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假想情人_第46章

秦三见Ctrl+D 收藏本站

廖晨曦彻底体会了一次什么叫“屁股开花”,第二天一整天,他只能趴着,走不了,坐不下,二哈趴在他脚边甩尾巴,看得他直生气。

高维给他煮了白粥,吹凉了之后端过来让他吃。

“我警告你,”廖晨曦吃了一口粥然后说,“以后不要撩我,我们要节制一点!”

高维凑过去在他耳边笑着说:“可是昨天后来那次明明是你求着我插你。”

“高维!”廖晨曦抬手就要打他,结果被制服了。

“我说的不对吗?我睡得好好的,你自己爬到我身上又是亲又是咬的,还是说谁大半夜给你吃了春药?”高维占够了嘴上的便宜,一把掀开了廖晨曦身上盖着的被子,那人只穿了一条内裤,趴在床上,屁股翘翘的。

他把手伸进廖晨曦内裤里揉了揉那软乎乎的臀瓣,说:“我怕我这一节制你受不了,大秋天的,你发什么春呢?”

“你才发春呢!”廖晨曦被他惹急了,趴在床上不太脸。

高维知道见好就收,他家小朋友还没吃完饭呢。

他抽出手,摸了摸廖晨曦的头发说:“不闹了,赶紧把粥吃了,Jeffrey刚才给你打电话了。”

“啊?他找我干嘛?”廖晨曦突然想到他没告诉Jeffrey自己会在高维家留宿,万一那家伙知道了肯定又少不了挤兑他。

“不知道,他没说,等会儿他过来,你先把饭吃了然后穿上点衣服,别让他看光了。”

廖晨曦仿佛听到了轰隆的雷声,他颤着声音问高维:“你告诉他我昨晚在你这儿睡的?”

“为什么不能说?咱俩的关系还用瞒着吗?”高维舀了一勺粥喂给廖晨曦,“快点吃吧,你今天只能吃粥,现在不吃一会儿饿了没人给你做。”

廖晨曦哭丧着脸吃完了一碗粥,然后对高维说:“等会儿姐夫来了他要是问起我为什么只能趴着,你就告诉他我痔疮犯了。”

“干嘛那么麻烦。”高维站了起来,端着碗一边往外走一边笑着说,“我跟他说咱俩昨天交流了一晚上,你比较累所以还在床上没起来。”

“……”廖晨曦彻底崩溃了,他甚至都能想到等会儿那个八卦精来了之后会问他什么。

高维大不大啊?

高维活儿好不好啊?

高维温柔不?

你先射的还是他先射的啊?

廖晨曦抱头哀嚎,二哈在旁边也叫了两声。

他抬头,看着二哈,悲愤地说:“儿啊,我决定跟你爹离婚,他真的太过分了!”

第45章

Jeffrey没多大一会儿就提着大包小包的零食过来了,而且直奔卧室。

高维正在收拾屋子,见了Jeffrey跟他打招呼,结果那人理都没理他就钻进了房间里。

廖晨曦正昏昏欲睡,一巴掌被Jeffrey给拍醒了。

“爽不爽?”Jeffrey精气十足,把“求八卦”都写在了脸上。

廖晨曦本来屁股就疼,还被打了一巴掌,心情很差地瞪了Jeffrey一眼。

二哈凑过来求抚摸,Jeffrey揉了揉它的脸然后把卧室门给关上了。

“高维活儿怎么样?那家伙大不大?”Jeffrey非常自觉地爬上了床的另一边,抓着廖晨曦问个不停。

“这是隐私吧……”廖晨曦对着他翻了个白眼,“你要点脸,别什么都想知道!”

Jeffrey坏笑着打量了廖晨曦一番,看他身上穿着高维的睡衣,然后又伸手去扒他裤子。

“你有病啊!”廖晨曦忍着屁股疼,把Jeffrey给踹了下去。

“儿啊。”Jeffrey语重心长地说,“你把男人最宝贵的初夜给了他,以后你们要好好的,别让为娘担心。”

廖晨曦觉得Jeffrey大概真的有病,不想理他,翻了个身想睡一觉。

“行,你睡吧,我去跟维哥聊聊。”Jeffrey说着就要往外走,结果被廖晨曦给叫住了。

“你跟他有什么好聊的啊!”廖晨曦红着脸瞪着眼,咬牙切齿地说,“我警告你啊,少打听我俩的事儿啊!”

“想什么呢!”Jeffrey推了他一下贱兮兮地说,“我是找他谈工作的事了啦!宝贝儿你在想什么哦!”

廖晨曦闹了个没趣,又瞪了Jeffrey一眼。

Jeffrey赢了一场嘴炮,欢快地跑了出去。

等廖晨曦磨磨蹭蹭从卧室出来的时候,高维和Jeffrey已经聊了半天了。

高维决定暂时把他的经纪约放在Jeffrey这边,游新以后也想做经纪人,正好趁着这个机会让Jeffrey带带她,过两年游新可以独立了再把高维转到游新这边来。

游新在电话里得知这件事直接崩溃大哭,对高维说:“维哥!我一定抱紧你这条大腿!”

“顺便也抱抱我啊!”Jeffrey在一边说,“以后大家就是一家人了,有什么八卦及时分享啊!”

廖晨曦一出来就听见Jeffrey在说这个,扶额感叹:“我大概应该换个经纪人。”

工作的事情定下来后,Jeffrey又留在高维家蹭了顿饭,下午的时候说是约了个小帅哥,拿着小包就跑了。

廖晨曦和高维就窝在沙发上拿着ipad看前几期的《SH》,高维家的沙发很大,他靠在扶手上,廖晨曦坐在他双腿间靠着他。

因为这个姿势实在太暧昧,没多大一会儿高维就被廖晨曦蹭得起了反应。

廖晨曦也感觉到了后腰有硬邦邦的东西顶着自己,他就像条件反射似的,发现高维硬了的一瞬间,自己也硬了。

他僵着身子不吭声,假装认真地在看《SH》,然而高维已经把手从后面环住了他的腰,侧脸贴着廖晨曦的耳朵。

廖晨曦觉得特别热,从内到外的热。

他不自在地扭了扭,结果听见高维说:“扭什么呢?想挨操?”

“……你是不是有病?”廖晨曦现在屁股还在疼,但又有点抗拒不了诱惑,高潮时的那种飘飘欲仙的感觉,还有被高维翻来覆去折腾的痛快,他只要一想起来就觉得浑身哪儿哪儿都不对劲。

高维像只大型犬一样抱着廖晨曦蹭,从侧脸到脖颈,手也伸进了睡衣里。

廖晨曦始终假装镇定,眼睛盯着iPad屏幕一副抗日英雄的模样。

“不来一炮?”高维笑着问他。

廖晨曦摇头,他其实特别想来,但架不住屁股疼。

“真的?”高维又问。

廖晨曦不乐意了,把iPad往旁边一丢,目视前方愤怒地说:“真的就是真的!你个精虫上脑的臭男人!”

他说完就想跑,结果被高维死死抱在了怀里。

“我警告你啊,我是可以喊非礼的。”廖晨曦看着高维,见对方没说话,他开始不好意思了。

高维笑着把他的睡衣扣子一颗颗都解开了,然后从沙发上站起来,让廖晨曦躺在上面。

“我说了我不要。”廖晨曦嘴上这么小声嘟囔着,但行动上却非常配合高维。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