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气影后离婚攻略(gl)_第95章

三月图腾Ctrl+D 收藏本站

  “别跟我说这些废话。”陶源不耐烦地摆摆手,“没事你就从我眼前消失,赖在我的地盘上,看得我都心烦。”

  “好,那我下次再来。”明烺看了一眼厨房,走了。

  她走之后,季晨离才从厨房里走出来,一屁股坐在陶源边上,用两个满是泡泡的手抱陶源,“姐,你真是全天下最好的姐姐了。”

  “别恭维我了。”陶源拧着眉毛道,“碗洗完了么你?”

  “……姐,你真是全天下最像黄世仁的姐姐了。”

  陶源没好气道:“还贫?去洗碗去,看见你这不省心的就烦。”

  “……”气头上的女人惹不得,季晨离乖乖躲进厨房洗碗去了。

  晚上,季晨离和陶源各自洗漱完毕上床睡觉,傻鸟也在它自己的窝里睡得香,接近十二点,季晨离刚睡熟,窗户那儿传来敲玻璃的声音,季晨离被惊醒,起床走到窗边,掀开窗帘一看,果然是明烺。

  季晨离无奈地叹气,打开窗户把人放了进来,“你和韩欣远不愧是一个师父教出来的,翻墙爬窗户的本事简直一模一样。”

  明烺面上笑容一顿,“韩欣远也爬过你的窗户?”

  “啊,还是用一只手爬的。”还没说完,季晨离突然觉得肩膀一沉,等她回过神来,背后已经贴上冰凉的墙壁,被明烺抵在了墙上。

  “什么时候的事?我怎么不知道?”明烺的鼻尖亲昵地蹭着季晨离的鼻尖,低语着问道,眼睛看着季晨离,左眼显露空洞无神的天真,右眼却又锐利无比,两只截然不同的漂亮眼睛凑在一起,季晨离看得呼吸一滞,随后笑出声来。

  “明烺,你吃醋了。”季晨离背后抵着墙笑,“原来你也会吃醋。”

  明烺苦笑,“我当然会。”明烺想,何止吃醋,看到季晨离和别人亲昵,看到有另外的人觊觎季晨离,明烺简直要害怕抓狂,她早就没有信心能完全抓住季晨离的心了,何况现在的季晨离比过去耀眼得多,而明烺已经成了一个被时代遗忘抛弃的人,她已经太老,老得配不上季晨离。

  “那都是四五年前的事了,真不知道你在吃哪门子的醋。”季晨离推开明烺,“再说我从来都没喜欢过韩欣远。”

  “真的?”明烺眼里的欣喜一闪而过。

  “这种事有必要骗你么?”季晨离盘腿坐在床上,突然想起件事,心血来潮,问道:“哎,韩欣远上辈子是不是喜欢我?”

  明烺瞥了她一眼,“问这个干什么?”

  “我好奇呗,韩欣远从前和我可是情敌,她都能喜欢上我,说明我魅力大啊……唔……唔!”她的嘴被明烺堵住,终于不再喋喋不休。

第97章 大结局

  明烺连续好几天半夜爬季晨离的窗户,她自觉挺浪漫,终于有一天被忍无可忍的陶源给撵了出去,连同季晨离一块。

  季晨离拎着自己的行李箱,抱着自己的猫咪,眼看着陶源嘭的一声关上大门,把自己关在门外,和怀里的傻鸟你看我我看你看了半天,最后一致看向一脸无辜的明烺。

  “都怪你。”季晨离气冲冲道。

  “喵。”傻鸟舔舔嘴,深表同意。

  “行,怪我,怪我。”明烺无奈地耸耸肩,接过季晨离腿边的行李箱,“你姐都不收留你了,不如跟我回家?”

