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假想情人_第54章

秦三见Ctrl+D 收藏本站

“我没立场?我没有立场你有立场?”廖晨曦被她气笑了,“小洪姐,你是不是也病了?脑子坏了吧?我是高维现在的恋人,你呢?你是他前经纪人,你说咱们俩谁比较有立场搀和他的事?”

“廖晨曦。”周小洪深呼吸一口气,然后说,“你觉得他真的把你当恋人?未免太天真了!你以为你为什么会参加《SH》?你以为为什么你的搭档偏偏是高维而不是别人?还有,拍摄期间你们俩为什么会出了那些状况让你们不得不假装情侣,现在又为什么在一起,你想过这些问题吗?”

廖晨曦听着周小洪的话渐渐皱起了眉,那边的人还在不停地说:“你觉得高维是真的对你好?你不过就是没经历过什么的小男孩,高维玩你这样的人都不用费多少力气就能玩弄于股掌之中,你还当是真爱?我见过的真爱真就不是你们这样的,你不过就是他复出的工具而已,你知道他当初对于宵是什么样吗?那真是一颗心都捧出来恨不得……”

廖晨曦没听完周小洪的话,直接把电话挂断了。

正巧这时候高维洗完澡出来,看见光溜溜的廖晨曦站在那儿,笑他说:“干嘛呢?等操呢?”

廖晨曦看了看他,没说话,转身进房间去了。

他把门关上,背后贴着冰凉的门,那股凉意从背后传到心里。

周小洪的话在他脑子里不停回播,一遍一遍,一字一句,他知道那是她在故意挑拨离间,可是却怎么都没办法像开始时那样有底气地回击回去。

他被说怕了,尤其是周小洪说,他只是高维复出的工具。

他不愿意这样怀着恶意去揣测高维,可是对方是周小洪,曾经跟高维走得最近的人,那些话里面,多多少少也是有真实性可言的吧。

外面的人敲门,问他怎么了。

廖晨曦撇着嘴滑坐到地毯上,他特别委屈,特别害怕,但是又不想让高维知道,他的眼泪都在眼眶里打转了,又被他仰着头硬生生地憋了回去。

廖晨曦调整了一下呼吸,忍住哭腔,假装平静地说:“没事儿,我在找裤子。”

真没事儿,廖晨曦想,让我安静一会儿,我很快就会调整好心态然后还活蹦乱跳地跟你谈恋爱。

就像刚才什么都没听到一样,假装你也像我爱你一样毫无保留地爱着我。

第53章

高维听着廖晨曦的声音就觉得不对劲,继续敲门问他:“你真没事儿?”

“真没事儿!”廖晨曦站起来,去箱子里翻裤子。

他没心情去游泳了,现在想出去喝一杯。

高维太了解廖晨曦了,听他声音就知道有问题便追问道:“刚才电话谁打来的?”

廖晨曦拿起裤子的手在空中挺住,他犹豫了一下,如实说道:“周小洪。”

高维一听,明白了个大概,一定是两人说了什么惹廖晨曦不高兴了。

自从上次不欢而散之后高维再没跟周小洪联系过,那时候听她说要去美国看于宵,他也没多问。

高维的手机还在卧室里,他除了问廖晨曦之外什么都做不了。

“你们吵架了?”高维刚问完,廖晨曦已经穿好了衣服开了门。

他看着穿戴整齐手里还拿着墨镜的廖晨曦皱了皱眉:“你干嘛去?”

他记得廖晨曦要游泳来着,但现在看这一身打扮显然是要出去。

“喝酒。”廖晨曦情绪非常低落,又不想跟高维吵架,绕开人就往门口走。

高维手一伸就抱着他的腰把人拉了回来:“不许去。”

“凭什么!”廖晨曦不高兴地看着他,本来怎么看怎么喜欢的一张脸,现在看着不知道为什么觉得很烦,“忘了告诉你,周小洪说她在美国,于宵病了,让你去看看。”

他说完要挣脱高维,结果被拖着进了卧室。

廖晨曦是从来不健身的人,高维收拾他就跟收拾一个小弱鸡一样。

他把廖晨曦按在床上,小臂压着对方的脖子,问他:“你想让我去?”

