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假想情人_第24章

秦三见Ctrl+D 收藏本站

太纯情了,他想,这下真是完蛋了。

“你不要住太久,医生说你消肿之后就没事儿了,你赶紧消肿。”

高维点点头:“其实我自己在家也行,大不了拄个拐杖,好的慢点没关系,反正我也没什么工作。”

廖晨曦听得心里不是滋味,他本来就知道高维过气的,也因为这个嫌弃过对方,可是这会儿挺高维自己说起来,觉得特别心酸。

谁都有不如意的时候,不管是生活还是事业,都会遇到低谷,但总不会一直都是这样,总有好起来的一天。

廖晨曦低着头说:“其实我也不是想赶你走……哎对了,上次我送你的那块表你还记得么,厂家说想找咱们俩一起代言,毕竟咱们俩的那啥还挺火的。”

“是么。”高维淡淡地笑着,对他说,“我倒是没听小洪说起这个代言。”

“他们应该是还没来得及跟小洪姐谈吧,上次我们拍摄的时候厂家说来着……”

廖晨曦越说越紧张,后来干脆埋头吃饭。

他现在很矛盾,想跟高维保持距离,却又想对他好一点,可一旦对他好,又开始觉得心虚。

终于熬到睡觉,廖晨曦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地睡不着,不停地想,高维换了床不知道会不会睡不好觉。

第23章

房间里除了廖晨曦不停翻身的声音就只有空调发出的嗡嗡声,惹得他心烦,伸手去枕头下面摸手机,半天都没摸到。

廖晨曦起来找了半天都没找到自己的手机,坐在床上努力回忆自己把它放哪儿了。

过了半天,他看向卧室门的方向,纠结了一下还是站起来出去了。

高维住在对面的客房,那间屋子一直没人住过,睡觉前廖晨曦特意给他换了新的床单被罩,而且是跟他现在用的一模一样。

廖晨曦轻手轻脚地过去,趴在门上小声问:“你睡了吗?”

等了半天也没见高维回应,他推开了门,低头看见了睡在门边的二哈。

他没心思这会儿去撩他儿子,在门口看了一圈,看见床头柜上放着一个手机,他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迷迷糊糊就走了过去。

刚拿起手机,廖晨曦猛地被人抱住了腰,直接翻倒在床上。

“妈呀!”廖晨曦吓了一跳,等反应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倒在高维的身上,那人看起来非常清醒,在笑着看他。

“叫妈干什么?”高维问他。

廖晨曦挣扎了一下,从高维身上爬了起来站到了床边瞪圆了眼睛看高维:“你大半夜要吓死人啊!”

“你大半夜不睡觉来夜袭我,还好意思恶人先告状?”

廖晨曦被他说得有些尴尬,不乐意地说:“什么夜袭!我是来找手机的。”

“你拿我手机干嘛?”高维指了指廖晨曦手里握着的手机,还是带着笑意。

廖晨曦低头一看,可不是么,他们的手机是同一款,但他在自己的手机上贴了一张自己的Q版贴纸,现在他手里握着的显然不是他的。

“……拿错了。”廖晨曦把高维的手机往对方床上一丢转身就要走,结果又被拦腰抱住了。

“撩完就跑?”高维抱得紧,整个人的上半身都贴在廖晨曦背上。

他其实就只是想逗逗廖晨曦,但这么抱着这小子的时候,发现他真的瘦得快皮包骨了,好像自己再用力一点就能把他弄断。

“你别闹啊!儿子看着呢!”廖晨曦说完觉得这句话实在太暧昧了,砸吧砸吧嘴,低头去掰高维的手指。

高维一用力,把廖晨曦带到了床上。

廖晨曦在心里叹了口气,觉得自己实在是太不争气了,说好了色字头上一把刀千万不要轻易往下跳,可是高维勾勾手指头他就蹦到人家床上了。

高维这一下其实没用多少力气,同样身为男人的廖晨曦如果想挣脱的话是有机会跑开的,可他就是顺着高维倒在了床上,然后被人压在了身下。

“你脚扭了怎么还能乱动?”廖晨曦一脸正直,但其实在努力让自己千万不要有反应。

高维俯身看着他,与其说是看,不如说是审视,眼神中带着一些让廖晨曦看不懂的东西。

“你起来,我要回去睡觉了。”廖晨曦有些慌,他弄不懂高维是什么意思,他突然觉得今天好像在做梦,这人怎么就莫名其妙住到自己家来了,原本两人不还只是没多熟悉的工作伙伴而已么!

