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假想情人_第83章

秦三见Ctrl+D 收藏本站

“我谢谢你啊,你为什么还要生气?”郑越霖想了想说,“啊,我知道了,我们在谈恋爱,你是不是觉得不应该这么客气?但是从小我爸就教育我要心怀感恩,我不能因为你是我男朋友就觉得占你便宜是理所应当的。”

“好好好,”罗勋生无可恋地看着前方,“说的真是太好了,你不去当老师都可惜了。”

郑越霖笑了笑,得意洋洋地说:“我爸也是这么说的!”

到了约定的地方,罗勋板着脸带着他进去。

那个导演挺年轻的,郑越霖不认识,但是那人跟罗勋勾肩搭背的,他一直盯着两人看,每次那个人把手搭在罗勋肩膀上他就喝水,结果就是不停跑厕所。

他们出来之后,罗勋故意逗他:“你为什么一直喝水啊?”

“因为我渴。”郑越霖不高兴了,他吃醋了,因为罗勋跟那个人总动手动脚的。

“哦。”两个人坐在车里,罗勋笑着看他,“现在喝饱了吗?”

“喝饱了。”郑越霖未来几天都不想再喝水了。

“那行。”罗勋点点头,紧接着一手扣住对方的后脑勺,凑过去吻住了郑越霖的嘴唇。

“嗯?”郑越霖又一次受了惊,僵硬地坐在位置上动不了。

罗勋的舌尖在他的嘴唇上舔了一遍,然后顶开了对方的牙齿,缠住了那根动也不敢动的舌头。

郑越霖没跟人接过吻,他们俩录节目的时候也完全没有过,这会儿罗勋的舌头在他口腔中作乱,弄得他紧张得冒了汗。

他的反应让罗勋很满意,吻够了抬头问:“初吻?”

郑越霖看着他,满脸通红:“啊……”

罗勋笑了一下,又吻了上去。

这个文更加缠绵,而且持久,直到郑越霖实在受不了了几乎没办法呼吸的时候,他才推开了罗勋。

“太害羞了。”郑越霖舔了舔自己的嘴唇,捂住了脸。

“这才哪儿到哪儿。”罗勋翘着嘴角坏笑“还有更害羞的,想不想做?”

“啊啊啊!你别说了!我都不好意思了!”郑越霖侧过身坐着不再看他,“快开车!我一会儿又想上厕所了!”

自从《SH》结束之后罗勋也没什么工作,他经纪人也不管他,整天活得逍遥自在。

他带着郑越霖去了商场,刚停了车那家伙就跑进去上厕所了。

“喝那么多水你活该啊。”罗勋搂着刚上完厕所出来的郑越霖开始闲逛。

“还不都是因为你。”郑越霖小声嘟囔了一句,然后问他,“你要买东西?”

“给你买啊,你看看你天天都穿的是什么鬼,我罗勋的男朋友这么寒酸多丢人。”

郑越霖站住脚,抬头看着他。

“怎么了?走啊!不用你花钱!”罗勋还在得意,结果郑越霖板着脸说:“你嫌我丢人?”

“没有啊!”罗勋算是知道了,郑越霖这人智商没多高,自尊心倒是格外的强,“我那么喜欢你怎么会嫌你丢人呢!”

“你刚才都说了。”郑越霖一字不差地重复了一遍罗勋刚才的话,“你说,‘我罗勋的男朋友这么寒酸多丢人’,你就是嫌我丢人!”

“没有没有!我不是那个意思!”罗勋恨不得给他跪下,“祖宗,别抠那字眼儿行吗?我唯一的心愿就是把你爱的供养,别挑我刺儿行吗?”

“我这不是挑刺!”郑越霖推了推他,结果被搂得更紧,“你搂着我也没用,你就是嫌弃我。”

罗勋实在是无奈了,完全不知道应该怎么跟他沟通,最后自暴自弃地说:“我为我刚才的失言道歉,我的男朋友郑越霖先生是全世界最他妈可爱的男人,是我错,不该那么说话!”

