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假想情人_第28章

秦三见Ctrl+D 收藏本站

他说完,自己钻进了卧室开始收拾东西。

高维慢慢悠悠地蹭到他卧室门口问:“你要回娘家啊?”

“有病吧你!我要进组了啊!”廖晨曦反手就把手里的东西丢到了高维那边,结果扔过去之后才发现,那竟然是他的内裤。

“……”高维抓着廖晨曦的内裤哭笑不得,问他,“你是在暗示我什么吗?”

“你给我出去啊!”廖晨曦又扔了一个过去,这回不是内裤,是袜子。

第27章

廖晨曦收拾东西的时候高维接到了周小洪的电话,说有事找他,她不方便过来,让他自己到茶舍去。

高维现在自己没办法开车,又不方便叫出租车,于是又回到廖晨曦房间门口,敲了敲门说:“这位小帅哥,有没有时间帮个忙?”

廖晨曦每次进组前心情都非常差,尤其是天热,他这次拍的是一部仙侠剧,穿着古装要热死。

他噘着嘴皱着眉,不高兴地问:“干嘛?”

高维扶着墙过来看看他,笑着说:“怎么了这是?谁踩你尾巴了?”

“你!”廖晨曦一屁股坐在地上,“你要干嘛,没看我忙着呢吗?”

“我要去茶舍跟小洪谈点事,但是你看我脚,没法开车。”

廖晨曦明白了他的意思,靠在床头柜上笑眯眯地看着他:“我送你去的话,你给我什么好处啊?”

高维本来没打算让廖晨曦送他,他的意思是让Jeffrey帮个忙。

“你想要什么好处?”

廖晨曦有点紧张,他发现自己最近在高维面前越来越怂,但是又总觉得高维对他笑起来似乎非常宠溺。

被自己的脑补幸福晕了的廖晨曦低着头摆弄着箱子里的东西说:“还没想好,等我想到了再说吧。”

“行,先记账,那你现在能送我去不?”

“走吧。”廖晨曦站了起来,低头看着还坐在地上的高维说,“你好烦人啊!”

嘴上说着人家烦人,但还是故意穿了一身跟高维很搭的衣服,两人坐上了车,廖晨曦在驾驶座打开手机的照相机,叫高维看过来:“来,我马上要进组了,趁着进组之前喂他们一嘴狗粮。”

高维十分配合,抬起左手搭在了廖晨曦的肩膀上,他的前胸贴着廖晨曦的后背,两人又很默契地对着镜头做了鬼脸。

廖晨曦没有立刻发微博,而是存好照片就开车直奔茶舍。

高维坐在副驾驶座上闭目养神,眼睛闭着大脑却飞速运转,他能感受到廖晨曦对他态度的转变,从最开始的丝毫不尊重人完全没把他放在眼里的臭小子到现在像只动不动就亮爪子炸毛却不会有什么实质性攻击的小猫,对方的心思其实早就被他看清楚了。

他睁开眼转过去盯着廖晨曦看了一会儿,直到廖晨曦发现,瞪了他一眼说:“看什么?羡慕我年轻帅气有才华?”

高维笑了笑,又靠在椅背上发呆。

他也经历过廖晨曦这样的时光,大好的年纪,如日中天的事业,可是后来一落千丈,成王败寇,短短时间里他就从王沦为了寇。

他是挺羡慕廖晨曦的,也打心眼里感谢廖晨曦,如果当初不是这个人跟自己搭档上节目,换作任何一个都不会有现在的效果。

而且接触下来,他觉得廖晨曦挺好的。

高维看着窗外,玻璃窗映出了廖晨曦的侧脸。

确实年轻,确实帅气,高维笑了,对着廖晨曦的影子挑了挑眉毛。

到了茶舍楼下,高维想说到时候让周小洪送他回去,结果廖晨曦说:“我去逛逛,正好等你一起回去。”

高维揉了揉他的头发,从车后座拿了顶帽子给他戴上:“这么不注意!”