高维又盯着他看了一会儿,然后被廖晨曦推开了。

看着那家伙慌慌张张地穿上拖鞋往外跑,高维说:“我脚坏了,这段时间你走到哪儿都要带着我。”

廖晨曦回头看他,觉得高维大概不是脚坏了而是脑子坏了:“你有病啊?”

“嗯,有病。”高维躺下闭上了眼,“没跟你闹,你出去的时候把门给我关好,不过你要是想跟我睡也可以,赶紧过来,我挺困的了。”

“有病!”廖晨曦出去了,把门狠狠一摔,吵醒了趴在门边的二哈。

高维睁开眼看着二哈,无奈地笑了笑。

他心里挺烦的,廖晨曦根本就不是个省心的主,而另一边还有一个更不省心的让他无比抓狂。

他把被廖晨曦丢在床上的手机放回床头柜,翻了个身却一点睡意都没有。

又拿过手机给周小洪发信息:【你赶紧想办法让于宵滚蛋。】廖晨曦毁了自己房间,这下更睡不着了。

他抱着被子在床上打滚,满脑子都是刚才被高维压着的画面。

他从来没有过这种经历,被一个比他身材要结实得多的男人压在身下,好像只要那个人一低头,两人就能吻在一起。

那种压在他身上的重量竟然让他觉得特别踏实,廖晨曦想,真是完蛋了,我大概要在沉默中变态了。

他开始不由自主地脑补高维吻他,那双手在他身上不停地抚摸,每过几秒钟,廖晨曦就硬了。

他欲哭无泪,觉得自己再也不是那个纯洁可爱的小鲜肉了,现在的他简直就是一个丧心病狂的色情狂,人家只是撩了他一下,他就脑补出了一整个GV画面。

太羞耻了,可是该解决的还是要解决。

廖晨曦钻进了浴室,一边冲澡一边打了个飞机。

这个飞机打得他也是心烦意乱,满脑子都是高维,不停地幻想高维吻他,特别粗暴特别用力,他特别喜欢。

射出来之后廖晨曦低头看着自己被冲走的“万子千孙”心里空空的,他突然想知道高维是怎么想的,如果不喜欢他的话为什么还要这样撩拨他。

他终于理解了为什么都说恋爱中的人智商会下降,他一直觉得自己是个非常聪明的人,可是现在却怎么都想不清楚高维的想法。

太坑爹了,廖晨曦想,万一人家不喜欢自己,他可怎么办啊……

但是洗干净之后出来重新躺在床上的廖晨曦又想,我这么帅,又这么能赚钱,谁会不喜欢我啊!

越是这么想,廖晨曦越觉得高维其实也是喜欢他的,不然为什么不管是在录节目的时候还是在节目外都那么爱撩他,他去开发布会,高维跑这么远去给他送花,还跟记者说“我们家晨曦”。

廖晨曦想着想着就有些脸红,抱着被子笑个不停。

恋爱的心情总是甜蜜得像是新鲜出炉的棉花糖,软软的,粘粘的,入口即化,甜到心窝里。

自己喜欢着的那个人,哪怕一个小动作都开始被无限放大,好像每一个动作都是别有用心,哪怕一个眼神一个停顿都充满了对自己无法言说的感情。

明明在外人看来完全没什么特别的举动,在如今的廖晨曦眼里,却能延伸出无数的心思和秘密。

“太蠢了……”廖晨曦把脸埋在被子里,笑着嘲笑自己,“好蠢啊!”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