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假想情人_第88章

秦三见Ctrl+D 收藏本站

罗勋冤得不行,说道:“他非要在你们面前表现一下,不是我让他搬的啊!”

郑越霖笑着乖巧地打招呼:“叔叔阿姨好,这是我给您们买的水果。”

“哎呦,霖霖真乖!”罗妈妈看着他一张可爱的小脸儿喜欢得不行,像是哄孩子似的掐了掐郑越霖的脸。

罗勋翻了个白眼,觉得他妈好像把郑越霖当成小孩儿了。

“赶紧进屋!外面冷啊!”罗勋寄过去往屋走,他爸又骂他:“臭小子你这会儿知道急了!怎么不早把霖霖带回来!”

罗勋觉得今天他就不应该回来,给郑越霖个地址让他自己来就行了,他回来了也是挨骂。

把郑越霖买的两箱水果交给阿姨去放到地下室,两个人洗了个手,去客厅跟那对儿爸妈聊天。

郑越霖这个人虽然平时似乎笨笨的,但这种孩子永远都非常招父母喜欢。

罗勋他爸一听郑越霖小时候家里那么困难,心疼得不行,问他:“是怎么想到要做演员的呢?这碗饭可不好吃!”

“一个是喜欢,”郑越霖有点害羞,“小时候就想当演员,感觉可以体验各种人生,特别有意思,还有一个就是演员不是赚得多么,有钱了就能盖新房子了。”

罗勋他妈听得特别感动,搂着郑越霖肩膀说:“罗勋要是有你这么懂事我就不用操这么多心了,你们赶紧结婚吧,把他交给你,你好好收拾他!”

罗勋正在剥桔子,听他妈一说,手一抖橘子滚到了地上。

“这是怎么了呢?”罗勋他妈冷漠地看了他一眼,“收拾你不对吗?”

“对对对。”罗勋捡起橘子,非常诚恳地对郑越霖说,“赶紧跟我结婚,然后天天收拾我!”

郑越霖特别不好意思,摆摆手说:“哪能收拾啊!罗勋挺好的。”

“那是在你面前!”罗勋他爸说,“这小子打小儿就不老实,走到哪儿都惹祸,让他妈给惯坏了。”

“谁惯的啊!都是你惯的!”罗勋他妈不乐意了,转过去吼了一嗓子。

郑越霖吓了一跳,不敢吱声。

罗勋他爸又喊了回去:“就是你惯的!小时候我骂他一句你就跟我生气!”

“我生气怎么了!你骂我儿子我不能生气吗?”

就这样,俩人你一句我一句地互相吼着,郑越霖终于知道罗勋那火爆脾气是随谁了。

两个人在家里待了一天,郑越霖还跟着阿姨学了两道菜,说回去以后给罗勋做。

罗勋乐得不行,觉得这是郑越霖爱他的表现,而罗勋他爸觉得罗勋在欺负人家小郑,又把儿子骂了一顿。

吃完晚饭罗勋和郑越霖开车离开,路上的时候郑越霖问:“在家里住也挺好的啊,叔叔阿姨把房间都收拾出来了,为什么不留宿啊?”

“咱俩今晚上要是留那儿的话一晚上就别想睡觉了,我妈得扯着你聊一宿!”

郑越霖笑了,笑得小脸红扑扑的:“跟阿姨聊天也挺好的,我常年不在家,想我妈都只能打电话。”

“不行。”罗勋看了他一眼,说,“晚上的时间你是属于我的!”

第10章

然而事实证明,晚上的郑越霖也并不属于罗勋,而是属于他自己。

回到家之后郑越霖立马钻进了自己的房间,任凭罗勋怎么敲门都不理。

“开门呐!开门呐!我知道你在家!”罗勋尖着嗓子模仿雪姨敲门,吵得郑越霖无奈。

他把门开了个缝探出脑袋说:“你快洗澡睡觉吧,我要给我爸打电话。”

“啊?”罗勋用手指挠了挠他的下巴说,“是告诉岳父大人咱们俩要结婚的事吗?”

