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假想情人_第68章

秦三见Ctrl+D 收藏本站

廖晨曦瞪他一眼,扯着人走了,走之前Jeffrey把廖晨曦家的钥匙给了高维,让他下午帮忙照看下二哈。

“二哈也是我儿子,什么叫帮忙啊?”高维又对廖晨曦说:“孩儿他妈,好好工作,注意安全。”

廖晨曦对着他竖了个中指拉着Jeffrey跑了。

廖晨曦一走我就觉得家里空荡荡的,昨天的红酒还在桌子上放着,旁边是刚才吃早餐留下的一堆垃圾。

廖晨曦昨天穿的衣服裤子也都乱丢着,白衬衫染了红酒,扣子也被他扯坏了。

高维先收拾了一下家里,然后换了身衣服拿着钥匙和剧本出门了。

他开车直奔廖晨曦家,路过《SH》给他们安排的公寓时进去看了一下。

他们在这里就只拍摄了两次,不过屋子看起来经常有人打扫,到处都挺干净的。

高维在这里自拍了一张然后发了条微博。

@高维 :我们家那个今晚又不能陪我看《SH》了,我的真心告白他也看不见了,好可惜……你们都会守着看的吧?

发完之后他看了会儿评论,点开转发的时候发现热门转发竟然是游新。

@晨曦家浴缸里的辣哔小新 :维哥!你真心告白了什么!什么!什么啊!

高维对于游新这种经常在网上发神经的做法已经见怪不怪了,但还是觉得好笑,好多人跟着她一起不停地问“什么什么”,看得高维都有点想给他们剧透了。

从那里出来往前一点就是廖晨曦家,高维把车停好,在楼下买了点吃的喝的,拎着上楼了。

一进门看见二哈趴在阳台上甩尾巴,听见声音转过来,一看是他,立马飞扑过来。

二哈现在已经长得挺大的了,又每天被Jeffrey和游新投喂各种好吃的,胖得不行,高维被他一扑差点摔倒。

廖晨曦不在的时候一般都是Jeffrey在带二哈,他跟这个狗儿子已经挺长时间没独处了,看着这家伙活蹦乱跳的样子发现自己还真挺想他的。

之后的这一天高维都留在了廖晨曦家,他倒在沙发上看剧本,时不时地演一段儿,有时候感觉不对就摔了剧本抱着狗闹一会儿。

一直到晚上,时间差不多了,他打开电视看《SH》。

廖晨曦果然没回来,Jeffrey打了个电话说要拍通宵,高维跟他说了自己在廖晨曦家,今晚准备住这儿了。

随着《SH》的播出,高维和廖晨曦的话题又被推上了热搜。

尤其是廖晨曦在里面打针高维单独录的那段儿话,粉丝们都给截了出来哭着喊着说“维C全世界最甜”。

也有粉丝心疼廖晨曦的,他在剧组这段时间粉丝们一点儿消息都得不到,更不知道他生病了,看着平时多动症一样的人这会儿打了蔫儿,一个个的都难受得不行。

高维觉得粉丝们挺有意思的,他们隔着屏幕看偶像,把偶像都美化了,他觉得不管是自己还是廖晨曦或者是其他的明星,其实都没有粉丝们想的那么好,只不过因为那一份喜欢让他们觉得这个人是全世界最完美的。

他很感谢粉丝,没有他们的话,似乎他没办法走到今天。

睡觉前高维给廖晨曦打了个电话,那边还在拍戏。

他翻手机看了好半天以前拍的廖晨曦,有坐在车里睡觉的,有跟二哈玩的,还有跟Jeffrey斗嘴的,看着看着就笑了,心想,这个人怎么那么有意思呢?

