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假想情人_第74章

秦三见Ctrl+D 收藏本站

没想到廖晨曦竟然摇头说:“老公……老公……继续……”

高维一听,激动无比,抱着廖晨曦转了个身,然后把人抱着让他坐在了餐桌上。

廖晨曦吓了一跳,怕摔了,赶紧打开双腿环住高维的腰,双手抱住了对方的脖子。

两人调整了一下姿势,高维再次插入。

面对面做爱让高维能清楚地看到廖晨曦的表情,这人用牙齿咬着围裙裙摆,双手原本抱着他,现在为了避免滑下去撑在桌面上,因为过于用力,锁骨尤为突出。

他拖着廖晨曦的臀部,狠狠顶弄,干得爱人几乎晕厥。

等到高维终于射出来,廖晨曦也松了口气,下半身还环着高维的腰,上半身躺在了餐桌上。

“我……我真是……”廖晨曦长出一口气,缓了半天才说出话来,“成了你的……晚餐……”

高维也累得浑身是汗,俯身亲了亲廖晨曦的锁骨,然后笑着看他。

这场情事两人做了好久,天已经渐渐黑了,没开灯的房子光线渐渐暗了下来。

高维拿下廖晨曦身上的围裙,喘着粗气说:“我还能再来一次。”

廖晨曦求饶:“大哥,放过我,再来一次你以后就只能奸尸了。”

第74章

第二天一大早高维就走了,廖晨曦还睡得迷迷糊糊,抱着高维的脖子不肯放手。

“好好睡觉,我有时间就给你打电话。”高维亲了亲他,给他盖好被子就出了门。

Jeffrey也是哈欠连天,高维逗他说:“昨天晚上在邹家毅那儿睡的吧?”

Jeffrey瞪圆了眼睛看了他一眼,然后发动车子载着人走了。

坐在副驾驶上的游新拿着笔记一直在刷刷地写东西,高维问她:“一大早写什么呢?”

“注意事项!”游新特别认真地说,“你好久没拍戏了,而且这次有打斗的场景,我得照顾好你。”

高维轻笑了一声,然后游新又转过来对他说:“不要笑,我是为了我爱豆,你要是受伤了,我们晨曦宝宝该心疼了。”

高维用手指点了点她脑袋:“怎么感觉他才是你老板?”

游新故意学着廖晨曦的样子嘿嘿笑了两下然后继续转过去记笔记。

高维很兴奋,昨天一晚上都没怎么睡着。他太久没拍戏了,在家里看剧本的时候往往要好半天才能进入角色,但这次的机会对他来说太重要,他闭着眼靠在椅背上,觉得压力很大。

手机铃声突然响起来,他一看来电人竟然是廖晨曦。

“啊!啊!啊!你走了啊!”廖晨曦在电话那边大声嚷嚷。

“你不是醒了么刚才?”高维被他嚷嚷的无奈笑了笑。

“我没有啊!”廖晨曦捶胸顿足,“我要跟你吻别的!”

“已经亲过了。”高维笑着说,“你抱着我不让走,我就把你亲晕了才出门。”

Jeffrey从后视镜偷看高维,然后打了个冷战。

游新憋着笑,在本子上写下:我爱豆又撒娇!

跟高维打完电话廖晨曦就躺在床上发呆,直到快中午才起来。

二哈在家里撒欢,弄得乱七八糟的。

没有高维也没有Jeffrey,廖晨曦看了一眼变成狗窝的客厅,翻了个白眼假装没看见,转身去冲澡了。

洗完澡出来明明肚子饿却也懒得弄吃的,烧了水,泡了桶泡面,边刷微博边吃面,看见高维早上发了条微博,还艾特了他。

@高维:出门干活,@廖晨曦 想我的同时照顾好自己,等我回来你要是瘦了就等着家法伺候吧!

廖晨曦看了这条微博终于笑了,咬着塑料叉子,双手拿着手机打字,转发了高维的微博。

@廖晨曦 :家法是什么?

秀够了恩爱,他也吃饱了,看了眼泡面盒子,丢在那儿不管了,又一头扎进了书房。

因为高维进组,而且这次不像当时廖晨曦拍戏的时候一样可以探班,节目组去跟剧组谈没有谈妥,只能答应这一个月里高维可以出来一天进行拍摄。

吴昱临那边倒是没什么,刚好原本的计划就是海南之行可以剪辑出两期,其实没有太大的影响,但廖晨曦不高兴,他本来以为能假公济私地去探班,结果希望破灭了。

“那我自己能去吧?”廖晨曦问Jeffrey,“家属,家属可以探班吧?”

“梁导不让。”Jeffrey吃着冰淇淋说,“我送维哥去的时候梁导特意嘱咐了不让你去,说你会影响维哥情绪。”

“……什么鬼!”廖晨曦抱着二哈哀嚎一声,“苍天啊!”

“太凉了。”Jeffrey吃了一大盒的八喜然后说,“凉得我要流产了。”

“你有病吧?”廖晨曦嫌弃地看了他一眼,丢下Jeffrey和二哈进屋继续写歌。

“你写得怎么样了?”Jeffrey跟过去想看看,结果被关在了门外。

“不要你管!你走!”

“好哦!”Jeffrey学着偶像剧里的语气说,“我走了就不会再回来了!”

高维在剧组最开始确实很困难,第一场戏连续几次NG,导演找他单独聊了很久。

“你最大的问题不在演技。”梁导抽着烟,打量着高维,“你的演技我是非常认可的,不然不会找你来演这个角色,你的问题在于紧张,放不开。”

“我可能是压力太大了。”越是这样高维就越是有压力,由此陷入了恶性循环。

“放开了去演,别总去想这个电影对你来说有多大的意义,什么都不想,从这一刻开始,你不是高维而是于大勇。”梁导烟抽完了,站起来抖了抖落在身上的烟灰,拍拍高维的肩膀说,“给你半小时休息时间。”

半个小时里,高维什么都没想,只是放空,忘记自己是谁,为什么来这里。

重新走回镜头前的时候,竟然真的觉得轻松了许多。

接下来顺利了许多,依然会有NG但梁导也会不住地称赞。

他渐渐地进入了角色,一个染着悲剧色彩的反面人物。

游新以前看过不少高维的电影,但这一次还是被震撼了,有一场戏,高维在枪林弹雨中救出自己的母亲,却发现人已经死了,那种绝望的吼叫让她愣住了。

她大晚上跟廖晨曦发微信聊了好久,家里那个知道高维好不容易进入状态了,哪怕是再想他,也不敢轻易打扰。

两人就像迷妹迷弟一样,游新每天偷拍高维发给廖晨曦解渴,廖晨曦收到照片就疯狂给游新发红包,弄得她到后来都不好意思收了。

廖晨曦发专辑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完成的,收录的十二首歌写完了三首,公司那边其他的通告又开始接起来,他不得不又开始像个陀螺似的转起来。

之前那部仙侠剧比预期杀青得要早,杀青宴他没去,大半夜赶着去拍了杂志封面。

出来的时候看见郑越霖蹲在外面打电话,一边打一边哭。

他对这个小男孩印象挺好的,之前在海南一起聊天,动不动就害羞,特别喜欢往罗勋身后躲。

现在《SH》就剩下他们两组了,第一季的拍摄还有三期就结束了,但似乎他的关注度还是没那么高。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