廖晨曦被他弄得不好意思,嘟囔了一句:“怎么跟我爸似的。”

“我还没那么老。”高维撩了一下廖晨曦的下巴,“我先走了,等会儿我结束了给你打电话。”

廖晨曦看着高维的背影,摸了摸刚刚被碰过的下巴,他觉得自己现在就像那些连喜欢的人的手都不敢牵的高中男生,又蠢又纯情,还非常的怂。

高维到了周小洪说的包厢,一进去就看见于宵低着头在挨骂。

他没想到于宵也在,一看见他气就不打一处来。

“来了。”周小洪见他到了,抽出椅子让他坐,“坐下吧,今天有什么话你们俩给我说清楚,于宵明天就走了,说开了就都别别扭了。”

周小洪说完就出去了,包厢里就剩下板着脸的高维和低着头的于宵。

“正好我想找你呢。”高维先开了口,“我不知道你这会儿回来是什么意思,但是我得告诉你,我不原谅你,因为你几乎彻底毁了我!”

于宵趴在了桌子上,渐渐地开始呜咽。

高维不想听他哭,抬手就打了他脑袋一下,冷着声音说:“有话就说,别哭哭唧唧的。”

“我后悔了,我那时候就是个傻逼!”于宵抬起脸,抓住了高维的手,“你一直对我好我都知道,可是我觉得……我那时候犯浑,觉得你配不上我。”

高维抽出手,拿纸巾擦了擦。

“我真的知道错了!”于宵又去拉高维的手,却被躲过了,他靠在椅子上说,“我知道当初我不学好让你们都伤了心,小洪姐也一直特别生我的气,可是我在国外这几年她还有跟我联系,你却连问都不问我一句……”

“你想让我问你什么?问你死了没?”高维努力压制着怒火说,“你当初干的是人事儿吗?你知道我们这行一旦被发现吸毒是什么结果,你倒好,我对你那么好,那么信任你,你倒是把我往火坑里推。当初你一走了之,我不敢去戒毒所,只能把自己关在家里,什么工作都不敢接,就怕被人看出来什么,你知道我那时候过的是什么日子么,我唯一庆幸的就是你还算有点人性,在我不知道的时候只给我抽了那么几次,还有机会戒掉。”

高维站起来,一把掐住于宵的脖子,恶狠狠地说:“我那时候真的是生不如死,当时我就在想,于宵怎么不在呢,他要是在我面前,我就跟他同归于尽。”

于宵被他掐得喘不过气,双手努力要去掰开高维的手。

高维低头看见他手臂上的针眼,咬了咬牙,放开了他。

于宵倒在椅子上不停地咳嗽,他非常非常的瘦,整个人此刻看起来就像是一个病入膏肓的老人。

高维居高临下地看着他,恨得不行,这个人曾经利用他的感情把他毁得彻底,如果不是他及时发现,那他就再也没有爬起来的机会了。

他坐下来,冷静了一会儿,对于宵说:“滚去你的美国别再让我看见你,你也别去招惹廖晨曦,你连他的一根头发丝都不配摸到!”

于宵抹着眼泪看他,哽咽着说:“维哥,你知道我在美国这些日子都在想什么么,我真的特别后悔,我是爱你的,如果当初我答应跟你在一起……”

“你可别。”高维打断了他,“当初你做的唯一的善事就是没跟我在一起,不然我现在可能跟你一样,不人不鬼的。”

于宵听得伤心,抽出纸巾擦了擦脸:“维哥,咱俩还没做过爱,你跟我做一次吧,就在这儿。”

高维被他气笑了,摇着头说:“于宵,你脑袋是不是吸毒吸坏了?”

“你以前不是特别想跟我做的么?现在算我求你,就当了却我一个心愿吧。”

“得了吧你,你跟多少人搞过了,有没有病我都不知道,再说了,我现在真的对你不感兴趣。”

“那你对谁感兴趣?”于宵冷下了脸说,“廖晨曦吗?”

“关你什么事?我不想再重复了,你给我离他远点。”

于宵又重新在椅子上坐好,眼泪流了满脸:“维哥,我真的好后悔。”

“晚了。”高维看了眼手机,他进来才没多久,但廖晨曦在外面他始终有些不放心,那小子不安分,走到哪儿都容易被粉丝和狗仔发现。

“你着急走?”于宵看向高维的手机。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