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假想情人_第45章

秦三见Ctrl+D 收藏本站

高维低头看着两人身体相连的地方,由九浅一深渐渐无法控制开始猛烈抽插。

占有爱人的感觉太好了,在这未经人事的地带留下自己的气息,高维心里的满足感已经膨胀到几乎要爆炸。

廖晨曦也从开始时的不适应逐渐感受到了不一样的快感,他睁大了眼睛,有些失神,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身后那个部位。

火热,刺激,高维每次顶进来都像是要穿透他,偶尔磨蹭过某一点,让他舒服得几乎崩溃。

“……这什么感觉……”廖晨曦仰着脖子张大了嘴努力呼吸,他觉得自己要窒息了,“我……”

他说不出完整的话,回头想去看高维。

高维拉着他,把人翻过来和自己面对面,廖晨曦一眼就看见了那根刚从自己身体里抽出来的湿漉漉的性器。

高维把他推倒,让他仰躺,然后抓住廖晨曦的双腿搭在自己左右肩膀上,再一次狠狠插进了那炙热又湿润的小穴里。

廖晨曦被插得难以控制地开始呻吟,一边呻吟一边握着自己的性器撸动。

“爽……好爽啊……”廖晨曦满脸通红,白皙的身体也染上了粉色,整个人已经彻底沉浸在了情欲中。

高维眼看着廖晨曦就那么射了出来,浓稠的乳白色液体一股一股从马眼喷出来,弄得他们俩身上都是。

廖晨曦射了之后觉得浑身发冷,汗从额头不停地往下流,他看着高维,大脑空白,任凭对方蹂躏。

高维停下了抽插,俯身吻了吻廖晨曦软下来的性器。

廖晨曦笑了,喘着粗气对他说:“我刚才还以为要尿了。”

“……”高维被他逗笑了,说他,“其实射尿也是有可能的。”

廖晨曦红着脸不接话,高维又说:“看起来,我插得你很爽啊!”

他话音刚落,又狠狠地顶到了最深处,激得廖晨曦一声尖叫,高维觉得自己的性器似乎又胀大了几分。

“再叫几声。”高维狠狠抽插,囊袋打在廖晨曦屁股上发出“啪啪”的声音,阴茎和后穴相连的地方也已经是湿哒哒一片。

“我……我不……”廖晨曦虽然射了,但快感却还未停止,他觉得不好意思,将手挡在眼前。

“不叫?”高维抓住廖晨曦的手,不让他挡着,把人拉了起来。

廖晨曦的双腿原本在高维肩上,这么一换姿势,双腿滑到对方腰间,自然地圈住了那精壮的腰身。

他整个人坐在了高维身上,后穴还包裹着对方的阴茎。

廖晨曦双手环抱着高维的脖子,小声问他:“这是观音坐莲吗?”

“你知道的还不少。”高维轻笑,拉着他的手去摸二人相连的地方。

廖晨曦快被羞死了,摸了一下之后赶紧收回手继续抱着高维。

“以后还做不做?”高维的手揉搓着廖晨曦的乳头,坏笑着问他。

廖晨曦被他弄得浑身难受,扭了扭腰说:“你快点动一动,要不就不做了!”

第44章

高维没有给廖晨曦继续唠叨的机会,抱着人猛烈地开始抽插。

他曾经一个人的时候想过很多次爱和性到底是什么,是不是真的一定要有爱,性才极具快感。

他爱着于宵的那些年,连对方一根手指都不曾碰过,他把所有的爱放在那人身上,又把所有无法发泄的性交由给别人。

现在想来,那无比愚蠢。

他抱紧了廖晨曦,在对方的耳边轻声说:“我爱你。”

廖晨曦瞪圆了眼睛看着高维,一边感受着情欲的刺激一边在心里呐喊:卧槽!他说什么!他是不是说他爱我?

高维温柔地吻他,抱着他倒在床上,终于在廖晨曦受不了开始求饶之后把精液全部射在了对方的身体里。

直到射精高维才想起来,因为着急,忘了戴套。

廖晨曦枕着高维的胳膊发呆,过了好半天猛地坐起来,结果屁股火辣辣的疼,让他又“嗷”地叫了一声。

高维笑着把他拉回来抱着,两人都是一身汗,他手指插在廖晨曦后穴搅来搅去,说:“你会不会怀孕?”

“……你有病啊!”廖晨曦实在没力气了,否则一定要踹他一脚。

高维大笑着用胡茬蹭廖晨曦,抱着他说:“太喜欢你了。”

廖晨曦老老实实被他抱着,感觉有什么顺着他的大腿在往下流。

不用想都知道是什么,太羞耻了。

高维贴着他的脸不停地吻他,廖晨曦觉得,这家伙绝逼是爱惨了我!

两个人在床上休息了会儿,高维其实还想来一次,但看了一眼廖晨曦的后穴,有些红肿,便作罢了。

高维拖着廖晨曦去洗澡,刚从卧室出来就看见之前被带过来又被完美忽略的二哈趴在那边眼巴巴地看他们。

俩人都光着身子,廖晨曦也不管疼不疼,直接挡在高维身前,指着二哈说:“非礼勿视!你爹的肉体只能你爹看!”

二哈还是盯着他俩看,看着看着还打了个哈欠。

廖晨曦来劲了,转头问高维:“它这是瞧不起我吗?”

高维搂着他把人往浴室里推笑着说:“你行了,有这么多力气跟狗较劲,不如让我再干一发。”

“……”廖晨曦嫌弃地看着高维说,“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这么不要脸呢?”

高维对他挑挑眉:“以前没发现吗?”

“……咳,那个,发现了。”

从他们认识开始廖晨曦就不停地被高维撩,这人有多不要脸他是再清楚不过的。

高维仔仔细细地给廖晨曦清洗,他手指在对方后穴抠挖,弄得廖晨曦又是一阵娇喘。

“你忍着点,再这么叫,我又要硬了。”高维其实已经硬了,但看着廖晨曦后穴的惨状实在不忍心插他。

最后,艰难地清洗完毕,高维还是缠着廖晨曦给他撸了一管。

失身于高维的小处男从浴室出来之后用被子裹着自己害羞得不说话,高维从后面抱住他,亲他的耳朵说:“这两天就住我这儿吧。”

廖晨曦红着脸,不知道应不应该答应。

然而,开了荤的处男已然不是从前单纯没经验的小雏菊了,当天半夜,高维从后面顶着廖晨曦,两个浑身赤裸的人又一次滚到了一起。

也不知道是因为廖晨曦睡得正迷糊忘了矜持,还是觉得反正已经做过了就尽情地浪吧,总之这一次他放得非常开,主动抱着高维求欢,趴在人家肩膀上毫不羞涩地呻吟着。

高维看他这样,兴致更高了,拉着廖晨曦去窗台边上,把人按在玻璃窗上,从后面疯狂操干。

廖晨曦湿哒哒的性器蹭在干干净净的窗户上留下星星点点的水渍,淫靡得不可救药。

高维住的是独栋别墅,一共三层,对面的人家如果这会儿有人的话,站在阳台上可以清清楚楚地看清对面的人在做什么。

但毕竟是深更半夜,他们干得热火朝天,别的地方连个鬼影都没看到。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