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假想情人_第6章

秦三见Ctrl+D 收藏本站

高维笑个不停,廖晨曦侧头看他。

这个男人虽然三十多岁了,但皮肤还保养得不错,廖晨曦心想,不知道他用的什么面膜。

眼尖的廖晨曦突然发现高维的鬓角有一根白头发,他小声说:“你有白发。”

高维原本在笑,听他这么一说愣了一下,然后又轻笑了一声说:“喜欢吗?”

廖晨曦翻了个白眼转过去不再看他,小声嘀咕着:“你这人自恋得有点过了啊!”

高维又盯着廖晨曦眼角的泪痣看了会儿,然后说:“你这颗痣长得挺不错的。”

廖晨曦斜眼看看他说:“我哪儿都长得挺不错!”

到了餐厅,高维把伞给了服务生,二哈不能进去,就交给了周小洪看着。

本来就是工作日加上下雨天,这边几乎没有什么人。

点了两份猪扒饭套餐,高维给廖晨曦倒了水,然后把水杯推了过去。

“谢谢。”廖晨曦装得非常有礼貌,一抬头,对上了高维含着笑意的眼睛。

“感觉怎么样?”高维问。

“什么?”

高维又给自己倒了一杯水,说:“觉得我怎么样?”

“……”廖晨曦喝了口水,沉了沉气说,“相处起来挺轻松的,之前还一直担心来着。”

“担心什么?怕我欺负你?”

“哈哈哈怎么会呢!我是担心咱们俩性格差别太大会合不来。”

高维双手握拳抵在嘴巴和鼻子之间,若有所思地看着廖晨曦。

“嗯?”廖晨曦不明所以。

高维说:“怎么会合不来呢,我一直挺喜欢你的。”

他这一句话说出来,吴昱临在后面比了个大拇指,非常满意高维的演技。

廖晨曦愣了一下,然后突然就不受控制地脸红了。

“我去,什么情况?”Jeffrey站着的地方只能看见廖晨曦的背后,在高维说了那句话之后他发现廖晨曦耳朵尖儿竟然红了!

周小洪用手肘撞了撞Jeffrey让他别出声,Jeffrey捂住了嘴,瞪大着眼睛继续看着。

廖晨曦尴尬地笑笑说:“好饿,饭怎么还没上来!”

高维又得意起来,在心里比了个V,撩拨小男孩这种事他不常做,但套路却没少学,爱情片儿谁还没演过呢,只要豁出去这张脸皮,什么话说不出来什么事做不出来啊!

第06章

第一期录制还算顺利,两人吃完饭雨也停了,牵着二哈在艺术区逛了逛。

高维心血来潮让廖晨曦唱歌,一开始廖晨曦不愿意,后来被高维夸了几句就美滋滋地唱起来了。

不知道是他故意的还是恰好想起来,廖晨曦唱的是那首《一日春光》。

高维本来让他唱歌是存了想笑话他清唱功力的心思的,然而廖晨曦唱到那一句歌词的时候刚好转过来看他,让高维突然心头一紧。

就像是你一个人孤孤单单地在旷野奔跑,你以为漫山遍野就只有冷漠的风声,回过头的时候却突然发现原来有个人一直陪着你。

廖晨曦的曲子当初拿了奖,他确实是怀恨在心的,但现在高维只想称赞,这首词确实写进了他心里。

廖晨曦唱完,歪着脑袋笑说:“好听吧。”

高维看着他出神,倒是小二哈试图从高维怀里蹦到廖晨曦那边去,吓得廖晨曦赶忙后退。

经过这大半天的相处,廖晨曦终于稍微接受了一点这只棕毛二哈,但依旧不代表他愿意抱它。

录制到最后的时候两人收到了一张卡片,上面写着一间公寓的地址。

廖晨曦想,该来的还是来了,他苦着脸看着离自己家非常近的那串地址,虽然特别想叹气,但还是得配合高维笑着说:“还真有点期待呢!”

高维对他挑眉笑了笑,“以后咱们也是有家的人了。”

这句话太暧昧了,廖晨曦在心里翻了个大白眼。

第一期就这么结束了,拍了六个多小时,但其实到最后只会留下不到半个小时的内容。

拍完正片之后需要他们俩再加拍一段预告视频,两人站在一起,互相变着花样儿地夸对方,夸得廖晨曦尴尬癌都犯了。

结束之后廖晨曦赶着去下一个通告,他晚上有一档访谈节目要录,整个人忙得没有歇气儿的时候。

临走前高维给他买了杯咖啡送到车上,廖晨曦一愣,挑着眉撇嘴问他:“还录呢?”

“没有,他们都收工了,拿着。”高维抓着廖晨曦的手腕把咖啡塞到他手里,“雨天路滑,Jeffrey开车小心点。”

坐在前面的Jeffrey受宠若惊,连忙说:“好的好的,谢谢维哥!”

高维笑着跟他挥挥手,然后用手指弹了一下廖晨曦的额头:“走吧,改天一起健身。”

说完他笑着把车门关上了,迎着周小洪不解的眼神回到了自己车里。

“虽然说做戏就要做全套,但这刚开始,你也太殷勤了吧?”周小洪不想让高维真的跟廖晨曦走得太近,高维以前发生过的事再加上他本身的性格,其实说到底还是适合一个人安安静静的,以后找个稳妥的人谈恋爱,总比在这浮夸的娱乐圈找一个不靠谱的人好得多。

“很殷勤吗?”高维上了车,系好了安全带,“你想要的话我也可以给你买。”

周小洪瞪了他一眼,开了车:“我才不要,你别转移话题,你对他那么好干嘛啊?”

“随手的事儿,等会儿他还得去录别的节目,挺辛苦的。”

“辛苦也跟你没关系吧!”周小洪刚说完,手机就响了,“你帮我看一眼是谁。”

高维从后面座位拿过周小洪的手机,一看来电人,愣住了。

周小洪感觉到他的不对劲,侧头去看,然后说:“挂掉。”

“你们还有联系?”高维听话地拒接了电话。

“他最近回国探亲,找了我两次。”周小洪顿了一下,继续说,“其实他是想见你,你怎么想?”

“不怎么想。”高维拿着周小洪的电话,看着窗外,又下雨了,整个城市都阴沉沉的,像是背负着什么难解的重担,“我一点都不想看见他。”

很久以前的某一个晚上,当时正是高维最艰难的时期,他推掉了所有工作,三更半夜在家独自喝酒。

那时候他有一个习惯,每天睡前都要听网络广播,那天随手打开一个,恰好主持人在读一篇文章。

文章的名字他不记得了,但有些话他却记得清楚。

人活到三十几岁,再也不是可以无所畏惧的年纪,怕欺骗,怕背叛,怕自己的付出与回报不成正比,越来越胆小,总觉得时间越来越少。

也想不管不顾地去爱一个人,可是每一次开始的时候都会变得畏首畏尾,哪怕对方表现出一丝的不耐烦或者说出一句拒绝的话,那么这份感情也就放下了。

不是爱情变得廉价了,只是觉得荒废不起岁月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