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假想情人_第10章

秦三见Ctrl+D 收藏本站

“哦。”廖晨曦不想再跟他说话,其实就是不想再挨骂,他觉得自己委屈,又觉得高维教训得对,可是转念一想,高维又不是他什么人,凭什么骂他。

廖晨曦把他推回对面坐着去,不说话。

想了半天,觉得高维或许能算得上自己的救命恩人啊!

“还是得谢谢你。”廖晨曦说,“虽然你也不是好人,但要不是你我现在可能更不知道干什么呢,我就是这样,遇着点事儿就慌,可能是……”

“Jeffrey把你保护得太好了。”高维喝了口咖啡,叹气说,“Jeffrey帮你把什么事儿都给挡在外面了,你自己都没注意吧,以后别总不听话,也别总跟Jeffrey使性子,能有这么个人对你好你得知足。”

“啊?”廖晨曦又蒙了,心说,你谁啊,别说得好像什么都知道似的。

两人后来都不再说话,各怀心事地喝着咖啡,咖啡喝完了,Jeffrey也慌慌张张地来了。

高维没多说,打了个招呼就走了,他不太想继续搀和廖晨曦的事,留下也没什么意思。

到了傍晚的时候,高维吃完饭在沙发上刷微博,果然看见了有人发了他和廖晨曦在咖啡店的照片,发微博的是那个咖啡店的服务员,倒是说话算话,等他们走了之后才发的。

评论又是一水儿的两人有奸情,高维笑笑,把手机丢在了一边。

第10章

高维刚放下手机,Jeffrey就打来了电话。

他心里清楚对方是为了什么,一是表示感谢,二是让他帮忙保密。

高维笑着接了电话,果然,Jeffrey一上来就不停地又是谢谢又是对不起。

“没事儿,晨曦吓坏了吧,还是年轻,没经历过这个,遇人不淑,不怪他。”

Jeffrey跪在沙发上,好像对面就是高维一样,恨不得给他磕个头:“维哥,你真的帮了大忙了!别看晨曦天天好像多厉害似的,其实没见识过什么。”

廖晨曦在旁边听着他打电话,实在忍不了了,抬腿就踹了Jeffrey的屁股,把人踹得趴在了沙发上。

“还好他今天是找了我,以我们的关系我肯定是向着他的,那几个人周小洪那边已经安排过了,这会儿估计已经在里面了,让晨曦以后多小心些吧,我还有事儿,不跟你说了。”

“好好好!”Jeffrey非常狗腿地说,“维哥你先忙,改天我们当面谢你!”

高维笑笑,挂了电话。

他靠在沙发上长出了一口气,廖晨曦是真挺傻的,他想,能这么慌张地找一个并没有多熟而且甚至可能是敌人的人去帮忙,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

他坐了一会儿,起身去了书房。

自从他录制《SH》开始,陆续又有人找他拍戏了,这种感觉已经很久没有了,看着面前的剧本,高维有种恍若隔世的感觉。

这就是现实,这就是生活,不能怪这世上的人势利,因为这就是最鲜血淋漓的人生。

之后的几天高维和廖晨曦各自忙着自己的事,偶尔配合节目组宣传,到了第二周录制的时候,《SH》已经在“今年最受关注的综艺节目榜”榜单上位居第一了。

第二期的录制不像第一期时天气那么糟糕,两人见面的地点在廖晨曦的公司。

他那天上午就去了公司,中午的时候《SH》的工作人员跟他碰了面,说是要提前录一段他单人的视频,主要就是说一说对这个节目和对高维的看法。

“本来像我们这种人想谈个恋爱就挺难的,尤其是公开恋爱,《SH》给了我这个机会,而且还是跟维哥……”说到高维,廖晨曦对着镜头笑了笑,“维哥这个人真的特别好,我们俩的性格应该算是互补的,他在身边的时候会让人觉得踏实。”

镜头外,工作人员问:“有没有什么特别想和他一起做的?”