  于是季晨离又重新住进了明烺的房子。

  还是那套房子,什么都没有变,季晨离原来的卧室被明烺占了,她只好住了明烺那间,久未住人的房间需要打扫,季晨离坚定地认为在这间屋子里自己是客,明烺是主,这种事哪有客人亲自动手的,当然是交给主人来做,所以她拆了包薯片,往门框一靠,优哉游哉地看明烺满头大汗地给她铺床叠被。

  “要我帮忙吗?”季晨离意思意思跟明烺客套了一下。

  明烺也很识相,笑了一下,道:“你去客厅坐着就算帮了我大忙了。”

  季晨离果真去客厅坐着吃薯片看电视去了,大爷似的翘着二郎腿,她嘴上说着自己是客人,那大摇大摆的模样倒是一点不像拿自己当外人的。

  不过她也识相,明烺给她铺床叠被,她也就自觉承担了做饭这项重任,明烺整理好房间也没闲着,进厨房给季晨离打下手,季晨离趁明烺打扫那会儿把顺道买回来的排骨淮山用砂锅炖上,这会儿已经炖了两个多小时,一揭盖子满厨房都是肉香,明烺吸着鼻子闻了一下,口水都快流下来,满足地叹道,“这个香味我想了二十多年。”

  季晨离不信,嗤笑,“哪有那么夸张,明家四个大厨的手艺我都是尝过的,哪个不是一等一的水平?要连个汤都煲不好,干脆辞了算了。”

  明烺道:“那不一样。”

  季晨离炒菜的动作微顿,没有说话,明烺也不再说话。

  厨房只剩下炒菜的滋滋啦啦,一个小炒肉出锅,季晨离说了句盘子,明烺把早就准备好的盘子递过来,菜装进盘子里,冒着热气,明烺也不怕烫,赤手拈起一块就往嘴里送,嚼的时候跟吃什么山珍海味似的,眼睛都满足地眯了起来。

  季晨离简单冲洗了锅,打算再做一个清炒空心菜,明烺在边上看着,季晨离突然问:“你上辈子就没再找个别人?”

  “找谁?”

  季晨离笑着调侃,“我哪知道找谁,凭你明大总裁的地位,什么俊男美女还不都上赶着往你怀里贴么?你想找个暖床的还不简单?”

  这话大约触到了明烺的伤心事,半晌季晨离都等不来她的回应,她转头看明烺,只见明烺眼睛正一眨不眨地盯着自己看,幽深的瞳孔快把季晨离整个吸进去。季晨离心里一慌,转头继续专注于她的清炒空心菜,干笑两声给自己解围,“看样子是没有了?没想到啊没想到,原来明大总裁竟然给我守了二十年的寡。”

  她的这个笑话并不好笑,自己干笑了两声也没了动静,空心菜出锅,汤也好了,菜端上桌准备开饭,两人面对面坐着,明烺才道:“对不起。”

  季晨离往八哥笼里添了点鸟食,又给猫拌好了猫饭放在地上,淡淡地笑道:“有什么对不起的。”

  明烺觉得自己对不起季晨离的事情太多,一时半会儿竟无从说起。

  季晨离道:“吃饭吧。”

  季晨离的猫宝贝儿吃完了自己的午餐,闲着无聊去闹八哥,竟然从阳台上跳起来扒拉了一下鸟笼子,吓得笼里八哥一惊,叽里呱啦叫起来,那猫似乎很得意,也跟着喵喵叫,季晨离和明烺两人被吵得不行,不约而同呵斥:“傻鸟,别叫了!”

  一猫一鸟愣了,两人四目相对,也是一愣,随后又笑起来,季晨离嘲笑明烺:“真没创意,就知道剽窃我的劳动成果。”

  明烺回敬她:“总比给猫取名叫傻鸟的好。”

  笑着笑着,季晨离叹了口气,自嘲道:“兜兜转转两辈子,没想到又和你在一起了。”

  “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

  “有什么可悔的,难道还会比上辈子更差么?”季晨离讽笑着摇头,“明烺,我是还放不下你,可是我永远不会像上辈子那么爱你了。”那样毫无尊严地爱一个人太累,季晨离想想都觉得疲惫。

  “没关系。”明烺道,“你不用像从前那么爱我……只要有一点点爱我就行。这一次,我来爱你。”