郑越霖笑出了声,但还是立马又拉下脸说:“你的价值观有问题,我觉得我们应该谈谈。”

“……怎么又扯到价值观上去了?”罗勋捏捏他的脸说,“我现在的价值观就是我的就是你的,我也是你的,快点表扬我!”

郑越霖摇摇头,语重心长地说:“我们都是独立的个体,不存在谁是谁的这种情况,你不能这样。”

罗勋彻底败了,他觉得这辈子他犯的最大的错误就是喜欢上郑越霖,但是这个错误似乎完全没办法改正了,因为无比纠结无比神经病的郑越霖在他眼里也是可爱得没边儿了。

第05章

“我只是想多为你做点事。”罗勋说完,觉得自己简直情圣附体,开了挂一般的迷人。

然而郑越霖又说:“不用的,你已经为我做了很多了,我还是得自己努力。”

他又叹了口气说:“而且你现在花的钱也不都是你自己赚的,父母的钱怎么能花得这么心安理得呢?”

罗勋不想再继续听他叽叽歪歪地教训自己,捂着郑越霖的嘴往商场里面走:“别说话了,再说我就操死你。”

“嗯?”郑越霖吓得睁圆了眼睛看他。

罗勋自觉失言,清了清嗓子说:“你就当什么都没听见。”

原本是要给郑越霖买衣服,结果罗勋自己买了个包,那个絮絮叨叨对他进行思想教育的人说什么都不肯让他花钱。

两人从商场出来,罗勋一脸的不乐意。

“你应该高兴。”郑越霖说,“我跟你在一起图的是你这个人而不是你家的钱,你想想,是不是很高兴?”

“并没有。”罗勋说,“你不花我的钱我就觉得浑身无力,什么都不想做,觉得生活都失去了意义。”

“你怎么能这样呢!”郑越霖拉开车门坐进去,赌气不跟他说话。

罗勋也坐进来,看了眼时间,还早得很,也没什么事,问他:“想去哪儿玩?”

“为什么要玩?回家看剧本啊!”

郑越霖这个人丝毫没有生活情趣,罗勋是知道的。

二十多岁的人了,还是身处娱乐圈,结果格外修身养性,最喜欢做的事是看剧本,各种剧本,当然,这些都不是他演的,因为他演的角色几乎没有台词。

这一次终于演了个男主的弟弟,有了不少露面的机会,台词也不少,于是接下来的几天都在家里拉着罗勋跟他对戏。

罗勋看着他的时候一点都不想陪他这么玩,他比较想玩郑越霖这个人。

可是郑越霖同志太保守了,俩人都确定了恋爱关系了还要分房睡,这可苦了罗勋了。

大晚上的来郑越霖房间聊天,想赖着不走结果每次都被推出去,也不是不能霸王硬上弓,但他舍不得,也怕郑越霖生他气,更怕的是那家伙掉眼泪。

没办法,摊上这么个人,罗勋觉得自己最好去搞个什么符给郑越霖贴上,最好是贴上后就随时发情的那种。

但他也就敢偷偷想想而已,要是真说出来了,估计郑越霖得气得连饭都不给他做。

罗勋他爸坐不住了,总打电话问什么时候把人带回家,还问俩人进展到哪一步了,气得罗勋后来好几天没接他爸电话。

眼看着就十二月末了,罗勋计划着带郑越霖出国跨年,但郑越霖不同意,说走哪儿都那么多人,不如在家里安安静静地看剧本。

罗勋都后悔给他介绍工作了,下个月开机,郑越霖现在已经把他那些台词倒背如流了,这还觉得不踏实,天天翻来覆去地看。

“你到底爱的是我还是剧本?”罗勋坐在沙发上,用脚趾去勾郑越霖膝盖上的剧本。

“别闹!”郑越霖拿起自己的宝贝剧本,看都没看他说,“当然爱你啊,但是不能因为谈恋爱就不努力工作。”

“你已经很努力了!”罗勋凑过去,抱住他的腰,耍赖说,“我和剧本同时掉到水里,你救谁?”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