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假想情人_第26章

秦三见Ctrl+D 收藏本站

他晃晃悠悠地过去,拍了拍高维的背:“那傻逼走了?”

高维抬头对他笑:“好好说话!”

“你不是也烦他吗?我骂他不行啊?”廖晨曦怕把衣服弄皱,不敢坐下,站在高维面前跟他说话。

“他要是再来烦你你就跟我说,那人真是……”

“真是你前男友?”相比于于宵到底想干什么,廖晨曦更想知道他和高维的关系。

“不是。”高维犹豫了一下,对廖晨曦说,“我们俩以前关系不错,他是我哥的学弟。”

“……好乱,晚上回家给我讲,我要去干活了!”廖晨曦伸了个懒腰跑走了。

高维看着他跑开的背影,对着他喊道:“你腰带开了!”

廖晨曦赶紧低头,却发现高维是在耍他,他回身对着高维竖了个中指,然后跑去工作了。

第25章

廖晨曦这一天从早忙到晚,等到带着高维回家的时候已经又是深夜。

他累了一天已经没精力再去调戏高维,回来之后洗了澡就倒在了床上。

高维的脚本来就没那么严重,是他为了粘着廖晨曦故意演戏,看着那家伙累得恨不得倒头就睡,他也不忍心再招惹对方,自己进了浴室,慢慢悠悠地洗了起来。

廖晨曦躺下之后迷迷糊糊的,总觉得忘了点什么,翻来覆去才想起来,睡觉前还没上厕所。

他在这方面有强迫症,出门或者睡觉前一定要去个厕所。

所以,当他拉开卫生间的门时,刚好看到了躺在浴缸里的高维,光着身子,一条腿搭在浴缸边上。

高维本来在想自己的事,门突然打开吓了他一跳。

两人对视一眼,廖晨曦赶紧闪了出去,他靠在门口倒吸凉气,满脑子都是高维的肉体。

“你洗澡怎么没动静啊!”廖晨曦鼓着气对这立面大喊。

“我差点睡着。”高维在这里面坐的时间有点久了,水也没那么热了,他扶着浴缸的边缘站起来,小心翼翼的怕自己再摔着。

他看着自己的脚,觉得他真是为了廖晨曦这蠢蛋操碎了心,怕于宵找他麻烦还故意扭了自己的脚。

“喂,你进来扶我一下。”高维觉得趁着这个机会还是应该多使唤一下廖晨曦,不然心里实在不平衡。

廖晨曦在门口,甩了甩头,努力把高维的肉体从自己脑子里甩出去,结果一拉开门又看见那人光着身子靠在墙边。

“你穿衣服啊!”廖晨曦赶紧又转了过去,生怕自己控制不住流个鼻血什么的那可就丢人了。

刚才进来的时候他只是看到了高维的上半身和那两条长腿,这回可是看了个彻底,连人家耷拉在前面的“大兄弟”他都看了个清楚。

“我不能动,地面太滑了。”高维伸手拿了浴巾围在腰间,笑着说,“你不好意思了啊?”

“废话啊!孤男寡男的!大家都是gay,你这样真的好吗?”廖晨曦觉得自己的脸已经烧起来了,完全不好意思转过去。

“我系上浴巾了,你过来扶我。”

廖晨曦不想过去,可是地上都是水,高维要是自己跳出去的话估计明天两只脚都报废了。

他磨磨蹭蹭地转过去,刚走到高维面前就被抱住了。

“你抱我干什么!”他话音刚落,高维调整了一下姿势,从“拥抱”变成了“搂着”。

“想什么呢?”高维一手搂着廖晨曦的脖子,一手扶着墙,“这么想让我抱你?”

“有病。”廖晨曦这下是真的不好意思了,低着头不说话,觉得自己真是囧到家了。

他把高维扶回客房,翻抽屉帮他找吹风机。

“你给我吹吧。”高维笑着看廖晨曦说道。

“……你是不是有病。”廖晨曦把吹风机往床上一丢就要走,结果被高维给拦腰抱住捞了回来。

“是有病,你不是知道么。”高维把人按在自己旁边说,“赶紧给我吹头发,吹得好我可以考虑给你一个晚安吻。”

“啊啊啊!你是不是有病啊!”廖晨曦哀嚎着跑开了,一溜烟跑回自己房间把脑袋藏在了枕头底下。

他完全没办法冷静,高维撩得他心脏快要跳出来了,他不停地想着高维说的话做的事,然后得出了一个结论:高维喜欢我!

廖晨曦觉得自己聪明爆了,翻了个身抱着枕头傻笑,笑了一会儿,又转过去看这枕头,突然对着人家亲了一口。

就这么犯傻了好半天,廖晨曦终于想起来,他还没有上厕所。

高维吹干了头发把浴巾一扯直接裸着躺在了床上,因为他发现廖晨曦依旧没有去他家给他拿换洗的衣服,也没给他准备新的内裤。

他扯过毯子,准备刷刷微博就睡觉。

一打开手机,他看见了一个陌生号码发来的短信。

【维哥,你再跟我睡一次我就放弃你,也不招惹廖晨曦了,你答应我吧。】高维看完直接删除了短信,现在于宵对于他来说再也不是当初那个让他喜欢得可以付出一切的人了,好端端的一颗心好端端的一份感情,在被彻底揉碎之后,根本不可能重来。

如今的于宵,每一次出现都让高维觉得心烦,多看一眼似乎就多一份厌恶。

他想了想,还是给周小洪打了电话。

“这么晚还没睡?”周小洪似乎是在酒局上,那边听起来乱糟糟的。

“你找过于宵了吗?”

“嗯,我跟他谈过了,高维,你相信我,他没那么坏。”

“可是他不停地招惹廖晨曦。”高维坐了起来,揉了揉太阳穴,“他把你当他的亲姐姐,你说什么他都听,赶紧让他走,我真的看见他就烦。”

“我说什么他都听?”周小洪突然笑了说,“要是真的我说什么他都会听的话,当初也不会发生那样的事!你以为我不想让他走,他现在就像疯了一样非要找你,我有什么办法?我能把他绑回美国吗?”

“……算了。”高维叹了口气,“你忙吧。”

他挂了电话,看着手机发呆。

屏幕又亮了,是周小洪发来的信息。

【解铃还须系铃人,你还是跟他好好谈谈吧。】

高维也很无奈,他一点都不想跟于宵见面,别说好好谈谈了,他只要一看见那个人现在的样子就生气,根本没办法好好说话,但周小洪说得对,于宵的性格本来就很偏激,若是不能好好说开,这件事就没完。

他给周小洪回复了一个【好】然后把手机静音躺在了床上。

第二天高维起来的时候廖晨曦还没有动静,他穿上浴袍去厨房做饭。

脚踝已经消肿了,他想,还是得在彻底好起来之前把于宵的问题解决掉。

他煮了皮蛋瘦肉粥,做好之后盛出来放在餐桌上,然后去敲廖晨曦的卧室门。

廖晨曦今天上午没事,原本想睡个懒觉,结果硬是被叫了起来。

他起床气特别大,黑着脸开门,刚想对着门口的人大吼,结果一看不是Jeffrey而是高维,原本要骂出口的话全都咽了下去,瞬间从小豹子变成了小猫。

“这么早干嘛啊……”他靠在门框上,盯着高维身上浴袍的带子。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