“……你快走吧,别吵我!”郑越霖退回去关了门。

罗勋没走,趴在外面偷听。

郑越霖之前给他爸打电话一直没敢说自己谈恋爱的事,他爸很不喜欢娱乐圈的人,总能脑补出各种乱七八糟的事情,觉得这个大染缸非常不利于社会和谐,并且希望郑越霖能早点回老家。

这要是知道郑越霖非但不准备回老家了还找了个娱乐圈的男朋友,一准儿气个半死。

“爸……”电话通了,郑越霖弱弱地叫了一声。

他准备今天跟他爸坦白,毕竟连结婚这事儿他都说出口了,也见了罗勋的父母,他这边再瞒着家里实在是太不应该了。

“这么晚了打电话过来出什么事儿了?”

郑越霖听那边有哗啦哗啦的声音,知道他爸肯定又在打麻将,撇撇嘴说:“没什么事儿,你别总打麻将,跟我妈出去跳跳舞多好。”

“得了吧,你妈他们几个在村头招蜂引蝶的,我可丢不起那人!”郑越霖他爸问,“你是不是有什么事儿啊?这么蔫儿!”

“啊……”郑越霖扁扁嘴,心想,知子莫若父啊,他还什么都没说呢他爸就有所察觉了,然而他爸其实只是想让他赶紧挂了电话自己好打麻将。

“爸,我谈了个朋友。”郑越霖说得声音特别小,特别没底气。

他爸先是没说话,随后不知道招呼了谁过来替他:“你等会儿啊,等会儿说。”

他换了个地方,然后严肃地问:“怎么回事?”

郑越霖一听他爸这样说话,顿时就紧张得结巴起来:“我,就是……我,我,我谈了个朋友嘛。”

“什么朋友?”他爸问完紧接着说,“男朋友啊?”

“啊……是……”

“干什么的?多大?家是哪儿的?父母都是干什么的?”一连串的问题抛出来,又补了一句,“不是你们那个圈里的吧?”

郑越霖想哭,他不知道怎么跟他爸说,但是又不能撒谎,犹豫了好半天鼓起勇气说:“叫罗勋,是个歌手,比我大十个月,家就是北京的,他爸妈都是做生意的,开大公司。”

“你再说一遍!”郑爸爸生意更严厉了。

郑越霖眼睛红了,抽了抽鼻子说:“爸,我喜欢他,我不跟他分开。”

“我以前是怎么教育你的,你是不是都忘了?”

“我没忘!”郑越霖弱弱地说,“可是我喜欢他,他可好了,对我也好,我今天见了他父母了,他父母也特别好,还说要给咱们家盖新房子。”

“……少用这个诱惑我!你爸是那种卖孩子盖房子的人么!”

“你当然不是了!”郑越霖讨好道,“你是全世界最好的爸爸,爸,你见了他就知道了,人可好了,真的可好了。”

“不能分开吗?”郑爸爸语重心长地说,“霖霖呐,要不你还是回来吧,爸爸以前在镇上教学的那几个学生现在都挺不错的,你回来爸给你介绍更好的。”

“没有更好的了!”郑越霖一听他爸让他跟罗勋分开,眼泪刷地就出来了,哽咽着说,“爸,你不懂,对我来说他就是最好的,就像我妈跟你似的,你们总互相嫌弃,但是谁没了谁都过不好,我们就是这样!”

“你少拿我跟你妈打比方!”郑爸爸听见自己这没出息的儿子又哭了,心也软了,但该不放心的还是不放心,于是说,“你现在在哪儿呢?”

“我在罗勋家。”郑越霖说完咬住了嘴唇。

“什么?你都跟他住一起了?我以前是怎么教育你的!”郑爸爸火了,对着电话吼了一嗓子。

“爸爸爸爸!你听我说!他家房子特别大,三层楼呢,他住三楼我住二楼,我们俩在一起这么长时间最多就是亲……牵牵手,别的我们都不干,相敬如宾,举案齐眉,互相尊重,等着结婚!”

郑爸爸一听,松了口气:“那还差不多,这么的吧,你等着,明天我跟你妈买票去看看,我得看看你到底找了个什么人!”

  • 背景:                 
  • 字号:   默认