  她们俩都是活了两辈子的老女人,明烺又因为患得患失不敢对季晨离有什么过分的举动,虽然总忍不住和季晨离腻着,亲一亲抱一抱怎么着都不嫌够似的,在进一步的举动就完全不敢有了,好几次季晨离都被撩起了火,偏偏明烺没了下一步,季晨离也说不清自己是气愤还是失望,总之憋屈地去浴室冲凉水去了。

  生活就这么过,没什么大事发生,不过季晨离总算见识到了明烺惯着一个人是怎么样的惯法,季晨离和明烺一块住,除了做饭,那人几乎把大大小小的家事全都包揽了,连早上刷牙的牙膏都恨不得给季晨离挤好了放嘴里帮她刷,头一阵子季晨离心里还有点隐隐的不安,到后来开始心安理得起来,坐在沙发上看明烺晾衣服,嗑着瓜子道:“明烺,你再这么下去我就要变成废人了。”

  明烺正在给她晾衣服,笑道:“就是要给你养成废人,让你离了我什么都干不了,这样你就一辈子都离不开我。”

  季晨离抓了把瓜子,忿忿道:“我就知道,你果然有阴谋!”

  “什么阴谋,这叫阳谋。”明烺笑着把季晨离的一条内裤挂上去。

  季晨离平时打扮得挺成熟,内心其实少女得不行,三十岁的人了,内衣内裤一水的浅粉浅蓝浅紫色,有几条还是白色蕾丝的,明烺洗的时候一边嘲笑,一边在心里暗暗想着把这些粉嫩的三角形布料从季晨离身上剥下来的那一天,嗯,最好是半脱不脱地挂在膝盖弯里,露出两条雪白修长的大腿,然后……

  明烺悄悄看看季晨离翘在茶几上的圆润的脚趾,内心突然躁动,赶紧把衣服晾好,念了好几遍道德经才把心里的火气给压下来。

  在C市无事,两人开始着手准备着回南城,偶尔有一次,温玉秀来看望明烺,发现季晨离也在,两人见面都挺尴尬,客套几句,临走的时候温玉秀让明烺带季晨离回明家吃一顿饭。

  那顿饭明家一家人都在,韩欣远也在,吃得客客气气,明艳也给了季晨离几分面子没有当场摔筷子走人,甚至还敬了季晨离一杯酒,不过除此之外也再无其他了,她们俩之间恩怨太深,能做到现在这样客客气气吃顿饭已经是极限。

  后来明烺告诉季晨离,吃了这顿饭,这就算是她母亲认可了她们俩之间的事,明烺看起来挺高兴,季晨离也就跟着一块高兴,毕竟是一辈子的大事,能得到家长的祝福总是好的。

  虽然没什么好准备的,不过她们还是在C市待到了下个月,就为了参加许璐洋的婚礼。

  许璐洋虽然在明烺身边没什么正经时候,不过她好歹是C市一号人物,所以婚礼当天来的人很多。要说许璐洋在外人眼里也算一段传奇,什么身家背景都没有的一个女人,不到四十岁,愣是混到了许多人一辈子都无法企及的高度,那个高家的大公子,青年才俊,多眼高于顶的一个人,愣是追许璐洋追了七年人家才松口答应了他的求婚!光这一件事就够喜欢做梦的少男少女们花痴一阵子的了,何况许璐洋还比高懿大七岁。

  婚礼很盛大,明烺结过婚,所以是明艳给许璐洋当的伴娘,念了誓词带了戒指,新娘抛捧花,许璐洋对季晨离眨了眨眼睛,季晨离还没反应过来呢,只见许璐洋转身一抛,捧花准准地砸在了季晨离怀里,众人起哄,尤其有几家还未婚的男青年看到季晨离模样的时候已经开始摩拳擦掌跃跃欲试,明烺很不高兴,扫了那些眼珠子都快瞪出来的男人一眼,拉着季晨离的胳膊把她带进自己怀里,肆无忌惮地吻了她一下,不认识季晨离的不少,可没人不认识明家这位曾经的当家人,出了名的雷厉手段,这些纨绔公子哥哪敢和她抢人,都悻悻退了。

  季晨离看在眼里,好笑道:“明总,你这吃醋的爱好真是越来越不分场合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