的手握在自己的掌心里,一点一点地把玩手指间的关节。

  “我是叹你。”季晨离随明烺握着手,歪头看她,斜着眼嘲笑,“你活了两辈子,比我多活几十年,从堂堂霸道总裁混成了卖早点的,真是够可以的。”

  “谁说是卖早点的?”明烺笑了一下,挑眉看季晨离,“明明是老板娘。”

  “美得你,还老板娘呢。”季晨离嗤笑,“我才是老板娘,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手下的长工了,懂?”

  “我说的老板娘……”明烺一个翻身侧对着季晨离,看着她的眼睛笑意盈盈,手指点在她的心口上,“……指的是老板的婆娘。”

  她吐出的热气喷在季晨离脸上,季晨离的脸颊瞬间被熏得透红,“咱俩早就离婚了,就算你是老板娘……那也是前任!”

  她的脸蛋红润润的,明烺忍不住捏了一把,“有什么办法转现任没有?”

  “看你表现吧。”季晨离高高扬起下巴哼道。

  “啊?”明烺夸张地皱了一下眉毛,眼见季晨离一个眼刀子飞过来,只好撇着眉毛赔笑,“好,看我表现。”

  原来季晨离旁边这个舒服又安心的位置是属于她家猫宝贝儿傻鸟的,如今不知从哪儿冒出一个庞然大物鸠占鹊巢,傻鸟当然不高兴,别看它毛长虚胖,身姿倒是矫健,轻轻巧巧往前一跃,顺利跳过明烺这一道天堑,挤到季晨离和明烺中间,并用自己毛绒绒的大屁股冲着明烺,妄图把她挤得离季晨离远远的。

  “喵。”傻鸟窝在季晨离身侧,哀怨地叫了一声,仿佛在控诉季晨离有了老板娘就不要闺女了。

  明烺只有一只眼睛,从爬窗户进来的那一秒就只顾得上看季晨离,眼里全被季晨离装满,还真没注意屋里还有别的活物,面前突然出现一个毛绒绒会动的大腚,尾巴还时不时甩一甩,被吓了一跳,“这是什么玩意儿?”

  “什么什么玩意儿?”季晨离白了明烺一眼,“来认识认识,我闺女。”

  明烺饶有兴味地坐起来,把猫抱进怀里摸了摸,“闺女,叫什么名字啊?”

  “这是我闺女,你跟着乱叫什么?”季晨离也坐起身,一把把傻鸟从明烺怀里抢过来。

  “好,你闺女。”明烺妥协,“你闺女叫什么,这总能告诉我吧?”

  “它叫……叫……”那么一瞬间,季晨离突然觉得傻鸟的名字有点难以启齿,嗫嚅道:“它叫……”

  “什么?”明烺没听清。

  “它叫……”

  季晨离话没说完,突然门被推开,外头进来一个人,“晨晨,都快一点了怎么还不出来吃午饭,你不饿傻鸟都饿了……”陶源推门进来,正好屋里的三个不约而同地抬头看她,四双眼睛你看我我看你,都是一愣,明烺的脸上还有点心虚的表情。

  季晨离心虚得比明烺还厉害,抱着傻鸟连忙移开视线,不敢和陶源在继续对视,“姐……”

  她这一叫,陶源立马回神,面无表情地走到她们仨面前,居高临下地看着她们,站了一会儿,突然弯下腰来,季晨离以为陶源恨铁不成钢要揍她,立刻闭上眼睛,明烺也骤然紧张起来,可季晨离只觉得怀中一轻,睁眼一看,原来怀里的猫不见了,被陶源抱了过去,猫儿被陶源抱得舒服,还忍不住在她怀里蹭蹭。

  “先吃饭,有什么事以后再说。”陶源淡淡地瞥了她俩一眼,抱着猫慢悠悠出了门去。

  “我姐这是……接受了?”季晨离呆愣地问。

  明烺无奈地笑道:“她是你姐,你问谁呢?”

  “我就是觉得……我还以为我姐怎么着也得揍我一顿呢……”

  “要揍也是揍我。”明烺拉着季晨离站起来,乐道:“原来你闺女叫傻鸟,啧啧啧。”说完还意味深长地看了季晨离一眼。

  “啧什么啧?”季晨离恼羞成怒,“就叫傻鸟怎么了?要你管呢?”

  “不敢不敢。”明烺识时务地投降认怂。

  季晨离满意地点点头,“这还差不多。”

  谁知明烺趁季晨离毫无防备,突然抱住她,在她脸上偷亲了一口,“我都归你管了,那还敢管你呢。”说完猛然跳开,远远地逃走了,身手矫捷,完全不像从前受过重伤差点瘫痪的人。

  “明烺你给我等着!”季晨离手摸在被明烺亲过的地方,磨着后槽牙威胁,面部肌肉却控制不住地展开一个笑容。

  陶源、季晨离和明烺三个围着圆形的小饭桌坐在一起吃午饭,饭桌上的气氛有点诡异,季晨离低头扒饭,眼睛时不时瞟陶源一眼,陶源对明烺视而不见,偶尔夹点菜到季晨离碗里,明烺则眼观鼻鼻观心,端着碗安静吃饭,一点声音都不发出来。

  这一顿午饭吃得季晨离噎得慌,快吃完的时候季晨离终于沉不住气了,放下筷子,深吸一口气道:“姐,这是明烺,你以前见过。”又转头对明烺介绍,“明烺,这是我姐,陶源。”

  明烺向季晨离递去一个疑惑的眼神。

  “那什么,我就是想起来好像从没给你们正经引见过,有点不太礼貌。”季晨离面不改色地继续吃饭。

  陶源脸黑了半边,明烺则暗暗笑了一下,擦擦嘴对陶源道:“陶源,你好。”

  陶源点点头,就算回了礼了。

  孤儿院的院长宿舍是一个公寓式的小套间,不到五十平米,两房两厅,在职工宿舍三楼,吃完饭,陶源把季晨离打发去洗碗,又给自己倒了一杯茶,端到客厅,在沙发上舒舒服服坐下,等着明烺也坐过来,才道:“你眼睛好了?”

  “好了一只。”明烺指指自己的右眼,“不过也够了。”

  “够什么?”

  “够我爱季晨离。”

  “……”这个混蛋光明正大地把自己的妹妹从自己身边夺走,还敢说出这么恶心兮兮的话来,陶源忍了很久,还是忍不住气哼哼道:“我还是很讨厌你。”

  明烺还没来得及说话,她又道:“但我尊重晨晨的选择。”

  明烺郑重地点头,“谢谢。”

  把自己的好妹妹交到这么一个混蛋手里,陶源越想越气不过,咬着牙警告:“这一次你再敢让晨晨伤心绝望,我……”

  “绝不会了。”明烺打断陶源的话,看着她的眼睛保证,“绝不会了。”

  陶源是不相信明烺的,在她心里,明烺是个十恶不赦的坏蛋,可这又怎样呢,季晨离选择了她,季晨离是个成年人,陶源无法干涉她的选择,而且作为她在世上唯一的亲人,陶源不支持她,还有谁会支持呢?

  明烺道:“晨离有你这样一个姐姐是她的幸运。”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