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假想情人_第86章

秦三见Ctrl+D 收藏本站

郑越霖被他撩得瞪圆了眼睛直喘粗气,双手抓着他的手腕说:“不行不行,我是有原则的!”

罗勋坏笑了一下,含住他的嘴唇用力吮吸了一下然后说:“你刚才刷牙了?”

郑越霖扭过头不看他,刚才他上完厕所想到等会儿要跟罗勋接吻,于是就刷了个牙……

“你还挺……”罗勋在脑子里搜索了半天不知道应该怎么说,于是干脆不说了,低头吻住了郑越霖。

郑越霖每次一接吻就浑身僵硬,张开嘴任凭罗勋侵略。

湿润的舌在他口腔中探索,每一个角落都不肯放过,他的舌尖,他的牙齿,全都被一一侵犯。

郑越霖被吻得浑身发软,不自觉地抬手抱住了罗勋,原本睁着的眼睛也慢慢闭上,沉浸在爱人温柔的亲吻中。

罗勋见他老实下来,不安分的手又开始作怪。

从牛仔裤边缘慢慢伸进去,隔着内裤抚摸着郑越霖热乎乎的性器。

这是他第一次摸到对方的这个东西,虽然隔着一层布料,但已经让他感动得要哭出来了。

对于郑越霖这样的人,想要本垒打简直比登天还难。

郑越霖被吻得晕晕乎乎,突然觉得身体变得很奇怪,那个羞于启齿的地方有了反应,并且,他终于发现罗勋在摸他。

他猛地睁开眼,嘴唇还被吻着,终于找回了意识的他猛地用力推开了罗勋。

这是他们在一起之后他第几次推开罗勋他已经不记得了,反正这个人色欲熏心,总是想占他便宜,但一次都没有得逞过。

郑越霖也是个成年男人,并且不是性冷淡患者,也是会有性冲动的,之前有一次他大晚上梦见跟罗勋做爱,醒了之后跑去卫生间一边反省一边背八荣八耻。

他要坚守底线,因为他爸说千万不能随便把身体交给别人,就算是深爱的人也不行。

他慌慌张张地从沙发上起来,提着裤子刚想跑就被罗勋从后面抱住了。

对方胯下硬邦邦的东西顶着他,郑越霖羞红了脸。

“你到底在怕什么?”罗勋问。

郑越霖低头看着那人圈着自己的手,摇了摇头。

罗勋长长地叹了口气,含住了他的耳朵吮吸了几下,然后说:“你也硬了,你也想做是不是?”

郑越霖害羞得都快哭了,咬着嘴唇看着自己站起来的分身又摇头。

罗勋轻笑了一声,从后面绕到前面,突然蹲下来,然后仰头对他说:“我给你口出来吧,这不算婚前性行为吧?”

第08章

郑越霖脑袋是蒙的,他只刷了牙,但是没洗小鸡鸡。

然而没等他开口拒绝,罗勋已经把他的分身从内裤里掏了出来,毫不犹豫地含在了嘴里。

郑越霖腿一软,往后倒在了沙发上。

他的性器从罗勋嘴里滑出来,就像他这个人一样,带着害羞的颜色立在身前。

罗勋不打算再多废话,说多了一会儿这人又跑了。

他往前靠过去,单膝跪地,伏在郑越霖双腿之间,在对方的目光注视下再次把那根有些可爱的阴茎含住了。

郑越霖吓得不轻,整个人都是蒙的。

罗勋的舌尖在龟头上打转,然后又扶着根部舔舐柱身。

从来没有过这种体验的郑越霖用手捂着嘴,偶尔逸出“呜呜”的声音。

身体的那个地方被湿润温暖的口腔包裹着,这对他来说刺激无比,郑越霖突然想起自己做过的梦,瞬间羞耻得闭上眼不敢看罗勋。

罗勋时不时地用力吮吸他的阴茎,弄得郑越霖开始双腿发抖,抬手擦擦眼角,也不知道是汗还是泪。

罗勋抬眼看他,吞吐得更加卖力了。

从认识开始到现在,差不多也有一年多了,罗勋从来没见过这样的郑越霖,双颊绯红,情难自控。

郑越霖心里涌起一股奇怪的感觉,说不清是难受还是怎么,一边谴责自己这样不对,一边又对控制不住自己享受来自罗勋的刺激。

他很快就射了精,毫无准备地射在了罗勋的嘴里。

罗勋也吓了一跳,直接吐在了地毯上被呛得不停咳嗽。

郑越霖喘着粗气失神了一会儿,赶紧起来跟罗勋道歉:“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他眼睛还红着,刚才沉醉于情欲时不停用舌头舔自己的嘴唇,这会儿那双唇红润又诱人。

罗勋抬眼看看他,抱着人直接吻了上去。

郑越霖算是尝到了自己精液的味道,实在不算好吃,甚至那股咸腥味儿让他有些恶心,但罗勋在吻他,他不想推开这个人。

抬手抱住罗勋,郑越霖笨拙地回应起这个吻。

两人坐在客厅的地毯上,郑越霖背靠沙发,罗勋整个人的重量都压在了他的身上。

郑越霖不知道自己怎么了,觉得被罗勋这么压着竟然特别有安全感。

他的性器还裸露在空气中,偶尔罗勋不小心碰到,会惹得他一阵颤栗。

一吻结束,郑越霖不小心瞄到地毯上罗勋吐出来的精液,害羞地拿衣服捂住了脸。

“感觉怎么样?”罗勋扯下他的衣服,亲了一下他的嘴唇问道。

郑越霖看着他,紧张地咽了咽口水,半天开始说:“以热爱祖国为荣,以危害祖国为耻;以服务人民为荣,以背离人民为耻……”

罗勋觉得虽然自己已经跟郑越霖有了进一步的“身体”交流,但他依然不能熟练应对这个家伙随时抛过来的问题。

比如此刻,他抱着地毯要去清洗,然而他可爱的媳妇儿拦在面前说:“不行,那上面有……那个啥,不能给别人看到。”

“可是咱们自己也没法洗啊!”罗勋安抚说,“你放心,我不会让人知道那是你的,我就说是我自己的。”

“那也不行啊!”郑越霖红着脸,难得对着罗勋吼,“不行就是不行,你放下,我来弄!”

然后,他眼看着自己贵到不忍心告诉郑越霖价格的地毯被塑料刷子刷过来刷过去。

心在滴血,但还是要保持微笑。

“霖霖,你别弄了,累着了我该心疼了。”罗勋觉得自己想哭。

“不会的,我小时候一边上学一边还要帮家里种地,这点活儿不算什么的!”郑越霖抬头对他笑,这么一笑,罗勋的心敞亮了。

果然,媳妇儿的笑脸比什么都治愈,地毯算什么,老子有得是钱,千金难买媳妇儿笑!

刷完地毯的郑越霖手特别快地拍了张照片发朋友圈,还自夸了一下自己有多勤奋。

很快,他的这条朋友圈有了第一条回复。

回复他的是廖晨曦,那人发了个惊恐的表情说:我靠!这地毯我上次在意大利看见了都没舍得买!罗勋真·土豪!

郑越霖回头问正在玩游戏的罗勋:“你这个地毯很贵吗?”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