第68章

廖晨曦后半夜赶回家里,轻手轻脚地进了卧室,看见高维睡在他床上的时候心里那种满足感难以形容。

他脱了衣服,连睡衣都没穿,直接往被窝里钻,一掀被子,看见高维也是只穿了条内裤,顿时就脑内了无比淫荡的画面。

“回来了?”高维原本睡得就不踏实,听见声响睁眼一看,人都到自己眼前了。

他抬手就把廖晨曦搂进了怀里,扯了被子过来盖住两个人,亲了亲对方的额头含含糊糊地说:“睡吧。”

廖晨曦回来了,他终于能踏踏实实地睡觉了。

第二天廖晨曦下午才去公司,要继续讨论他专辑的事,上午就赖在床上不起来。

高维给他做了早餐,端到床边儿恨不得一口一口喂给他。

“你昨天晚上怎么那么快就醒了,我还想吓唬你一下呢!”廖晨曦滋遛滋遛地吃着面条,腮帮子鼓鼓的,像只小动物。

高维给他端着碗,看着他吃,说道:“你不回来我就睡不踏实。”

他发现自己自从跟廖晨曦在一起之后就像个老妈子,只要这家伙不在自己眼前他就不放心,整天惦记怕他出什么事。

“这么想我啊?”廖晨曦笑嘻嘻的,顺手还摸了摸高维的胸。

“有事儿吗你?”高维见他吃完了,开始收拾碗筷。

“你说要是一天天什么都不用做,只在家这么待着就好了。”廖晨曦吃饱了又躺在了床上,心想,这也就是高维了,要是Jeffrey看见他吃饱了就躺下肯定拿个小鞭子来抽他。

“也行啊,等我成功复出的,我负责赚钱养家,你负责……”

“貌美如花?”廖晨曦双手捧住脸对着高维眨眼睛。

“你负责被我插。”

“你有病啊!”廖晨曦抓起枕头就砸过去,高维已经转身走到门口,但还是被砸到了后背。

“绝对有病!”丢完枕头觉得不过瘾,廖晨曦从床上下来,点着脚,跟个小偷儿似的尾随高维进了厨房,然后趁着高维不注意,“啪”地一巴掌打在了对方的屁股上。

恶作剧得逞的廖晨曦靠在一边笑得前仰后合,结果转身就撞到了门框上。

“靠……”他捂着额头,翻了个大白眼。

“乐极生悲。”高维一边洗碗一边笑话他,“同学,你知道什么叫乐极生悲吧?”

“你变了。”廖晨曦捂着脑袋坐到餐桌边,“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你不爱我了,你以前都很宠我的。”

高维被他那怨气冲天的模样逗得哈哈大笑,问他:“你跟谁学的?”

“姐夫,他一这么跟邹家毅说话,那家伙就立马跪舔!”廖晨曦手拄在桌子上,若有所思地说,“讲真,这次邹家毅好像对姐夫真的特别好,昨天我们在现场,邹家毅大老远跑过来给他送外套。”

“哟,这是在埋怨我昨天没去?”高维洗完碗,把水槽收拾干净,又洗了下手,转过来的时候把手上的水使劲儿往廖晨曦身上弹。

“你怎么那么坏啊!”廖晨曦过来跟他闹,一把被抓住圈在了怀里。

“不是还有句话么。”高维抱着他蹭了蹭,亲了一下他的鼻尖。

“什么?”

“爱你就要欺负你。”高维说完,使劲儿掐了一把廖晨曦的屁股,“还有一句话叫以牙还牙!”

“……你这人有病吧!”廖晨曦推开高维捂着屁股跑了,等高维跟进卧室的时候,廖晨曦正对着穿衣镜露出半个屁股照个不停。

“干嘛呢这是?”高维也凑过来看,结果廖晨曦瞬间就跳到了一边儿。

“被你掐红了!”

“我屁股刚才应该也被你打红了,你看不看?”高维说着就要脱裤子,廖晨曦又大叫一声跑去了客厅。

“你这么有精神,不如咱俩干点儿有意思的事儿吧。”高维跟着过去,看见廖晨曦蹲在了二哈的窝旁边。

“你这是什么意思?”高维蹲到他面前问。

“日了狗了。”廖晨曦没头没脑地说了一句。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