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假想情人_第34章

秦三见Ctrl+D 收藏本站

廖晨曦喝了一口,长舒一口气,靠在了高维肩膀上:“太热了。”

高维从袋子里拿出小风扇递给他,廖晨曦笑着说:“你怎么跟哆啦A梦似的,你肚子里面还藏着什么呢?”

高维笑了笑,又把水果拿了出来,都是切好块儿的,用牙签扎着喂给廖晨曦:“本来放了冰的,结果都化了。”

“你不知道,”廖晨曦吃了口西瓜,“我在这儿这几天,为了赶进度,别说吃水果了,有时候不渴得不行都想不起来喝水。”

“这么热的天一定要多喝水。”高维一边喂廖晨曦一边问他,“等会儿你还是去诊所看看,发烧不能不当回事儿。”

“嗯。”廖晨曦自己拿着小风扇,没骨头似的靠着高维,享受着被投食的感觉。

吴昱临翻了个白眼,小声嘀咕:“妈的,你们就这么没滋没味儿的谁爱看啊!搞点事情啊!”

他刚说完,游新蹲到他旁边笑嘻嘻地说:“吴导,我们爱看,我们粉丝最爱看的就是这种真情流露!”

吴昱临瞪了她一眼,又翻了个白眼没再说话,他心说,老子的收视率要是降了你们就等着被我鞭打吧!

第33章

这一期的录制本来就只是定了来探班,两人想干什么都随便,吴昱临也知道演员在剧组有多辛苦,一开始就没打算折腾廖晨曦,没想到高维却蹬鼻子上脸,真把节目录制当成他俩的闲话日常了,喂睡过喂够了,拉着廖晨曦往诊所去。

吴昱临也不好打断,看廖晨曦难受那副样子他要是现在跟高维说不能去诊所让他俩搞点别的事儿,那等回去之后高维肯定得去他家告状。

他给高维使了个眼色,然而人家高维眼里似乎根本就没有他,什么反应都没有。

吴昱临黑着脸带着摄像师跟着他们走,白眼快翻到天上去了。

游新在旁边拿着手机偷拍,吴昱临瞪她说:“不许出去剧透。”

“好的导演!是的导演!”

高维跟着廖晨曦去了诊所,大夫看了看他说:“退烧得打肌肉针,脱裤子吧。”

廖晨曦瞪圆了眼睛,看了一眼高维,又看向摄像机。

高维有些幸灾乐祸,转身跟吴昱临说:“导演帮个忙儿。”

“那你过来。”吴昱临叫上高维,又带着摄制组从诊所出去了。

“要补镜头吗?”高维问。

“他在里面打针,你随便说点什么吧。”吴昱临不想跟他废话,他已经决定以后不跟这组了,另外两组会“演”多了,他现在觉得这组CP之所以这么火完全是因为这两人的身份原因,如果只捞干的看,根本跟人家那两对儿没法比。

“准备好了吗?”吴昱临板着脸问。

“时刻准备着!”

吴昱临瞪了他一眼说:“Action!”

“嗯……晨曦今天病了,现在在里面打针,没想到医生在我前面脱了他的裤子。”高维说完没忍住笑了,用手攥成拳头抵在唇边轻咳了一声说,“说正经的,今天来之前不知道他在发着烧,而且嘴上都起泡了,估计休息不好有些上火,挺心疼的,给他带来的水果本来用冰镇着,结果因为天太热也都化了,他在剧组我们离得太远,想为他做点事但有些力不从心,恨不得能替他生病,偷偷在这里录这段话,到时候播出希望导演不要给我剪掉,难得有机会表白。”

高维又停顿了一下,对着镜头说:“廖晨曦同志加油工作,回去之后哥好好犒劳你。”

他对着镜头做了个飞吻,结束了这段单独的录制。

录完之后高维凑过去看了一下回放,然后跑进诊所去看廖晨曦。

廖晨曦肌肉针已经打完了,半条腿像是僵掉了一样扶着桌子站着,眼巴巴地看着医生弄药等着给他打吊瓶。

吴昱临快被气死了,说:“感情我们录节目就是来陪你混时间了啊!”

高维回头看看他说:“吴导,要不你们先去吃个饭?”

吴昱临挥挥手,他们确实下了飞机之后直接赶过来都没吃东西,看着其他人满怀期待的眼神,他问廖晨曦:“你下一场戏是几点?”

“下一场是夜戏,得挺晚的呢。”廖晨曦靠着高维,那点儿小心思人尽皆知。

吴昱临发现自己真是太纵容他们,瞪了他们一眼之后说:“在这儿留个DV,高维自己拿着,你们这边儿完事儿了给我打电话。”

高维接过DV,送这帮人出去了。

“维哥那我呢?”游新问道。

“你也去吃饭吧,饿坏了吧?”

“还行!”游新其实特别想留下来,特别想被塞一嘴狗粮,然而她维哥说:“跟吴导他们一起去吧,多吃点,反正节目组有钱。”

游新被推了出去,依依不舍地跟着那帮人走了。

他们俩坐在注射室里,整个屋子就他们两个人,高维拿着DV录大夫给廖晨曦扎针:“怕不怕?”

“不怕啊!”廖晨曦笑,“我又不是三岁小孩儿!”

“现在三岁小孩儿都不怕!”大夫给廖晨曦扎完了针嘱咐说,“没了的时候叫我,你们俩别乱动,小心输液滚针。”

廖晨曦笑着点头,看着大夫出去了,还把注射室的门给关上了。

“他以为我们会干什么?”廖晨曦对着DV机问。

“你吧。”高维说完倒在一边的椅子上大笑。

“不行!你这样这段儿是不能播的!”廖晨曦用没扎针的手去拉高维,高维怕他乱动滚针赶紧坐了起来。

“那你重问。”高维说。

廖晨曦:“他以为我们会做什么?”

“爱吧。”高维又开始哈哈大笑。

他发现廖晨曦真的特别容易被带进沟里,逗廖晨曦也特别好玩。

廖晨曦伸手打他,结果被抓住了手。

“行了不闹了。”高维坐好,关了DV机。

“你把它关了吴导要生气的。”

“没事儿,他生气最好哄了。”高维抓着廖晨曦的手翻来覆去地看,说,“你手怎么还肿了?”

“拍戏弄的,没事儿。”他在这戏里的武器是那支萧,但其实那又不是普通的萧,抽出来是一把小刀,他今天不小心手背被刀背给狠狠砍了一下,当时没怎么样,后来才发现肿了起来。

但拍戏中难免会有这种事,已经见怪不怪了。

廖晨曦见高维盯着他的手看觉得不好意思,把手抽回来,低着头笑着说:“镜头都不在,其实不用演了。”

他在心里怒吼:对!不演!赶紧真情流露!牵我的手!吻我的唇!对我做不能描述的事情!

怒吼完,又开始鄙视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变成了又色又饥渴的变态。

高维侧头盯着他看了一会儿,然后靠在了椅背上,轻声说:“没演。”

“啊?”廖晨曦有些紧张,觉得高维可能马上要跟他表白了。

“就是今天看见你突然想起了我以前,那会儿也是,跟你差不多的岁数,几乎住在影视城,一部戏一部戏接连不断地拍,有时候也会同时拍两部戏,非常辛苦,但特别充实。”

廖晨曦盯着自己扎针的手背,嘟囔说:“你把我当你自己的替身啊?”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