“呃……蹦极吧,我很喜欢刺激的游戏,之前在电视上看过人家一对儿情侣一起去觉得应该是很难忘的记忆,很想和他一起体验一把。”廖晨曦说完,指着镜头坏笑着说:“维哥,敢不敢和我一起啊?”

录完这段儿就开始准备进入正式拍摄,Jeffrey给廖晨曦补了补妆,说他:“刚才说得不错嘛,爱意隔着屏幕我都感受到了!”

“爱意个球啊!”廖晨曦瞪了他一眼,“我在秀演技你不知道么!”

Jeffrey翻了个白眼又问:“那你是真想去蹦极?可以跟节目组申请啊!”

“……不要说话!”廖晨曦捏住他的嘴说,“让我蹦极,不如让我去死!”

节目录制开始,第一个镜头就是廖晨曦牵着二哈从公司大楼走出来,而高维已经靠在车边等着他们了。

“哟,我看看胖了没?”高维走过去把二哈抱起来,还故意抓着狗爪子伸向廖晨曦,“真沉了不少!”

廖晨曦躲了躲,不想让狗碰到他:“吃的可多了,我都怕它变成猪。”

两人一狗今天要去节目组给安排的公寓,提前给了他们地址,看得廖晨曦非常烦躁,因为那个公寓离他家非常近,同一个小区,公寓在27号楼,他在11号楼。

“这地方你知道吗?”车上只有他们俩,只不过安了几个小摄像机,高维觉得这样自在多了,他完全可以忽视这些摄像机好好跟廖晨曦交流。

“没去过。”廖晨曦反复看着那个地址,心说,这到底是谁选的地方啊!

高维开着车,导航不停地指挥着。

“这周过得怎么样?想没想我?”

高维问得自然,廖晨曦却尴尬得不行。

本来上一次节目录完之后他是决定平时坚决不跟高维联系的,从一开始他就很反感跟高维一组,不想让这个人倒贴自己,更不想配合炒作,可是过去的那几天两人发生的事完全超出了他的预期,再加上那天高维确实帮了他,不管怎么说都应该对人家客气点。

“不好意思了?”高维见他没说话,大笑了两声。

“没有啊!”廖晨曦把头转向窗外,“我怎么可能不好意思!”

“也是。”高维开了音乐,第一首歌就是廖晨曦的《一日春光》。

廖晨曦诧异地看向他,高维笑说:“很喜欢这首,你要不要跟着唱?”

廖晨曦没说话,安安静静地听着自己的歌,虽然觉得羞耻,但最后还是感慨了一句:“好听。”

到了公寓,高维停好车,廖晨曦非常自觉地牵着二哈下来,他现在已经不怎么怕这只狗了,毕竟,名义上这是他儿子。

输了密码进了楼里,高维回头问:“几楼?”

“11楼。”廖晨曦说完突然发现那是他家的楼层,赶紧改口说,“8楼8楼。”

高维若有所思地看了他一眼,然后按了电梯。

这间公寓装修得非常不错,但让廖晨曦受不了的是,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婚房。

尤其是卧室,暗红色的窗帘挂在落地窗上,吊灯的外罩也是一样的暗红色,枕头、被子、沙发……

最让廖晨曦无语的是卧室里竟然有两面巨大的镜子,一面在床后面的墙上,一面在床对面的墙上,这难道不是情趣酒店吗?

高维也和他一样震惊,两人站在卧室前表情都是一样的傻。

“这……”高维无奈地笑了,问廖晨曦,“你要不要过去体验一下?”

“体验什么?”廖晨曦瞪圆了眼睛。

高维突然抬手搂住了他脖子,带着人往里走:“这床好像挺软的,上去试试!”

说着,两人倒在了床上。

很软,廖晨曦平躺着,脖子下面枕着高维的手臂。

二哈站在门口看着它的两个爹,“汪汪”叫了两声,也躺下了,只不过,它的爸爸们躺在床上,而它只能躺在地上。

情侣和狗,大概就是这样的区别吧。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