“关我什么事?”廖晨曦不看他,眼睛通红。

高维看着他觉得心里不舒服,放开廖晨曦,把人压在身下抱着,柔声问他:“你生什么气呢?我不会去的。”

廖晨曦闻着高维身上沐浴露的味道心里一阵难受,这人用的是他的沐浴露,现在两人身上的味道一模一样,原本应该是很温馨的事,现在却觉得很难过。

“我不管你。”廖晨曦抬手抱住高维,“你想去就去,不想去就不去,反正你不能跟我分开。”

他说的时候又想哭,但还是努力忍着,他不想在高维面前表现得娘兮兮的,不想哭,不想示弱。

高维叹了口气,知道周小洪一定是跟他说什么了,侧过头轻轻地吻了他一下问:“告诉我,周小洪都跟你说什么了。”

廖晨曦看着高维,这个人他真的太喜欢了,情窦初开之后的这么多年来,他的第一场真正的爱情,高维每次出现时带给他的那种幸福和愉悦是谁都取代不了的,他知道自己在高维面前几乎就是一个透明人,他的心思太容易看透,而他也从未打算掩饰,从在一起到现在,时间不久,但廖晨曦却总是觉得他们的感情非常牢固,什么都不能影响到他们。

可是他从来没想过高维为什么会跟他在一起,更没想过高维是不是也真的爱他。

廖晨曦眼都不眨地看着面前的人,不可否认这个人对他有着莫大的吸引力,可他不知道自己对于高维是不是也一样。

这么想着,他就更觉得委屈,按照周小洪说的,高维曾经把最好的爱情都给了于宵,他只是来晚了,就错过了,而他则把自己的全部感情都一股脑塞给了高维,那些他视为宝贝的爱情,就像当初的高维。

他只是来晚了,来晚了,就注定只能拿人家剩下的吗?等那个人又想要的时候,随时都能唤回去,到头来只有他是一无所有。

对视的几秒里,廖晨曦的眼神让高维心疼,他看着有眼泪从那双每天都笑着的眼睛里流出来,沿着眼角慢慢滑下。

高维俯身亲吻廖晨曦的眼睛,伸出舌尖舔舐着那些有着淡淡咸味的液体。

“怎么了?”高维抱紧了廖晨曦,他从来没想过他们在一起的时候廖晨曦会哭,甚至从来没想过这个人会哭。

好像不管什么事,廖晨曦都是仰着头高傲的姿态,他的世界全都是骄傲、掌声和鲜花,不应该有任何一丝的泪水。

廖晨曦被高维的举动弄得更想哭,他在心里骂自己娘炮,骂自己没用,本来想掩饰的,结果高维越是靠近他就越是难以忍耐。

他张开嘴咬住了高维的肩膀,发出“呜呜”的哭声。

高维见他这回彻底地哭出来了,赶紧像哄小孩儿一样哄他说:“这是怎么了?乖,不哭了。”

他越是安慰廖晨曦哭得越凶,高维觉得自己肩膀可能都被咬破了。

廖晨曦嘴上确实没留余地,直到嘴里有了血腥味才松开,一看高维肩膀,被他咬出了血。

他撇着嘴,问高维:“疼吗?”

高维见他终于说话,松了口气,笑着说:“不疼,换一边儿可以继续咬。”

廖晨曦被他逗得又哭又笑的,终于把头埋在高维怀里嘟囔着说:“你疼不疼我?”

“你说呢?”高维抱着他坐起来,用手给他擦眼泪。

见廖晨曦哭成这样他确实心疼了,小霸王一样的家伙这会儿哭成了林妹妹,高维说:“现在能跟我说到底怎么了吧?”

廖晨曦低下头,犹豫不决,最后还是决定跟高维摊开来讲。

他还是不愿意做感情里弱势的一方,对于他而言,付出那么多收获的如果是欺骗,那不如趁早结束。

原本想,骗骗自己也好,毕竟跟高维在一起的时候是真的开心,可哭过之后,被高维抱着的时候他发现,其实真相比什么都重要。

他不想那么卑微,连爱情都要装傻充愣才能维持。

那不是爱情,不是他想要的结果。

“电话是周小洪打来的。”廖晨曦长舒一口气,转身从桌子上拿了纸抽给自己擦眼泪和鼻涕,“她说于宵病了,想让你去看看,我说我不管,会帮她转达。”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